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22211


梁實秋【雅舍談吃 – 粥】:「我不愛吃粥。小時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鍋稀飯,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塊醬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的撒在盤子中,一根油條斬做許多碎塊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個完整的皮蛋在醬油碟中晃來晃去。不能說是不豐盛了,但是干噎慣了的人就覺得委屈,如果不算是虐待。」

青菜豆腐各取所好,口味之於人實有極大的差異,但每見此文,卻還是無法理解,那麼精采的各色粥品,怎能不愛呢?姑不論古來醫家多有食粥補益的說法是否經過實證,我但愛食粥,每食必不能控制而至過量。無論明火白粥、台式鹹粥、廣東粥、潮州砂鍋粥,無不深獲我心。不能接受的是那種那種市面攤檔以乾飯加水略煮卻硬要說是粥的放水燈貨色,號稱肉粥,實不見肉,主軸並非食粥,目的是要你多點菜多消費,光喝粥不點菜是會遭白眼的。另外則是那種不知道那裏廣東的台式廣東粥,每種粥都當成艇仔粥,五花八門的配料,還硬要加上油條,粥更還是隔夜乾飯煮的。

早歲每年總有幾回要到香港參展,每次下地鐵後要走一段不算短的路才能到達會展中心,路途中頗有幾家老字號的粥店,稍稍拐一點路就能到,因此每日赴展會之前必到粥店吃碗魚片粥,若是時間夠早,就會點一碗生菜鯪魚球或是鮸魚腩生滾粥,外加籠屜現蒸的各式腸粉,吃完神清氣爽參展去。這還不只,凡去參展過的人必定知道,會展中心獨家經營的各種餐食店的東西難吃至極,更且貴價到擺明就是敲盤子,甚且規定外食不准入內。我是每次吃完粥必定會另外點上一或兩碗或皮蛋瘦肉粥,或艇仔粥、碎牛粥等等,再加上兩份腸粉外帶。早上排隊進場的人潮洶湧,不要太過明目張膽,以外套或是背包遮掩一下,入口警衛的檢查倒也沒那麼嚴格。於是這一來,午餐及下午的點心都有著落了,粥和腸粉冷食反而滋味更濃稠,每次一開吃,總會吸引周邊參展廠商前來打探那裏買,怎麼帶等等。

台式的清粥小菜,粥雖是小家碧玉的白粥或番薯粥,但是菜色繁多,最是精彩,每食必至欲罷不能。粥好不好吃必定與菜色有關,上述梁老所說的”不能說不豐盛”的菜色還真是引不起吃粥的興趣來,醬豆腐、花生、油條、皮蛋,我的天,即便對愛吃粥的人而言也不只是委屈而更是虐待。又或是開了一桌子瓶瓶罐罐的加工食品,雖說看起來花色繁多,但是似乎既不健康又不落胃。


連日來天氣燠熱難當,胃口也不開展,兩周來四度吃粥,白粥搭配蟹醬蝦米空心菜,辣椒炒洞庭銀魚,梅菜扣肉,前些天剛滷好的大腸頭、豬耳朵、豬舌頭及隔間肉,切點薑絲蔥珠,再淋點辣油,豆腐乳必定是坤昌,阿媽醃漬的蕗蕎和自己醃漬的芽薑,最後則是淋上麻油,撒上蔥珠的薄切榨菜片,果真好吃。隔幾天則是干貝白粥搭配韭菜蛋、酸筍炒肉、肉丸燉綠竹筍、炸紅糟鰻、滷花生及酸蝦茄子。


隔週阿媽送了一隻全雞,原本要燉雞湯,因此先以雞骨架燒了一鍋高湯,不料夫人臨時說她比較想吃麻油雞,這一改菜,高湯就閒置了。隔天則將雞骨架去骨出肉,以湯和碎肉熬了一鍋雞肉粥,延續前兩天的酸筍炒肉、滷花生及酸蝦茄子之外,煎一個菜脯蔥蛋,炒個蟹醬青花菜,外加一小碟阿媽的醬冬瓜,就又是美好的一餐了。

夫人問道:「阿媽送的三把菜豆怎麼處理呢?」切點筍絲,醃點絞肉,菜豆洗淨切兩寸段,來鍋傳統的菜豆粥真是太爽了。

不愛吃粥?怎麼會呢?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funP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