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80515小強 夏天除蟲大作戰【勳風】360度熱循環電暖器(HF-O12H)別讓小強影響您的生活

夏天即將到來,悶熱潮濕是各種蟲害最喜歡的季節,


JhengHei", 微軟正黑體, sans-serif; font-size: 15px;">螞蟻蟑螂等等..尤其是蟑螂小強!相信大家都有被那種會飛的蟑螂嚇到的經 驗.



JhengHei", 微軟正黑體, sans-serif; font-size: 15px;">而蟑螂會出現,代表環境可能不夠乾淨,也代表著對身體健康的不良影 響.


要如何才能有效解決小強呢!

建議您參考一下以下的文章內容喔!



哪裡購買?立即來!https://goo.gl/trxYGr








小強絕,由台灣團隊精心研發,針對台灣蟑螂食性、" name="description" />





如何消滅家中蟑螂

超有效消滅蟑方法推薦

消滅小強好方法

殺蟑方法推薦

網友推薦殺蟑螂方式

殺蟑螂最有效

殺蟑螂最有效的方式

殺蟑螂資訊分享

要省電其實一點都不難,只要有良好用電的習慣,【勳風】360度熱循環電暖器(HF-O12H)就能幫你省下不少冤枉錢,還可以節能環保愛地球,推薦節能家電產品給大家,趕快檢查一下家裡的電器吧!

像炎熱的夏天真的不能不吹冷氣或電風扇,冬天很冷的時候暖氣又不得不開來保暖,正確挑選合適的家電就可以省下不少電費,像是一級節能的【勳風】360度熱循環電暖器(HF-O12H),高功率低耗能更省電,不必再覺得心痛,全機更超長保固,不必擔心維修保養【勳風】360度熱循環電暖器(HF-O12H)的問題。



去哪買呢?



很多網友大力推薦的MOMO購物網

當然我也不例外XD,

MOMO購物網的商品種類多而已折扣比起其他網購也相對多,

所以每個月MOMO購物網對我帳單貢獻不少@@

購買網址如下:http://www.momoshop.com.tw/goods/GoodsDetail.jsp?i_code=5195720&memid=&memid=6000012071&cid=apuad&oid=1&osm=league

【勳風】360度熱循環電暖器(HF-O12H)



商品網址: http://www.momoshop.com.tw/goods/GoodsDetail.jsp?i_code=5195720&memid=&memid=6000012071&cid=apuad&oid=1&osm=league

商品訊息功能:

「突然想起了遙遠的過去未曾實現的夢,曾經一度人們告訴你說你是未來的主人翁。」-「未來的主人翁」、羅大佑

1988年,台灣解除戒嚴,前總統蔣經國於年初逝世,台灣正式揮別威權時代,走向百家爭鳴的新紀元。民主自由就在轉角、垂手可得,社會也正品嚐國家經濟奇蹟後的甜蜜果實。那一年夏天,台灣股市飆漲,3個月內點數3級跳,6月5000點、7月6000點,8月一舉突破8000點大關,年度經濟成長率達8.14%-那是一個只望得見美好的年代。

當時,老一輩的人總喜歡稱孩子們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彷彿他們要接管一座取之不竭的財庫,打從出生就踏上一條好還會更好的康莊大道。

如今,1988年的新生兒即將邁入30歲,告別「青年」兩字,再沒有人稱呼他們為國家的主人翁。那是一個被遺忘的名字。

儘管失去冠冕堂皇的頭銜,這個世代卻換得更多稱號。有很多年,年輕人繼承父母「草莓族」、「水蜜桃族」等標籤,成為低抗壓、不努力的水果一族,然而有一天標籤不再侷限於「族群」,也不再是一個暫時的階段,成為一整個世代的包袱:崩世代、逃世代、厭世代等,不一而足。

那一群30年前呱呱落地的嬰兒,以及之後之後的每一個孩子,經歷過物質最豐盛、思想最奔放的璀璨記憶,終究沒能活出上一代人的期待與厚望。接受聯合報願景工程採訪的苗博雅說,年輕人活在神話破滅的過程當中。

「我們出生的不夠早,不夠早到一直活在神話裡面,我們也出生的不夠晚,不夠晚到我們出生的時候已經民主化了。」苗博雅認為,年輕世代一直以來處在「圖文不符」的矛盾裡,過去學整個中國大陸都是我們的,十大建設、台灣經濟奇蹟很棒,直到出社會才發現神話的泡泡在我們眼前破掉。

年輕人對一切產生質疑,但除了困惑,還有壓力,因為過去成功的經驗太成功了!苗博雅說,父母那輩堪稱台灣經濟成長果實最大的受益者,他們出社會的時候,是他們在挑工作,不是工作在挑他們;當他們在賺錢白手起家的時候,正好是台灣經濟的擴張期,可是到年輕人這一代卻不然。

「上個世代的人會告訴你說,以前我們只要肯吃苦一定可以成功,那為什麼你們現在不能成功,一定是因為你們不能吃苦。這個壓力是沈重的。」

但這個邏輯有所本嗎?究竟是年輕人輸給自己,還是世界打敗了年輕人?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認為,原因傾向後者。

長期研究台灣世代所得的林宗弘表示,世代與世代之間的所得有明顯的落差,光是1980年以後出生投入勞動市場的勞動者的所得就比上一代低一截。而他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林宗弘與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張宜君合作調查,發現國內所得在2000年之後顯著下滑,尤其08年金融海嘯衝擊整體經濟市場,國內所得直到2015年才回到2000年的水準。

同時他們也以每5歲為一組,將就業者分作11個年齡層,分析他們1995年至2015年的所得狀況,結果發現出生年介於1950年到1975年的就業者所得明顯高於其他世代,堪稱「時勢造英雄」,而年輕人則普遍「生不逢時」。

他還發現,台灣自1997年以來
創業機會大幅衰退,中小企業歇業的風險提高,新創業者的資金存活門檻上升至平均3000萬元以上,造成年輕新創業者的創業困難。林宗弘指出,甚至房地產與金融商品投資的分佈同樣出現世代差異。

2017年5月23日,台股史上第5度站上萬點大關,甚至破萬天數創紀錄,年底更史無前例以萬點封關,然而股市長紅,過去舉國歡騰的盛況卻不再見。

林宗弘解釋,90年代第一次創下上萬點紀錄,當時有超過9成的資金是散戶,現在僅有4成,消失的5成被法人與外資取代,甚至餘下的散戶都不再是一般散戶,而是專業操作的小股東。他指出,這些分眾也存在世代差異,較易取得房地產與金融投資商品的上一個世代可以持續獲利,令後進世代無力進場。

根據中研院院士朱敬一等人的研究,所得前5%的族群與所得後5%的族群的所得比例已逼近百倍,代表社會不僅僅存有所得差的問題,還掉入世代階級化的深淵。

林宗弘強調,在所得和財富雙重不平等之下,政治與社會的話語權同樣集中在老一輩的人身上,造成青年的普遍被剝削感,以及現在的世代衝突。他坦言,就算上一代將財富與權力過繼給下一代,也只是階級的繼承,並非財富流動。

不過國內的青年困境其實無需複雜的數據即可驗證。根據勞動部2017年調查,15~29歲的青年平均月薪為29427元,而據衛福部統計,全國最低生活費為12388元,在台北市則高達16157元,代表年輕人需用近半的薪資維持生計。而國家長期居高不下的房價所得比(2017年為9.46倍,台北市為15.64倍、新北市為12.7倍)更讓年輕人安家置產的夢想成天方夜譚。

文化大學勞工關係系教授李健鴻也點出,薪資持平及工時拉長的惡劣工作條件導致青年失業率攀高。根據勞動部統計,2016年30歲以下年輕失業人口已超過20萬人,李健鴻更透露30歲以下的青年畢業生從事非典型勞動,如時薪制、約聘、派遣或承攬等人數從2011年的10萬5千人在5年之間增加2萬人,若再加上放棄就業的失志青年,有超過30萬青年看不到未來。

他直言,這群年輕人工時不穩定,盼不到升遷機會,如何會想生兒育女,如何對未來抱持樂觀,將演變成嚴清潔 公司重的國家危機。而厭世也變得理所當然。

「我覺得厭世代就是低薪、過勞跟沒有希望吧。」今年30歲,接受願景工程訪問的網路插畫家厭世姬經常在網路上創作。偏愛畫動物的她尤其喜歡將現代年輕人的潛台詞以動物化身說出來,博得許多年輕人的共鳴。

「一開始只是單純畫畫而已,我不知道是我個性問題還是怎樣,我畫出來的動物就很衰,我沒有想說我今天要畫一隻很衰的動物,可是畫出來就是很衰。」

賣過保險,也曾在出版社工作,厭世姬對於這個世代的體悟是,人生還沒有到山窮水盡,但看不到未來。「我也餓不死、可是也覺得賺不到什麼錢,一個月了不起我可以存個一萬塊好了,一年才12萬,什麼時候可以買房子,基本上是不可能。那時候就覺得每天無聊上班、下班,好像人生就是這樣,所以畫出來的東西就帶一點厭世感。」

卡在一個工時將就、薪資將就,一切將就的人生旅途,年輕人對生命有不同的質問。

今年同樣30歲的小Sa(化名)已經失業半年,但她坦言工作並不難找,「(其實)要有工作就會有工作」,困難的是如何說服自己嚥下一個剁剁逼人的人生。小Sa說,年輕人永遠有工作的選擇,但眼前的選擇永遠都是要把自己塞進一個模型裡面,強迫自己被裁切成不同的形狀,卻不是去發現自己真正的模樣。

「台灣的年輕人從畢業的那一刻起就被丟入社會去廝殺,」小Sa說。「你幾乎在這個社會的水池裡是沒有選擇的,一定要抓住一個(工作)的救生圈,但那僅是暫時喘息,不代表你脫離溺水危機。」

小Sa很感慨。她直言,「(年輕人)從求學的階段開始,就像鴨子一樣被趕著趕著,最後掉到那個(社會的)水池裡,然後掙扎,可能人生就過完一半,何曾有機會去放空,去梳理你真正想要去嘗試的是什麼?」

小Sa想問的是:「我的人生到底要什麼?難道一輩子庸庸碌碌,汲汲營營領別人的薪水,只為了『活著』這件事情?」小Sa不解何以大人對人生的想像如此貧乏,好像不趕快找一份工作就是不負責任的表現。「可是我認為對人生負責任,是要對自己的身心靈都負責任,」她斬釘截鐵的說。

小Sa同現代許多年輕人的想法,對人生的想像不單求一個溫飽,還包含對幸福的思索與追逐。今年43歲的導演宋欣穎認為,幸福不該只是哲學家的質問,而是每個人都該去問的問題。介於兩代人中間,宋欣穎所拍攝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故事開頭就點出世代迴異的幸福觀。

她觀察到在過去相對保守的年代,社會的資訊和價值很單一,大家不會想太多,以她藍領階級的父母為例,真的認為賺錢、有飯吃、把孩子拉拔長大就是幸福,縱然少數人心裡懷疑也不敢問,但歷經經濟和政治的開放後,大家對幸福的想像變多,有餘裕去思考自己的心靈和靈魂,乃至於對社會民主價值的追求。宋欣穎直言,現代人很難再走回頭路,去認同吃飽就是福。

前國策顧問、現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則有更清楚的歸納。他以35歲為分水嶺,形容兩代人是分別生活在陸上和海上的兩群人。陸上的人尊崇穩定、秩序,尊重權威,相信自上而下的分配;海上的人習慣變動、自由,愛惜個人意志,追求公平透明的分配。

他認為兩代人之所以從「量變」到「質變」是因為彼此的成長環境全然相異。他說,上一代人習以為常的威權、國族身份和生活方式隨著時代演進而崩塌,他們確實經驗改變,但30年前出生的年輕人一來到這個世界上,這些東西已面目全非,光是呼吸成長的記憶就不一樣,兩者在思維上自然截然不同。

於是年輕人就此出海,迎向一個更寬廣、但浮動的世界。離開劃地就能為界的土壤,年輕人雖祈求一帆風順,但海象險惡,無可避免要面對巨浪、海盜,甚至大海怪。年輕一代在遭遇時代打擊、吞噬,支離破碎的同時,可能耳聞的卻是陸上人的指點、不解及責罵。

先不論陸地上的居民能否救濟遠洋上的人,究竟兩邊人能不能理解彼此站在不同的地上,找到雙方能認識、相擁的港口,讓彼此靠岸,似乎成為兩代人更迫切的課題。

台大準校長管中閔說他能夠理解現代年輕人的困境。當他聽見草東沒有派對唱「我給不起」的時候,他聽到的不是年輕人捕 鼠 公司給不起什麼,而是上一代人給不起下一代希望。他直言今天台灣經歷全球化和經濟發展的問題,年輕人看不到機會,有些人甚至不得已選擇逃避,造成世代落差的惡化。

管中閔坦言,對於大時代的困境與結構,他也無能為力,但可以選擇聆聽,可以喊加油。他說,年長一輩能扮演輔助的角色,但別想著去強迫年輕人做什麼,那是年輕世代所不能接受的,而年輕人面對困境,重要的是要自己想,找出屬於自己的方法。

管中閔說,他並不認為現代年輕人是「魯蛇」。這份諒解來自於他也曾被定義為魯蛇。他形容自己曾經也留過長髮,被父親拿著剪刀追在後面;他也曾經把香菸、麻將和搖滾樂當作生命的全部;他也曾經有過很多社會瞧不起的目標:「我希望我的麻將打得愈來愈好,最好在我的額頭上一摸就知道什麼牌,高中時候的志向是希望撞球打到全台北第一名。」

「你不能說我沒有目標,我(當時)很有目標。」管中閔認為,所謂的魯蛇不過是你喜歡做的事情不是社會所認可的,如此而已。

電影「海闊天空」有這麼一句台詞:「我們都希望有人能告訴我們該怎樣生活,這個問題只有自己能夠回答,因為生活是靠我們自己創造的。」上一代有上一代的痛,這一代有這一代的苦。電影主角得穿越時空,才真正體諒兩代人的苦衷。

想必這一代年輕人若能與年輕的上一代對話,雙方將拾取更多共鳴,但我們沒有時光機,不能回到過去,複製「新難兄難弟」、「海闊天空」等電影劇情,只能讓原諒停留於想像,繼續守在彼此的邊界,等待哪一天能縫合、接納與和解。
(攝影/記者陳熙文)
分享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