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232【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momo購物摩天商城-美妝

現在國內美妝電商行業正在不斷發展,其中momo購物摩天商城受到很多女性的歡迎,

這裡有各大品牌美妝產品,想要購買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 美妝產品的女性都可以來這裡看看。

momo購物摩天商城並不是單純的賣產品,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 更重要的是口碑。

momo購物摩天商城更加注重創新,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 特別是美妝的加入,

讓整個商城檔次提升不少。對於愛美的女性來說,momo購物摩天商城就是購物的天堂,

讓你真正體會到購物的樂趣,強強聯合額銷售計畫,

購買美妝建議大家選擇momo購物摩天商城

【NewBalance】大童 經典574復古運動鞋(KL574FWG-黑灰)

【NewBalance】中大童 經典574復古運動鞋(KG574URY-藍)

【NewBalance】中大童 經典574復古運動鞋(KG574PBY-紫)

 

商品訊息功能:

  • 品號:2444048
  • 顛覆傳統香水形象而成熱賣!
  • 世界的香水掀起一陣漩風。

 

【Grace】超強防水枕頭保潔墊-2入

【Grace】超強防水枕頭保潔墊-1入

 

商品訊息簡述:  

● 商品內容:
Calvin Klein 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 x 1
● 商品用途:保持身體芬芳。
● 使用方法:外出或沐浴後,輕輕噴灑於手腕、頸部、耳後等脈搏附近。
● 保存方法:請置於陰涼處,請勿直接陽光照射,以免變質。
● 注意事項:
◎ 使用後若有過敏請即刻停止使用。
◎ 此為私人消耗品,除商品本身有瑕疵外漏方才可辦理退換貨。
◎ 已拆封使用過、無法恢復原狀、商品外盒損壞等均恕無法辦理退換貨。
◎ 退貨時退回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且完整包裝(保持商品、附件、包裝、廠商紙箱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之完整性),否則恕不接受退訂。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室內香氛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香氛 推薦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香氛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香氛蠟燭推薦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巴黎香氛好用嗎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香氛機推薦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巴黎香氛心得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無印良品香氛機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香草集香氛機

【Calvin Klein】CK BE 中性淡香水 100ml巴黎香氛

html模版 虎年山寨春晚已談妥播放單位_新聞中心_新浪網老孟的兩臺山寨春晚  本刊記者/孫欣  人物特點:折騰。春年臨近,人人忙著辦年貨,老孟忙著折騰山寨春晚。生命不息,折騰不止,這句話用在老孟身上,忒合適。  名詞解釋:施孟奇——人稱老孟,四川人。山寨春晚創辦人。  問我為什麼想到辦春晚?這還得感謝我妻子郭金,沒她的激將法我還真把它停在思維階段瞭。  我這個人的特點就是愛想。我有很多點子,很多發明,而且我感覺哪一個都非常好,越想越興奮。我就老跟郭金嘮叨,這樣的事情多瞭,她就不耐煩瞭:“你的想法都很好,可是怎麼沒下文呀?也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我本來就是喜歡折騰的人,真的,就拿我換單位這事,我換瞭多少傢單位,自己都記不清瞭。最長的一傢我呆瞭5年,最短的就幾天。這是我的性格造成的,聰明,可幹什麼都三分鐘熱度。隻要把一個事情整明白瞭,我就沒興趣瞭。在一傢單位呆久瞭,我就感覺沒意思瞭。那個時候在四川是老體制的單位,為瞭調動,我費瞭多大力氣,就那樣,我還調動好幾次。最後實在忍不下去瞭,就跑來當“北漂”瞭。  後來自己辦婚慶公司,開始做主持,後來當攝像,隨著心情來。剛開始做攝像,我那個興奮呀,早上4點就爬起來瞭,比新娘子還興奮,後來也是沒興趣瞭。  所以這次郭金一激我,我馬上就決定玩一把, 哪怕自己掏錢。  這次還真是玩大瞭,不僅全國老百姓註意到瞭,政府有關部門也註意到瞭。  去年最後的籌辦階段,幾乎每隔幾分鐘就得處理一件事情,還基本都是棘手的事情。我事先有思想準備,不僅請瞭導演,還請瞭法律顧問。但是我對這個法律顧問不滿意,盡管人傢是不要錢的,友情出演。因為他總對我說“不可以”,我當然知道啦,看看法律書就行,而我需要的是評估法律風險,協助處理法律問題,考慮違法成本。比如那個時候限行,可是我們需要車,打車也不方便,我選擇被罰款,用100元的代價換來時間。  我沒預料到,最大的麻煩是播出的問題。  我辦這個晚會的本意就是找一些人來聯歡,不是贏利性的,所以到現在我也不認為我們需要演出許可證。我自學過一段時間的法律,還考過幾門課程,所以要辦這個晚會的時候我反復看瞭《北京市演出管理條例》,跟我們相關的那幾條我背得可熟瞭。有關部門來檢查時,我說我們的春晚隻要不售票就不需要許可證。至於播出的時候是否有廣告等經營性行為,那是播出單位的事情,跟我們沒關系。他們也認為我的理解很對,沒對我們提這方面要求,就說註意內容健康。  但是隨著春節的臨近,原來的幾個播出合作夥伴紛紛告訴我,不能播出瞭,原因不能明說。最後,隻有澳亞衛視播出瞭。幸好演員早有思想準備,也理解“新鮮事物遇到困難很正常”。  給我們提供場地的贊助者也表示沒辦法提供瞭,我們隻好搬到一個洗浴中心,上百人的演員隻剩下20多人,其他人都陸續回傢瞭。  這時候出瞭一檔事——“臨時演員稱詐騙報110”,被媒體熱炒。  其實媒體的稱呼都不準確,那個人不是我們的演員,我們也沒邀請他。他是跟汶川災區一個少數民族演唱組合一起來的,張口閉口都是“我們災區……”這樣給我們造成錯覺,以為他們是一起的。我們當時考慮到災區的困難,答應幫這個組合找贊助解決交通費問題。這個贊助企業在發放路費的時候很細心,發現這個人既不是這個組合的,也不是災區的,更不是我們邀請的演員,所以拒絕給他。結果他就鬧起來瞭,打瞭報警電話,警察來之後很快就明白瞭,還把他批評教育瞭一頓。  這些麻煩的出現說明我們的管理有漏洞,畢竟沒經驗。  雖然我們不給演員演出費,不給交通費,隻提供食宿,但因為有場地、音響等支出,我前後賠瞭將近20萬元。我記得處理演員用的被褥就挺傷腦筋,因為用過,沒辦法捐,沒辦法賣,200多套呢,最後又花錢雇瞭搬傢公司幫我們扔瞭。  我還是有一些積蓄的,而且我自己願意做的事情花錢又有什麼心疼的?我老傢的妹妹支援瞭一部分,她是“暴發戶”,還挺支持我,這是我的安慰。  傢人基本是支持我的。首先是郭金,跟我跑前跑後,全職幫我。我父母也挺關心,怕我惹事,又不敢反對,怕拖瞭我後腿,就這麼膽戰心驚地支持我。我有個姐姐在海南日報,雖然不反對,可是我說讓她幫我找媒體宣傳一下,她根本不理。還有一個在清華大學教書的妹妹,一直反對,她的觀點是要踏實做事情,所以一次一傢媒體想采訪我的傢人,她馬上反對,說:“我可不願意因為你這事出名。”  我們夫妻主業是婚慶公司,這個行業的特點是年底是淡季,所以我們搭不瞭多少時間,沒什麼影響。而且我根本就沒想靠辦春晚賺錢,這樣雖然去年賠瞭心裡也沒多少落差。  有人說我去年失敗瞭,我不這麼認為,晚會辦成瞭,這就是我的目的。  我們這次辦公地方好吧,市中心呢。贊助單位不僅給瞭我們辦公場所,還答應贊助演員住宿。  今年比去年情況好多瞭,我們有經驗瞭,有錢瞭,節目質量也上去瞭。這些當然跟取得瞭許可證有關系。接受去年的教訓,我主動跟政府有關部門溝通,取證過程還算順利。其實辦證就是為瞭讓大傢更有信心,無論是演員還是贊助商,都感覺有個保證,尤其是贊助,好談點。彩排和演出的時候我還計劃請廣電部領導參加呢。  目前我們獲得瞭5個單位的贊助,有給錢的,有給場地的,至於最後會獲得多少,現在還不好說。如果贊助有剩餘,我會給演員、工作人員包個紅包。  今年我們的原則還是隻提供住宿,沒其他費用,這個寫進合同瞭。  考慮到今年是贊助,不是我自己的錢,所以郭金沒當總管,請瞭工作人員老牟做賬,錢由一傢贊助商代管。即使這樣,還是有人拿這個說話瞭。  那個到處接受媒體采訪說我圈錢的何某,原來在我們這裡做營銷。是他自己主動找到我,說幫我們拉贊助單位,自己從中拿提成。後來因為他的行為方式跟周圍的人不合拍,感覺懷才不遇,自己走掉瞭,另外做瞭個春晚。  大傢散就散瞭,他卻對媒體說瞭很多不利於我們的話。這就跟夫妻離婚一樣,不合適瞭就分開,一定要說對方的壞話嗎?他說我圈錢,不公佈財務,問題是我們正在準備晚會的緊要關頭,三天兩頭公佈財務,哪有時間?等晚會之後我給大傢一個很清楚的明細,一切就清楚瞭。  圈錢的話更談不上,我們做晚會當然需要錢,有贊助不是好事嗎?  晚會無論叫山寨也好,叫民間也好,都有成長過程,要成長就需要商業,比如奧運,不是有贊助商嗎,離開商業能開得那麼成功嗎?隻要關鍵環節是公益,最後資金流向是公益的,那就是公益的活動。我這個晚會雖然有贊助,不排除商業運作,可是從結果看我們就是一個公益的活動。  我的打算是,晚會後把剩餘的贊助做一個專項基金,或支持以後的民間春晚,或負責貧困孩子的學費。  我出名瞭,有支持我的,也有罵我的,我能承受,不看,不理就好瞭。這些我事先就預料到瞭,沒當成災難。但是何某的做法,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因為我們的成員都非常團結,我不惹別人,可是別人如果詆毀我,我不排除訴諸法律的可能。  我正跟演員溝通,想把今年的節目做成光盤免費贈送,我們的目的就是傳播,歡迎轉載。演員們很希望更多的觀眾看到他們的節目,他們被雪藏得太久瞭,很珍惜這樣的機會。  接受去年教訓,今年對節目選拔、演員挑選很嚴。先讓對方把自己的節目寄過來或從網上發過來,我們開會研究集體通過,才讓演員過來。對貿然上門的,我們非常慎重,不想惹去年那樣的麻煩瞭。  今年的法律律顧問還不錯,他會對一些情況進行分析,說明法律風險,讓我自己決定。他也是自己主動要求來幫我們的,我們還簽瞭合同,約定如果贊助有餘款再付必要的費用。  在他的指導下,我們簽瞭比去年多得多的合同,有跟贊助商的,有跟演員的,有跟播出單位的,有光盤的版權……去年那是濫用好心,惹瞭不少麻煩,今年法律方面控制嚴格瞭,目前為止還沒出過什麼麻煩。  目前已經談妥幾傢播放單位,有電視臺,有網站,今年影響力會比去年大。  不過今年是我做春晚的最後一年,明年我不做瞭,玩夠瞭。  事跡一:2008年年底,老孟辦瞭一臺山寨春晚,聲稱“向央視春晚叫板,給全國人民拜年”,預計將在大年三十晚上9點9分通過網絡向全國網民直播。結果是,晚會辦瞭,卻沒播出去。  事跡二:感覺在播出上沒出口氣的老孟,消停瞭幾個月又出動瞭。2009年4月,老孟早早又開始瞭虎年春晚的籌備工作。不服氣的他希望可以通過一場名揚海外的晚會,來說明“老百姓的春晚一樣精彩”。這次,他順利地拿到瞭演出許可證,拉來瞭贊助。可隨之而來的,是內訌和涉嫌圈錢的指責。  (摘自《法律與生活》半月刊2010年2月下半月刊)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