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32232誰說大黃蜂不該會飛


 

以下褐色文字是一篇網路上流傳很廣的文章,黑色字是我的意見。


在自然界當中,有一種十分有趣的動物,叫做大黃蜂。

曾經有許多生物學家、物理學家、社會行為學家,聯合起來研究這一種生物。

根據生物學的觀點,所有會飛的動物,其條件必然是體態輕盈、翅膀十分寬大的;而大黃蜂這種生物,卻正好跟這個理論反其道而行。大黃蜂的身軀十分笨重、而翅膀卻是出奇的短小。依照生物學的理論來說,大黃蜂是絕對飛不起來的。而物理學家的論調則是,大黃蜂身體與翅膀比例的這種設計,從流體力學的觀點,同樣是絕對沒有飛行的可能。

簡單地說,大黃蜂這種生物,根本是不可能飛得起來的。可是,在大自然中,只要是正常的大黃蜂,卻沒有一隻是不能飛的;甚至於,牠飛行的速度,並不比其他能飛的動物來得差。

這種現象,彷彿是大自然正在和科學家們開一個很大的玩笑。

最後,社會行為學家找到了這個問題的解答。答案很簡單,那就是--
大黃蜂根本不懂「生物學」與「流體力學」。每一隻大黃蜂在牠成熟之後,就很清楚地知道,牠一定要飛起來去覓食,否則就必定會活活餓死!

這正是大黃蜂之所以能夠飛得那麼好的奧祕。

我們不妨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設想,如果大黃蜂能夠接受教育,學會了生物學的基本概念,而且也了解了流體力學。根據這些學問,大黃蜂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身體與翅膀的設計,完全不適合用來飛行。那麼,這隻學會告訴自己「不可能」會飛的大黃蜂,你想,牠還能夠飛得起來嗎?

或許,在過去的歲月當中,有許多人在無意間,灌輸了你許多「不可能」的思想,但請你把這些種種的「不可能」完全拋開;再一次明確地告訴自己,生命中,是永遠充滿希望與值得期待的!


這則企圖鼓舞人心的寓言故事,大概是我所聽過最爛的一則,可以直接擺入網路謠言一類。相信這個說法的人,不妨到山崖邊縱身一跳,只靠雙手擺動飛給我看看。當你在空中往下掉的時候,一定很清楚如果飛不起來,就會活活摔死,只要有了這樣的認知,鐵定就可以飛起來,而且會飛得像大黃蜂那麼漂亮。


太可笑了吧。


生物的能力都有其物理限制,不適合飛行的生物,絕對不會因為意志力就變成會飛行。就如同人類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靠意志力就可以用雙腿在空曠地中跑贏獵豹。你能找到一位雙腿可以跑贏獵豹的人類,我就相信大黃蜂是靠努力與意志力在飛行。


再者,飛不起來的大黃蜂就會活活餓死,這簡直是太荒謬了。螞蟻也飛不起來,怎麼沒有餓死?不會飛的生物自然有一套不需要飛行的生存技能,大黃蜂的構造如果不適合飛行,自然會演化出不用飛行的謀生本事。


照例,屁話當前,我會先問一句:大黃蜂不適合飛行的理論根據是什麼?哪一個生物學家發表過論文證明大黃蜂的身體架構是不適合飛行的?哪一個物理學家證明大黃蜂的身體架構是不符合流體力學的?哪一個社會行為學家證明大黃蜂是靠意志力飛行的?


我以前一直以為這是原作者純虎爛出來的,不過今天特地搜尋一下孤狗大神和維基百科,我很驚訝的發現這並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簡單地說,「根據一項沒有證實的傳說」,曾經有一個不知名的瑞士流體力學專家在某個閒聊的晚宴上作了一些很粗操的計算,結果發現大黃蜂不會飛;另外在1934年,曾經有個法國科學家M. Magnan在他寫的一本書提到,他與一位Mr. Saint-Lague將空氣阻力的方程式套用在昆蟲上,發現昆蟲不會飛,但是他特別註明「不要對計算結果與事實不合這件事太過驚訝」,也就是說,作者承認計算的假設前提是不完整的或是有錯誤的,簡化的線性方程式並無法描述昆蟲的飛行所引起的流體運動。


大黃蜂的身體構造是演化出來的,我們從演化的觀點來看好了。


演化最美妙的,就在於它可以創造適應。但並不是說有適應就夠了,現代達爾文理論還導入了成本的概念,要求必須有最高的成本效益,也就是最佳化適應。


假設有兩窩大黃蜂競爭同一個地盤與食物資源,甲窩的大黃蜂身體構造不適合飛行,完全是靠它們很努力才飛得很漂亮,乙窩的大黃蜂身體構造比甲窩好一點,比較適合飛行,假設飛行技巧和甲窩一樣漂亮,你以為這兩窩大黃蜂的生存競爭實力不分軒輊嗎?錯了,甲窩的大黃蜂因為不適合飛行又強迫自己努力飛行,它每日攝取的能量大部分會消耗在飛行上,以致沒有太多多餘的力氣用來戰鬥、造窩、覓食與餵養下一代;乙窩耗在飛行的能量少一些,搜尋到一樣多的食物資源,可以餵養更多下一代,因此乙窩的競爭力絕對大於甲窩,甲窩一定會被天擇淘汰。


在天擇的運作下,經過一段夠長的時間,大黃蜂的身體構造一定會是完美的飛行組合。


因此如果有物理學家或生物學家發現大黃蜂的身體構造違反他們所認識的流體力學,正確的推論應該是,他們所認識的流體力學是不完整的,一定有一些細節是他們以前沒有考慮到的。認為大黃蜂構造不符合已知的流體力學理論,就輕率的推論說大黃蜂是靠努力與意志力學會飛行,那純粹只是幻想而已。


這裡有一則今年的新聞,科學家為了製造微型飛行器而去研究蜜蜂怎麼飛,如果說二十一世紀的科學家都還在研究蜜蜂怎麼飛,那麼我幾乎可以相信,二十世紀的科學家也許對怎麼造飛機夠熟悉,卻對昆蟲如何飛行沒有太多認識,至少是沒有完整的認識。


不要再轉寄愚蠢的文章了,要鼓勵人努力向上,胡扯是最沒有說服力的。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