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0955一些感觸

時間過的越久,人們所能領悟的價值觀越加不同。 無論是在遊戲裡還是現實生活裡,這都能體現得淋漓盡致。遊戲裡,以前的我跟在別人的身後茫然無措的被人們引領、他們玩什麼,我就玩什麼。我就像一個跟屁蟲,沒有主見,沒有太多的思想。當我發現他們再也帶給不了我所需要的東西的時候,我開始尋找自己的價值,我想做主角、想做英雄、我渴望勝利,這就是現在的我。面對生活,有太多的不堪我難以言表;如果愛情是生活的一部分,那麼我認為世界上最能折磨人的東西不再是愛情,而是生活。活在這樣的環境裡,實屬無奈。多少人想逃出牢籠被帶走,太多的憤世嫉俗,數也數不清,上至大學老師教授政府官員,下至我們這類求自由,求富裕,求幸福的三好青年。腐朽的生活,噁心得引人發笑。我是如此的平凡,但骨子裡透露出的與眾不同卻讓生活變得不再平靜。只是因為死性不改,便有了改不掉的習慣,戒不掉的毒。我已失無所失。文章來源: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

(繼續閱讀)

201206151102帆船

藍海灣,漂帆船, 帆船掛著白船帆。 風吹船帆帆船走, 船帆帶著船向前。文章來源:美容醫生的blog - 吳瓊的BLOG - 醒小C&陳漪璇 - 河螺 - Recall Fly on the Wall -

(繼續閱讀)

201205032024什麼叫做水肺潛水

為了能較長時間地在水下連續潛水,人們要攜帶填充了壓縮空氣的氣瓶潛入水裡,這種方式就是水肺潛水。  此時,潛水者吸的是氣瓶內的空氣。常有人誤以為潛水者攜帶的這種氣瓶為氧氣瓶,其實這種認識不對。  水肺潛水可以讓你隨心所欲地在水中悠遊,不過在有限的空氣使用完畢之前就要浮出水面了。

(繼續閱讀)

201204291305遇見…

在微博上,遇見他,看著他寫的文字,點點滴滴都透著悲傷,也許他自己不覺的,卻讓人覺得很心疼,那種淡淡的悲傷……在他那裡我看到了一句:當你決定和射手座開始一段戀情時,在一開始就要做好隨時會結束的準備。一直以來我就在尋找射手的,看到這句話時,我突然笑了,笑裡含著淚,我說我是獅子座的。心裡有種感覺,遇見他,好像是一部小說的開始。一段序,一段前奏就這樣悄然響起。我是個愛幻想的孩子,但我知道僅僅是幻想而已。雖然我知他的名字,知他的年紀,知他的工作,還知他在上海,其實我也在上海。不過我已決定離開了,離開這個繁華的都市。也許會有個聲音在叫囂,留下來,留下來,或許會真的遇到他。不過我還是有理智的,他只是這樣出現在我心裡的某個角落而已,生命之中的過客何其多,他也只是擦肩而過。我的人生已經有一片遺憾的海洋,不介意再多一滴海水。不可能有愛情就這樣突兀的闖進我的生命,而且是和射手的愛情。自卑,上次薇薇說她自卑,我問她有什麼好自卑的。現在輪到我了,我自卑了,真的自卑了。原來自卑是在某些人面前的。我將他寫的文字一頁一頁的翻過,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看著流淚。感性了吧,我對自己說,眼淚太多了吧。或者我應該說,我小說看多了。醉裡挑燈看劍 |聽你聽的歌 | 小雨的BLOG |米諾斯 | 奔跑的向日葵 |泌尿外科李博士 |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老胃言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1359四月的廢墟

城市在擴展,廢墟也在不斷地延伸,四月的廢墟一片生機,蛙,是這裡的主角。去年,在我的樓下出現了一大片的廢墟,從窗口向東望去,似乎顯得有點空蕩,除了一條水溝,一棵樹,和另一條水溝,其它全是一堆又一堆的瓦礫和泥土,空蕩之餘顯得無比頹敗。有時臨窗而立,看著這片空地會隱隱有些擔心,不知為什麼要拆了這房子,也不知以後要作什麼樣的用處。只是這些,並不是我這等平頭百姓能瞭解的。很多時候一個城市的發展帶來的就是無限的擴張,而我們在看過第一片廢墟後變得越來越熟視無睹,。今天,第一聲蛙聲從這個廢墟中傳到了我的耳中時,我才記得,腳下出現一片廢墟有多麼的好,東風徐徐,空氣濕潤,一聲聲的蛙聲聽得真切,彷彿把春天叫醒,並且把春天從眼睛傳到耳中,然後,順著經絡通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讓人回味,令人舒暢。來到城區以後,很久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聲音,也許,是對蛙的一點殘存記憶,勾起了一些曾經過去的事。這樣濕潤溫暖的天氣,真適合這個小東西的出現,若給它一點生活的空間,它一定會在某一個地方突然冒出來的,就像我的記憶,只要少許給我一點陽光,我就會從縫隙中穿梭,只要少許留給我一些呼吸的空氣,我就需要出現,像今天的蛙們一樣,在某一個角落,哇哇地叫出自己的聲音。入晚,我的耳邊又傳來真真切切的蛙聲,好幾天我不覺得是真的,但又覺得不是假的。身在城區的樓房中,要有蛙聲實在是太難的事了,蛙難道是一種什麼樣的兆頭?如果有這樣的兆頭,也不一定是壞的兆頭,因為蛙的歷史很是清白,而蛙又沒有一點讓人討厭和害怕的地方。萬物都在復甦,蛙自然也應該在這樣的春天裡做一些自己應該做的事,即使是環境讓它們變得生存有點困難,但還是在一個小小的水窪中,一些青草地裡,或許它們還是剛從下水道中冒出了頭,做一些對得起子孫後代的事。此時,我的耳邊還是傳來蛙聲,真的,順著蛙的聲音,從朝東的窗口往下看,一片廢墟中,殘留著一條或者另一條水溝,蛙們從泥土中醒來,彷彿到了原始的世界,這已經不是它們所能想像得到的事,因為去年也是這樣的一個季節曾經在為生兒育女而煩惱,今年,幾乎得到了上天的按排,給了它們一個樂園。這是否是它們最後的樂園?我不知道,從年前傳來的消息說,這裡將建造一個公園,要是這樣的話,蛙之幸,我之幸。若相反,忽然林立起一幢幢的高樓,那麼,蛙,只能去投胎到下一個世界裡。而我,如果是還有上帝照顧的話,毫無疑問還將在這裡生活若干年,直到把我自己變成廢墟。蛙,到

(繼續閱讀)

201204221657秋天,寶寶給予的感動!

轉眼間似乎進入了深秋,天氣不知何時變得這麼涼了,秋後的一場又一場暴雨洗劫了整個城市的塵埃。花草摧殘,落葉紛飛,飄來飄去惹人憐愛。總是喜歡秋冬交替的季節裡,看著空中瀰散著白色的霧氣,聞著鬆散的泥土發出的樸實味道,我竟被四季輪迴的大自然感動。不經間好多事情已經過去,歲月將我拉進了另一種生活,成熟間讓我懂得了很多,我無法再像從前那個隨時撒嬌在父母身邊的孩子,也不再隨著性子倔強任性,懵懂中歲月剝奪了我的青春。最近的生活中,孩子給了我很多感觸,看著他一天天地成長,讓我在失望的現實生活中還有許多安慰與感動。很少寫關於孩子的字跡,不想我這憂鬱的文章帶給他的生活,祝願寶寶健康快樂地成長,好期待……

(繼續閱讀)

201204092207我的1966【《六十年來家國》紀實散文】

我的1966【《六十年來家國》紀實散文】 與其說文章標題叫《我的1966》,還不如說,叫《孩子的1966》更貼切。那年,偉大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我9歲。 已經知道有中學的高中的和大學的紅衛兵大哥哥大姐姐們,在全國各地串聯鬧革命了。尤其嚮往那些 我的1966【《六十年來家國》紀實散文】    與其說文章標題叫《我的1966》,還不如說,叫《孩子的1966》更貼切。那年,偉大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我9歲。    已經知道有中學的高中的和大學的紅衛兵大哥哥大姐姐們,在全國各地串聯鬧革命了。尤其嚮往那些到了天安門,見到毛主席的紅衛兵。鎮上有兩個在縣城讀高中的,從北京回來,人們就把他們當英雄一樣對待。9歲的我,開始歎息自己年紀太小了,有生不逢時的感覺。    然而,兒童的幻想卻不會因為年齡小而泯滅,相反,倒是越小越浮想聯翩,越多的初生牛犢式的天真想法。    一日,召集了鎮上十幾個小朋友,我說,我們成立個紅小兵戰鬥隊,像大人們那樣。大家異口同聲贊成。各自的家長,都不含糊,給自己的孩子還做了紅小兵袖套。我們戴上紅袖套,士氣十足,早晚在大街上操練,尤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的隊伍,高聲朗讀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勝利!」的時候,感覺整個小鎮,都在我們稚嫩的童聲中顫動。    不久,我們的紅小兵隊伍居然得到了大人們的認可。每次開大會,造反派都安排我們坐前面,而且我時不時的還充當起帶領大家呼口號的任務。那時,都是由造反派把開會要高呼的口號印成傳單發給我們,照著傳單上的口號,振臂高呼。想想看,一個孩子,在主席台上,帶領大人們高呼「打倒劉少奇!打倒走資派!誓死保衛毛主席!XXX不投降,我們就砸爛他的狗頭!」之類的口號,革命群眾能不群情激奮嗎?    終於有一天,台上被批鬥的人中,我最熟悉的那個人出現了,那就是我爸爸。他是這個區的第一任區委書記,當然是走資派了。也不知道大人們批判控訴了些什麼,反正台上的所有人都被扣上了各種帽子,比如「反革命」、「走資派」、「貪污分子」、「腐化大王」和「右派分子」等等。還沒等我回過神來,造反派頭頭就叫紅小兵帶領大家呼口號。我跟以往一樣,照著傳單一句句帶領大人們高呼,我的小手握成拳頭,呼喊一句就向空中用力地高舉一次。突然,爸爸的名字出現在下一條標語上,我一愣,兒子怎麼可以對爸爸直呼其名?那豈不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