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301941101.04.25 活力阿桑週四電影院《桔醬的滋味》導讀與我的連結

線上觀賞《桔醬的滋味》 


 

桔醬的滋味

創意顧問:吳念真
製作人:陳希聖
導演:陳以文
編劇:孫法鈞

主要演員:
細妹/丁也恬 飾
榮新/吳中天 飾
靜軒/姚采穎 飾
師傅/柯一正 飾(特別演出)



『桔醬。具有特色的客家醬料,酸酸、辣辣的口感。在竹苗山城成長的客家孩子,可能忘記山風,忘記油桐花開的情景,但絕不會忘記那一小小碟金黃色的醬汁裡,有著母親在金桔盛產季節中,親手存下來的愛…(出自編劇法四)
劇情簡介:【桔醬】女主角細妹是快樂的獨居母親,講客家話(即使講國語時也帶著腔調口音),耕種農地,愛吃玉米、茂谷柑,自製桔醬和醃菜到市場擺攤販售;她在台北工作的兒子榮新和女友靜軒卻以另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在生活,他們工作講英文,租的房子裡用現代傢俱,休閒娛樂的穿著接近流行款式,慶祝時是西式餐盤加高腳杯,手提電腦和手機幾乎不離手。


因為細妹擔心兒子的未婚妻不習慣老家的殘破,而突發奇想要在舊有的農地上蓋一棟歐式洋房,讓兒子結婚有面子。由於她沒什麼錢,必須親手自己蓋房子,

這是客家人辛苦事情不怕自己做的精神,只是她並不知道兒子和他女友嚮往離開台灣到國外去定居。

幕後製作:的氛圍裡隱藏著「新與舊」、「中與西」的對比衝突,透過母親親手為兒子蓋房子的心願,一點一滴化解這些衝突感,最後感動了原本不知情的兒子。

在籌備選角時,吳中天英語好,略通客語,符合劇中榮新角色的情況,加上我們的熟悉,溝通有默契,所以很自然就決定他;姚采穎給我的印象深刻而多面,適合劇本裡這個既要現代感、又要帶點鄰家女氣質的角色,透過她經紀公司的安排,也很快達成合作默契。

然而母親細妹這個角色,直到預定開拍的前三天,始終沒有出現我們心目中的適當人選。而且愈是接近開拍,未確定的演員就愈難確定,因為時間的彈性幾乎沒有了。但是拍攝時間都已排出,延期會產生許多其它變數。劇組每天密集籌備準備開拍,而我和製作人陳希聖卻因為理想的母親人選尚未出現而擔憂不已,就在我們完全束手無策的時候,上帝聽到他的心聲(希聖這麼說),竟然讓他想到許久前我們曾在綠光劇團合作過的金鐘女演員丁也恬,我們與丁姐合作彼此印象都很好。但希聖把劇本給丁姐,丁姐看完劇本第一時間拒絕了,因為她當時正忙著裝修房屋,幾乎每天都有不同的進度要她去決定和確認,加上她覺得戲份那麼重的角色只有三天去準備太冒險了,而且丁姐當時一句客語都不會,另外,那時她母親關節不適,需要她不時帶去醫院就醫檢查…等,拒絕的理由讓我無言以對,只能怪時間太不巧。

但希聖沒放棄,他設法解決丁姐房屋裝修的時間安排,再透過友人找到丁媽媽習慣就診醫生的所有看診時間表,並且安排人手(或他自己)帶丁媽媽去看診,也與我溝通拍攝初期要多給丁姐一些習慣客語表演的時間。就這樣,丁姐第二天上午出現在我們的工作室定裝,接著造型師帶她去燙頭,當天下午客語老師也來到工作室,丁姐穿著劇中細妹樣式的服裝,一句句的學著客語,我們兩天後的拍攝有希望了。

丁姐第一天她就留在我們工作室跟客語老師學了六個小時,第二天又來工作室練了八個小時,原本我擔心客語不熟悉會影響丁姐的表演,但看她跟老師那麼認真耐心的一句一句學著發音、做筆記、再用錄音機錄下反覆重聽,我轉而期待看到這個不放棄的決心背後,會綻放怎麼樣的表演結果。

直到殺青前一刻,丁姐不曾停止過客語的學習,且始終能巧妙、又令人驚訝地詮釋出細妹不同的心情。

製作過程裡,最大的艱困是那段母親親手蓋房子的情節,要把房子蓋到什麼程度?要多少建築材料和蓋屋車輛器具?這些蓋屋過程要花費多少預算?我們不得不頭痛的這些事項。

拍戲的製作預算要蓋一棟房子都不容易,更何況還有很多其它的場次和製作開銷。那時又碰上每日天候的陰雨不定,讓我們難以準確安排工作場次,甚至原本挖土機翻土整地的拍攝現場突然變成了一團泥漿,車輛人員都無法上去工作,還要再請壓路機把土壤壓實,這些別人看不到的艱苦過程,只有我們的工作伙伴能心領神會。在日曬雨淋的拍攝過程裡,忍受著許多製作上不得不面對的無奈,只能期待拍出的戲劇足以令我們自己對此經驗深感值得。

經常,我們對著天空,世界就只剩下細妹那股「夠膽去夢想」的精神支持我們,讓我們能苦中作樂、勇敢面對眼前的困難,蓋出我們心目中細妹為兒子準備的漂亮房屋,體會那個母親桔醬瓶裡親手存下的愛。      by導演 陳以文 

以上原文出處 http://blog.sina.com.tw/tbspts/article.php?pbgid=38401&entryid=578510

【起初的我思我想】

  我沒有買過也沒吃過桔醬,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滋味?第一次聽到「桔醬」是在美食節目上。

  還未看完這部影片,我已不能自己……畫面中讓我想到媽媽、婆婆、先生、孩子,我彷彿把自己套演在影片的角色中。 

  媽媽的桔醬代表是「屏東口味的湖南臘肉」,想到她置身在一個充滿外省鄉音的眷村中,沒有讀過書的她,不斷地去學習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語言、文化、飲食……種種,甚至歷經被歧視、嘲諷的辛酸!任勞任怨、忍辱負重,入境隨俗的融和在異域裡,為的是所愛的丈夫與孩子。(這些都是我以前從未這麼仔細思想過的事情)

  婆婆的桔醬代表是「過年過節的各種代表性食物」,不管是菜頭粿、各種粽子、紅龜粿、菜包粿……從年節前的殷切期盼孩子一個一個的返鄉,沒有返鄉的也會收到婆婆的愛心美食,每一塊、每一顆都是為人母無限的關懷、無限的愛。並不是所有的東西我們都會把它吃完。像:甜的年糕,我每年都是放到發霉了,再扔到廚餘回收,不忍拒絕是怕傷了婆婆的心。

  我的先生就像榮新一樣,心中掛念的全是年邁體弱的公婆。他說:父、母只有一個,怎麼可以不孝順奉養!他不管別的兄弟如何做,他絕對不能虧負父母。所以,公婆生病時,他總是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陪伴,工作有時也必須擱一旁,我無法像靜軒一樣要夫婿覓封侯,有嫁雞隨雞想法的我,追隨著丈夫的腳步走,希望能多幫他分擔些責任。

  想想自己有什麼是能讓下一代,感受到思念與關愛的滋味?有,一定有的,我要認真的問問他們。再捫心自問:假如,孩子要外出闖自己的一片天時,我真的能全然放手不牽絆他們嗎?如果,他們真的因工作關係必須遠離(到國外)父母身邊時,我真的能瀟灑的祝福他們嗎?細妹不畏艱難偷偷的幫兒媳蓋新房子,又不告訴他;等知道他們會到國外工作後,又自己靜靜的要把嘔心瀝血建造的房子賣掉,真的耐得住性子?一切默默的承受嗎?理性的我:辦不到!一定要讓他們知道並且要他們感恩;感性的我:為了(愛)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會設法摘下來。

  每個人都有這瓶桔醬,不管是給出去的或是接過來的,那就是:被愛的滋味;幸福的滋味;傳承的滋味;思念的滋味。


【帶導前後的自我檢討】

就在帶導讀的前兩週

好友美齡問:妳吃過桔醬嗎?

我回:沒有。因為不知道買了之後,如果不敢吃、不喜歡吃就會放到壞掉或過期,就像劇情中的狀況!

 

若干日後她明查暗訪下知道我的行蹤,提了一袋的東西送給我,包含了精心包裝的一瓶桔醬,還附帶一張小紙條(給親愛的:唯有親嘗桔醬之後,才能體會出箇中滋味,期待下星期四的您,呈現另番不同的桔醬的滋味。頭號粉絲  美齡敬贈),她對我寄予厚望,我又驚又喜!她解決了我的猶豫,內心既羞愧又感動!我並沒有馬上品嘗,這些天,夜裡睡不著時,腦子裡總會想著該如何使用這瓶意義非凡的「桔醬」!

我想到跟觀賞者一起分享這瓶友情無價的桔醬:導讀當天早上,燙好一盤高麗菜,先擱置在館方的冰箱內,待影片剩15分鐘結束前,取出。但是,觀賞影片的空間是不可以吃東西的,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幹部會議時,提出請求大家集思廣益。結論:不需燙高麗菜。用小碟子盛裝桔醬,每人給一支布丁用的小湯匙,讓觀賞者自取自用。

這次的導讀,我失去應有的水準!

事前,我對自己超有信心,有如桌上取柑。或許就是想得太多、思緒太跳越...結果亂了套!

導讀當天,氣候惡劣,傾盆大雨嘩啦~嘩啦的倒,想必願意來看電影的人一定不多,反正我是胸有成竹。

分享者中,有一姊妹非常的願意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很熱心的給大家建議,我懂她的用心,但也觀察到現場的氛圍有異,更為了時間與話題的掌握,我無法讓她暢所欲言。

留下來分享討論的人雖不多,卻可以照顧到每個人的想法與論點。片後的討論分享用了近90分鐘,我還有許多的基本議題都還未提出就這麼結束了!

我失準的因素:

★☆下筆太重

★☆天馬行空

★☆日夜顛倒

★☆傲慢偏見

★☆回歸單純

這次真是個與眾不同的導讀經驗。自我檢視後,我知道自己多了什麼!也少了什麼!謝謝您我貼心的好朋友,這瓶桔醬給我的領悟,叫我今生難忘!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我的部落格純屬個人分享,若有疏失之處而產生侵權行為,請原創者見諒並立刻告訴我,我會馬上刪除。謝謝。

非常感謝您!上帝賜福給您與您的家人!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hotocap官方論壇
龍從雲 安德烈食物銀行 癡炸雞愛心待餐粉絲團
高雄社區婦女大學粉絲團
高雄社區婦女大學粉絲團
FB與Plurk
QR、IP、google+
龍從雲 龍從雲的google+
一片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