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150[F/GO][日服][翻譯] 亞種特異點II

夏爾巴文翻譯想問一下,像這種翻譯的話; 上色大家會比力輕易看;還是像此次這種人名情勢各人會比較容易看呢? 可以的話請給華碩翻譯公司一些定見,感激列位翻譯 晚點華碩翻譯公司看一下結果之後,今後翻譯會盡可能用那種方式來處理。 (在我下一章翻譯好之前的成果。) 一面倒都是人名,那華碩翻譯公司今後就用人名來處理翻譯了。 感激大家的定見! 啊,兩種一路用NG,不但版面很亂,華碩翻譯公司整理也花時候,沒什麼益處翻譯 -- 第四節抵拒軍 鳳 「咈……咈—!?」 阿斯托爾福 「這、這是什麼呀—!? 穿過剛剛狹長的洞窟後——」 1:是樂園! ← 2:是雪國! 德翁 「滿溢使人安心,像是春季般的陽氣,並且這個甘甜的味道……桃子、是嗎? 簡直就像是東瀛傳說中所論述的—— 跟桃源鄉一樣呢翻譯」 達文西 「桃源鄉嗎。華碩翻譯公司當然知道。的確是四世紀的詩人,陶淵明在『桃花源記』所記載的。 某獵師走在山中,發現了洞窟,穿過那兒後面前出現了樂園—— 是在中國的抱負鄉傳說呢。」 抵擋軍馬隊 「名字嘛不管怎樣隨意叫都好。 主要的是,這邊是我們的基地啦。 此處為盆地,挺拔的岩壁將四方圍起來翻譯 外頭無法窺視此處的存在翻譯 四周的岩壁也不是可以或許逾越的高度,出入口只有方才的洞窟而已。 固然只是偶爾間找到來哄騙的處所,但做為隱藏基地是再好不過了。」 反抗軍少年 「啊!迎接回來,馬隊師長教師! 我據說了唷,此次的作戰好像也大成功呢!」 反抗軍馬隊 「也不算大成功啦,只是細小的成功而已。」 抵擋軍少年 「然則,襲擊一個村莊,將漢子們解放出來了對吧?」 抵拒軍騎兵 「喂喂,華碩翻譯公司不是一直都說了嗎? 主要的不是一時功效的大小翻譯 縱使細小,一步一步進步就好。 不要放棄向前邁進,這是最重要的工作。 只要如許的話,總有一天會達到目標地—— 就是這類器械。」 抵擋軍少年 「——好的! 然則,下次的戰爭也帶我一起去哦,馬隊師長教師! 我,會努力的!」 反抗軍馬隊 「哈哈。嘛,適可而止啊。」 瑪絮 「——很受人敬慕的樣子呢。 並且,如同說了很是棒的話翻譯」 抵拒軍騎兵 「這是從沒有記憶的男人腦海深處,私行呈現的話語而已翻譯 太過正視華碩翻譯公司也感覺很困擾啊—— 嘛,我喜歡活著有精力的年青人翻譯那可是寶藏翻譯 比起任何東西都有著美好的輝煌。 哦,空話說太多了。在那邊有成立小屋,總之先移動到那處再來談吧。」 弗格斯 「在談話的同時,如果能吃些東西的話華碩翻譯公司會很歡快就是了。 我因為長時候流動的關係,只要肚子餓的時候就會卯起來吃。 可以的話,比起質華碩翻譯公司更需要量。」 抵擋軍馬隊 「啊啊,桃子的話翻譯公司想要吃多少都無所謂啦翻譯 因為它會時常發展出來,怎麼採收都採不完的關係。 所以說,有關對抗軍的食糧問題就不消憂慮啦翻譯 嘛,差不多快吃膩了也是事實啦。哈哈!」 (切幕,小屋內) 反抗軍騎兵 「……靈子轉移。迦勒底。英魂理睬呼喚嗎。 人理……哼—,講到人理嗎。 那可是重要的事情,絕對得遵照的規則翻譯 本來如斯,我大概能理解翻譯公司們的立場了翻譯」 1:再來一個的桃子好好吃哦翻譯 2:那,有關翻譯公司這邊……啊,可以再給華碩翻譯公司一個桃子嗎。 ← 鳳 「咈、咈—!(嚼嚼)」 弗格斯 「嗯,這很棒呢。 可以取得水份,又很甘甜。還可以或許充饑。」 阿斯托爾福 「華碩翻譯公司可是甜點(最合適)英魂排行的堂堂第一名!(*1) 至於在哪邊實施的投票就不知道了啦。 最少比誰人裝可愛的JK排行還要高是不會有錯的、(*2) 若是由我來做評分判斷的話——— 嗯—,五星級呢,這個桃子! 又甜又好吃—!」 瑪絮 「人人,我能明白列位的表情,但可別太陷溺於甜點中啦—! 首先先將從馬隊師長教師哪裏聽到的情報整理一下吧!」 達文西 「啊啊翻譯我相信他們邊吃也有邊賣力聽的,再一次來確認有關地來世界的諜報吧翻譯 第一、 這個地來世界,沒有往地上的出口。」 反抗軍馬隊 「就我們查詢拜訪的諜報,簡直是這樣啦。 器材南北,上下擺佈。盡頭的地點的地方到哪邊都是土。 並沒有任何人發現通往地上的道路。」 瑪絮 「華碩翻譯公司有一個單純的疑問翻譯 假如哪邊都沒有出入口的話…… 在對抗軍的男性們,是怎麼進入這個地下空間的呢? 我不認為是一入手下手就住在地下的人們。 人種跟年齒,還有服裝都沒有統一性。」 對抗軍馬隊 「啊啊。 我聽他們說,或許都是一樣的說法啦翻譯 腳下俄然有洞穴出現而掉落,回過神來就在這邊——如許啊。 聽起來像是不知道被用什麼方式從地上被綁架,送到這邊來的模樣。 我們也好幾次,忽然在路邊看到男人掉下來的模樣。 從地上被綁架的地址並沒有共通點,而是從許多處所被綁架來的翻譯 現在只能如許判定罷了。」 達文西 「像是操縱空間轉移魔術的落穴一樣的器材吧。 然後將漢子集中在這個地來世界翻譯 嗯—,是為了什麼啊……?」 瑪絮 「阿誰亞馬遜女兵士,有關她們呢?」 抵擋軍馬隊 「具體我也不清晰,那但些傢伙跟華碩翻譯公司們從者是類似的器械不是嗎翻譯 不知道什麼來由,而在這個地下產生出來—— 我是指這個意思。固然只是直覺,但我是這麼想的。」 達文西 「亞馬遜女兵士在這邊產生出來,將地上的漢子們給帶走嗎……唔嗯。 如許思慮的話仿佛有什麼聯系關系性連起來了—— 哦呀?」 阿斯托爾福 「啊咧,那不是方才的孩子嗎。怎麼了嗎?」 抵拒軍少年 「阿誰,馬隊師長教師,客人們! 抱歉在講話中打擾了!」 抵拒軍騎兵 「無所謂,怎麼了?」 抵拒軍少年 「一如往常的怪物,大家固然開始應戰了,但人手不足! 可以拜託你嗎?」 1:怪物? ← 2:這個基地不是很安全嗎? 抵拒軍騎兵 「這裡是被高聳岩壁圍起來的盆地,我這麼說過吧翻譯 從地面上,簡直不通過那洞窟就進不來翻譯 但有翅膀的傢伙們,偶然會飛過上方,迷路進來。 可不能放著不管,我稍微去擯除一下害獸—— 翻譯公司們可以幫個忙嗎?」 弗格斯 「當然,華碩翻譯公司雖然是半吊子不成戰力,但華碩翻譯公司會盡全力的。」 德翁 「我有同感。固然這種說法很現實,但對於在此處他們,能多賣一點情面就多賣一點華碩翻譯公司想 會比力好。 上吧,御主!」 (戰役) 達文西 「怪物退治,完成翻譯 話說回來,馬隊氏。 是為了輔助你想起本身的真面貌線索我才這麼說的、 此年青大天才,李奧納多.達.文西的名字,你有聽過嗎?」 抵拒軍馬隊 「……不。負疚,我聽都沒聽過。」 達文西 「唔。固然我想是記憶喪失的緣由,但聽到這類話仍是頗使人受挫的啊。 話說回來,我想應當不會有這類是,你應該不會有聽過米開蘭基羅此人名吧?」 對抗軍騎兵 「不,那我也沒聽過翻譯」 達文西 「呼翻譯嘛我想也是翻譯 縱使說是同夥,他只是純真的藝術家。 不僅僅停在藝術範疇全能的我,知名度怎麼可能輸他呢……。 不,我想這連問都不消問但照樣略微確認一下罷了。 然則……唔嗯。 誰人服裝,卻連華碩翻譯公司跟米開都不熟悉的話,這傢伙真的沒有記憶嗎…… 咳哼。總之,不管如何翻譯 由你的戰役體式格局跟設備、服裝來看—— 我想你跟我所在世時期應當相當接近才是。 所以想說假如生前有相遇過的話,那就很快能處置了對吧?」 抵拒軍馬隊 「是如許啊翻譯 假如有誰能告知我我的真面貌的話就行了——狗屎,其實很麻煩啊翻譯 嘛,搞不懂的工作也沒舉措。 就漸漸的做吧。」 達文西 「假如想起什麼提醒的話請告知我啊。 由這邊的資料庫說不定能找到也說不定。」 1:記憶損失,有鬍子的大叔……嗎。 ← 2:會讓人想起某一名呢…… 瑪絮 (是……這樣呢。不管如何,華碩翻譯公司們都邑想起新宿的弓兵。 但是這個馬隊師長教師跟新宿的弓兵紛歧樣……… 好好的有人類的火伴,也被全員所敬慕,了不起統率全部組員的人。 ……明明是如許。 明明是如許為什麼,我的心會如此煩躁不安呢……? 是因為新宿所産生的事情殘留意中,腦殼私行想像背後有什麼工具存在的關係嗎…?) 達文西 「那麼,再次回到諜報的彼此確認吧。 先來確認有關這個世界的地理諜報翻譯 根據翻譯公司所說的話,首要有三個地區存在的模樣。」 抵擋軍騎兵 「啊啊。然則只這樣說的話其實不完全准確啊。 在更具體些申明會對照好吧。 這裡有三個大都市,由那為中間分成三個地區翻譯 然後,各自由從者所安排,相互對立,接續反複鬥爭。」 瑪絮 「!」 達文西 「哦,從者嗎翻譯恰好,在這個時刻想起來該問的問題。 你,對海倫娜.布拉瓦茨基跟法蘭西斯.德雷克的名字有印象嗎? 說不定是會前去哪裏的從者也說不定翻譯 難道說,是在這些支配當中嗎?」 抵拒軍騎兵 「不……抱歉沒聽過啊。而那些安排者的從者都是將真名埋沒起來的傢伙們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華碩翻譯公司就不知道了。」 達文西 「這麼說也是,沒有這麼簡單嗎翻譯 是因為埋沒真名而不知道,照舊像騎兵跟弗格斯這種做為野生從者在地底世界 嗎,說 到底跟此次的事宜有無關係…… 諜報還不足夠呢。」 反抗軍馬隊 「把話說回來吧。 准確來說,現在這個地底世界有三個安排領域。 啊啊,當然,『不屬於任何一邊』我們抵擋軍也算進去的話就是四個了。 趁便說,這個支配領域的境地相當曖昧翻譯 像我們這種在境界隙間中躲起來棲身的我們就算了—— 他們天天都有小衝突,逐日成功與敗北,反覆著領土相互爭取。」 1:難道說……剛剛的『女王』……? 2:有關那安排領域麻煩更詳細點申明翻譯 ← 對抗軍騎兵 「這固然。 然則,安排者之一你們應當已經知道了翻譯 我們只擦身而過就算了,你們剛剛碰到了吧。真虧能保住人命啊翻譯 三都市之一,森林中的黃金都會翻譯 居住在哪裏的亞馬遜的支配者。 亞馬遜將那首都加上了名字,我們就這麼叫她—— 黃金鄉(El Dorado)的狂戰士。 阿誰女王所帶領的亞馬遜,是這個地底中最好戰的一團。 也是這個地底世界的最大勢力吧。」 德翁 「好戰一事已經用此身體味過了。 的確就完全沒有可以對話的空間。」 弗格斯 「是的。 老實說,我覺得異常恐怖……。」 阿斯托爾福 「因為眼神相會刹時,就大呼野生的漢子啊—,如許嘛翻譯 那,剩下的兩個呢?」 瑪絮 「是如許呢翻譯起首先將三個安排領域的全部狀態告知我們翻譯 單一的具體諜報以後在提。」 對抗軍馬隊 「令一個是城塞都會,不管夜晚仍是早晨都披發光輝的都市—— 被叫做『不夜城』。 固然沒有直接見過,但安排哪裏是恐怖的女帝從者的樣子。」 弗格斯 「又是,女人……」 瑪絮 「女帝,是嗎。不夜城這個單字,會讓人想起歌舞伎町的工作呢翻譯 在哪裏的到底是怎樣的女帝呢……翻譯」 抵拒軍馬隊 「最後一個,在東邊寬廣的大地底湖,在那停靠水上都會的一團。 我聽說何處的安排者也是女性的從者。」 弗格斯 「又來……! 明明華碩翻譯公司不善于跟女性戰役的說……。」 瑪絮 (從剛剛起頭,就連續發出沒法想像平常弗格斯師長教師會說出的台詞……!) 達文西 「啊啊——原來如斯。所以說,如許啊。 簡直跟弗格斯說的一樣,正是因為都是只有女人的世界。 不但是那亞馬遜們的村莊翻譯 這個地底世界全部的社會構造—— 只要漢子仍是漢子,不管到哪一個處所都會被當作奴隸一樣淩虐,沒錯吧?」 對抗軍騎兵 「——沒有錯翻譯 這就是我們抵拒軍存在的來由翻譯 從地上落下的男人們被女人所捕捉,然後成為其所有物是常態。 做為愛玩動物、勞動力、欲求不滿的宣洩口、和生產孩子用的道具。 就連零丁一個人走出去也不被允許。 只要漢子還是男的,就會遭到這類對待—— 像這類世界,怎麼多是正常的東西。 我是沒有記憶,也不知道真名,就連寶具也無法利用無力沒價值的從者。 可是,嘛,戰鬥下去的理由,如許就足夠了。」 1:馬隊…… 2:紳士.騎兵…… ← 阿斯托爾福 「是嗎?御主,是像目下當今佈滿肌肉風味的台詞會感應帥氣的那一派嗎? 感受比看向我的目光還要熱忱的感覺……。」 德翁 「唉。跟你比的話不論是誰都是名流吧。 並且跟翻譯公司是完全相反的屬性,他啊。」 阿斯托爾福 「嗚—,總感覺無法接管—!」 抵擋軍馬隊 「那,你們從今以後打算怎麼做?」 瑪絮 「是的翻譯我們的目標,是將這個做出地底世界的特異點中間—— 也就是發現逃脫的魔神柱,將其沒落一事翻譯 現在,這個反應,是在地底世界內,只能肯定這件工作罷了。」 達文西 「要花時候探查在極近距離發現它,或是對方引發特異的勵起反映的話就不會有錯了呢。 由到今朝為止的模式來看,魔神柱會與像是能成為特異點焦點的從者同化一事翻譯 可能性最高的,是潛藏在三個支配者當中吧翻譯」 1:那麼……只能去確認看看了。 ← 2:是我們見過的人也有可能。 阿斯托爾福 「嗯嗯,那,此次要反問你囉翻譯 對抗軍具體的目的是什麼?」 反抗軍馬隊 「這還用說。 將三個都會的安排者打垮,將男人解放出來。」 德翁 「那麼,跟我們的目標一致呢。」 弗格斯 「沒錯。我一點都沒有從今今後可以卯起來吃桃子下心,這只是單純的短長一致罷了! 還有現實上疆場能夠鍛鍊,與為了華碩翻譯公司自身的程度上升的私家願望也毫無關係!」 1:簡直就是完全不會撒謊的類型呢! 2:跟平常的弗格斯是分歧意義的沒有表裡之分…… ← 阿斯托爾福 「固然數目稀少,但有華碩翻譯公司們在就像取得百人力一樣。 盡可能依靠我們沒關系!」 反抗軍馬隊 「獲救了。原本我們的戰力跟三都市的任一權勢比都是微小的器械翻譯 只能不斷進行小規模的游擊戰而已。 少人數且強力的戰力,正是華碩翻譯公司們需要的。」 反抗軍少年 「好、好厲害—!同伴又增添了! 不愧是馬隊師長教師!」 對抗軍馬隊 「嗯?」 抵擋軍少年 「啊,不是,不是製樣的翻譯並非來偷聽,而是因為要來呈文才聽到的——! 啊,對,報告!基地內又有危險生物,騎兵師長教師! 飛過來的蟲很迅速的啃著桃木!」 反抗軍馬隊 「哦哦,這樣啊。 要是落空首要糧食來曆那可不可啊。 那麼,是來看看新火伴忠實心的時辰了嗎……?」 鳳 「咈—!」 德翁 「固然的要請翻譯御主,我們也幫忙吧!話待會再聊!」 (戰役) 阿斯托爾福 「呼哇—……翻譯」 德翁 「因為是為了這地方而戰鬥的,應當有歇息的權力—— 是以可以憩息一下嗎翻譯 簡直,此陽氣配上桃子的甘甜氣味,光只是漫步也會令人想睡。」 弗格斯 「瑪絮們也說,希望可以或許有些精查諜報的時間。 方才好也說不定呢。 暫時悠哉的在這附近晃晃吧——嗯? 這聲音是……。」 (看向旁邊) 抵擋軍漢子 「殺!殺!」 (恢復) 德翁 「漢子們構成列隊……在做戰役訓練的樣子。 馬隊在指點他們。」 弗格斯 「啊啊,鍛鍊!是鍛鍊呢! 真好呀,我也想鍛鍊啊……(坐立難安)翻譯 一邊做凱爾特式仰臥起坐一邊天然的接近的話,就會讓我加入嗎!?」 阿斯托爾福 「不,不用做這麼繞圈子的工作,你只要說了一般就會讓你參加吧……翻譯」 反抗軍馬隊 「很好,揮舞劍的方式不是有些模樣了嗎。 很棒很棒。」 抵拒軍漢子 「謝、感謝誇獎!」 抵拒軍騎兵 「那麼接下來華碩翻譯公司要教你們重要的工作翻譯聽好了——」 反抗軍男人 「——(吞口水)。」 抵擋軍馬隊 「把我而今獎賞翻譯公司們的工作全數忘掉。 別對本身的劍術有了自信。」 對抗軍漢子 「蛤?」 對抗軍騎兵 「如果有自信的話,就會沖入沒有勝算的戰爭當中。 那樣會死去翻譯那樣的太沒有效了翻譯 就算在這邊操演再多,被我所嘉獎翻譯 一樣會有無勝算的時辰到來。到阿誰時辰,就是逃跑,別迷惘。」 反抗軍漢子 「逃脫,也可以嗎……?」 對抗軍騎兵 「這固然。固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釀成如許。 但華碩翻譯公司所記得的戰爭的極意是—— 不要摒棄一向戰役下去翻譯 如許的話早晚會贏的翻譯」 抵擋軍漢子 「欸?可是,如許的話沒有矛盾嗎——哇。」 阿斯托爾福 「啊,跟此外人進行摹擬戰的孩子被打飛了。」 德翁 「因為體魄差所以是難以獲勝的仇敵呢……唔嗯。 明明破破爛爛的,還不放棄的站起來了哦。」 弗格斯 「毅力是很了不起。但那是典型的,太把勝負掛在心上的模樣呢。 沒有看到四周的狀態。 固然半吊子的我說這類話怪怪的,但有關鍛鍊一事我仍是能說上一兩句的。」 抵擋軍少年 「嗚嗚,可惡……咕翻譯 呼呼,沒有輸哦,不會輸的……!」 對抗軍馬隊 「好了。」 (騎兵敲少年初) 抵擋軍少年 「好痛。啊,馬隊師長教師……翻譯」 反抗軍馬隊 「剛剛好所以你也來聽。 ……起首先看在何處的敵手翻譯 既強健又比你嵬峨,技術也比翻譯公司好,也沒有傷,也不疲累翻譯 你感覺你會贏嗎?」 抵擋軍少年 「…………。」 抵擋軍馬隊 「誰人啊,對於贏不了的敵手撞過去那就竣事了。 那只是純真的不抛卻罷了。 對於絕對會輸的敵手說『我怎麼可以輸』的傢伙只是個白痴而已哦翻譯 換句話說,將實際的成功,也就是將活下去一事給抛卻罷了哦。 這意義有些微的不同。 聽好了——豈論什麼狀況,都一樣。 不要摒棄,一向想著博得方式去動作。 逃走也不是輸,阻滯也不是輸,就連輸也不算輸。 只要不抛卻達到終點一事,那掃數都邑釀成向前進一事。 只有這件工作是事實翻譯」 1:……原來如斯翻譯 2:Nice.Positive.Thinking。 ← 弗格斯 「跟我們凱爾特的戰士思考體式格局紛歧樣也說不定,但可以理解。 那並非『兵士』的教導,而是將常人釀成『士兵』的心態教育呢。」 反抗軍馬隊 「需要錢的話等存到錢就可以了。 需要人的話等人集合就能夠了。 主要的事情是,好像要輸的時辰不要輸,能博得時刻確切贏下來。 ——那麼,你此刻對於實習的敵手,翻譯公司覺得該說什麼,小鬼?」 反抗軍少年 「欸欸哆……… 『因為我累了今天就到此為止翻譯明天華碩翻譯公司會贏』?」 抵拒軍馬隊 「哈哈哈!沒錯!當然,若是明天感覺也要輸的話,也別忘記說這句話啊! ——哦,翻譯公司腳在痛啊。 真沒舉措啊……來,讓你騎我肩膀吧。」 反抗軍少年 「哇……謝、謝謝你……!」 抵拒軍漢子 「啊啊……我、華碩翻譯公司也清楚明明了,馬隊先生! 不要放棄,利用腦殼,不要死就是贏呢!」 反抗軍馬隊 「哦哦翻譯嘛,不要勉強的程度勉力吧翻譯」 阿斯托爾福 「真能幹呢。統率力流露無遺。 騎兵,明明是在這種處境卻受人敬慕呢翻譯」 德翁 「有種習慣的感覺。 生前,說不定也是帶領眾多手下的將領也說不定。 ……除戰鬥以外,也接管許多懊惱事的排解呢。」 反抗軍漢子 「……馬隊師長教師,想要弄成田耕種的處所,不可啊! 大塊的石頭一直冒出來!」 對抗軍馬隊 「哦哦真假啊,真沒設施啊!很好,把那石頭撿起來,可以做為投石機的彈藥來使用。」 對抗軍漢子 「……馬隊師長教師,新造的家因為計較毛病的關係,沒有材料做屋頂了!」 抵拒軍騎兵 「哦哦真假啊,真沒設施啊! 很好,把那邊當做酒場吧翻譯 上面開天窗的話不管烤什麼器械都不會有煙悶在屋內,一邊賞桃花邊喝酒。 這就是所謂的花見酒啊。」 反抗軍漢子 「……馬隊先生,今日份的衣服因為突風全數都被吹到泥水裡面! 沒有任何襯衫可以換穿了!」 對抗軍馬隊 「哦哦真假啊,真沒辦法啊! 很好,今天就是肌肉祭典的日子! 大師都上半身赤裸,互相展露自負的肌肉給對方看吧! 給優勝者供給大量儲蓄的酒吧!」 弗格斯 「從現在入手下手是重訓的時間……!?很好! 利用腦袋,這可不合華碩翻譯公司的流儀,利用肌肉的話就派上用處給各位看看!」 1:這是……多麼正向樂觀的鬍子大叔……! ← 2:乾淨的弗格斯有一點新鮮啊…… 阿斯托爾福 「本身也秉承不抛卻向進步如許的處局勢度的模樣呢翻譯 固然有點汗臭的關係跟華碩翻譯公司不適合,但這種處所他何處的做法好像才是正確的呢—。」 德翁 「非論若何都是自由的你,跟在給予的際遇中追求自由的他的差別吧。 但是,目前馬隊的樂觀卻變得值得依賴。 上位者所必要的——像推動力一樣的器材,他有這類東西。 所以說,這抵拒軍才不會被像是亞馬遜的敵權勢給滅絕吧翻譯」 對抗軍漢子 「……馬隊師長教師,糟了!」 反抗軍馬隊 「喂喂,接著又怎啦?」 抵拒軍漢子 「想要做為材料切割的岩石忽然動了起來! 看來好像是在睡眠的怪物的模樣!」 反抗軍馬隊 「啊……這個啊……這好笑不出來啊翻譯 好,去把它整理掉吧!」 阿斯托爾福 「只是純真的漫步也膩了翻譯 我們也去協助吧,御主!」 弗格斯 「當然,這也能變成鍛鍊一事。 就讓我來積累經驗吧!」 (戰役) 達文西 「那麼,諜報處理跟休息都已完成了。 從頭來決意今後的事情吧。 從此刻入手下手要實際前去三都市安排者的地點地翻譯 有保舉前往的處所嗎,馬隊氏?」 抵拒軍騎兵 「這樣嗎……水都應當不錯吧翻譯 來由有許多個——但最大的原因之1、是哪裏原本就是華碩翻譯公司們下一個打算進攻的地方。 水都安排範疇的邊端,雖說是小範圍,但已經成立抵拒軍的中間據點。 從那裏曩昔的話補給也很方便。」 1:我沒意見,就那兒吧。 ← 2:途中能歇息一下不錯呢。 阿斯托爾福 「已經準備好的話,那固然遵從這個方案對照好囉。贊—成翻譯」 瑪絮 「話說回來,馬隊師長教師。 其他兩個關於『黃金鄉』跟『不夜城』、 這好像都是在哪邊聽過的名字…… 這個湖真個都會,有什麼名字嗎?」 反抗軍馬隊 「有啊。我沒說嗎? 我們將要前去的都會名為伊蘇翻譯 水面搖蕩的退廢之都,水上都會伊蘇。」 -- *1:別意:(腦袋)甜點系從者,理當英魂候補還有阿提蜜斯。 *2:豈非是:神風魔法少女貞德

以下內文出自: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498835988.A.63B.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碩翻譯公司02-2369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