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1046戲曲裏的元宵觀燈

戲曲是中華大地上壹座繁華似錦的花園,從百戲之祖的昆曲,到被譽為國粹的京劇,再到河北梆子、河南豫劇,以及越劇、評劇、滬劇、黃梅戲等等。這些劇種或溫婉典雅,或高亢悲愴,或借古喻今,或以戲傳情,於水袖盤繞、紙扇輕搖間,且歌且舞著姹紫嫣紅的戲外人生。
戲裏的那些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是陽春白雪的文靜端莊;臺上的那些官人妻妾、丫鬟仆從,是下裏巴人的凡俗真誠。他們都是這個舞臺的主角,演繹著大世界的榮辱興衰和小生活的悲歡離合。戲,是真實生活的縮影,民俗節氣、婚喪嫁娶,元宵的燈,中秋的月,都是戲曲中常見的片段。說起元宵觀燈,是上古流傳至今的風俗,在戲裏我們和它佳期有約、壹年壹會。
黃梅戲裏有壹出《夫妻觀燈》,講的是正月十五元宵節,家住大橋頭的王小六邀妻子上街同賞花燈的故事。只見人山人海、花燈繽紛,歡歌起舞,酬唱應答,幽默、詼諧,把勞動人民豐收的喜悅,以及夫妻情深的恩愛,表現得淋漓盡致,其中帶有方言的唱詞,更是充滿了煙火人間的真情意。
烏木梳子頭上落,紅花綠花戴幾朵,壹番梳洗打扮之後,夫妻二人攜手前行,嘈嘈嚷嚷,嘻嘻哈哈,上街看花燈去了。看的是長龍燈、獅子燈、蝦子燈、螃蟹燈,跳龍門的鯉魚燈,惹人笑的烏龜燈,還有那放得高的沖天炮,滿街跑的火老鼠,好不熱鬧,好不歡喜。站不穩的小孩,戳拐棍的老頭,高矮胖瘦,男女老幼都在看燈,可謂人海燈海歡樂之海。
手捧蓮花燈壹盞,二家有喜,三元及第,事事如意,五子登科,六六大順,妻子團圓,借錢八仙過海,九龍盤柱,十全十美來看燈。從壹到十,夫妻雙雙報燈名,看過了壹廂又壹廂的風情,舉手投足,低眉轉眼,全是對市井人生和美與團圓的企盼和祝願。
“觀燈”是越劇《追魚》中經典的壹折:書生張珍與丞相金寵之女牡丹指腹為婚,後家道中落,金寵以不招白衣婿為借口,意欲悔婚,命張珍在碧波潭畔讀書,巧遇潭中鯉魚精,變作牡丹女前來相會。壹日張珍遇見真牡丹,被誣是賊,逐出金府。就在鯉魚精義無反顧陪同張珍歸鄉的路上,夫妻二人壹同觀燈,咚咚咚嗆,咚咚咚嗆,鑼鼓喧天響徹街巷,是脫離樊籠之後的歡欣和雀躍。
“這廂是獅子滾繡球遍地錦,那廂是二龍戲珠滿天星,雙雙蝴蝶迎風飛舞,對對鴛鴦比翼交騰,腳踏蓮花是慈悲佛,手抱琵琶是那王昭君。”在徐玉蘭和王文娟清亮、婉約的唱腔聲中,戲裏的元宵觀燈惟妙惟肖,仿佛眼前。
茂腔《趙美蓉觀燈》中壹大段關於元宵觀燈的描繪,轉盤燈,走馬燈,走東門,過北門,轉西門,越過壹燈又壹燈,秦瓊大鬧登州城、梁祝樓臺兩相會、裴秀英尋夫到西京、女媧補天、三皇五帝、夏商周、秦和漢、唐至宋,歷朝歷代的人物故事,在壹盞盞花燈上顯現。趙美蓉女扮男裝,以觀燈的名義去吊唁婆母,這裏的觀燈少了花前月下的纏綿,多了壹份歷史的厚重與滄桑。又有刀魚燈、螃蟹燈、海螺燈、蛤蜊燈、蛤蟆燈、海蜇燈,好不熱鬧,到了龍王的水晶宮壹般。還有二十四節氣燈、莊稼燈、菜園燈、圍場燈等等,娓娓道來,賦予了元宵節別樣的趣味,自有壹種豪邁的氣節。
《徐阿增出燈》是滬劇的傳統劇目。劇中有很多關於花燈的陳述,其中最出彩的要數十二月花名生肖燈,好似四季在眼前輪轉,目不暇接,眼花繚亂。“有頭有腳烏龜甲魚燈、無頭無腳蚌蛯蛤蜊燈、有腳無頭螃蟹蟛蜞燈、有頭無腳泥鰍鰻鱺燈。”既報出了燈名,又報出了燈謎,其樂融融,為元宵節平添了生動的氣息。
“天碧星河欲下來,東風吹月上樓臺。玉梅雪柳千家鬧,火樹銀花十裏開。”戲裏的元宵觀燈,熱鬧非凡,喜氣洋洋,叫人流連,叫人回味。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