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12106《擁抱太陽的月亮》小說5 (結局篇)

之後炎和旼花,還有申氏一起吃飯,炎開始試探母親關於菸雨的事情,還招來以前的僕人訊問,之後決定帶人去挖墳。

煙雨葬禮的調查資料被傳遞到了暄的手上,忍著身體的不適,他還是親自的仔細研究裡面的內容。上面關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於“雨”的調查內容讓暄更加確信了些什麼。

暄換了衣服,然後在紅色的箱子裡拿出了一個銅牌?

 
“扶著我出去吧。”

 
“陛下,您的身體還沒好。要去哪?”

 
“讓你扶著我的!”

月在隔壁聽見暄的話,似乎聽到了許多期待。

暄被攙扶著來到月,或者可以說是煙雨的面前。看到暄憔悴的臉,月覺得很擔心。

 
“月,好久不見。”

 
“您的身體好些了吧。”

 
“……來我身邊。”

在煙雨靠近他的時候,暄伸出手抱住她,將整個身體都依靠在她的身上,慢慢坐下來。

即使是兩個人攙扶都會顯得吃力,可是王卻被月給扶住了。被月攙扶著,他留下云和其他護衛,走了進去。

 
“真奇怪,我這副身軀似乎也想跟你單獨相處啊。”

 
“真的沒關係嗎?”

臉色雖然還是慘白,但是暄卻在煙雨懷裡笑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

 
“不知道。”

 
“看到那裡了嗎?”

暄指著王座。

 
“不是那個,而是後面的屏風。”

裡面畫著的東西,分別像徵著太陽和月亮。暄從身後輕輕抱住煙雨。

 
“紅色的太陽和白色的月亮,象徵著王和王妃,這是我在當世子的時候讓人畫的,為了送給我心愛的女子。”

開始煙雨在暄的懷裡害怕的僵硬,可是後來表情漸漸變了。暄則在煙雨的耳邊,對著混亂的她繼續說。

 
“你見過和它一樣的東西嗎?”

煙雨嚇得腳一滑,與暄一起跌倒在地上。

 
“你知道嗎?我想把它交給我心愛的人,一個真正能擁抱我心的人。”

 
“陛下是什麼意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思,我只不過是一個卑微的巫女,我沒有聽懂。”

煙雨避開暄的視線,卻忍不住流淚。

此處引用——徐敬德,遺物(找不到原詩,大意是萬物走了還會再回來之類的,貌似第一次見面時候有引用。)

暄這才聯想到,第一次見面,煙雨就用這種方式告訴自己她是誰。

 
“如果你已經忘記我,現在也不會再次出現。所以不要離開我好嗎,煙雨。”

本章完。

 

#26

煙雨默默地流淚。只是猜測她是煙雨都耗費了他太多的時間,其他的他無從知曉,只能看著那雙含著悲傷的眼睛。

 
“煙雨啊。”(翻譯裡都是叫煙雨娘子的,我省略了,總覺得怪怪的,叫名字親切點。)

煙雨退後了一步,迴避他的視線。

 
“陛下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煙雨是誰?”

她雖然可以否認暄的話,閉上自己的眼睛,卻藏不住悲傷的聲音。

 
“你就如此忍心的想看著我的心被撕裂嗎?”

暄艱難的向她靠近,她越是後退,他越是努力的靠近,直到她無法再迴避。

 
“我的眼睛看的很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清楚,現在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就是煙雨。”

 
“您看錯了。”

 
“不要說話!即使長大了,煙雨始終是煙雨!”

暄痛苦的摀住胸口,看著落淚的煙雨。他知道她的心有多難過,即使知道是謊言卻還要拼命的堅持著的她的痛苦。

 
“我只想說這些。不要再讓我心痛了,即使不是煙雨,也請接受這個名字吧。”

想听聽。

之所以拼命活到現在,只不過是渴望著,想再次聽到暄的聲音。

她多麼艱難才背叛了自己內心強烈的念頭。

當他們相對而立,時間彷彿要停止,緊張的屏住呼吸。

他們看著彼此的眼睛。在暄的眼裡,穿著雪白衣裙的她,不再是巫女。

暄緊緊抱住了眼前的人,不論她是煙雨還是月。

 
“煙雨……”

暄抱著煙雨,激動的流出眼淚,腦子竟然想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明明有很多事想說的,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暄說不出話,煙雨只好代替他說。

 
“有什麼想說的?”

 
“在我還是世子的時候,都沒機會真正和你見面。那時候一直想著,當有一天和你見面會說些什麼話。可是那些,現在都差不多忘記了……沒辦法讓你親耳聽見。”

 
“我的心已經聽到了。”

 
“那為什麼不來找我?”

 
“對我來說,這皇宮比月宮還要遙遠。”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早知道••••••如果我早知道••••••。“

 
“我害怕所有的一切只是個夢,夢醒了就什麼都沒有……”

暄看著懷裡的煙雨,淚水盈眶,讓人心疼。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你可有埋怨過我?”

 
“小女狹窄的心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房已經裝滿了思念,哪有多餘的位置去放置埋怨呢?”

 
“可是我的心太大,放了太多思念,也放了太多的怨恨。”

 
“為什麼怨恨?”

 
“怨恨這個世界,沒有因為你的離去而殘缺。怨恨你離開人世,我卻還活著。現在,因為你無法傳達自己想說的話而怨恨。也因為你不責備我,而怨恨自己。”

 
“請不要繼續怨恨下去。對我來說,沒什麼比讓你忘記埋怨更開心的。”

 
“怎麼能不怨呢。本應該在你面前展現出更好的一面。”

暄雙手托住煙雨的臉,小心為她擦去淚水。

 
“你在這兒,這是一個好女孩,我竟然有沒有意識到。”

 
“只要你看到我的美麗……有一點點喜歡我,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暄的唇帶著安慰,輕輕貼上煙雨。悠長的呼吸相互交纏,化去了心中的痛苦和難過。煙雨努力穩住自己的身體,支撐著暄,生怕扶不住暄,已經顯得有些吃力。可是暄卻摟住煙雨的腰,不肯離開她的唇。

 
“陛下,您還好嗎?”

守在門外的雲久久聽不到屋內的動靜,擔心的訊問。起初暄想要無視,可是擔心他會衝進來妨礙,只得回應。

 
“什麼事都沒有!”

暄生氣的聲音讓煙雨“어의를들이시어어환을살피시옵소서.”

“陛下,請回宮。”

 
“討厭嗎!可是我還有很多想跟你說,再呆一會不行嗎?”

 
“陛下,現在不是適當的時機。”

暄的身體似乎因為煙雨的關係變好了不少。

 
“你沒事嗎?會不會是代替我……?”

 
“小女沒有事。”

暄開口對著外面叫道。

 
“大家都進來吧!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

外面的人等候了一下,先是雲走進來,看了看暄旁邊的月。從朦朧中清醒了過來。

 
“為我診視一下。”

診脈過後,果然確認了暄的病情好了很多,因為這突然的好轉,他忍不住看向煙雨。

 
“身為張氏的女兒,她真的不會巫術嗎?那麼為什麼沒有吃藥卻好轉的這麼快?”

與此同時,煙雨的墳前,炎正帶著人準備挖。有人跳出來阻止。

 
“為什麼要這樣?我們可憐的小姐會害怕的。”

 
“讓開!”

炎的臉上似乎有著不為人知的難過,不比任何人少。

 
“至少請您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樣我們就不會來阻止了。”

炎揮手讓人把管家帶走,自己舉著鋤頭走過去。

 
“與其讓主人做這樣的事,還不如讓小人來做,要遭受懲罰也由我來承受吧。”

奪過鋤頭,管家深深的呼吸,望著平常炎連觸碰都捨不得的墓碑,抬手開始挖。因為是冬天,泥土被凍住,因此很難挖掘。炎則失魂落魄站在一邊,看著他們挖,想著妹妹痛苦的流眼淚。雖然艱難,墓還是被挖開了。

 
“看到棺材了!現在怎麼辦?”

 
“打開棺蓋。”

 
“啊?您確定嗎?是不是應該悄悄的進行。”

 
“打開!還是說你要我親自動手。”

管家覺得自己肩上的任務實在是很困難,但是比起主人來又算得了什麼。他忍住心酸,用鋤頭撬棺蓋,可是棺蓋卻沒有釘住。

 
“怎麼會這樣!當初明明用釘子……”

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個空棺。炎搖搖晃晃的坐倒在一邊。

 
“怎麼回事?小姐在哪裡?請您相信我們,我們真的非常盡心的照顧這座墓,沒讓它受過任何的損害。難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 aspx道是……那一天?”

管家看著失魂落魄的炎,擔心他隨時都會暈倒。

“ “怎麼會這樣?誰敢動她的屍體!不對,她還活著!

炎忽然害怕的摀住自己的嘴。

 
“那麼,你現在在哪裡?”

 
“哪裡?煙雨所在的地方如果不是墳墓……”

炎的目光不自覺投向那座宮殿。雲,陽明和王都可以看到的地方,只有景福宮。

 
“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又要發生了什麼!”

回到康寧殿,王再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次感覺到心臟劇烈的疼痛。發現王的臉色變差,煙雨立刻四下張望,感覺到天花板上的某一塊有些異常。暄也很快發現了煙雨視線所向的地方。

煙雨發現那裡似乎有被移動過的痕跡。

內官發現煙雨奇怪的舉動,怒斥道。

 
“你在幹什麼!大膽巫女,竟然在王的寢宮放肆!”

和其他內官不同,雲立刻跑過去仔細搜查。

 
“符咒!”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內官們看到都大吃一驚,開始地毯式的搜查,貌似又找到了符咒。

 
“不愧是巫女,竟然發現了符咒。”

但是暄的腦海卻有不同的想法。

 
“看來耳濡目染,煙雨也知道這些東西了。”

暄平靜的說。

 
“將三位教授叫來……還有星宿廳的張氏!”

煙雨跪在地上。

 
“陛下,還是我親自去一趟星宿廳吧。”

王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存在,煙雨想盡快去跟張氏商量。

暄不想讓煙雨離開,擔心她發生意外,可是煙雨堅持,他只能同意。

暄心裡有很多疑問。擔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心煙雨的安危,也想知道煙雨活著卻要隱藏自己的原因,他知道這個問題問

張氏應該能夠得到回答。

大意煙雨返回星宿廳,雪去迎接,結果刺客出現。

#27

雪感覺到有黑影閃過,殺氣逼近。

雪抓住煙雨,將她保護在身後。轉眼間已經有五個刺客出現。

雪要抽出藏在裙子裡的劍,但是被盯著不敢輕易動手。刺客們拿著劍朝她們逼近。 (武俠小說看的

不夠啊,書到用時方恨少!

上面是說要殺的人是張氏,不是二十多歲的月的意思嗎?

雪露出了緊張的小動作。

是誰派你們來的? ……………………

因為雪的質問,那些刺客害怕……

 
“我們不需要知道原因,只接受命令!”

刺客人數比較多,有點吃力,雪為了救煙雨以身擋劍,肩膀上被砍傷。

 
“該死!”

雪快擋不住的時候,雲出現了。

 
“沒事嗎?”

然後雪抱著肩膀倒下了,煙雨傷心的流淚。

咱們的雲劍很牛,三兩下就乾掉了兩個,剩下三個也嚇得只剩半條命。

 
“雲劍不是保護王的嗎?他怎麼會在這裡!”

好吧,你們疑問吧,你們害怕吧。雲劍那麼酷怎麼會回答呢,直接回了幾劍,以秒殺的速度幹掉了

剩下的三個人。

 
“雲劍出鞘的原因,來這裡的原因,只是因為王命!”

煙雨抱著雪苦笑。

 
“眨眼之間就結束了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實力真是很強…………………………”

 
“雪啊,雪啊……”

因為煙雨的哭聲,雪看向她露出微笑。

 
“不要哭,這樣的傷,只要三天就能好了。”

 
“因為我,雪受傷了……”

 
“因為小姐,有幸見識到了雲劍的劍法呢!雙手劍,真的好厲害,能再看看就好了!哈哈哈!”雪

覺得自己能夠為煙雨受傷實在太好了,因為如果煙雨受傷,炎肯​​定會難過的。因此,自己

聽到煙雨的哭聲,星宿廳裡的官兵和巫女紛紛走出來,詢問云。

 
“發生了什麼事?”

 
“告訴我暗號!”

雲還是無法安心,於是堅持著問。

 
“啊?百日長。”

雲指揮禁軍檢查,結果有兩個已經死了。

 
“剩下的移送審問。”

士兵留下來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整理,其他的人進入星宿廳。

煙雨因為擔心,想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含著眼淚抓住雲的胳膊。雲又開始掙扎了,心裡想如

果手上沒有武器說不定會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抱住月。但是隨後就意識到,放開了月。 “白衣沾上

血了,請整理一下,陛下在等你。

 
“為什麼你會在這……”

 
“陛下擔心你,所以讓我暗中跟來。”

煙雨離開之後,暄十分忐忑不安,於是讓他跟來看看。雖然及時救了人,但是他卻在後悔,如果自

己走快一點,早些出現,雪就不會受傷,月也不會因此落淚。

 
“謝謝。”

 
“這個……我沒資格接受。”

此時張氏出現,煙雨急忙迎​​上去問道。

 
“雪怎麼樣?”

張氏看看雲後說。

 
“雪沒有生命危險,但是雲劍怎麼會在這裡。”

 
“在陛下寢宮發現符咒,所以下令召集你們去。”

 
“符咒?”

張氏皺著眉頭,將煙雨拉到房間裡私下訊問情況。

 
“陛下知道了嗎?”

煙雨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不愧是陛下……你整理血跡,我先去康寧殿。”

張氏出門跟著雲走了。

 
“我們先走吧。”

 
“巫女呢?”

 
“我讓她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留下來先清洗血跡了。放心,有人守護著,不會出什麼事的。”

張氏看雲,雖然將來會成為朝堂上的新力量,但是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大意是對雲的未來做預言。雲最後擔心月還是沒走。

等待煙雨的時間,雲十分的不安。當她再次出現在眼前,白衣如雪,沒有留下一點血腥的痕跡,依

舊端莊而美麗。

 
“沒事嗎?”

這句問候應該給雪的。

 
“是的,多虧了你。雪肩膀的傷也穩住了……”

第一次,云因為自己是雲劍而慶幸。

當他看到煙雨被刺客包圍的時候,雲覺得憤怒。當看著那些刺客的屍體,他的手害怕的發抖。害怕

失去她的心情,云不會比王來的少。因此,看著她平安的站在自己面前,跟他如常的說話,冰雲的

臉上都不自覺帶上了微笑……煙雨還是第一次看到雲劍的笑容。

雲在前面引路,煙雨跟在後面。為了照顧煙雨,他還故意放慢了腳步。

 
“跟緊一些,危險。”

煙雨急忙跟上來,走在雲的身邊。兩人走著,頭上的月亮也跟著走。可是在雲的眼裡,沒有什麼比

她更耀眼。感受著身邊月亮的影子和心跳,雲明明能走得快,卻故意放慢速度。星宿廳到景福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宮的

距離明明相當遙遠,可是跟煙雨走在一起,卻那麼短。此刻,王的寢宮裡,得知煙雨遭到刺客的襲

擊,暄怒火沖天。在某個地方,對煙雨和王的陰謀正在醞釀。

在這段時間裡,雲和煙雨並肩走過兩宮的路。雲始終小心翼翼,保持著距離,只敢讓自己的影子碰

到煙雨。

此時大家都在針對符咒進行討論,暄卻始終擔心這煙雨,甚至連自己的身體狀況都沒辦法在意。

他看到兩個人出現,心裡十分高興,可是也注意到雲臉上從未有過的表情。

他的臉在月光下,被明亮的光線反射會很冷,可是現在他的臉上明顯不同。現在回頭想,似乎還會

看著月露出悲傷的表情。

暄開始嫉妒云了,嫉妒他那樣靠近煙雨,嫉妒他能那麼帥氣的把她給救了。

雲的選擇是,將她當做王的女人。

對雲來說,只要自己的影子能夠偶爾映在煙雨的身上,只要能看著她就已經足夠了。這時候傳來王

憤怒的聲音。

 
“即使星宿廳比景福宮偏僻,至少也在宮內,怎麼會有刺客潛入?”

 
“他們都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是受過訓練的劍客。”

 
“全部五個人都是嗎?”

 
“他們似乎是為了巫女而來。抱歉,讓巫女的侍婢受傷了。”

暄將煙雨抱在懷裡,雲的表情顯得僵硬。

 
“不是用錢就能收買的流氓……”

 
“……已經都關起來去審問了,應該會有結果。。”

暄望著雲,冷冷的開口。

 
“私自練兵是為國法所不容的,那麼這些又是誰的人!”

云無法回答,即使知道誰有可能這麼做。

 
“能夠調動兵士的至少應該是王子。”

云堅決否認,他不相信陽明會牽扯到這件事上。

 
“不可能的!絕對……陽明君沒有理由傷害煙雨。”

 
“那麼是想綁架?”

雲緘口不語,因為心裡是維護著陽明的,因為知道陽明喜歡煙雨,絕不會傷害她。可是剛才太著急

,叫巫女為煙雨。

 
“我跟陽明君同窗多年,很了解他的人品性格,他絕對不會……”

 
“雲!……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你也知道啊。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

雲知道暄問的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比我早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雲找不到藉口,只能默默不語。煙雨在旁邊靜靜看著兩個人。

張氏和其他人在開會,暄繼續抱著煙雨。好像有些不喜歡雲看著她,所以用身體把煙雨給擋住。

 
“這是什麼符咒?”

暄問他們。視線掃過在場的人,在尋找蛛絲馬跡。 “這是什麼樣的符咒?”

不過貌似沒什麼結果,他們都不太確認這個符咒的效用。張氏似乎知道,但是不確定所以沒有說出來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因為一般景福宮的設計是可以避免這些詛咒的。

 
“那麼就從刺客方面下手吧!等他們醒過來,嚴加審問,務必要找出元兇。”

暄剛剛閃爍著希望的心情忽然又變得暗淡。

 
“陛下自有天神庇佑”

暄抬眼看看**道士。

 
“***********”

是在說符咒的事情嗎?但是暄更希望重新調查關於菸雨的事情。

 
“就像切斷的緣分無法再續一樣,聯接的緣分也是不可逆轉的。***********”

 
“謝謝你,**道士。”

王的話讓大家吃驚。

但是真正理解話中含義的就只有少數幾個人。幸福,卻又擔心,這就是暄懷著秘密的心情。

 
“可是如果有人在此釋放巫術,肯定是進來過的,但是能進入我寢宮的人並不多。除了雲和這些宮人之外,還有誰?”

如果將出入的人記錄對比,應該會有線索。

 
“****”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誰,有沒有人知道?)

暄聽見張氏低聲說。

 
“我不相信。她不會看著我生病。”

 
“這個符咒上包含著死亡的詛咒,您能活著簡直是奇蹟。”

暄覺得混亂,**道士和張氏似乎發現什麼,吃驚的低頭。

 
“說,到底是什麼?”

 
“這是……**符。”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是王卻聽的很清楚,暄很著急。

 
“是什麼?什麼樣的符咒?”

 
“……陛下,這符咒是為了殺死巫女的。”

憤怒在房間裡蔓延,暄無法忍受有人存著想要傷害煙雨的心思。

 
“到底是什麼人做出這種事!”

 
“……這真的是針對星宿廳的巫女嗎?”

張氏替暄問出心中的疑問。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收厄巫女沒有讓陛下好轉,是確實的。作為張氏的女兒,不是很值得懷疑嘛?”

 
“因為是張氏女兒,即使張氏一直不在星宿廳,卻輕鬆成為了巫女。”

 
“她身上似乎沒有神力?……”

因為不知不覺吐露出來的話,氣氛有些尷尬。事實上暄更關心和煙雨有關的事,想從張氏那裡得到一些信息。

 
“這就奇怪了,明明是殺死巫女的符咒,為什麼身體變差的反而是我?”

張氏顯得小心翼翼,就皇宮佈局什麼的做出風水上的解釋。大家的表情複雜,帶著恐懼。

**無奈的笑著,答案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還需要努力去尋找。

應該是說張氏故意欺騙大家,把沒有神力的月給帶進來,張氏沒有表明立場,只是眼睛裡藏著許多。

 
“還不知道嗎?那個女人是誰?”

大家都十分迷茫的你看我,我看你。

 
“原來真正知道的只有云一個人。”

這段翻的真崩潰,我放棄了。反正就是暄擔心煙雨,要加強防衛。但是因為她的身份暫時還沒有曝光,也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無法行動。不過懷疑的頭號對象就是尹氏。

#29

即使黑暗中隱藏著無數的問號,清晨還是如約而至。

這個夜晚對於炎來說也同樣是一個不眠之夜。整晚都沒休息,天一亮他就穿戴好進宮。這一夜對他來說,如同百年,強撐著精神,他來到康寧殿。

看到暄那起初茫然,而後擔憂的眼神,炎覺得他應該也知道了煙雨的事情。

 
“怎麼進宮了?”

暄先開口問道。

 
“睡得好嗎?”

 
“陛下*********”

暄的眼角眉梢都掛著笑容。現在有巫女在身邊,他睡的也安心了。只要知道她在身邊,就會覺得安心。

 
“有一個訪問。”

…………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煙雨對暄來說是特別的存在,他唯一的王妃。

……雲感受到王的感情。他的睫毛的陰影裡帶著焦慮不安。可是這樣的感情在王的身邊卻不能夠表現出分毫,那是不能讓王發現的心意。

 
“……但是我不想看到呢?”

後面是炎和暄的對話,說了一些問候的話,然後貌似炎有試探。煙雨就在隔壁房間,所以聽到了,偷偷的開始蓋著被子哭。

暄察覺到,遣退了炎,就立刻起身去找煙雨。拉開被子,用力抱住偷偷流淚的她。

 
“很快就會讓你見到你的家人!很快!很快!”

暄說話的時候,卻感受到煙雨的害怕。

 
“為什麼?你在害怕什麼?為什麼要害怕見到他們?”

 
“我是一個拋棄了過去的人……”

 
“過去對你來說是傷害嗎?我會讓你遠離那些。”

煙雨對暄點點頭。

呆在暄的身邊,是自己的貪婪。

 
“陛下,能夠呆在你身邊已經是小女的幸福了。即使只是呆在小房間裡也無所謂,我不會有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過分的野心… …所以請您不要……”

 
“世上任何男子都不會允許自己心愛的女子受委屈。我想你,想這樣一直抱著你,所以一定會做到的!”

暄堅定地話語讓煙雨更加擔心。她原本應該是躺在墳墓裡,已經死去的人,現在卻如此走進了景福宮,讓一切變得混亂了。

暄感受到了懷中煙雨的恐懼,讓她如此恐懼,卻又不敢說出口,肯定與她的家人和炎有關。這份恐懼也讓暄感同身受。

被王打發之後,炎走出康寧殿。看著忙碌的人從身邊走過,炎覺得自己彷彿被遺棄在時間的夾縫裡,時間彷彿靜止。感受到煙雨還活著的喜悅,如在夢中,可是同時也擔心她的處境,所以沒具體表現出來,只能暫時隱藏住。

陽明去看母親。貌似母親出了宮,在寺院修行。回憶起以前雖然聰明但是卻不被先王所喜愛的事情。電視裡的片段出現過,大概就是那樣。然後還說起難過的時候會偷偷翻煙雨的圍牆,看她,還向父親表示希望能娶煙雨,但是……後面大家都知道啦,跟電視差不多。

#30

從雲那邊傳回來的消息,抓住的刺客還沒審問就都自盡了。暄對此非常震怒,讓一干大臣都跪倒在地上請罪。不過看見煙雨,他還是抓住她的手,露出了笑容。 (煙雨啊,看看暄有多愛你,羨慕ING。)

 
“尋找真兇的道路還非常遙遠,請不要太急躁……”

對暄來說,煙雨的存在就是他最大的安慰。對煙雨來說,能這樣看著暄也是一樣的幸福。她現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在只能安慰他的憤怒。

 
“你願意跟我走未來的路嗎?”

暄輕輕摸著煙雨的臉笑著說。

 
“*********”

現在只有煙雨和暄,所以她看著他的臉,沒有說出拒絕的話。

她也是愛著暄的,第一次因為她不是他的妃而難過,忍不住嘆息。

 
“陛下……煙雨明白您的心意。”

煙雨露出少見的笑容,她相信暄說的話。暄看見煙雨的笑容,也跟著笑的開心,完全忘記了剛才的憤怒。雲在旁邊默默關注,始終保持著冷峻的臉,隱藏著自己內心的波動。

之後暗中派去調查的人來面見,云有些吃驚,原來王早就開始行動。煙雨此時走開,迴避了。但是據官​​員的調查貌似跟旼花公主扯上了關係,因為有些文件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觸到,並且隱藏起來的。暄雖然不相信,但是想到當初旼花為了炎而大吵大鬧的樣子。

於是找了旼花來想問她。開始是試探,但是旼花似乎有心迴避,之後變成責問。旼花雖然沒承認,但是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趴在地上哭的很傷心,還說千萬不要讓炎知道。暄受刺激過重,氣的快暈倒了。後來旼花承認參與了詛咒​​的事情,之後是解釋當時的政局。尹氏想要打壓許家,就順勢利用旼花公主了,先王為了保護炎,才將公主嫁給他。

暄問旼花還有什麼想說,旼花說自己不後悔,為了炎即使再次選擇也會這麼做。雖然對煙雨很內疚,但是她會用對炎的愛來補償。

   
剩下三個人心碎,雲當然是很心疼煙雨咯。

#31

 
“陛下……”

在暄快要被悲傷和痛苦淹沒的時候,煙雨的聲音把他拉回來。

 
“是因為我嗎?就讓我替你難過吧。”

煙雨哭著懇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求。

 
“不!我……無顏面對你。”

 
“陛下……”

 
“那些傷害你,傷害你家人的人,讓煙雨這個名字含冤被埋入黃土的人,我發誓我一定會抓住。

我一定會讓你親眼看到他們受懲罰!

暄坐在地上,淚水一滴滴落下,沾濕了地面。

煙雨的眼淚折磨著暄,他該怎麼去面對這一切。

暄勉強的撐著身體,反而是煙雨先伸出手抱住了絕望的暄。

 
“說不怕是假的,可是我更害怕你會傷心。”

 
“你會一直在這裡,因為我不會改變。”

 
“所以請不要在指責那個孩子了,我還活著。”

 
“我真是個笨蛋,明明已經擁有了最渴望的……”

暄緊緊抱著煙雨,望著天花板,煙雨在他懷裡聽到了清晰的心跳聲。

 
“我會努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力去原諒……”

 
“陛下……陛下!”

煙雨想減輕他心裡因為她而存在傷痛。

 
“小女只要能在陛下身邊,不論身在何方,不論穿著什麼樣的衣服,不論用什麼樣的身份,不論

呆在小房間裡還是其他地方,都無所謂。我可以一直用陛下贈與的名字,月,所以請不要為我悲傷



暄不想錯過煙雨,兩手緊緊抓住她的肩膀。

 
“我愛你。雖然是這個國家的王,但是也是一個普通的男子。從小我學的,所知的都是怎麼樣成

為一個王,怎麼樣履行王的義務,怎麼樣為百姓。你也是我的百姓,我怎麼能讓你含冤受屈卻要拼

命的隱藏一切,這是身為王的罪。這樣的王,這樣的朝鮮,枉費了老師的教導,所以不論如何,面

對你,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合格的王。

在煙雨的眼裡,暄已經是王了。可是現在,他更多的像是一個可憐的男子。

 
“請不要告訴我的哥哥。如果他知道了,肯定會承受不了的。”

 
“那麼你就不可憐了嗎?無論如何她都不該犧牲你來換取自己的幸福。”

 
“但是公主流淚的樣子更可憐。”

 
“難道讓炎什麼都不知道,繼續被隱瞞著​​就好了嗎?”

 
“小女懇請您改變主意。”

 
“可是我會不高興。”

 
“小女的野心早就已經得到滿足了,已經沒有別的心願了。”

 
“隱藏在深山里生活了幾年,隱姓埋名,難道不覺得委屈嗎?一想起你不被人所理解的痛苦,我

就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狠狠踐踏……”

暄的嗓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子嘶啞的說出兩個人的心痛。

 
“即便痛苦,我也想知道叫煙雨的女子是如何死,又是如何復活。”

煙雨淚眼迷濛的看著王。

 
“陛下,有異常的情況。公主或許曾經參與過詛咒,但是世子妃死去卻是另有原因。”

暄的眼神也變得緊張。突然引發疾病是因為詛咒,但是直接的死亡原因並不是那個。

 
“是許大人的湯藥!”

煙雨說出當初假死是因為喝了父親混合著心痛與淚水的湯藥,才會重新成為無名巫女重生。回憶因

病被驅逐回家,看了許多大夫卻不知病因。之後見劇……太心酸了的第五集。

#32

旼花和炎。

旼花不安,沒說出剛才在康寧殿的一切。只是很高興的告訴炎她懷孕了,炎抱著旼花,旼花偷偷的

哭。

旼花回憶過去對炎一見鍾情,為了他讀書,做了許多傻事,還跟父親要求要嫁給炎,結果被拒絕。

雖然絕食,但是沒用,於是接受了大妃的慫恿去詛咒煙雨。

然後是陽明翻牆回家,下人說坡平君(尹家老頭)來了,陽明直接閃人。

#33

暄找了張氏來,張氏說願意接受欺騙王的懲罰。不過王沒責怪,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讓煙雨復活。

氏說是為了星宿廳,比較從容。說當初轉移煙雨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為了保密沒告訴煙雨的父親

,害他因為內疚而死,張氏也很內疚。

王理解她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說會維持星宿廳,也因為過去自己力​​量不足而難過。最後判決是不會影響星宿廳,但是

事情結束後會給張氏贖罪的機會,說給她自盡的機會?

經過了昨天,王清晨起身梳洗的時候,心情似乎好轉不少。

暄的身體也因此有了好轉。內心裡,他很著急的想治理國務,爭取民心。之後暄讓雲回自家,順便

看看陽明的情況。

雲走後,煙雨從房裡走出來。暄立刻跑過去給了她一個擁抱,臉上開心的放光。

 
“啊!”

煙雨很驚訝的看著暄。

 
“原來你也會發出這麼可愛的聲音?”

 
“只是太驚訝……”

在這個時候,看不見的敵人已經開始行動起來了。

暄看著她臉紅,哈哈大笑,拉著她走。

 
“陛下這是要去哪?”

煙雨謹慎的提問,暄溫柔的看著她說。

 
“就算心痛,也請暫時住在這裡。”

 
“我不會有這種想法的。”

話還沒說完,暄就親了她一下。讓她吃驚的睜大眼睛望著他。

 
“我不想從你的嘴裡聽到這些,不過現在我不會勉強你。”

這次不是嘴唇,而是耳垂被輕咬著,煙雨十分驚慌。

 
“那我就沒什麼話可以說了。”

 
“那麼就听我說吧。”

那不過是暄的藉口而已。只有這樣才能抱著她,更加親近她。

 
“我不想錯過你,所以天黑之前我會回來的。……”

煙雨驚訝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又莫名其妙。

 
“啊?這是什麼意思?”

 
“………………”

暄抱著煙雨轉來轉去,不停叫她的名字。

 
“陛下,請小心玉體,病情才剛有好轉……”

 
“所以更應該鍛煉,積蓄力量不是嗎?如果我康復,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就會躲藏。只有我繼續不

適,他們才會自己暴露出野心。

王更希望自己暫且保密恢復健康的事情。

因為情緒高漲的抱著煙雨,身體有些疲乏。他還用玩笑來帶過。

 
“我身上的力氣好像都喜歡你,跑到你身上去了啊。”

雖然煙雨沒聽懂,但是暄無力的坐倒在地上,雙眼還不肯離開那張臉。

煙雨這才明白剛才那句話的意思。

 
“我有個問題。你小時候有大聲笑過嗎?”

 
“我曾經在母親面前,笑的躺在地上。”

 
“地上?”

 
“啊,不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只有一次……”

 
“哈哈哈,真想听聽你那樣的笑聲。因為我哭了很多。”

 
“真是羞愧,那樣我都不敢再說以前的事情了。”

大意應該是希望煙雨不再有眼淚,會更加幸福。

 
“你有什麼問題嗎?”

暄坐在地上,氣息有些紊亂。

 
“……能送我詩嗎?”

暄有些震驚。

 
“一直在等著嗎?”

暄因為煙雨的等待而開心。從沒想過她能夠再次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更沒想過能像以前一樣

互通書信,交換詩文。

 
“我一直在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等待,不知道你現在的字體是否也是那麼的好看。”

 
“我不知道……”……………………

暄想起年幼時的事,爽朗的笑了。

回想過去的快樂時光,笑的很開心,可是漸漸的笑容隱去。

 
“小女那時很幸福。”

暄沒說話,忽然偷襲走神的煙雨,煙雨慌忙推開,這才勉強阻止。

 
“因為你的話,剛​​才幸福的氣氛都沒有了,這點程度的懲罰就接受吧。”

暄再一次吻過去。這次暄的動作很順利,煙雨沒有再反抗。他可以嚐到煙雨口中與他相似的茶香,

淡淡的在舌尖融化。煙雨也不自覺沉醉,回應的抱緊了暄的手臂。不過暄因為身體的原因勉強終止

,暄有點難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為情的辯解。

 
“我只是大病初癒而已,力量還沒恢復,實際上我身體其實很好的。你知道的,是不是?”

暄像個孩子似的辯解。

 
“是,請陛下盡快變得健康吧。”

雖然嘴上說沒事,但是暄其實還是有點吃力的。

 
“今後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呆在那樣冰冷的棺材裡面獨自害怕。如果真的要去,我會跟你一起。”

兩人相視而笑,悲傷中又有說不出的幸福。煙雨覺得,如果能和暄在一起,那個記憶中讓自己害怕

的地方也不算什麼了。

反而,沒有他的世界會更可怕。如果他有天先進入墳墓,那麼她一定會欣然的追隨他而去。

 
“如果有一天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有一天……”

暄握住煙雨顫抖的手,輕輕對著她冰涼的手吹著溫暖的氣息,這份溫暖從手心滲入煙雨的心裡。

而這美好的片刻被人不識趣的打斷了。

 
“陛下,大妃來了。”(原來那不識趣的傢伙是暄的老媽啊,念在她這麼關心兒子,大家原諒她

吧。

暄和煙雨驚慌失措,手忙腳亂。至今屏息轉身,一言不發,當自己是啞巴聾子的宮女和內官們也紛

紛歸位。煙雨躲回旁邊的屋子,暄則快速躺會被窩蓋好被子。當大妃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剛才

因為抱著煙雨而滿臉汗水,臉色通紅的暄。

不過不明情況的人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看到,還以為暄很難受,因此流淚。

她緊緊握住兒子的手,感受到異樣的熱度。

“為什麼……怎麼還是一點好轉都沒有?”

因為無法對母親說出實情,他只能為母親的心痛暗自難過。

 
“呼吸困難嗎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

暄露出微笑,可是卻帶著勉強,大妃一看更心疼了,握著兒子的手哭的更傷心。

 
“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因為叫煙雨的那孩子嗎?是那個孩子折磨你嗎?”

乍一聽到煙雨的名字,暄有些驚慌。

“什麼……”

“是那個孩子在折磨你嗎?”

暄想起初次見面時和煙雨的對話。

(見第一章,煙雨說自己是鬼的對話部分——)

暄走神了,想起第一次和月見面的情景,那時候說不定內心就已經發覺,煙雨和月是同一個人的事

實。不過想的太出神,讓大妃以為她魂不附體。

大妃認為是煙雨的鬼魂作祟,要去找張氏來驅鬼什麼的。

“……什麼?”

暄沒想明白,不知道母親是什麼意思。

“要把那孩子送去好地方。”

“好的地方?讓煙雨幸福的地方?”

暄的眼神瞬間變得嚴肅起來,目光不自覺投向煙雨所在的地方。

“王的健康至今沒有好轉,朝堂上還有很多事急待處理,請允許做一場法事。”

 
“請!”

出乎意料,暄不僅沒有反對,還開心的立刻就同意了。爽快的讓大妃嚇了一跳。

“內容是什麼?”

 
“準備法事的事情,您操辦即可。我很累,想躺一會。”

暄閉上眼睛,大妃摸摸兒子的手,為他蓋好被子站起來。

“那麼請盡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快安排吧!巫女!……”

王的御命很快就交代下去,在第一時間送到了星宿廳。

#34

雲和陽明見面。陽明親口確認了煙雨還活著的事實,可是卻也同時知道煙雨一直呆在暄的身邊,心

痛到無以復加。 ……(太虐人,陽明啊,雲啊,大家來疼你,別難過​​)翻譯部分——陽明的嘴唇輕

輕顫抖。剛剛確定了自己的初戀還活著,可是下一刻又同時知道她呆在王的身邊。這該有多麼的讓

人難以承受。他誇張扭曲的笑聲中,只有濃烈的心痛。

 
“哎!這世上為什麼總是讓陛下擁有一切。我明明抱著同樣的思念,一直守候著啊。他已經佔有

了父王的寵愛,為什麼連那麼一絲絲都不肯與我分享。

屏風後面雲的心情也變得暗淡。這份思念,他也擁有。

他的煙雨,變成了月光。

 
“雲啊,你可以聽我說話嗎?”

面對陽明的提問,屏風後雲的身影並沒有消失,只是默默看著天空。

下面是雲回家,跟母親的一些互動,因為是庶子,各種心酸。還回憶了過去在家裡被無視,被當成

下人對待。因為天賦好才被看中了,被以雲劍為目標那樣培養。

#35

炎獨自在書房,對著過世父親的遺物說煙雨還活著,一邊說一邊流淚。雪在黑暗裡偷偷看他,炎發

現了。問她你過去的主人,就是你現在的主人嗎。

雪默認。炎又問煙雨現在是不是在王的身邊。這時候雪回答說不要再問,炎當然不會罷休,主動跑

到雪的面前去了。說著說著貌似雪表白了,但是炎拒絕,雪很傷心。

雲回宮,發現暄身體恢復了不少很高興。暄也表示了對雲的信任。

#36

坡平君來找陽明,天天蹲點,終於抓到了有心迴避,不過有一天喝醉了回家還是被逮到了。 (可惡

的老頭,不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許騷擾咱的陽明。大家一起,給力的把那老傢伙拖出去遊街吧——)

老頭跟陽明討論王的資格,陽明裝醉,跟他打馬虎眼。可是可惡的老頭,居然拿出以前煙雨的事情

刺激陽明,我們口年的陽明啊……

是為了設計還是……因為煙雨,陽明開始試探他的計劃,表面上贊同他的想法。

#37

皇后的部分。在宮內一直收不到父親的消息,知道自己被拋棄了,在回憶往事。小說裡真心不是個

壞人,挺可憐。

王和慧黠道士的對話,有談到煙雨和選妃,還有先王的一些事。

與此同時陽明和坡平君在密謀調兵謀反的事情。期間有提兜他母親,是被要挾還是怎麼地了。

#38

旼花和炎,本來很開心的一起看書,後來炎忽然收到信,裡面揭發了旼花害死煙雨。大虐——

康寧殿的夜晚一如既往的來到,因為白日與慧黠道士的密談,因為無法為煙雨做什麼,他很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鬱​​悶,

只能蓋著臉睡,不敢去看夜裡的月光。

因為慧黠道士的密報,他無法入睡,心裡十分難過。

很難的才淺淺入睡,可是卻聽到了什麼響動,又睜開了眼睛。原本已經先睡下的煙雨,就坐在旁邊

看著他。

感覺到他的悲傷,煙雨吃驚的抓住暄的手,安靜的問。

 
“陛下,怎麼了……”

 
“想趕走你身邊的烏雲。”

 
“小女身邊的小小陰霾,又怎麼比得上您周圍的危險。”

暄將煙雨的手放在胸口上,隔著衣服,煙雨感覺到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撞擊著她的手。

 
“你也曾用這麼悲傷的目光,看著我嗎?我居然一點都沒發覺,還像傻瓜一樣睡著……”

 
“月光已經代替月留在陛下身邊,根本沒有悲傷的時間。”

暄苦澀的微笑,抓緊了煙雨的手。

 
“你是在用這種方式責備我沒認出月的愚蠢嗎?”

 
“如果有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罪,就讓小女一人承擔吧。”

 
“我怎麼能讓自己的妻子承擔罪責呢?”

 
“您的妃並不是我。”

 
“不。我會讓一切歸位的。”

 
“只要您沒忘記月……”

 
“你這樣說,只會讓我覺得自己更加愚蠢。我怎麼會讓一個女子失望兩次。”

暄臉上還殘留著未散去的悲傷,卻急忙站起來。

 
“陛下,有什麼事嗎?”

煙雨望著暄消失的地方,不自覺站起身張望,可是很快房門口出現了三個宮女,手上拿著彩色的衣

裙。宮女開始為煙雨梳理頭髮,煙雨雖然茫然的接受,卻不自覺碰觸久違的漂亮衣服。煙雨換下白

色的巫女裝束,穿上了衣裙,梳妝打扮一番。雖然不知道暄的意圖,但是還是跟著宮女走在康寧殿

的小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徑上。

暄和煙雨在月下相會。暄第一次見到煙雨這樣的打扮,高興的主動跑過去。周圍的人和煙雨看到都

嚇得跪地行禮,不過暄還是主動抓住她的手。

 
“真高興再次見到煙雨。”

暄緊緊拉著煙雨的手,牽著她,將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放心。跟著我走吧,我能贖罪的方法也就只有這個了。”

 
“陛下,你身體剛好要去哪裡?”

暄在黑暗中抓住煙雨的肩膀,摸索著擦去她跌落的淚水。他知道煙雨想去,卻又拼命隱藏著心意的

地方。他想讓她扔掉所有的心痛,哪怕一次也好,能替她大哭一場,減少她的心痛。 “只要在陛下

身邊,小女在哪裡都無所謂。

兩人恩愛的手挽著手,雲在一邊安靜的看著,然後慌忙收回自己的目光。暄和煙雨相繼走進狹窄的

空間裡。以空間狹窄為藉口,暄順勢把煙雨抱住。

雲護送煙雨和王的轎子出宮去北村。 (難道是送煙雨回家?)

#39

炎坐在原地,看不到也聽不到,只是呆呆的坐著,感覺不到時間在推移。

他就這樣坐著,不理會時間的流逝。也沒意識到此時有特殊的客人來訪。

 
“老師!難道是因為我這個弟子有什麼不足,所以你才如此嗎!”

聽到王的聲音,炎回過神從地上站起來。可是心裡還是很難受。

 
“許文學!即使你要拋棄我這個弟子,也不能拋棄站在我身後的百姓!請好好看,好好聽吧!”

暄的聲音帶著些哀求。

 
“我早已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不是文學了。”

 
“你永遠是我的老師。”

暄感覺到炎不太對勁。

 
“雲也來了啊。在門外嗎?”

 
“陛下,公主跟煙雨的死有關嗎?”

突然的提問讓暄無法回答。

 
“是,請給我解釋的機會。”

暄的聲音有些發抖。

 
“陛下,那麼你能告訴我,您身邊的巫女是誰嗎?”

暄無話可說,現在說什麼都是枉然。

 
“我們可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憐的煙雨……我一直以為是傷病,可是竟然是被殺害的?”

 
“這是我的罪過。”

炎太過傷心,沒看到門外自責的身影。

 
“那孩子該有多害怕……多埋怨……如果可以,讓我這個哥哥代替她就好了。”

炎哀傷的聲音忽然被打斷。

 
“哥哥,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你沒看到我嗎?”

門外出現一個人影,讓炎從難過中清醒過來。其中一個人的影子,跟記憶中的煙雨那麼相似。他激

動的拉開門,震驚的忘記了一切,本能的拉住了門環,卻沒開門。

 
“哥哥……小時候讀書的聲音,一直是煙雨的搖籃曲……”

記憶中熟悉的聲音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再次在耳邊響起。

 
“或許……或許……煙雨啊……”

不是夢啊,煙雨並沒有消失。

 
“謝謝你還活著……謝謝你……謝謝你,煙雨……還活著。”

炎說著說著激動的流眼淚。

 
“能夠活著再見到你,是我一直以來的盼望……很想見你,哥哥。”

炎打開門,看到了長大的妹妹。兄妹終於再相逢。

 
“真的活著……還活著……”

炎握住煙雨的手,有暖暖的溫度,帶著活人的體溫。即使現實冷酷,可是因為煙雨還活著,過去等

待的日子都值得了。

 
“因為我沒能來嗎?因為我沒回家了嗎?”

 
“我每天都魂牽夢縈想要回到這裡,只是沒留下腳印。”

 
“因為你……因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為你……”

煙雨微笑著給哥哥擦眼淚。

 
“哥哥怎麼能一個人流那麼多眼淚呢?至少,請留下一點給我。”

炎擋住自己的眼睛,可是眼淚還是怎麼也忍不住。

 
“如果父親知道我活著,一定也會很高興……”

炎流著眼淚,說不出話,只能努力的點點頭。暄不想打擾他們兄妹的會面,低頭看著樹影不說話。

 
“月亮可以給所有的事物留下影子,自己卻沒有影子……”

炎止住淚水,看著暄的背影。

 
“陛下,我……”

 
“現在我可以看你們了嗎?”

暄站在原地問炎。

 
“我只看到自己的痛苦,卻沒看到陛下的痛苦。”

 
“我的傷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痛比起煙雨來又算得了什麼?月亮也會看到那些罪人嗎?”

兩人慢慢抬起頭看著月光下的煙雨,眼角眉梢都帶著悲傷。可是還活著呢。

 
“感謝啊……她能這樣的活著……只是遺憾……我不像你們見過小時候的她。”

 
“我也感謝啊,煙雨能夠活著……”

炎看著暄映在地上的影子。

 
“……馬上就是桃花浪。很久以前選妃也是這之後的初春。”

 
“過去的時間無法挽回。即使再次迎來春天,過去的時間也無法……”

 
“有什麼就快要發生了。”

 
“冬天過去之後會怎麼樣呢?”

 
“怎麼辦呢?”

炎看著自己的影子,聽見暄冷笑著說。

 
“陛下,陰影總會消失的。”

暄為了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煙雨,提高聲音說。

 
“那些犯罪的人要付出代價!你不也是受害者嗎。”

炎搖頭否認。

 
“那些暗殺妃的人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如果我不能做到,實在是愧對你了。”

 
“陛下。請不要操之過急。”

 
“那些人是暗殺了要成為皇后的人,沒什麼比這個罪過更沉重的。”

暄叫雲準備回去。

 
“許文學,即使有罪也仍然願意繼續作為我的臣子嗎?如果是,今天出來還是有收穫的。”

炎送走暄和煙雨。王下定決心要努力恢復煙雨的身份,找回她失去的。

#40

雪來找炎,之後炎有所領悟決定原諒旼花。

兩人趁著夜色偷偷回到宮裡。月下,兩人默然不語,看著她的樣子,暄忍不住叫她。

 
“煙雨啊。”

月下,她美麗的唇讓人心動。

 
“我知道你不會怨恨。就讓我代替你去怨恨吧!”

 
“要做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什麼……”

暄沒有回答,轉身走入康寧殿。

暄獨自進入,只剩下煙雨。穿著黑衣的雲想安慰她。可是手伸出去,還沒碰到煙雨,就握緊拳頭收

回去。

 
“梅花開的真好啊,即便落下了,香氣依然不減,反而會與廣闊的大地合為一體。”

(後面是雲和煙雨的嗎?翻不出來,跳過。)

#41

坡平君拿著宮內的地圖,和陽明準備逼宮的事情,兵變的時間定在五日後。事實上坡平君私底下也

謀劃著事成之後像毒暄一樣,把陽明也給毒死,然後自己上位。

張氏和雪在星宿廳。張氏讓雪最近就呆在星宿廳裡,不要去北村,似乎預感到了什麼。雪還是找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借

口離開了,而張氏一直在縫製的是自己的壽衣,看來已經做好自盡的準備了。

#42

今天掛在天上的月亮缺了一塊,暄望著月亮,希望明天能看到滿月,卻又有些擔心。還好,煙雨就

躺在他的腿上,和他一起。

 
“閃閃發光的星星都有些可怕了。”

 
“好像少女灑在天上的眼淚。”

 
“月光也無法忍受那些嘈雜吧。”

 
“小女想趕走那些雜音。”

煙雨輕輕觸碰暄暗淡的雙目,她知道暄在焦急的等待著。煙雨感覺到手心裡,他睫毛微微顫動,他

的心也因為這沉重的王座而顫抖。慢慢的,暄拉開遮住眼睛的手,一點點貼近那個眷戀的容顏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深

深的吻住。過了一會兒,才從她唇上移開。

 
“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想法很瘋狂嗎?”

 
“可以不說這些嗎?”

眼裡煙雨的笑容比月光還要耀眼,暄也忍不住笑了。

 
“我會把你留在身邊……今後的每天都會看著你的臉,看著你的眼睛,看著你的微笑。”

 
“小女會為了陛下保持微笑。”

 
“只是微笑嗎?我更喜歡你的嘴唇。”

看著暄期待的目光,煙雨害羞的閉上眼睛,等待著暄的吻。開始是溫柔,漸漸變的灼熱。

 
“不會再離開了嗎?我想擁有的不僅僅是一個吻,還有更多。只要有你,無月的夜晚也不會再害

怕了。我會讓你也不再害怕。

煙雨握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著暄的手,堅定而溫暖。

張氏盛裝離開星宿廳,說要讓一切歸位。

雪去找炎,第一次炎抓住了她的手。可是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坡平君的刺客來了,為了保護炎和

旼花公主,帶著他們逃跑,跟刺客對決……

張氏在進行法事的時候,軍隊開始聚集。陽明拿了謀反人宣誓的名單。

#43

雪死在炎的懷裡——————

張氏也感覺到,因此流淚。天下著大雨,坡平君帶著兵闖進宮裡,卻是個空城,發覺不對要撤走的

時候,雲劍出現,隨後周圍埋伏的人紛紛出現。

#44

原來王私底下有培養秘軍,不過坡平君把身邊的護衛武士當盾牌,想找出防禦缺口殺出去。還挾持

了陽明,就在最後坡平君被殺,大家都準備棄械投降的時候,陽明被一個發了瘋的混蛋給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殺了……

陽明臨死前還把叛亂的名冊交給暄,最後死在暄的懷裡……太虐人了,不詳細翻,免得陽明黨們傷

心。

#45

煙雨在勤政殿內,里三層外三層的被宮女圍著,心卻擔心著暄是否安全。

她能聽到殿外的慘叫聲,還有叫著陽明的聲音。

心裡有不祥的預感,雪也沒再身邊。似乎聽到了暄哀痛的哭聲,透過大雨傳來,勤政殿內也瀰漫著

悲傷的氣息。她忍不住站起來。

 
“讓開!”

煙雨忐忑不安,聲音忍不住哽咽。

 
“陛下如此悲傷,難道要我坐在這裡嗎?”

 
“煙雨小姐呆在這裡也是陛下的御命。”

 
“聽到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那些還要充耳不聞嗎?沒聽到嗎,陛下叫陽明君的聲音!”

煙雨捂著臉,想起小時候愛著自己的陽明君,淚水滾滾而下。

她想起陽明翻牆,說要帶著她逃跑,說要保護她,就算放棄一切……雖然愛著她,卻成全了她和暄

……雖然想成為她的太陽,卻最終沒能如願的陽明……

回憶還在心頭縈繞,勤政殿的殿門打開了。天下著雨,煙雨跑出了去,淋著雨看到陽明倒在暄的懷

裡,為了他而流淚的樣子,煙雨的眼淚也跟著一起流出來。

陽明啊,煙雨記得你為他所做的事,真的為你的離去而傷心落淚~~~~(>_<)~~~~

雖然你不會是她最終的選擇,但是你會用另一種方​​式永遠在她心裡的。

炎清醒過來,大局基本上已經定了。宮內傳來消息,讓申氏和他一起進宮,炎告訴母親煙雨沒死。

這邊是煙雨和母親重逢,另一邊,另外一個母親卻要面對失去兒子的痛。

#46

雲回家,和家人​​和解。這次表現的好,就算是庶子,前途也是一片光明。之後還回宮去收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拾局面。

可憐了咱的陽明啊~~~~~~~~~

之後皇后自盡了,國喪之後王的婚禮成為了焦點。也有人要懲辦參與謀害煙雨的旼花公主,不過炎

保護了公主,跟她一起遠走。 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煙雨被害的真相公開,恢復了身份。

#47
有情人終成眷屬咯,大家期待已久……
宮裡來送聘禮啦。煙雨終於恢復了身份。
申氏帶著宮裡的使者到煙雨的房間送聘禮的單子。
 
“請您查閱。”
煙雨拿出來一看,裡面還有暄的親書。煙雨收到,開心的笑了。
我一覺醒來,等待。我一覺醒來,還在等待,和你一起的日子就在不遠的前方。 ……
和以前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一樣,有著正直的筆記。
雖然篇幅很短,煙雨卻反复的研讀,讓人心跳。申氏和尚宮還以為有什麼不對,忍不住問。
“有什麼問題嗎?”
大意是尚宮擔心彩禮有問題。
煙雨解釋說沒什麼。
 
“請您放心吧。”
煙雨回贈了禮物,並且回信。
是說她也在等待的意思嗎?
尚宮拿著東西和信離開,房裡只剩下煙雨和申氏。
申氏大概是捨不得煙雨,所以流淚了。
 
“母親。”
 
“是我的問題。好不容易能夠再看見心愛孩子的臉,可是這麼快又要將她送進九重宮闕之中,難再見面。”
申氏忍不住抱怨。
 
“啊!對不起。因為想多看看女兒的野心,而責怪陛下……”
 
“母親,這時候我還是您的女兒。所以沒關係。”
 
“以後進了宮就有很多禮節要遵守。”
煙雨的嘴角掛著微笑。
 
“您不是還有哥哥嗎?”
因為參與世子妃的謀害,公主被貶了,不過因為有孩子,所以暫時軟禁。
舉行婚禮的,七七八八的名詞太多鳥,這次只有兩個人難受,一個是嫁女兒的申氏,另一個是人群中的雲。經過漫長的日子,兩個人終於站在了一起,接受百官的朝拜,成為朝鮮的太陽和月亮。
因為一大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堆禮數,暄貌似有點不悅。
 
“我們的第一夜都要這麼拖拖拉拉的啊。”
煙雨低頭輕笑,但是暄看不到她的樣子。
 
“很好奇啊,你現在正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我呢?”
 
“發自內心的笑。”
 
“在嘲笑我嗎?”
 
“不,……”
 
“轉身看著我。”
煙雨不能隨便動,然後是喝酒。 (交杯酒嗎?)
兩個人喝酒,暄想到當初第一次見到月的時候,喝到的酒。想起那些往事,煙雨也高興的陪他喝。
暄微笑著看小酌過後,煙雨更加嬌豔的唇。
暄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輕滑過煙雨香軟的紅唇,摸索著放開她的髮辮。
緩緩的暄解開一層層繁雜的婚禮服裝,先是集中於唇,接著緩緩下移到頸項間。兩隻手在此間戰勝了層層的襯裙,將它們踢開。自己身上也僅剩下白色的寢衣。
煙雨羞澀的抓住暄的手臂,暄感受到她因為飲酒而狂跳的脈搏,呼吸逐漸急促。
因為急著脫衣服,所以暄摔倒了,尷尬的時候煙雨冷靜的開口。
 
“請等一下。”

 
“啊?什麼……”
煙雨站起身去整理衣服。
暄有點莫名其妙(我也是,是不是翻錯了?),看著煙雨折好自己的衣服,還把他的衣服都折好了。暄拉著她的手,直截了當的說。
 
“不管怎麼說,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我的身體沒什麼問題。”
煙雨將折好的衣服放在床邊。
 
“陛下還是保重身體比較好。”(以上幾句亂翻,有錯請見諒。不過我覺得大概就這意思,暄你要加油啊,怎麼洞房花燭夜還是未遂呢!)
 
“蝴蝶會順著風中的花粉找到花,蝴蝶採花粉是自然法則,你怎麼能扼殺蝴蝶的本能呢?”
煙雨自然知道他的意思,雙手放在膝蓋上,用無辜的聲音道。
 
“即使春花燦爛,院內的黃菊總要等到秋日,傲霜綻放,這也是自然的法則。陛下認為一個女子應該如何?”
暄知道煙雨不容易搞定,開始認真想辦法拿下推倒。
 
“即使是傲霜的菊花,也需要雨露滋潤才能盛放。”
煙雨臉頰通紅,低下頭,暄趁機推倒,解除了剩下的束縛。兩人在絲被下的身體緊緊相貼,暄將煙雨壓在身下。
 
“今天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先擔心你自己的身體把。”
面對暄的惡作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劇,煙雨微笑回應。
紅色的絲被掀起波浪,被子下煙雨睜大眼睛,下巴微微顫抖。
 
“是不是太重了……”
 
“熱……”
紅色的波浪更大。
 
“啊……”
暄微微濕潤的唇發出輕吟,他低頭含住煙雨的唇,將所有的呻吟聲吞噬。紅被翻滾的更加激烈,兩人緊貼的唇瓣交換著急促的低喘。
 
“熱?……感受到我的溫度了嗎?”
 
“啊啊……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不會冷的……”
之後兩人再也無法說話。暄的腰快速移動,激起一陣陣紅色的波浪,兩人真正的合為一體。他恣意品嚐著煙雨的甜美,這個夜晚也變得分外短暫。即便康寧殿廣場上響起了催促的鼓聲,他都好無所覺。
不知不覺,所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有的儀式都完成,時間彷彿停止,一切化為寂靜。
(原諒偶……………………萬眾期待的船,我盡力了…………我還是比較適合翻翻純情的曖昧。)
暄仍然沉醉在香氣之中,珍惜的抱著煙雨。
 
“明天早上,我大概也會帶著你的香氣吧。”
 
“那麼陛下身上的菊花香也會轉移到我身上吧。”
 
“害怕。”
 
“害怕什麼?”
 
“害怕成為每天要人來催促我參加早朝,不願意離開你的暴君……”
 
“陛下如果算是暴君的話,那麼臣民們還要去哪裡找個明君。”
暄笑出聲。悄悄將煙雨抱得更緊。
 
“成為明君這個任務沉重,你願意跟我一起努力吧。”
 
“願意……”
 
“愛你,愛你,非常愛你。”
 
“嗯。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我也愛你,愛你,更加愛你。”
王和煙雨相擁入眠,明天他們還有一堆的禮節要做。
(因為是堅挺的暄月黨,私心裡祝愿他們會永遠都那麼幸福下去。)
(結尾)
旼花生了個兒子。孩子剛生下來就有人來抓人,說要執法,帶走旼花,貌似是流放啊。不過後來旼花收到煙雨的信,說已經原諒了她。因為生孩子用了好幾個月,時間讓人淡忘了一些事,煙雨又有心成全,貌似過一陣子事情淡了就會讓他們一家團聚。
暄一如往常的進入煙雨住的宮殿,知道她心急的等待著公主的消息,卻因為不願意干預王的政事而拼命忍耐,急忙走了進去。
換了平常,他一定先給煙雨一個擁抱。不過今天,他坐在了上座,保持了王的威儀。
 
“今天有很多事要處理,所以有些事得推遲處理。”
煙雨坐在王的旁邊,捂著胸口,壓制著遺憾的表情。
 
“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
 
“我是……我是……”
煙雨流眼淚了,暄安慰她。
 
“我的好中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殿,不要難過,那件事交給我……”
他把煙雨抱在懷裡。
大意就是煙雨說她的眼淚是作為一個妹妹而流的,不是作為妻子,不希望自己會影響王。
暄點點頭,抱著她的腰親了一下。
 
“這段時間是不是吃的很少?”
 
“那是………………對不起。”
暄喜歡跟煙雨一起吃飯,恩愛哦。不過這次還有大妃一起,大妃也很喜歡這個兒媳。
說了一些國庫財務外流的事情。然後煙雨頭暈,暄那個緊張啊。結果是煙雨懷孕啦,沒事,兩人都很高興。
養孩子不容易,還沒出生就開始操心教育問題了……還有一干同樣關心著的大臣,暄同學表示鴨梨很http://www.qdmm.com/BookReader/2175559,35737639.aspx大。
還要選陪讀,貌似選了炎的兒子。公主是不是被休了啊,貌似炎又重回朝堂了,跳的太多有點暈乎。不過兩人後來又重逢了,托善良的煙雨的福啊。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BLOG廣告

馬曉霖插畫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天方夜譚

晴茹


關鍵字
人數統計

☆-隨著年齡的增長...☆

★曾經走過的日子...★

☆不斷的累積...☆
★漸漸的抓不住回憶尾巴...★
☆就讓照片來做回憶的記事本吧...☆
★記下曾經的年少...★
☆曾經的快樂、悲傷...☆
★曾經的您和我...★
☆願您一切都能美夢成真...^^ ☆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