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81313秦晉殽之戰(一)燭之武退秦師





燭之武退秦師:寫秦晉圍鄭,燭之武退秦師。
【段落大意】:敘述攻伐之由來,及秦晉之分軍而舍。
僖公三十年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氾南。
【重要解釋】
1.晉侯:指晉文公。春秋晉國之君,姓姬,名重耳,獻公次子,太子申生之弟。獻公嬖驪姬,殺申生,重耳奔狄;獻公既卒,數傳至懷公圉,秦穆公怨圉,乃求得重耳,發兵納為晉侯。公任用狐偃,趙衰諸賢,納周襄王,救宋破楚,繼齊桓公為諸侯盟主,成為五霸之一,諡文。
2.秦伯:指秦穆公。春秋時代秦國國君。嬴姓,名任好。勤求賢士,得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孫支等賢臣,助晉文公歸晉。周襄王時伐西戎,開地千里,襄王命為西方諸侯之伯,遂霸西戎。在位三十九年。諡穆。春秋五霸之一。
3.圍:動詞,從四周攔擋、包攏。如:「團團圍住」。《左傳.僖公五年》:「八月甲午,晉侯圍上陽。」
4.「以」「其」無禮於晉:介詞。因為。《論語.衛靈公》:「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其」,代詞,指鄭國。
5. 「且」「貳」於楚:「且」,連詞。況、何況。《左傳.僖公二十八年》:「且楚師老矣,何故退?」「貳」,動詞。有二心,暗中勾結。《左傳‧成公八年》:「是以諸侯懷德畏討,無有貳心。」
6.軍:動詞,駐紮、屯兵。《左傳.桓公八年》:「楚子伐隨,軍於漢淮之間。」
7.函陵:春秋時期鄭國地。在今河南新鄭縣北十三里。
8.氾南:「氾」音ㄈㄢˊ,春秋時鄭國邑地。南氾故地約在今大陸地區河南省襄城縣南;東氾故地約在今大陸地區河南省中牟縣南。
【翻譯】
  魯僖公三十年九月甲午日,晉文公、秦穆公率軍包圍鄭國,因為鄭國曾對晉文公無禮,又私下結好於楚國。晉軍駐紮在函陵,秦軍駐紮在氾南。
解析:
     這段的前提是說晉文公當年出亡時經過鄭國,鄭大夫勸文公要好好對待晉伯,鄭文公用諸侯各國公主來往甚眾的理由,而不以禮待之。所以晉文公與秦穆公會在僖公三十年圍攻鄭國,而「以其無禮於晉」,便成為戰爭發動的藉口; 另外西元前632年的晉、楚城濮之戰中,鄭國曾出兵幫助楚國。照當時的國際情勢來講,鄭國是要歸順晉國的,但弱國無外交,它為了自保,不得不兩面討好,這是另一個發動戰爭的最正式理由.
【段落大意】:敘述鄭伯聽從佚之狐建議,遣燭之武出見秦君。
  佚之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重要解釋】
1. 佚之狐:春秋時鄭國大夫。明.陳士元《姓匯》:「《姓考》云:商時候國。周武王俘佚侯、艾侯臣四百人是也。後以國為氏。《姓纂》云:鄭大夫采以國為氏。《千家姓》云:滎族,齊桓公臣有佚田。」
2.言於:向……說。「言」,動詞。告訴、告知。《史記.陸賈傳》:「酈生瞋目案劍叱使者曰:『走!復入言沛公,吾高陽酒徒也,非儒人也。』」「於」,介詞。向。《論語˙學而》:「子禽問於子貢。」
3.鄭伯:即鄭文公。姬姓名踕(?-前628年),春秋時鄭國君主(前673年-前628年在位),諡號文,鄭厲公突之子。
4.國危矣:國家危險了。「危」,形容詞。不安全。《左傳.昭公十八年》:「小國忘守則危,況有災乎?」「矣」,助詞。表示已然的事。《荀子.勸學》:「吾嘗終日而思矣,不如須臾之所學也。」
5.若使:如果派……。「若」,連詞,如果、假如,表示假設。《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公子若反晉國,則何以報不穀?」「使」,動詞。命令、派遣。《左傳.桓公五年》:「夜鄭伯使祭足勞王,且問左右。」
6.師必退:軍隊一定會撤退。「師」軍隊。《詩經.秦風.無衣》:「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7.從之:聽從了這個建議。「從」,動詞。採取。《史記.秦本紀》:「虢射曰:『因其饑伐之,可有大功。』晉君從之」「之」,代詞。指佚之狐的建議。
8.辭曰:指燭之武對於鄭君命令的拒絕言辭。「辭」,動詞。推卻、不接受。《左傳.僖公八年》:「子魚辭曰:能以國讓,仁孰大焉。」
9.壯:人到三、四十歲的時期稱為「壯」。《禮記.曲禮上》:「人生十年曰幼學;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室。」
10.猶不如人:還比不上別人。「猶」,副詞。尚且。《左傳.宣公十二年》:「困獸猶鬥,況國相乎?」
11.無能為:不能做什麼。《左傳.隱公四年》:「 衛國 褊小,老夫耄矣,無能為也。」
12.也已:語氣助詞。表肯定。宋.歐陽修《洛陽牡丹記》:「此又天地之大,不可考也已。」
13.早用子:早一些重用先生您。「用」,動詞。使人或物發揮其功能。諸葛亮《出師表》:「用於昔日。」
14.寡人:.古代君主的謙稱。《禮記.曲禮下》:「諸侯見天子,曰『臣某侯某』。其與民言,自稱曰『寡人』。」 孔穎達《疏》:「寡人者,言己是寡德之人。」
15.然:連詞,但是、可是。《史記.項羽本紀》:「然不自意能先入關破秦。」
16.不利:有壞處,沒有好處。《管子.乘馬》:「為事之不成,國之不利也。」
17.焉:語氣詞,置句末表示肯定。相當於「也」、「矣」。唐.柳宗元《封建論》:「夫假物者必爭,爭而不已,必就其能斷曲直者而聽命焉。」
18.許之:指燭之武答應了鄭君的要求。「許」,動詞。答應、應允。《左傳.閔公二年》:「及密,使公子魚請,不許。」
【翻譯】
  佚之狐對鄭伯說:「國家危險了,如果派遣燭之武去見秦君,秦晉之軍必定會退去。」鄭伯聽從佚之狐的話。燭之武推辭說:「臣在壯年時,尚不如別人,如今老了,恐怕無能為力了!」鄭伯說:「我不能及早用您,如今國家危急才來請您,是我的過失。但鄭國滅亡,對您也沒好處啊!」於是燭之武答應了,當夜用繩子從城牆垂下來,出城而去。
【解析】
  燭之武是個智者,而鄭伯卻不能賞識他,這不免會有心存不滿的地方。所以當佚之狐推薦自己給國君時,不免要酸鄭伯一頓,發一下老脾氣不可。但是,鄭伯也不是省油的燈,首先承認自己的錯誤(這不簡單,國君都是目中無人的,不過也是因為迫在眉捷的危機使然),再威脅燭之武說鄭國亡了,您也好不到那兒去呢!所以燭之武不得不賣一下老命,一來是終於有人用自己了,二來也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不然,有些人可能翻出城外,賣主求榮去了。  
  
【補充資料】
     晉文公、秦穆公共圍鄭,以其無禮而附於楚,鄭大夫佚之狐言於鄭君曰:「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圍必解。」鄭君從之,召燭之武;使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鄭君曰:「吾不能蚤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燭之武許諾。夜出見秦君曰:「秦晉圍鄭,鄭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鄭在晉之東,秦在晉之西,越晉而取鄭,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晉。晉,秦之鄰也,鄰之強,君之憂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資糧,亦無所害。且君立晉君,晉君許君焦瑕,朝得入,夕設版而畫界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取鄭,又欲廣其西境,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而利晉,願君圖之。」秦君說,引兵而還。晉咎犯請擊之,文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能弊鄭,因人之力以弊,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矣。」亦去鄭,鄭圍遂解。燭之武可謂善謀,一言而存鄭安秦。鄭君不蚤用善謀,所以削國也,困而覺焉,所以得存。(漢.劉向《新序.善謀》)
【段落大意】:敘述燭之武以「亡鄭陪鄰」、「晉背秦德」及「闕秦利晉」三層要義,打動秦君,戍鄭而還。
  夜縋而出。 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于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
【重要解釋】
1.縋:音ㄓㄨˋㄟ,用繩繫物,使其自下往下墜。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縋,以繩有所縣也。」《左傳.昭公十九年》:「子占使師夜縋而登。」
2.敢以煩執事:冒昧地麻煩您。「敢」,副詞。表示冒昧。如:「敢請」。唐.李白《為宋中丞自薦表》:「不勝慺慺之至,敢陳薦以聞。」「執事」,對對方的敬稱。《左傳.僖公二十六年》:「寡君聞君親舉玉趾,將辱於敝邑,使下臣犒執事。」 杜預《註》:「言執事,不敢斥尊。」
3.越國以鄙遠:越過一個國家而把疆域擴展到遠方。「越國」,秦國必須越過周王國才能攻打鄭國。「越」動詞,度過﹑跨過。《楚辭.屈原.天問》:「阻窮西征,巖何越焉?」「以」,連詞,目的在於。《尚書.泰誓下》:「郊社不修,宗廟不享。作奇技淫巧以悅婦人。」「鄙遠」代指鄭國地處偏遠,不值得攻打之意。「鄙」,名詞,邊遠地區。《左傳.僖公元年》:「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杜預《註》:「鄙,鄭邊邑。」
4.焉用:何必用、哪裏用得著。「焉」,副詞,豈、如何。《論語.先進》:「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5.陪鄰:增加鄰國的土地。「陪」,動詞,增加。《左傳.定公四年》:「分之土田陪敦,陪猶山也。」杜預《注》:「增也。」
6.厚:形容詞,多、大。唐.元稹《崔鶯鶯傳》:「兄之恩,活我之家,厚矣。」
7.薄:形容詞,減輕、減損。《左傳.成公十八年》:「禁淫慝,薄賦斂,宥罪戾。」
8.舍:音ㄕㄜˇ,動詞。放棄、放下。通「捨」。《論語.雍也》:「犛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9.以為:「以之為」的省略形式。猶言讓他(它)做,把它作為。《後漢書‧竇武傳》:「長女選入掖庭,桓帝以為貴人。」
10.東道主:原指東路上的主人,後稱請客的人。因鄭在秦國東面,故稱東道主。
11.行李:使者。杜預《注》:「行李,使人。」又作「行理」。《北史.賀蘭祥傳》:「既與梁通好,行李往來,公私贈遺,一無所受。」
12.共其乏困:可供給所缺乏之物資。「共」音ㄍㄨㄥ,動詞,供給。通「供」。《左傳.僖公四年》:「若出於陳鄭之間,共其資糧屝屨。」「乏困」,缺乏和困難。《左傳.昭公十三年》:「寒者衣之,飢者食之,為之令主,而共其乏困。」
13.無所害:沒有什麼損失。「無所」,表示否定不必明言或不可明言的人或事物。《周禮.考工記.輪人》:「無所取之,取諸圜也。」 鄭玄《註》:「非有他也,圜使之然也。」「害」,動詞,損傷。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害,傷也。」《韓非子‧六反》:「害者,利之反也。」
14.且:連詞。況、何況。《左傳.僖公二十八年》:「且楚師老矣,何故退?」
15.許:動詞,答應、應允。《左傳.閔公二年》:「及密,使公子魚請,不許。」
16.焦瑕:焦,國名。周代姬姓諸侯國,故址約在今河南省陝縣南。此時為晉國的城邑;瑕,亦為晉邑,在今山西省芮城縣南。
17.朝濟而夕設版:早上才剛助晉國渡河回國,傍晚晉國即築城牆,用來防備秦國。意指晉君過河拆橋,翻臉迅速。「濟」音ㄐーˋ,動詞,過河、渡河。《文選.曹植.贈白馬王彪詩》:「伊洛廣且深,欲濟川無梁。」「版」,名詞,古時築牆所用的木夾板。如:「版築」。《史記.田單傳》:「田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與士卒分功。」
18.何厭之有:賓詞前置,即「有何厭」之倒。哪裏會有滿足的時候之意。「厭」,動詞,飽、滿足。《論語.述而》:「學而不厭,誨人不倦。」
19.封:疆界。杜預《註》:「封,疆也。」此處名詞轉動詞,富厚、增加。《國語.楚語上》:「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韋昭《註》:「封,厚也。」
20.肆:音ㄙˋ,動詞,擴張、伸展。《文選.嵇康.琴賦序》:「是故復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
21.西封:西邊的疆域。
22.闕:音ㄑㄩㄝ,動詞,虧損。《禮記.禮運》:「三五而盈,三五而闕。」
23.將焉取之:其地將從何處而取得。「將」,副詞,會、可能。《論語.季氏》:「季氏將伐顓臾。」「焉」,副詞,豈、如何。《論語.先進》:「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24.唯君圖之:請您自己考慮吧。「唯」,副詞,希望、祈使。《史記.廉頗藺相如傳》:「臣請就湯鑊,唯大王與群臣孰計議之。」「圖」,動詞,策劃、考慮。如:「圖謀」。《史記.刺客傳.曹沬傳》:「今魯城壞,即壓齊境,君其圖之!」
【翻譯】
  燭之武見了秦伯說:「秦、晉包圍鄭國,鄭國已經知道要亡國了。但若滅亡了鄭國對陛下有利的話,那麼就請陛下去滅它好了。越過一個國家而把疆域擴展到遠方,陛下知道那是很難的,為何要滅亡鄭國而增加鄰國的土地呢?鄰國之地增加,是會有損於陛下您的。如果放過鄭國而把它當作東道上的地主國,使臣往來,鄭國可供給所缺乏之物,這樣對陛下也沒有害處啊!況且您曾有恩於晉君,對方答應要割焦、瑕兩塊土地給您,可是,早上才剛渡過黃河,傍晚就在築起防禦工事,這是您所知道的啊!晉國哪有滿足的一天,一方面向東方奪取鄭國的疆土,又要擴展西方領域,如果不侵削秦國,又要到哪裏取得土地呢?損害了秦國的權益而增加晉國的利益,希望陛下您慎重考慮一番!」
解析:
     燭之武見秦伯所利用的就是離間計。這是因為各國之間的利益本來就有所衝突,甲方從丙方得到的,就等於乙方從丙方失去的。所以燭之武利用這種微妙心態,來提醒秦伯:晉國太強大,對秦國是沒有好處的。另外,他又挑起秦晉的心病,這兩大國之間,大致上是晉國比較對不起秦國,雖然兩國有婚姻的親戚關係,但是總是晉國佔的利益較多,且較沒信用。所以這種說法剛好說中了秦伯的痛處。燭之武的說秦伯,可以說是精采絶倫,個人三寸之舌可退百萬雄師,今人是萬萬比不上的。但是秦人也不是好相與的,到了後期的秦國襲鄭,可看出國際之間的詭譎情勢,是一夕萬變的。
Ps:公元前651年晉惠公許諾將焦、瑕兩城池送給秦國,以報答秦伯幫助他回國。公元前650年晉惠公借秦國之力即位後,對割讓土地之事非常後悔,就派大臣丕鄭赴秦國,以先君之地不得擅許為由,就割讓予秦河東之地的事,作出了食言之行。
【段落大意】:敘述晉文公感秦乃得力強國,不願自相攻擊,失與亂整,亦下令退兵。
  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楊孫戍之,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重要解釋】
1.說:音ㄩˋㄝ,通「悅」字,喜悅之意。《詩經.召南.草蟲》:「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止,亦既覯止,我心則說。」
2.盟:動詞,立約起誓。《左傳.昭公十三年》:「諸侯將以甲戌盟,寡君知不得事君矣,請君無勤。」
3.戍:音ㄕˋㄨ,動詞。以兵卒防守邊疆。宋.陸游《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詩》:「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
4. 乃還:於是班師回國。「乃」,連詞,然後、於是。《史記.魏公子傳》:「侯生視公子色終不變,乃謝客就車。」
5.子犯:晉國大夫,晉文公之舅父,故又稱舅犯。
6.微夫人力:沒有這個人的力量幫助。「微」,動詞,無、沒。《論語.憲問》:「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袏矣。」「夫」,文言文中指示形容詞。相當於「此」、「彼」。《左傳.成公十六年》:「夫二人者,魯國社稷之臣也。」
7.因:動詞,憑藉、依據、利用。《金史.宗弼傳》:「宗弼乃因老鸛河故道開三十里通秦淮,一日一夜而成。」 
8.敝之:打敗對方(指秦國)。「敝」,動詞,失敗。《左傳.僖公十年》:「帝許我罰有罪矣,敝於韓。」杜預《註》:「敝,敗也。」
9.與:動詞,接近、親近。《禮記.禮運》:「諸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
10.不知:不夠聰明。「知」同「智」。
11.以亂易整:晉如攻秦則為亂,兩國如和好則為整。「易」,動詞,交換。《史記.廉頗藺相如傳》:「秦昭王聞之,使人遺趙王書,願以十五城請易璧。」
12.不武:不符合武德。「武」,形容詞。勇猛、威風。《左傳.宣公十二年》:「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眾,豐財者也。」
13.其: 將,表示時間《左傳.莊公二十二年》:「五世其昌,並於正卿。」
【翻譯】
  秦伯聽了很高興,與鄭國簽訂盟約,命杞子、逢孫、楊孫協助防守鄭國,於是秦軍就回去了。子犯請晉文公擊打秦軍。晉文公說:「不可以,要不是秦穆公的幫助,我不會有今天。依靠人家的力量而又背棄他,是不仁道的;失友邦,是不聰明的;把整肅的局面變為動亂,是不符合武德的;我們還是班師回國吧!」於是也帶著軍隊回去了。
【解析】
    秦伯撤軍,不講信用,照道理來說,晉國是應該攻擊他們的。但是,晉文公之所以為五霸之一,是有他的特殊胸襟的。因為晉文公能還國為君,是靠秦伯的幫助。所以他認為跟秦國打起來,犯了不仁,不智及不武的錯誤。國際間以和為貴,所以也就班師回國了,而不是一味的要攻下鄭國報舊日之仇,有道之君是從這裏可以看出的。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千手千眼觀世音
千手千眼觀音菩薩像:千手千眼.十方福至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藥師琉瑠光如來
 藥師佛:藥師如來.健康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