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物少女艾莉緹(The Borrowers) @ 早安,電影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Award
  • 關鍵字
  • 心聲
  • 7.12 黃絲帶行動 為我的台灣出聲
    1. 沒有新回應!
  • 201101182136借物少女艾莉緹(The Borrowers)

    「自古以來有許多生物絕種,雖然殘酷,但妳們是即將滅絕的種族。」

    「我們才不會這麼容易就滅絕!」

    這是電影《借物少女艾莉緹》中男女主角的一段對話,也是兩人在片中關係最緊繃最衝突的一刻,更是影片進入最高潮的轉折點。

    這部片的預告以「人類與小小人,誰才會是即將滅絕的種族?」作為結束。點出了這部片的主題,生存與幸福與否,不在大小強弱,而在信念與共同的扶持。



    《借物少女艾莉緹》是吉卜力動畫工作室新推出的電影,吉卜力的招牌靈魂人物宮崎駿並未擔任導演,只擔任企劃編劇,導演係由米林宏昌擔任,不過全片不論角色造型或是背景風格,都還是有著濃郁的宮崎駿風味。

    《借》片敘述12歲少年翔暑假時,搬進東京近郊的老宅休養,準備即將到來的心臟手術,在那他碰到了傳說中的小人族。

    這個母親及阿公都堅稱看過的小人族只有鉛筆一般高,他們住在老宅的地板之下,靠著半夜跟人類那裡「借」東西維生。影片的架構係以小小人的十四歲少女艾莉緹與翔之間的交往為主。

    故事的張力開始於艾莉緹終於到了可以追隨父親出去借東西的年紀,第一次探索更廣、更大世界的驚喜與刺激,卻在疑似被人類發現的挫折中結束。

    不能被人類發現是小人族的生存定律,因此艾莉緹的父親開始思索及找尋搬遷的地方。

    在此同時,艾莉緹對人類世界的探索,以及與少年之間的關係,却持續進行中。她這樣不顧父親警告的行為,真的將家人安危推至了最危險地步!

    這部片開始得很有童趣,利用貓咪及烏鴉爭鬥,讓少年第一次見識到小人族,接著則是透過艾莉緹的逃竄及回家,表現出小人族的身形大小、居住空間,以及相對他們身型,各種我們看似沒什麼用的東西,對他們而言卻是大用。

    影片前段最有趣之處,在於故事說的是艾莉緹第一次參與借物行動,看似是她在探索人類世界,却是讓身為人類的我們得以了解她的世界。

    這部片的故事架構說來簡單,就是敘述少女長大開始接觸世界,但卻與絕對禁止接觸的對象,有了不斷接觸機會與嘗試。這樣挑戰禁忌,讓她及家人都面臨更大挑戰。

    很容易讓人想到《羅密歐與茱麗葉》,不過這部片並沒有預期中的愛情,有的是更能感動人心的友情,與溫暖的人性。

    一如文章開始時所說,這部片的主題之一,就在大小與強弱上,透過艾莉緹與翔的互動,展現了弱小依然有能力幫助別人,弱小依然可以產生極大助力,不要因為小、因為弱,放棄希望與夢想。

    這部片係改編自英國小說家瑪麗諾頓(Mary Norton)的奇幻小說《地板下的小矮人》(The Borrowers)。

    小人與巨人的對比,可以象徵的不是宗教上的神祇,就是政治上的老大哥,在一般這類作品中,通常是用來類比某種巨大的權勢。

    《傑克與魔荳》最是典型,傑克被騙買了沒有用的荳子,後來他順著荳子長出的藤蔓攀爬而上,發現一個巨人居住之處,這個巨人就可以是龐大商業或是資本勢力的象徵。


    迪士尼曾將「傑克與魔荳」的故事改拍成米奇的版本。

    傑克這個純樸農人不甘被騙,順著所買的東西,尋根追到了源頭。這個故事「寫實」與最富「寓意」之處,在於欺騙老實人的力量實在太過巨大,老實人只有趁他熟睡之際,才有機會偷走巨人的財富或是扳倒巨人。

    《地板下的小矮人》過去也曾拍過電影或是電視影集,如1997年的電影《寄居小奇兵》(The Borrowers),故事描述小人族「寄居」的房子面臨邪惡律師的欲圖拆毀牟利,小人族與原住屋人類,此時倒成了命運共同體,同是法律、商業巨大利益下的弱勢。



    《借》片中「巨人」與「小人」之間沒有太多對抗性的象徵,反倒聚焦在生活、環境與生態上。

    透過各種人類日常生活中的小物體或是小零件,轉換成小人族中很大很有用的東西,很自然傳達了惜物愛物觀念,令人有應更加珍惜生活環境的動念。



    爸爸告誡艾莉緹人類給的東西不能拿,除了是因為如此一來,存在已否將為人類確認,這會危及平日各行其是的生活型態;另一方面也是自食其力的期勉。

    這正如同紀錄片《Kanakanavu的守候》中,原民長老告誡年輕人,不要成為向觀光客搶、要食物的猴子一樣。

    《借》片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部片的空間層次設定與表現。艾莉緹與翔幾次碰面的空間各有不同,對應著不同意義,有著不同表現。

    第一次在草叢中瞥見,他還沒正式進入屋宅,她還沒有正式可以外出的許可,他不是很情願的要進入一個陌生空間,她則是迫不及待的要向陌生空間探索。

    接著,她竄回安全地帶,一個貓咪捉不著、蚱蜢也干擾不了,內部另有一片令人訝異的美麗空間,一個溫馨的家。他則是進入一個母親、阿公都曾住過,如今卻只剩下佣人阿春獨自照料的空盪空間。

    大冷疏離,小溫暖凝聚。

    艾莉緹與翔的第一次正面接觸,她是在暗夜由密道進入房間,她與翔的關係依舊是生人迴避式的絕對躲藏。

    第二次則是白天由外牆攀爬至他的窗邊,艾莉緹與翔的關係雖然還是閃躲,但她已是「正式」由外而來的向他提出訴求,對抗還沒完全形成,卻已是一種不願受擺佈的反抗。

    第三次兩人在戶外草地上碰面,兩人又回到了最初瞥見的空間。兩人都不再被限縮在封閉空間,開放空間讓兩人得以面對面,對抗雖然成形,卻是很快就轉換成互信互助的互動,因為兩人都有顆開放的心。



    小人族的躲藏生活最大遺憾是不能見識真正的海,這與電影或是影像傳播媒介的本質很像,觀賞電影可以令我們置身想像力極致的國度,不過不管是2D、3D,都如同艾莉緹母親貼在窗外的海洋貼紙一樣,只是一種逃避的慰藉。

    這部片沒有什麼反派,女傭阿春固然製造了小人族生存最大危機,不過她的出現,搞笑重於破壞。

    整部片最有趣的角色變化該屬那隻很眼熟的貓,由開始的可怕掠食者、不確定的危機、到最後的最大幫助者,這隻肥貓沒有對白,卻有著明顯的角色轉變。

    少年翔的設定:父母親都不在身邊,都忙於事業?只有姨婆照料,姨婆將他「丟」到鄉下。

    艾莉緹看似在覆巢之下生活,讓他羨慕不已,因為她可以和父母親一起生活、一起學習、一起面對生活中的各種挑戰。這該是這部片對於已成趨勢的隔代教養的一點省思吧。

    「我們還有其他同伴嗎?」艾莉緹看見史皮勒出現時,興奮的提問。艾莉緹從小跟著父母,從沒看過其他小人族,所以她始終不確定自己是否不孤單。

    我們雖然不是小人族,不過我們的心,我們的理想,卻如同小人族般不易讓人看見。我們還有其他同伴嗎?,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如此自問。

    艾莉緹的生活態度,給少年翔極大鼓舞,讓他敢於面對生死未卜的手術。對於理想、對於自己選擇的生活,不管有多少挫折,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因為一定會有我們的同伴出現。

    Philip Mendoza的插畫精緻引人入勝

     



    類型:動畫,片長:約95分鐘,級別:普,出品年:2010,導演:米林宏昌,演員:配音:艾莉緹/志田未來、翔/神木隆之介。

    P.S.我的部落格「早安電影」現正參加「2010台灣部落格大賽」,懇請大家支持。
    台灣部落格大賽網址:http://www.hi-on.org.tw/blogaward.jsp,或可經由我的部落格上的比賽貼紙連結,點入網址後,選擇「藝術文化」類,我的部落格「早安電影」是第一個,每日同個IP只能投一票,隔日才能再投一票,歡迎大家每日上網投票。

    真的不是一般人|日誌首頁|香港影星郵票上一篇真的不是一般人下一篇香港影星郵票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