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113靜物

 

      描畫靜物時,畫者像是物品的代言人,一筆筆的勾勒與抹拭,表現出畫面的氛圍,幽靜或者熱鬧端賴畫者的解讀。

      有些畫者簡單幾筆便將物體的光影與質地揮灑得淋漓盡致,這是一門功夫,令人稱羨的天賦~之所以稱之為天賦,是因為我想恐怕我窮極一生也難以企及。

      也有些畫者細緻的描繪,一層又一層不厭其煩的添加或修改,畫面比真實的物品還要逼真,其技巧之高超,自然不在話下,但這卻不是我要的境地。

      我不敢說自己是否高明的解讀了這些靜物,不過我總以為,畫要有畫意,有了畫意,畫才是畫。否則數位相機那麼普遍,手機的畫素也越來越高, 想逼真,拍照不更快?何苦一筆一畫辛苦描摹。       

      這樣說來,其實我是矛盾的。既不能簡單幾筆帶出畫意,在細細描繪之餘,內心又極度抗拒~哎,只能說,畫靜物是門修煉的功夫,修自己的不足之外,亦修自知之明。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