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12146剝皮寮歷史街區

剝皮寮老街離龍山寺才約一百多公尺,同事知道我要去龍山寺外拍,就建議我順便到這裡來看看,但是拜訪完畢後有些失落,原因是整個歷史街區除了台灣鄉土教育中心及電影「艋舺」拍攝場地Geta的家以外,老街區基本上算是一座整理好的空殼,每戶街屋及店家都是大門深鎖,原本期待想看到的一些懷舊老店家都消失了,有點像是整個街區只有硬體、沒有軟體,也有點像一個人只有軀殼、沒有靈魂。

但是有看到不少地方屋內在施工,應該是台北市鄉土教育中心目前正在進行的剝皮寮再造與新生相關工事,所以有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變成全面軟硬體開放的老街,就拭目以待吧。

 

剝皮寮歷史街區位於臺北市萬華區,北臨老松國小,東至昆明街,南面廣州街,西接康定路,為臺北市今日碩果僅存的清代街道之一。在目前可得的艋舺地契資料中,福皮寮街在嘉慶四年便有店屋買賣的紀錄,可以推估剝皮寮聚落的成形當在清代早期,開發至今已有兩百多年的時間


清代中期,剝皮寮街稱為福地寮街,而福地寮街尾為清代艋舺的營盤所在,由於當時營盤在北臺灣的軍事地位極為重要,在時空背景上有其獨特性,福地寮街連結了營盤與艋舺市街的道路。就艋舺地區的觀點來看,剝皮寮位於清代艋舺東南角的邊緣位置,是艋舺通往古亭庄的要道


清代道光、咸豐年間,臺北的開墾已經遍及大安、中崙、古亭庄、景尾(景美)。艋舺至新店及艋舺至錫口(松山)的交通順暢,故成為各地土產的集散地,古亭庄、景尾的貨物若要進入艋舺皆須經過福地寮街。因此可以理解,剝皮寮街在清代時是艋舺與其他街庄的聯絡要道,更是其他街庄要進入艋舺要重要市街的必經要道


剝皮寮在日治時代稱為北皮寮街,在日人一系列都市空間的改造計畫,使得北皮寮街道失去了清代的空間地位,但由於被劃定為學校預定地,所以在都市計畫中得以保留。正因為如此,整個剝皮寮街因受清代街道發展及日治時代空間改造計畫的影響,一方面在建築物上保有清代民房特色,一方面在今日廣州街、康定路保有日治時代街屋立面的形式


然而光復後由於都市化腳步加速,艋舺其他地方隨著老街發靳而改建,街道紋理因數次都市計畫之拓寬道路,已不見清代舊貌。剝皮寮雖劃歸學校用地,長期禁止增建,反而保有了清代舊有街型,但部分清代、日治時代建築物卻因為年久失修而荒廢,或因產權問題而轉手他人,已不復往日舊貌


剝皮寮歷史街區保存有相當完整的清代街型、清代傳統店屋、日治時代市區改正後的立面以及光復後改建面貌,其建築空間見證了艋舺市街的發展,對於都市紋理的延續深具意義


剝皮寮歷史街區實蘊含了豐富的鄉土文化,為最佳的本土教學場所


剝皮寮歷史街區緊臨老松國小南側,街區自日治時代的都市計畫即劃入學校用地,民國77年起歷經一連串的徵收補償作業,至88年6月臺北市政府確立「剝皮寮老街保存再利用」政策,將剝皮寮如期徵收, 以文化資產保存與本土教育共構之原則進行規劃


「剝皮」一詞的由來眾說紛紜,目前仍舊沒有確切的答案,或以字解釋著眼,認為「剝皮」之名來自於剝樹皮、剝獸皮;另以發音相類著眼,認為「剝皮」即是「北皮」各家說法莫衷一是,仍待進一步的資料加以考證釐清


民國92年8月,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在街區東側成立「臺北市鄉土教育中心」,作為剝皮寮歷史街區的管理營運單位。臺北市鄉土教育中心秉持「歷史老街紥根校地、教育活動活化歷史老街」的理念,提供臺北市本土教學資源,推廣本土教育活動,希望活化剝皮寮老街作為本土教學示範場所,並研擬剝皮寮老街永續運作模式,創造教育與文化共營的前景


原呂阿昌醫生宅現已變為臺北市鄉土教育中心的特展室,一樓部分為台灣醫療的發展展示廳,分為傳教士與與近代醫療的傳入、保健DIY、艋舺名醫呂阿昌及近代醫療大事紀四個單元介紹


呂阿昌在剝皮寮有著四棟房舍,係指昆明街298、300、302號以及廣州街97號等四棟樓房。呂阿昌祖籍泉州晉江,出生於艋舺頂新街(今西昌街),父親呂春營曾在鹿港的「錦玉香舖」擔任掌櫃,而後自立開業,在艋舺西昌街開設「振玉香舖」,遠近馳名


呂阿昌仁心仁術的事蹟值得後人學習效法,故在此策畫醫療主題展,期望提供呂阿昌醫師生平及台灣醫療發展沿革等相關知識,進而使參訪者關心自己的健康,學習基本保健常識


二樓的健速堂,展出中藥相關知識


青草巷指的是西昌街224巷,在現代醫學未普及之前,民間最常用漢方的青草藥來治病,那時的草藥配方,大多來自民間的口傳相授,艋舺居民若遇到身體病痛,往往先到龍山寺求取藥籤,然後從側門進入現在的青草巷,採購青草藥材,因此青草巷的生意興隆,慢慢成為艋舺獨具特色的藥草街道


呂阿昌醫師家屋在剝皮寮拆遷前曾出租作為檳榔攤皮用,房舍為水泥粉光的牌樓厝,女兒牆上有半圓弧形的山頭,騎樓則有兩根圓形間柱,在剝皮寮的街屋中獨樹一格


國學大師章太炎,在明治31年(1898)戊戌政變失敗之時,為躲避清廷所頒布的「鉤黨令」,輾轉來臺避難。在明治31年(1898)12月7日至隔年6月10日旅臺的半年期間,章太炎便居住在艋舺的福地寮街,並擔任臺灣日日新報漢文欄記者,在報紙上發表了五十多篇對清廷批判及對臺灣觀感的文章


章太炎學問淵博,在國學、史學及文字學皆有重大貢獻,2003年臺北市政府將具有人文保存價值的章太炎旅台居所公告為台北市歷史建築


章太炎旅台居所目前被規劃為特展室,展出內容分為詩社與文社、艋舺名人錄、日治公學校、國民小學的沿革、五育教育等主題



斗砌牆為先將大塊扁形薄磚豎立及平放,組成中空盒子的形狀,中間填入土石或磚等碎料,為傳統磚牆的主要作法之一,斗砌磚牆厚實且節省磚材,加上隔音及防潮性佳,但較不耐震


章太炎旅台居所這裡可看到剝皮寮老街全景


下一個點就是.....


艋舺電影裡Geta老大的家


80年代的台灣是一個融合中台美日文化的狀態,所以電影艋舺劇組著眼於這點文化特性,去拼貼當年流行的室內裝潢於場景中


艋舺電影在台灣的賣座相當不錯,所以這裡應該是整個街區遊客最多的點了




整個歷史街區除了台灣鄉土教育中心及電影「艋舺」拍攝場地Geta的家以外,老街區絕大多數皆是大門深鎖,一些傳統復古店家都沒開放,所以我接著就是拍拍這些街屋的建築特色了


剝皮寮老街約三公尺寬,略呈曲折,兩邊均蓋起店屋,留下清代漢人街道風貌,此乃有別於日治時代以後開闢的筆直寬闊的道路。在狹小蜿蜒的剝皮寮老街行走時,仍可感受到昔日親切的街道尺度


位於廣州街與康定路173巷交會處的消防水池廣場,為日治時代因開闢廣州街而形成的梯形小廣場,成為新舊都市紋理交會之特殊空間。由消防水池廣場位置向西望去,可同時看到二個不同時期的建築風格:北側為具有火庫起簷柱及亭仔腳的老街傳統店屋,南側則為具有拱圈騎樓的牌樓厝;向東則可看見一樓拱圈騎樓及二樓傳統綠釉花磚欄杆,兩邊形成有趣的空間對話,也為都市增加新的開放空間

 

由於都市計畫道路的開闢,使得原本面向老街的店面將正面轉向廣州街,但臨173巷卻是背面向著對街的店面,過去戶戶相對的關係變為前後相對,成為半邊街


過去以商業為主的剝皮寮老街,建築物多將店門後移一個步架,留設出「亭仔腳」,提供行人遮風蔽雨的行走空間,也是店舖空間的延伸,現在多稱為「騎樓」。屋身並以層層出挑的疊澀磚(俗稱「火庫起」)來支承屋簷,形老街沿街面重要特色之一


傳統店屋在前柱頂端疊澀出挑的部分,戶戶以圓形杉木的壽梁連貫,利用木材纖維的抗拉性質,將沿街的騎樓緊結為一體,以增強對地震的抗震力


在日治時代外牆常以木板重疊水平狀釘在梁柱上,形成「雨淋板」的外牆,具有防水及隔熱功能


樓板以木桁構築,俗稱「軟樓」


剝皮寮街區的牌樓厝立面裝飾,主要以材料與立面分割的變化構成,較無繁複裝飾,僅部分建築利用鏤空綠釉花磚裝點立面,或利用不同材料構成變化,或在簷口線腳以及窗臺下有泥塑浮雕裝飾


花臺是依附於腰牆上的一種作法,多在開窗下部,為剝皮寮街區添增了造型豐富的立面變化。臨康定路上的幾棟建築可見三段式造型的花臺,其鏤空及凹凸的變化,使立面更為精緻


新築的立面多有騎樓,戶戶之間以拱圈相隔,但許多拱圈已毀損,改為平梁,僅有幾棟仍然保留拱圈的騎樓


康定路 165~171號紅磚搭配洗石子,形成紅白規律相間的裝飾紋飾, 為日治時代流行的建築式樣


康定路173巷1號的建築物,一樓採四柱三拱形式,洗石子圓柱上方以柱頭與拱圈相接,底座則以柱珠作為收頭。二樓四柱三間為平拱窗楣,窗臺以退縮線腳處理,屋簷以水平橫帶收頭,為老街內具洋風之建築物。騎樓臺度面上的菱形幾何圖形,形成樸素古典的立面


康定路173巷17號為帶有日式風格門面的傳統亭仔腳店屋為「日祥旅社」所在地。開口部左右對稱,日式格窗的比例分割使立面產生層次的韻律感。閣樓仍留有木隔間與木門扇。由於經營旅舍三十年之久,內部空間形式有別於其他的建築,以中間走道左右分隔出數個房間,部分房間內有簡單的浴廁空間

廣州街125號緊臨消防水池,一樓有拱圈騎樓,立面以洗石子飾面並有菱形幾何圖案;二樓正面牆身以雨淋板飾面,露臺欄杆則以綠釉陶瓶及花磚裝飾。火庫起的出挑配合山牆面的開窗及屋簷之水車堵,使建築物外觀豐富而有變化


因為店面都沒開放,所以整個老街我來來回回繞了兩三圈後,結束行程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Blogger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