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440七月七日

S__44056579  

颱風要來了嗎?心中彷佛想確認什麼似的。
跑著跑著,忽地飄來一陣雨,很快的又停。竟超級難得的,巧遇美好的彩虹!雨,彩虹,它們的出現,都是在「瞬間」。在那極其短暫的時刻,我何其幸福的,參與了當中,捕捉為記憶!

S__44056580

暴風雨前的景象嗎?心中再次凝想著。
望著奇幻懸疑般的天空,這樣的時刻,我感覺一切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儘管颱風帶著威脅般的氣勢,也非大眾所喜歡,然而,颱風前,能在跑步間,遇見雨和彩虹的共舞,非常感謝自己的幸運!

S__44056582

人生中,有種美好,是無須真實言語訴之的。好比與大自然的一景一物,我們與他們的交流,是彼此凝視領會的默契。

想著人的世界,複雜得很。往往,不是事件本身的難纏,乃是心念所致。與人之間的互動相處,歡樂若有時,冷清總有時。喜悅或傷感交替不已。

S__44056585

劇作家蕭伯納說了這樣切入並惕醒的話:

「溝通的最大問題,就是誤以為已經溝通過了。」--蕭伯納

The single biggest problem in communication is the illusion that it has taken place.--George Bernard Shaw


Not every "I'm sorry" can get a "It's okay" in return.
--(Atonement), 2007

不是每一句對不起,都能換來一句沒關係。----電影《贖罪》

S__44056583

多麼希望,活在語言的世界裡,除了以語言溝通交流之外,還有其他更入心靈的方式。好喜歡村上在《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中的一段溫馨雋永的話:

If our language were wisky, then it won't be so hard.Simply hold your glass,send it to your throat quietly, this will do.Simple,intimate,feel right.Yet it's a pity that our language is, after all, a language, so the language world is the only way for us, we can express everything in some clear ways yet in the limited area.however, there are exceptions,in a very short moment and we or at least me ,I always dream of living for the moment.(もし僕らのことばがウィスキーであったなら)-村上春樹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就不必那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過去安靜地送進喉嚨裡去,只要這樣應該就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非常正確。但是很遺憾,我們的語言終究還是語言,我們往往只有在語言的世界。我們只能把一切事物,轉換成某種清醒的東西來述説,只能活在那限定中。不過也有例外,在僅有的幸福瞬間,我們的語言真的可以變成威士忌。而且我們,至少我是説我,總是夢想那樣的瞬間而活著。」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

S__44056584

讓我們也珍惜每個屬於自己快樂的瞬間。乾一杯吧!與親愛的人們,更與自己的心情!

來讀一首詩。
好好地過日子,善待分分秒秒,就是一種幸福了。

你不快樂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佩索亞 譯|姚風、齊策

你不快樂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虛度了它。無論你怎麼活
只要不快樂,你就沒有生活過。

夕陽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悅
愛情,美酒,或者歡笑
便也無足輕重。

幸福的人,是他從微小的食物中
汲取到快樂,他無法拒絕
這每一天的饋贈!

(本詩選自北島選編《給孩子的詩》一書。)

S__44056581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