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302025山月在心山雨來

久居城市,晚上觀月,就是把防盜門繫上保險,推開窗子,把月光請進來,坐在陽台上,看著月亮奮力地在高樓中爬行,在尾氣和塵埃的關注下,似乎少了一些清澈和韻味,倒是很懷念山中的月色來了。山下的四月芳菲已盡,山上的春天姍姍來遲。獨自驅車上山,就是想一覽山月的芳容,體驗一把,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的意境之美。看看月亮怎樣從開滿黃花的山谷裡,沾滿香氣歡快地蹦出來,聽聽月光在清清泉水裡輕輕走過的聲響,品品山月如何靜靜敲打春山的無眠。誰知天公不作美,晚飯過後竟然飄起雨來,美麗的月亮啊,可知這漫天飛舞的雨花是我思念你的眼淚,索性搬個木凳,靜坐在農舍的屋簷下,讀起雨來,面山而坐山無語,傾聽雨落雨有聲。四周漆黑一片,遠處山坡上殘差不齊的兩三盞燈光,似佈置在夜空中稀疏的幾顆星星,給寂靜的夜增加了一絲溫暖。一陣山風輕吻而過,聽到了松濤陣陣,涼意襲來,轉身回屋,依被而坐床頭。細聽窗外細雨沙沙,偶爾聽到幾聲山鳥的鳴叫,更平添了幾分夜得幽靜。美麗的月亮,你是否此刻正躲在雨的背後在悄悄看著我,是否也是把滿腹的相思化作雨水流,你是否也知道我今夜來看你來了,月圓是詩我把牽掛塗抹,月缺是歌我把思念填滿,你是高潔乾淨的,一場春雨的洗滌,會使一切變得通徹明淨,你真的會來的,對嗎?山月在心山雨來,今夜夢不再孤單,其實你一直盛開在我的心中……依稀間看到兩隻小鳥,並排著穿過雨霧,馱著幸福和安寧,向著心中那輪圓月徑直飛去……五隊在線的BLOG |心的強健與寧靜 | 李蘭的BLOG |郭郭的BLOG | 分貝毛毛蟲的部落格 |傳媒不肖生 朱學東

(繼續閱讀)

201204230545渡口

在茫茫山水中,渡口,是一個充滿詩意的地方。或許,生活中的我們都到過渡口,都乘過船,無論是送客還是遠行,有江河湖泊的地方,都有渡口守候。那一派靜靜流淌的水,分隔著你和我,分隔著我們中的許許多多的人,成為渡口誕生與存在的唯一理由。提起渡口,我們應該都有這樣的印象:在一個水流不快的河段,浪花是不怎麼現形的,一艘舷邊早已呈現出棕褐色的烏篷船靜靜地停泊在山崖下或柳岸邊,等待你來登臨,抑或它已劃到了水中央正去彼岸,你只能等待下一個人將其擺渡過來。駕船人常常是一位頭髮斑駁的青衫老者,年輕時的他也許有過浪漫的故事,或者經歷過生活的坎坷,現在風燭殘年,被鄉民推來看守渡船,與水為伴,完全是屬於公益性質的,生活來源來自於十里八鄉的贊助。家就是船,船就是家。也許他太老了,已拿不動篙、划不動槳,船只能由你們自己來劃,他便在船尾掌舵了。他不多的時光就在槳聲“欸乃”中一點一點打發,偶爾凝視遠方或注目流水,回憶繽紛往昔,他滿腹的心事就如這水一般的豐盈,箇中滋味,有甜蜜,也有辛酸。我想,只有這樣的人,才配在渡口“迎來送往”的。在我的冥冥感悟中,渡口的場景就是一幅江南水墨畫,有著詩一般的氛圍,如果擺渡時正逢天下著微雨,那詩意就更濃了。唐代詩人韋應物頗負盛名的一首《滁州西澗》云:“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描繪的就是渡口的情景,其散發的曠古、寂寥、孤獨的幽韻,讓人不由得暗生出一番情致來。而在過去並不遙遠的日子裡,它卻是我們旅途的常態。人在此岸,目標在彼岸,或者即將在彼岸,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它們都在這裡融聚、飄忽又漸漸化開。渡口,從來就是一個令人無限傷感的地方。在許多時候,送客送到渡口,即使多想再送一程,無奈腳下已是流水,似乎也不便繼續送下去了,此時,哪怕心中還有千言萬語沒有說完,也只得分手,揮一揮衣袖,別了,保重!倏忽間,一切就變得迷離起來,前面的故事既已謝幕,水中的那一片孤帆便搖曳著離岸、起航,或去彼岸,或去更遙遠的地方,它們在水的柔波裡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你迷茫的視線中。因此,到了渡口就意味著別離,渡口是天然的分手處。別時容易見時難,回想起剛才分手的那一刻,該是怎樣的一種不捨呢?“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在深秋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