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32059祖先〈十三〉:引用〈靈界對講機〉之 55 :陳家祖先之魂體修復,現場服務實錄,我們終於有一個完整的家!

  陳家祖先之魂體修復,現場服務實錄,我們終於有一個完整的家!


〈靈界對講機〉之 55 ————
2016-11-30 21:54 本文原文發表:http://blog.xuite.net/jgui/home/472654779

  在老茶房的〈祖先們,祢們…祢們現在的「樣子」好嗎?〉一文發表之後,有很多朋友對此議題十分關切,希望自己的祖先也能擺脫魂體殘破或魂識四散的狀態,他們告訴掌櫃說:「當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沒辦法處理,但現在知道了就沒有不去做的理由!」,經營〔好味道工作室〕也時常在〔老茶房意合團〕上互動的陳氏夫婦(註 1),就是急著想要修復祖先魂體的其中一員。為此,陳先生夫婦請掌櫃到陳家進行〔現場服務〕,過程中請老茶房協助啟動〔大鵬金翅鳥〕的「魂體修復」功能,掌櫃全程同步觀看並實況轉述在「開啟前後」的祖先「魂體修復」狀態。

  在連線開始以後,掌櫃先行檢視祖先魂體殘缺的狀況。掌櫃看見陳家所祭拜的雙姓祖先之血緣脈絡形成兩條長長的人龍,看起來就像兩條黑壓壓的祖先大軍,如果這是軍隊,那可謂「富可敵國」的境界。這兩條長長的祖先巨龍,脈絡都緊密連了一條黑色的細管到陳先生夫婦身上,這條細管連接著祖先與後代祖先,象徵著陰陽兩界間的「氣」為等高之狀態。在兩條祖先脈絡之長龍中,有許多魂體殘缺的狀況,乍看之下空一個洞一個洞的,就像沒有正確相疊的「俄羅斯方塊」,整體的氣有點像是一個玻璃杯裝著半杯水那樣空空的,祖先的魂體不全各佔了幾個不同的比例,掌櫃逐一檢視每個區塊中的祖先狀態,在畫面中,出現很多不同程度殘缺的祖先樣貌,有些畫面浮現時,會連同當時祖先往生時的周遭情景一塊兒呈現出來,非常真實也很血腥,雖然掌櫃在事前已經提醒過陳先生跟陳太太,但是當他們親耳聽見掌櫃的描述,還是露出難以忍受的表情。在其中一個區塊中,有位祖先的樣子看起來很奇怪,走路就像喝醉酒似的歪來歪去,原本掌櫃以為這位祖先是先天的肢體殘障以致於不良於行,但等到這位祖先走到掌櫃前面時,掌櫃才發現這位祖先的頭顱整個都不見了。當掌櫃描述至此的同時,陳先生就好像事先知道似的告訴掌櫃說,這位祖先在早期被敵對種族用極不人道的方式斬首,當初下葬的時候因為找不到祂的頭顱,所以家屬還特地幫祂做一個假頭,不過掌櫃並沒有看到假頭存在於這位祖先的魂體上,也許是那個假頭不屬於祖先身體的一部份的緣故。陳先生從小就自長輩那邊聽到許多有關這位祖先的緣由,因此陳先生十分關心這位祖先能否經過〔大鵬金翅鳥〕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幫祂修復到完整的樣貌?後來,掌櫃的確看到這位「無頭祖先」在祖先的「魂體修復」以後,的確有了大幅的改變,這一點,容掌櫃稍後再與大家說明。

 

  在看過陳家祖先的魂體缺損狀況之後,陳先生夫婦難掩對祖先的不捨,這也是人之常情,因為如果這是掌櫃的祖先,掌櫃也會有相同的感受,不過陳先生夫婦希望祖先好的心念,讓他們在閱讀《祖先》以後,不斷地修正自己祭拜祖先的方式與心態,凡事追求做到「最緊繃」的態度,想方設法以祖先能夠安穩、舒適為目標,也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現在終於有一個可以「修復」陳家祖先魂體的寶貴機會,於是陳先生夫婦便請老茶房遠距協助啟動他們所擁有的〔大鵬金翅鳥〕上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

 

  在陳家的〔大鵬金翅鳥〕上的「魂體修復」功能啟動以後,掌櫃看見〔大鵬金翅鳥〕所形成的巨大能量,就像是一座大型投射燈一樣,投照出一個圓形光芒,顏色是金黃色的,就像黃澄澄的金塊那樣的金黃色,地上也投射出一圈圈的環狀光線,光線的周圍像是定焦手電筒射出的光線般銳利。接著約有十幾…不!是二十…三十位祖先緩慢地從黑暗中浮現出來。祖先們手拉著手,好像感情十分融洽似的,結伴慢慢走進〔大鵬金翅鳥〕所投射出來的金黃色光芒中。這個畫面就好像是大型電影院當電影即將上映前,看電影的民眾魚貫進場的樣子。說也奇怪,能夠修復祖先的魂體的這個機會是非常珍貴的,但掌櫃所見的祖先卻一點兒也不爭先恐後,不過誰也不落人後就是了,就像祂們都知道自己都有這個機會似的。

 

  這次的「魂體修復」,不但能夠修復那些因為年代久遠而造成魂體殘破或不全的祖先,而且包括祖先生前生病的、乳癌的、心臟裝支架的、或是置換膝關節…等因為生前無法避免之疾病而造成的不健康的情形,祂們都會在一次又一次的「魂體修復」中慢慢變好,這種過程掌櫃已經在連線中看過好幾回了,每一次看見祖先「康復」的畫面,都會帶給當事人許多的感動,掌櫃自己也深有感觸,但是為什麼現今這些後代子孫可以擁有〔大鵬金翅鳥〕?因為他們有能力?沒錯!他們的確有能力,但為什麼他們有能力可以擁有這樣珍貴又稀少的老物件?因為他們夠努力,也代表過去他們的祖先也曾如此努力、也曾好好拜過祖先。因果是環環相扣的,有什麼樣的因,就會造就什麼樣的結果,如果現在家運不振,也是因為過往的自己,或是過去的祖先並沒有好好承襲血脈按照「規矩」祭拜祖先,沒有妥善面對每件事,所以如果現在有幸能擁有〔大鵬金翅鳥〕這樣的老物件,並且能夠找到一位像老茶房這樣,可以啟動〔大鵬金翅鳥〕的「魂體修復」功能的人,將自己的近代祖先以及過去千百年來的祖先,在不涉及因果的情況下進行祖先的「魂體修復」,讓魂體殘破的祖先都完完全全修復到完整的面貌,那你真的很幸運!但是如果沒有,也不要太灰心,因為你會看到老茶房〔黎時國〕的〈祖先們,祢們…祢們現在的「樣子」好嗎?〉文章,表示這是你,以及你的祖先的機會到來,就從現在開始努力吧!好好閱讀老茶房與陳玉琴所著之《祖先》(註 2)、《卜巴》(註 3),好好正確註記祖先牌位內板,好好妥善的「拜祖先」,慢慢地,讓「虹吸管」的另外一邊升高,家運自然高漲,未來你就會有機會可以像陳家一樣,可以進行祖先的「魂體修復」,但是切記、切記!動作一定要快!因為老物件只會越來越少,而且你還需要找到一個可以「重新啟動」與「使用者設定」的人才行!

 

  回到陳家祖先的「魂體修復」現場來,陳家祖先的感受透過連線管道傳來,一點一滴的覆蓋在掌櫃身上,讓掌櫃完全能夠感同身受,這也是掌櫃在每一次連線都能很精準、精細地描述的原因,因為案主的全然信任與對掌櫃連線過程的尊重態度,讓每回與掌櫃連線的祖先,都以完全坦然的方式面對,完全將祂們所感受到的一切如實地傳達給我,感謝案主與被連線的祖先兩方面給予掌櫃的信任,讓掌櫃可以無礙的傳達兩界之訊息。陳家的祖先目前的感覺,就像是洗了個熱水澡之後,非常放鬆地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眼窩周圍就像完全舒展開來一樣。大家不知道有沒有長跑三千公尺的經驗?如果有的話,當你跑完長跑之後,全身放軟的躺在操場上,靜靜地閉上眼睛,全然地放空、放空、放空,不去想任何事,全身完全放鬆地呈現大字形張開,讓清晨七、八點的陽光照耀著整個身子,非常舒服也很自在,無拘無束不再接收世界的紛擾以及生活的痛苦。

 

  也許是〔大鵬金翅鳥〕的「祖先魂體修復」正在作動,也許是祖先想要傳達不同的畫面給祂們的後代子孫,也就是陳先生夫婦兩人,掌櫃眼前的畫面一轉,畫面瞬間唰唰唰的開始流轉,好像電視影像不斷翻轉那樣,接著出現一個背景、色調跟剛剛全然不同的畫面。在畫面中,每位祖先的雙手張開,身體向後傾斜四十五度,腳則漂浮在離地十公分的地方,就像漂浮在空中,但感覺卻像是躺在水床當中,軟綿綿又輕柔柔的,那種感覺好舒服…不!應該說是好「輕鬆」,好像身上的一百斤重擔突然應聲被拿掉了似的,啊!我想到一種比喻,大家在國中小學時期有沒有為了要訓練自己跑比較快而在自己的腿上綁過沙袋?平常練習的時候綁著沈重的沙袋,當要準備比賽時就把沙袋拿掉,腿上如釋重負的感覺讓自己輕盈,跑起步來就像在雲端飛行一樣,陳家祖先現在的感覺就是那個樣子!

 

  陳家祖先們在〔大鵬金翅鳥〕所形成的金黃色光芒中緩慢旋轉著,像是在一個超大型的核磁共振機器裡面旋轉般的。祖先的魂體上照耀著暖和的光芒,如果它是紅色的,就很像是在照醫院的遠紅外線那樣,有點兒微微的熱感,但不會讓你覺得不適。這時候原先的金黃色光芒慢慢轉變,趨近為柔和的鵝黃色光暈,這時掌櫃看到祖先的魂體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遊走,等一下!掌櫃再看仔細一點,啊!我看清楚了!是一股〔大鵬金翅鳥〕的能量正在遊走,那是一條輕柔軟勁的能量,雖然細小但是非常沈穩,雖然柔軟但是非常強韌,仔細地、迂迴地穿梭在祖先的魂體中、破片中,就好像「穿針引線」般的不斷的逐一針對每個曾經受過的傷或是細小的缺損去做修復,從四面八方迅速地將那些曾經被研究人員取下的組織切片招回來,雖然速度很快,但是掌櫃看到每一個碎片都十分細小,一點一滴的從四面八方…就如同「雪片」般的不斷地往祖先的魂體中送進去,聽掌櫃講述這個狀況時,陳先生夫婦好開心也好興奮,因為他們兩位從一次去〔讀書會〕聽聞老茶房講述關於這件「大案」的事情時,第一時間就急著想要修復自己祖先的魂體,儘管他們都還沒有弄懂整個來龍去脈,但是他們一心只有希望祖先能夠個個都「好起來」!把那些曾經因為疾病手術切除的器官或組織找回來,讓祖先慢慢變得越來越完整,現在,他們的願望終於開始進行了!

 

  感人的畫面看到這裡,咦?掌櫃突然在陳家的祖先群中,瞥見了一位熟悉的老者背影,掌櫃仔細看了又看、瞧了又瞧,掌櫃之所以這麼謹慎,是因為掌櫃雖然也姓陳,但這次連線的是陳先生的祖先,不是我的祖先,照理來說掌櫃是不會對他們的祖先感覺熟悉的,但這位老者卻讓掌櫃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掌櫃輕輕地喚了這位老者,老者轉過身來,掌櫃才發現這位是陳先生的親阿嬤。掌櫃之所以知道那是陳先生的阿嬤,有一部份是因為掌櫃跟陳先生夫婦連線了好幾次,也傳達過幾次陳阿嬤要跟陳先生講的話,所以幾次連線下來掌櫃依稀記得陳阿嬤的長相,另一部份是因為陳阿嬤與陳先生之間連接著一條白色細長的線,這條線自陳阿嬤的脖子後頸處無形的冒出,一直連接在陳先生的後頸部,掌櫃從訊息解讀中得知,這條細線就是陳家的血緣脈絡。掌櫃目前所看見的畫面告訴我們,只要有血緣關係、有祖先的脈絡跡象可尋,不管是多久遠、多早期的祖先,都可以用老茶房在《祖先》書上所說的「一代招一代」的方法,把那些因為沒有祖源資料可以寫入祖先牌位內板的祖先招請回來,所以不用擔心太早期的祖先無人可以祭拜祂們,或是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待的問題。

 

  接著我們再來講當時陳阿嬤的狀態。陳阿嬤的臉部有很多光芒正在散射著,這麼說可能有點兒不太禮貌,但掌櫃只能用這樣的說法來比喻掌櫃所見的畫面。掌櫃看到的,就像有人在陳阿嬤的腦袋裡面點了一盞燈,讓祂的臉部散發著光線似的。陳阿嬤的頭上有些黑色的氣體就像是身體「排氣」…一樣,不斷地往外排出去,掌櫃感覺那是「病氣」,同樣的,陳阿嬤的身體上也散射著很多白色的光芒,每隔一小部分的白色光束上,有些白色光暈的小點,浮現在陳阿嬤的身體外面,好像準備要進行些什麼事?就像在科幻片中,外星人準備要做某些奇怪的實驗一樣,整個狀態就像正準備「啟動」些什麼似的稍微感覺緊繃、謹慎。接著,掌櫃看見那些白色的小點不斷地在陳阿嬤的魂體外移動,突然之間!啊!進去了!白色的小光點突然竄進陳阿嬤的魂體裡面,過了一會兒,白色的小點突然又從旁邊一處冒了出來。當白色小點進去魂體內再出來的時候,就帶出了一些小黑點,訊息告訴我說,這些小黑點就是身體曾經有疾病造成魂體受損的部分,每次當移除掉一個,身體的缺損就又少了一些。

 

  接著畫面又開始變化,掌櫃知道每個畫面都在傳達給我們一些重要的訊息,所以掌櫃會好好地、仔細地記錄下每一個我所看到的畫面。畫面慢慢地靜止下來,掌櫃看到在一個空間當中,出現了陳阿嬤的身影。陳阿嬤不知道去哪兒拿了一張淺色的椅子,在原地坐了下來,根據掌櫃看見的畫面,那張椅子是一張實木的木頭椅子,後面有簡單的線條、鏤空,有靠背,整張椅子看起來很貴氣的樣子。接著陳先生的爸爸也拿了一張一模一樣的椅子在陳阿嬤對面坐了下來,兩人中間還有一張藤製的小桌子,上面放著一壺用傳統大茶壺裝的清茶,以及兩個有把手的小鋼杯,一副閒餘無事自由自在的樣子,就在這時,陳爸爸有意無意的說了句話:「我這個囝仔真的沒白養…」,意思是說,這個孩子讓我不再背負滿身病痛活在另個世界上,真的沒白疼他。陳先生聽了這句話,眼眶似乎有點兒泛紅,很是激動的對掌櫃點了點頭。…

 

  數天後,陳氏夫婦再次委託掌櫃確認自家祖先的「魂體修復」狀況。連線開始以後,首先映入掌櫃眼簾的,是一個個的祖先,有很多的白色光環圍繞著祂們,這種光環的數量非常、非常的多,數以千計,就像是針跟線一樣,在光環與祖先魂體之間穿梭著,白色的細線就像是在「修補」或「代謝」般的,一一的把許多身體不要的黑色物質往外拉出,身體內有很多黑色的點點,當被白色細線拉出的時候,有很多的物體掉了出來,有圓的、有扁的、有膠囊狀的…啊!掌櫃看清楚了,那些是殘留在體內動物用藥的魂,因為不是祖先魂體的一部份,所以掉了出來。這時,很奇怪的,在掌櫃所見的那個畫面中,竟然下起了大雨,眼看雨勢越來越大,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這時雨水竟然自然地把掉出魂體外的許多藥物以及經過「魂體修復」後而排出的東西,一點一滴的沖刷掉,這意味著這些物將永遠離開祖先的魂體,這也代表著祖先的「魂體修復」已告一段落,祖先狀態也即將進入下一個階段。

 

  看完了這個畫面,徵得陳先生夫婦的同意,掌櫃轉動自己所見的畫面,希望能夠多為陳先生爭取一些資訊。但是當掌櫃再次透過「連線」檢視陳爸爸的狀態時,陳爸爸就好像知道自己的兒子前來看祂,一股腦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大喊了一聲:「○○(陳先生的名字),我好了耶!」陳爸爸全身挺得直直的,精神抖擻的好像是作勢要讓自己的兒子知道自己狀態不錯,祂的確也做到了!陳先生一聽爸爸的語氣與口吻,神情立刻緩和與放鬆了下來。陳爸爸就像擺脫了很多身體的不適也不再有多餘的負擔,高興的站在我們面前。陳爸爸鬆了口氣說道:「啊~我真的無病無痛了…」,接著陳爸爸舉起右手,抬過了肩,手心向外,對著陳先生揮了揮,示意了一下,說:「真的謝謝你。」陳先生眼神流轉,若有所思靦腆地點了點頭。

 

  同樣也不斷跟陳先生夫婦道謝的,還有一位祖先,這位祖先高舉著手,胡亂的撫摸著自己的頭部,大聲高喊著:「我的頭回來了!我的頭回來了!」,沒錯!這位就是掌櫃一開始提到被敵對種族斬首的「無頭祖先」。掌櫃看到祂從沒有頭顱的狀態逐漸變成「有頭」外貌的過程,就好像現在流行的「3 D 列印」技術一般,「無頭祖先」的頭顱魂識變成上千萬個小碎片,一點一滴的從四面八方快速地飛過來,掌櫃朝碎片的來源檢視,想知道這位祖先的頭顱之魂體碎片是從哪裡飛過來的?掌櫃看到這些碎片如同「萬箭齊發」般的從四面八方飛過來,於是掌櫃便請〔事業杵〕帶著我,順著那些微小的破片逆流而上,我們一塊兒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到了某個他姓祖先的魂體上,掌櫃感覺,那部份的魂識破片存在於這個外姓魂體身上,意味著在「無頭祖先」被斬首以後,有人生吃了這位祖先的頭顱,唉呀呀…掌櫃自己看見了都無法接受,而陳氏夫婦更是無法忍受地瞇起了眼睛,唉~不過時空背景已大不同,我們現在也不好去評論以前為什麼會這樣。接著掌櫃再檢視另外一個魂識破片,連結到當時埋葬這位「無頭祖先」之頭顱的泥土地上,看來,當時的頭顱魂識,就跟著被埋葬的部分頭部器官或頭顱破片,一起深埋在無人知曉的深山僻地當中,如果不是老茶房解出這個千百年來無人知之的超級大案,又理出真正能夠解決的方法,還為意欲修復自個兒祖先魂體的後代子孫,尋獲適合的老物件〔大鵬金翅鳥〕,否則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這位「無頭祖先」的魂識才能夠一一的被召回魂體上呢?我們真的、真的不知道!從四面八方齊飛而來的魂識以非常快速的節奏在凝聚著,雖然聚集並結合在一起的速度相當快,但是每一個碎片都很微小,而且也都散落在許多不同的地方,所以整體的進展十分緩慢。經過了漫長的「召回魂識」之過程,掌櫃看到「無頭祖先」的完整頭顱現在確實存在於這位祖先的脖子之上,而且脖子上被不夠銳利的刀所斬斷的雜亂無章之皮膚傷痕,也慢慢的在無形的針線穿動的過程中,逐漸恢復過來,慢慢變得完好如初,就跟沒有受過傷一樣。這是掌櫃第一次看到這位「無頭祖先」有頭的樣貌,這位祖先很開心地手舞足蹈,因為祂不再因為頭顱當時被埋在土裡,深陷黑暗而看不清使走路歪七扭八,也終於可以用完整的樣貌繼續存在那個世界裡,看到「無頭」變「有頭」的整個過程,讓掌櫃十分感動,不禁打從心裡恭喜這位祖先,也慶幸自己在三十多歲的現在,能夠知曉這件「大案」,讓自己也能夠為自己的祖先做點兒事,經由老茶房的協助,請〔大鵬金翅鳥〕運用「魂體修復」之能量,來修復自己的祖先,讓祖先脫離殘破之姿與魂識不全之貌。

 

  接著,掌櫃應陳先生的要求,檢視了幾位近代的祖先,看到祂們均自往生前的病痛折磨當中脫出,身體自由輕鬆且輕盈,陳先生夫婦也倍感快樂,因為他們真的做到了,用「人的方式」將祖先殘破四散的魂體修復到「完整」的狀態。在陳先生夫婦知曉幾位近代祖先的狀況以後,掌櫃旋轉了所見的那個 3D 立體畫面,然後再慢慢像用平板電腦那樣「縮小」畫面,去檢視陳家祖先目前的「魂體修復」程序的進度,緊接著,映入掌櫃眼簾的是一個金黃色的平台,那就像是古代的「聖殿」一樣,非常的祥和與寧靜。在平台上出現很多人,一個、兩個、三個…慢慢的這些人站滿了這一望無際的平台上,掌櫃認出了站在最前頭的幾位,有陳先生的爸爸、阿嬤…在這些人群上方,顯現出一個白色陰影底部的大字「陳」與「呂」字,代表這群人是陳、呂雙姓之祖先。祖先們身上穿著像是希臘傳統服裝質料的衣服,很無拘無束又輕鬆自在的樣子,掌櫃在上方看見一個大大的白色百分比數字寫著「 100%」,在百分比數字背後有薄薄的陰影,讓數字呈現「立體狀」,這意味著,陳家祖先的「魂體修復」工作已經進行到 100%,100% 是什麼意思?!沒錯!就代表祖先的「魂體修復」已經完成了!

 

  也許在《祖先》的「一代招一代」動作還會使部分的祖先人數有所變動,但只要〔大鵬金翅鳥〕存在的一天,已經被老茶房啟動的祖先「魂體修復」功能就會不斷地繼續進行下去,未來再進住的祖先,也同樣會受到〔大鵬金翅鳥〕能量的守護,繼續的進行「魂體修復」,讓每一位祖先都恢復到最「完整」的樣貌。當然,按照老茶房曾公開回覆讀友的內容所說,如果已經進行「魂體修復」的祖先之後代子孫,因為某些原因必須將〔大鵬金翅鳥〕給變賣、過手、轉讓或交予或是帶離的話,那麼已經被修復的祖先魂體,不再籠罩在〔大鵬金翅鳥〕的能量底下,所以祖先的魂體自然會慢慢四散、分散、碎散,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因為雨衣脫掉了,身體自然會被雨給淋濕的,所以身為後代子孫的我們,就要擔負起維護祖先之安定,保護祖先之安全的這個重責大任,好好的將〔家杵〕以及〔大鵬金翅鳥〕一塊兒永遠流傳下去!

 

  連線結束前,全體陳家祖先就好像用盡了所有的氣力,要求掌櫃傳達一段話,這段話,並不是掌櫃去問祖先祖先才說的,而是祖先完全出自真心誠意的跟陳氏夫婦道謝,祖先用非常正式的口吻,一起齊聲跟陳氏夫婦說:

  謝謝你們,我們不再因為魂體殘破而無助,我們不再因為身體殘缺而痛苦,我們終於有『家』了,一個『完整』的家!

 

  在這個時候,掌櫃看到陳家祖先與陳先生夫婦之間原本連接著的是黑色的細管,但這條黑色細管,竟然慢慢由黑轉青,由青轉黃,最後再變成乾淨的純白色,如果以油漆的顏色來說,就是「象牙白」的顏色。這條連接祖先與後代子孫的白色細管看起來,就如《祖先》中所說的「虹吸管」原理,象徵著祖先與後人之間「氣」的狀態,以及祖先魂體的完整度,按照《祖先》所述,陰陽兩界兩邊的「氣」是同高的,如果祖先的氣很飽滿,後代子孫的家運自然會高漲。而陳家祖先與後代子孫相連的這條管子,如同灌溉農田的大水管,原本表面因祖先的魂體殘缺而破裂不堪,所有的水流都在過程中不斷的流失,可是現在,掌櫃看到管壁上的裂痕隨著祖先的「魂體修復」進行而慢慢完全消失,水就能傾洩而出,順暢而流,不再漏失到無謂的地方去。

 

  這個畫面讓我們知道,我們進行祖先的「魂體修復」,不單單只是為了報答祖先的養育之恩與教導之情,也不僅僅只是求個慎終追遠、陰陽兩利,如同《祖先》一書所講述的,回歸到祭祖的最源頭,拜祖先其實拜的是我們自己;而我們現在幫祖先進行「魂體修復」,其實最終也是為了我們自己,就看陳氏夫婦好了,當祖先「魂體修復」完成以後,他們不再東奔西忙花了很多時間卻老是「白了工」(台語:白費功夫之意),或老是遇到有如「碰壁」或是「鬼打牆」的窘境,為事業、為生活勞心勞力終於不斷得到正向的回饋,現在的每一分努力,就像針針見血、字字到位那樣強勁有力的直奔目的地,許多一直未能開展的大事也接連開始啟動了!…

 

  但是,大家不要以為按照規矩好好祭拜祖先,擁有〔大鵬金翅鳥〕做了祖先的「魂體修復」以後,就可以天下太平飛黃騰達一切都會非常順遂,因為當祖先安穩以後,祖先的氣飽滿了,後代子孫的氣自然會等高,但是對我們陽世間的人而言,該做的事還是得去做,該工作還是得工作,該面對的生活課題、六親關係還是要去善了,不能因為拜了祖先、修復了祖先魂體,就認為什麼都不用做了、什麼都不用努力了,如果陳氏夫婦是這麼想的,那我們今天不會看到他們有所改變,因為「謀事在人」,而不是在祖先。回過頭來說,祖先的魂體修復對我們有沒有幫助?掌櫃認為當然有幫助,因為在可預見的未來裡,你不用再擔心你往生後會因骨骸四散而造成魂體不全,因而遭受魂體撕裂之傷與魂識殘缺之苦。

 

  陳家祖先的「魂體修復」順利完成以後,掌櫃很為他們開心,多虧了老茶房一路解出這個「解決方法」,也幸虧老茶房能夠尋獲適合的〔大鵬金翅鳥〕,我們的祖先才有機會擺脫魂體殘破之樣貌,祖先才有機會邁向真正「無病無痛」「快活如神仙」的狀態,我們都很感謝老茶房〔黎時國〕,但老茶房常說:「最應該感謝的是你們自己,因為你們願意『相信』!『相信』別人認為是空談的這一切!」,當許多人仍在汲汲營營探討遙不可及的問題之時,正因為我們願意相信,我們才有機會為我們的祖先盡一點後代子孫應盡的義務,用「人」的方式,好好地去把祖先四散的破片與傷害給「魂體修復」起來。

 

【後記】

  在陳家祖先「魂體修復」完畢以後,最近掌櫃再次遇到陳氏夫婦,掌櫃偶然發現,他們兩個人身上包覆著一個完整的黃色橢圓形,裡頭充滿著金黃色的能量,那種能量看起來十分飽足也很完整,有點像是一個玻璃杯裝滿了金黃色的水,水都「滿溢」出來的那種樣子。這個畫面再次證明了《祖先》書中所說的「虹吸管」原理,以下引用《祖先》內文:

 

…只要祖先的「氣」是處在「安定」狀態」,「虹吸管」另外一端的「子孫」之「氣」也會相對的居於「平穩」狀態;「祖先」的「氣」是處在「高點」,那「虹吸管」另外一頭的「子孫」之「氣」也會相對的居於「飽滿」狀態。…

 

  掌櫃看到的畫面,完全符合以上的敘述。

  《祖先》所述之「陰陽兩利,順則雙安」這句話實在太對了,如同老茶房所說:「你用什麼『心態』面對拜祖先的事,就會用什麼『方法』拜祖先!」如果有一個機會可以「修復」歷代祖先之「魂體殘破」狀態,當你尚有餘力時,你會不會去做?你的答案就代表你面對祖先的心態!

以上,掌櫃的〔靈界對講機〕,連線完畢!

我是靈媒,我有靈異體質,我能看見靈界的事,我能聽見靈界的聲音,我能證明,祖先的魂體越無缺,後代子孫之氣也就更完整!

♦ 掌櫃的〔靈界對講機〕對外服務,詳情請參閱:靈界對講機(對外服務)

♦ 掌櫃的〔代印祖先牌位內板〕已經開始對外服務,詳情請看:代印祖先牌位內板

※ 本文中所述,純屬掌櫃個人所見所聞,掌櫃本人深信不疑,但掌櫃無法用科學方式證實,請各位看倌以個人理智判斷真偽。

【插圖】這是陳家的〔大鵬金翅鳥〕照片,由光頭掌櫃拍攝。

本文原文發表:http://blog.xuite.net/jgui/home/472654779

〔延伸閱讀〕——————

♦ 〈老茶房的話〉祖先們,祢們…祢們現在的「樣子」好嗎? 

♦ 〈靈界對講機〉之 53 :發現令人震驚之大案中的案外案!

回應

【古早味~無味精】

只有天然,沒有化學!!

只有原始,沒有改造!!

只有養身,沒有傷身!!

 

四處趴趴造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