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1543烤羊腿、烤戰斧、hummus、kebab和牛頰肉bourguignon


周一上午出門運動,到下午三點來鐘運動結束時已經餓極了,於是便到賣場逛了逛,買了點現成的滷菜及一支烤德國豬腳。滷菜的火侯當然不到位,德國豬腳更是離譜到家,皮質韌得像鞋底,只好將就先吃點滷菜,並把豬腳再次調味並放入烤箱中烘烤。吃著吃著,夫人忽然說:「少爺今天七點多就會回來了。」「嗯,怎麼了?半年多沒回了,有特別的事情嗎?」「沒呀,說是因應大陸的十一連假,所以台灣也放假,可以回家來。」「上次說要回來,先通知了一下,但是臨時又是任務又是升職等等,也趕緊告訴我們取消。這次臨時要回來也沒事先說一聲,要吃甚麼呢?連材料也沒有呀!」


八點出頭,安步當車走回家的少爺說下了班直接坐車回家,還沒吃晚飯,想當然耳。還好,有現成剛烤好了的德國豬腳,剛好想起來,少爺口味廣闊,但是不太欣賞cheese,唯有味道清淡的mozzarella得他喜歡,無論一般的炸mozzarella條或是新鮮的水牛mozzarella都喜歡,剛好下午在賣場帶了6顆回家,也帶了一盒牛番茄打算搭配,問他好否,當然是好呀,mozzarella和牛番茄分別切片,淋上balsamico及extra virgin就是一道好菜!於是就這麼吃著,剛好也買了Samuel Adams的Boston Lager及Rebel IPA和Pilsner Urquell,聊著聊著再炸點越南的蝦餅,也就這麼打發了。「明天怎麼吃?上次說hummus、kebab和牛頰肉都是必吃,後來又說想吃羊腿,你明天晚上就回去,不一定買得到材料。」

完完全全沒有意識到隔天就是中秋前夕,少爺這是回家過節團圓的。其實下午得知他要回家就先和美福聯絡過了,他們說時間太趕,隔天沒有辦法到貨。於是打電話給台中一家供應商,回說要到倉庫看看,結果都是已經分切好的羊腿,要看看隔天上午有沒有新到貨才行。沒有想到隔天連絡,果然有新鮮的羊腿可以供應給我,於是趕緊買上其他的材料,不到中午就開始料理。





拿一大方的牛頰肉,先分出少許和雪花牛一起烤製kebab,其他的按照標準程序來製作bourguignon,當然,洋蔥、紅蘿蔔、培根肉、小洋蔥及白蘑菇都是不可少的配角,各自該炒該烤處理完畢入鍋後倒上一瓶紅酒開始慢慢熬煮,今天時間不夠,就以直火來煮吧!鷹嘴豆煮好之後,加入經過攪打的Tahini、芫荽、1.5顆檸檬汁及幾瓣大蒜,淋上一點extra virgin,打均勻之後入盤,再次淋上extra virgin,撒上parsley及paprika再冰鎮一下。沒買到彩椒,但是有非常漂亮的小茄子,要製作kebab,沒有蔬菜是絕對不行的,分別串上改刀成小塊的牛雪花及牛頰肉,間以小黃瓜、小紫茄、蒜仁、小番茄,淋上一點extra virgin就可以開始烤製了。先上幾串kebab再端上hummus,加上mozzarella就可以好整以暇,邊吃邊等,不用急了。






菜色不但多又花時間,必定要先排好優先順序,這才能夠漸次出菜,以免空等。最早完成的手續是將羊腿以沸水汆燙並洗淨,然後另外燒上一鍋水,放入蒜仁、薑片、花椒粒、肉桂、小茴香子及月桂葉,淋一點米酒,待水滾沸之後,將羊腿放入,水再次滾沸,撇除浮沫,蓋上蓋子改以小火將羊腿煮上半個鐘頭,然後熄火燜上半個鐘頭。原本打算要開個炭爐的,但是一個人真是忙不過來,只好放棄,反正剛剛烤好kebab的鑄鐵烤板還非常滾燙,就用它來製作羊腿吧。先以劍山將羊腿戳上無數的小孔,先灑一次孜然及小茴香子混合的香料,醃漬半個鐘頭之後次第淋上檸檬汁,撒黑胡椒粉及綜合義大利香料,刷上extra virgin,最後刷上一層蒜蓉,再噴點extra virgin就可以進行烤製了。



俗話說得好,怕麻煩就會有麻煩。若是起了炭爐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炭爐大不同於烤板,先行煮過的羊皮已經非常的軟糯,一放上鐵板便會黏住,用炭爐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又或是先行以滾油澆淋於羊腿上,也可以避免如此狀況。手跟不上腦,既然已是定局,就要順勢而為了。勤淋油,勤翻面是唯二可以補救的手法了,就這麼進行,直到羊皮略帶焦脆就可以上菜了。



原本稱重「四斤九兩七」將近2.8公斤的羊腿出鍋,少爺驚呼:「羊肉可真是縮得厲害,這怕剩不到一半了。」迫不急待的分切而食,羊腿里脊的部分完全不會乾柴已是讓人驚豔,少爺一嚐腱子肉的部分便說:「這個可厲害了,這樣又煮又烤弄出來,我原本以為會很乾澀,沒有料到這個腱子肉竟然有著和我們家滷牛肉腱子像似程度的軟糯,真是好吃到不行。」「诶,怎麼停手了?」「呣達了。可以帶點回台北嗎?」「留下點給你酷妹,其他全打走。還有牛頰肉,也帶些走吧。」「還留有3%的胃嗎?」「不會吧?!還有秘密武器,是啥呢?天啊!竟然還有戰斧,這是拚死也要一吃的啦!」好吧,剛好利用剛剛烤製羊腿,還非常燙的鑄鐵烤板來進行烤製,戰斧比諸羊腿只有大約六七分之一的厚度,烤過羊腿就知道烤戰斧是一蹴可行的事情。行有餘力,可以縱橫烙上花紋增加美觀,油滋滋,香噴噴,戰鬥者的胃確實不容小覷,我和夫人各嚐一口,發現肉質真是鮮嫩多汁,其餘的,當然屬於少爺那鋼鐵般的胃了。


完全沒有預計的選日不如撞日,當日匆匆趕赴幾個地方買食材也都非常順利,急急忙忙的幾道料理也沒有出大錯,那就是合該要有這一次意外烤肉趴的。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funP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