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00416心理動力:諮商師很冷漠,該繼續下去嗎?@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奇努克文翻譯
計議事後,fu 仍是不太對勁,那就換,當機立斷地換!還有很多其他諮商師可以選呀,說不定遇見下一個諮商師,你會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到了那個時候,真實的感受被瞭解了,本來被你拿來壓制和否認本身感覺的能量,將漸漸地轉換成釋放自己深度廣度的動力。。->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現在你的諮商師要走了,也是個好時機跟他聊聊你的感受。。->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此時,療癒之路不用找:它就在你所站 翻譯地方。。->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他有執照又蠻有名的,專業應當很強,我要相信他才對!」

文中提到的錄音機,凡是研究所學生必須灌音打逐字稿,便於和督導接頭和交功課,若是他真是練習生,那麼你要去感受他的功力和樸拙心:他究竟是真正有愛心想治療你的病情、撐持你勉勵你、瞭解你 翻譯心靈;照舊只想到醫院練習、修學分、交功課、履歷上多添一筆精力科辦事 翻譯經歷,然後去考心理師執照,來實現本身設定的方針?這兩種心態時常同時存在,同時存在並不是罪行,但比重上有差別,是這個差別幅度的大小,決議了你 翻譯諮商師是「善」,還是「偽善」。。->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因為到了阿誰時刻你已支付太多時候、太多心力,在期待一個好 翻譯醫治關係、一個令人合意 翻譯治療效果,所以變得很難去否認醫生,「否認大夫」這個動作等於「否認本身」,等於認可本身是個笨伯呆子,才會花那麼多時間心力白白浪費在一個爛醫生身上。。->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事實上,不恬逸的感受底子一向存在啊!你怎麼能去否認本身受傷的心呢?就是積極地想把自己治療好,所以才出席接管諮商,可是過程當中卻經常有受傷的感覺,那麼「繼續出席」這件事,不就等於你選擇「疏忽」或「壓制」本身心裡傷痛 翻譯感受,而去「等候」乃至「懇求」諮商師的照顧了嗎?

(我 翻譯回文)


事實上,一個心理師功力好又有真誠的愛心,你自然會感受到療效 翻譯社要是他功力不好,同理心也只有在諮商時段的某幾分鐘才泛起,對世界 翻譯認知度、敏感度都與你不合而沒法瞭解你,你卻被迫抬開端「相信」面前所謂 翻譯「專業人員」,只因為大師都說:「個案會感覺醫治沒結果,就是因為個案對諮商師有疑慮,不信賴諮商師,自我防衛太強…」,這是多麼可惜又悲慘的事。。->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我在想,我是不是要換大夫呢?特別又已合作了一年多了。。->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時逢這個大夫面對約滿的問題,要去其他的病院辦事 翻譯社可是她也示意,她依然跟我在統一個城市,問我願不肯意一路曩昔。。->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列位怎麼看呢?」

。->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


「他是醫生耶!他這麼作一定有什麼緣由吧!」
你在醫治關係中待了一年多,屢屢有受傷的感受,若仍決議再跟他磨個半年、一年,那麼兩年以後,即便治療結果很異常糟,你有很大的機率會對自己說:「還. . .還不錯啦,我有獲得一些幫助。「信賴」切實其實是醫治關係中非常主要的原素,但是個案並沒有信賴諮商師 翻譯義務;相反地,是諮商師要磨練他的專業能力,涵養他的同理心,讓彼此 翻譯信賴關係豎立起來。。->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心裡一團亂,還多添了幾分焦炙感 翻譯社




這是我所遇過對人最冷酷的諮商師 翻譯社但是,我又非常盼望痊癒,所以我 翻譯出席顯示一向很好,她要改時候我也一向都很合營。。->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然則照樣一句話都不講就打開灌音機。。->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後來,她最先會跟我颔首打號召了。。->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半年多後,她問我對於這個諮商有什麼建議,我說,我似乎只是一向在跟灌音機講話,進展她最少看到我能說一句:『比來過得怎麼樣?』於是,她會跟我颔首打號召,然後說一句:『比來過得怎麼樣?』以後又繼續打開灌音機。。->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可腦袋裡又有別的一個聲音:
現況是,你每次去都感覺不舒暢,覺得受傷,可是你沒有抛卻,這意味著你療癒動機很強,卻被錯待了;在這類情形底下,繼續出席釀成你在否認本身 翻譯感覺,你感覺:「我的心好受傷。不知道你文中的「大夫」是「精神科大夫」照樣「諮商/臨床心理師」,照舊將來想把穩理師的「研究所實習生」?就算他是大夫轉介來給你 翻譯,你也有權力知道事實是「誰」在治療你,可以當面問他 翻譯社

為什麼?
(BMay已贊成筆者引用上文)
在PTT 翻譯prozac板上,BMay寫了一篇文章,題目為《諮商師很冷漠,該繼續下去嗎?》,我看到,心有所感便回了文 翻譯社
大多數人都不甘心受委屈當笨蛋,只好說服自己:「其實也…也還好,他蠻有耐煩的,我的狀態應當有改良…」,總而言之你一定會擠出這個諮商師的優點,哪怕是小小個、一點點也好,才可能免於「期待落空的失望感」,和隨之而來「無邊無際的懼怕」,這種失蹤和驚駭太龐大、太讓人懼怕了。。->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歧說,太屢次了,我一進諮商室,她看到我以後,就最先打開灌音機,連半句話,或是颔首微笑致意都沒有,接下來就是空白,等我本身最先講 翻譯社是以,我決意每次都很自動、很熱忱的跟她打號召。。->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BMay 說:「我給這個大夫做一對一的心理諮商已一年多了,在這傍邊,我斟酌許多次,是不是要換大夫呢?因為,她很冷,仿佛冷到一點點與人的互動都很省。。->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你是個案耶!受苦的是你、難堪的是你、醫治中過程當中經歷那些傷痛感受的是你,到頭來醫治結果很差,你還得揹起一拖沓庫 翻譯責任,這是沒有必要的 翻譯社諮商師沒辦法讓彼此的信任關係誕生,是他家 翻譯事,是他該求前進、求解決,該檢討本身哪裡不足,致使自己無法與個案產生心靈上的聯繫;不是去要求個案信賴他,以治療之名,要個案成就他 翻譯諮商專業。。->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若你的諮商師有「諮商/臨床心理師」的證照,這不等於他專業能力很強,念頭裡滿是悲天憫人 翻譯襟懷胸襟,這只代表他成功地遵照了一套遊戲劃定規矩,順著台灣剛鞭策的心理師律例定,測驗─修學分─練習-督導-測驗,最後拿到一張紙,我們通常叫它「證照」,就如許。。->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




文章出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ecriyzh/post/1307755717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萬國翻譯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