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32009樂空雙運

http://bbsatt.kaiyuan.info/attachment/forum/month_0908/0908300059febb0a963ceeb564.jpg



樂空雙運

樂空雙運就是雙身修法的教義。 也是密宗無上瑜伽密的最特別修習法。他的理論根據也是《大日經》和《金剛頂經》。

佛教顯宗本以淫欲為障道法,嚴格加以禁止,講,不相容,而密宗最上乘瑜伽密則以此為修道法,給以調伏的觀念。

密宗講:奇哉自性淨,隨染欲自然,離欲清淨故,以染而調伏(《金剛頂經》)。這句話在金剛乘密教中很重要,它給性力以神秘色彩調伏的概念,使其成為達到自性淨的一種手段。

如佛教有欲鉤之語,意即菩薩以愛欲牽人遂濟度之。經雲:先以欲鉤牽,後令人佛智(《維摩經》)。所以,密宗無上乘是以欲制欲的修道法。因此女性在密宗金剛乘中式作為供養品而出現的。

在密典中說到大日如來人各種供養三昧時說什麼均有大天女從自心出(《金剛頂瑜伽中略出念誦經》卷二)。《大藏經》中所謂愛供養也就是奉獻女性之 意,《大日經》直言不諱的宣稱:隨諸眾生種種性欲,令得歡喜。所謂以淫欲為除障修道之法,實際上是密宗行者思維中的欲界天人生活的秘密化。

密宗的大日如來既現天人相(在家相),因此受大日如來之教令現憤怒身以降伏惡魔的諸尊明王也就依理而現在家相。天人天后、天女陪伴,明王相應也就由明妃 (佛母、空行母)陪伴。據密宗解釋,明時大慧光明義妃是三昧義,所謂大悲藏三昧也(《大日經疏》卷九)。從而也就構成了密宗無上乘的一套理論和 修習法。

密宗講以方便(悲)為父,以般若(慧)為母,並以明王、明妃擁抱相交作為悲智和合的表徵。

密宗行者依所謂欲界天人欲事而行,照欲天五淫之樣板如法炮製出密宗雙身修法之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

密宗各部部主均有稱作部母明妃、的女尊為配偶。如佛部無能勝菩薩以為明妃,蓮花部多羅菩薩以為明妃,金剛部金剛孫那利菩薩以為明妃(《陀羅尼門諸部要目》)。

密宗行者遂以金剛上師為父,以上師修法之女性伴偶為佛母,而以男女雙身大樂為修法成道獲得悉地之手段。因此,這種雙身修法又被稱為女道

隨著雙身修法的出現,再加這種修法又是師徒秘密單傳,不能公開宣講,因此,又創造出一系列象徵性的秘密術語,在此就不一一敘述了。

任何一種宗教現象都有它產生的思想根源和社會根源。
密宗金剛乘源自印度,它的雙身修法和大樂思想,來自印度教的性力派。

性力派是印度教濕婆派的分支。該派認為破壞與溫和都是女神的屬性。宇宙萬物均由女神性力而生。因此,把性欲的放蕩視為對女神的大敬,以性行為為侍奉、崇拜女神的儀式之一。

這種宗教原本被佛教視為邪門歪道,但後期密宗則吸收了這些內容,再配以佛教義理而形成無上瑜伽密的所謂樂空雙運的雙身修法。性力派女神崇拜的經典稱作但特羅,該派認為是濕婆和其妻的對話(形成於西元7世紀),所以密宗經典也以但特羅為名。



何謂藏密的灌頂

灌頂是修密僧人在修時必須舉行的一種宗教儀式。一個修密僧人從入密門到修習最高密法無上瑜伽密,要按照次第進行多次灌頂.

在密宗中把灌頂看作最為莊嚴、最為神聖的儀式,沒受過灌頂的人是不能修習密法和閱讀密宗經典的,不然不僅得不到成就,且死後還要墮入地獄。如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說:欲成聞修大密之器,要得清淨灌頂,是故灌頂即是成就根本,若無灌頂,縱能無倒了達教義,精進修習,終不能得殊勝悉地(成就),非但有不得大悉地之失,縱得諸小悉地師資亦俱墮那洛迦(naraka,地獄)。《大印空點》第二說:若時諸師資,先灌一次頂,爾時即成為,宣說大密器,無灌頂不成,,如壓沙無油,若無灌頂者,慢心說密教。師弟縱成就,死亦墮地獄,故應勤精進,從師請灌頂。又如《金剛曼經》第二說:灌頂為主要,諸悉地常住。我說如是義,故先應正聽。若具慧弟子,先正受灌頂。于滿次瑜伽,爾時成法器,若無正灌頂,雖了達教義。行者師弟子,俱墮大苦獄。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又指出:又灌頂者,未灌下頂,決定不可授上灌頂,以防俱害自他

灌頂儀式必須由金剛上師執行。儀式在曼陀前舉行,事前受灌頂者要沐浴,著莊嚴衣裝,由上師手持一個內裝聖水的寶瓶,向受灌頂者頭上灑。再用孕巴拉,(ka pva 1a,即人頭蓋骨作成的碗))盛著青裸酒給受灌頂者喝,在此儀式中,受灌頂者還要向金剛上師宣誓:立誓修密法,永不向外人講,否則受佛的懲罰等內容。儀式完成後,在上師的指導下,弟子再根據自己的情況(根器),選擇一密宗本尊,再由上師傳授如何畫本尊和壇城(即曼陀羅),然後面對佛像開始修行。最高級的灌頂儀式是修無上瑜伽密之密灌頂和慧灌頂。



什麼是寧瑪九乘三部

所謂九乘是:
一、聲聞乘。
二、緣覺乘(以上二乘相當於一般所謂小乘)。
三、菩薩乘(寧瑪派人稱前三乘為共三乘,意為顯密共習的三乘)。
四、作密。
五、行密。
六、瑜珈密(這是密教四部的前三部)。
七、大瑜伽密。
八、無比瑜伽密。
九、無上瑜伽密(這三乘實際上相當於密教第四部無上瑜伽部)。

寧瑪派教法的幻化部相當於第七乘大瑜伽密,集經部相當於第八北無比瑜伽密,大圓滿法相當於第九乘無上瑜伽密。寧瑪派以為這三乘是它們所獨有的,故又稱為內密三乘或無上內三乘。而第四、第五、第六,這三乘則是寧瑪派和其他喇嘛教派所共有的,故又稱外密三乘或無上外三乘。第九乘無上瑜伽密,又分為心部自在部教授部,這三部在歷史上又各有各自的傳承,但後來又都包括在大圓滿法裡面。

絨卻吉桑波所傳的一系列,是以第九天上瑜伽密為主的;到隆欽然絳巴(1308-1360)時,才特別提出了大圓滿法,它實際上相當於無上瑜伽乘,而又以其中的教授部為主。教授部理論和漢地禪宗的明心見性直認本真等思想很相似。由此我們看到了內地佛教對西藏佛教的影響,這種影響可能是西元8世紀的漢僧禪宗僧人摩訶衍遺留下來的,或以後進藏漢僧所傳播的。



緣起性空是什麼意思

宗咯巴曾經寫過一部稱作《緣起性空》的書,集中論述了緣起性空的見解。書中說世上的一切煩惱都是從無明而生,緣起性空就是對付煩惱的根源即無明的方法。意思是說,證悟了緣起性空的道理,就可以從無明到明(智慧)。

所謂緣起,即待緣而起,就是說一切法的產生都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從緣而生,任何事物都是無有。性空並不是說什麼都沒有,而說一切都沒有自性,性空就是"自性空。假如有一種法是不待緣而生的話,那它就是有自性了。因此說一切法無自性,就是說一切法無自性,就是說一切法都是從緣而生的,換句話說,即在最後的和絕對意義上說,一切事物都沒有實體可言,沒有自性可言,所以是空的,然而在相意義上說,一切事物又都是因為緣起的關係而存在著,這是不容否認的.但是這種,並不是實有,因為世間一切實有之物,都不過是暫時地維持著它們的功能、形狀,而又無時無刻不在變動著。所以格魯派遵循的《中觀論》認為,在終極和絕對的意義上,一切事物都是空的.所謂空,就是指一切事物必須是等待許多因緣齊備了才算有,凡是這些因緣沒有齊備或齊備後又分散了,事物也就沒有了,所以一切事物的本身不能說成是實有.

緣起是佛教的根本教理,緣起法雖然深奧難懂,不過從因果法則的六條定律,我們可以進一步認識緣起性空

果從因生。緣起的先決條件是,有再加上,條件具足,才能生。所以,萬有諸法之所以存在,必定有其生成的因緣,這就是果從因生的理則。

相由緣現。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這個就是因緣,世間一切現象都是因緣和合所產生的假像,本身並無自性,所以說緣起性空;由於無自主性,所以能隨著緣生而現,緣滅而散,因此說相由緣現

事待理成。宇宙萬法的生起,固然是要有因有緣,但是在因緣果報的生起上,還有著普遍的理則,也就是因果的法則。如是因感如是果,違背了這個理則,便不能成其,所以說事待理成

多從一有。在一般人的觀念裡,就是只不過一個,就是有很多個;但是在佛教看來,一就是多,多就是一,甚至多從一有。因此,佛教譬喻佈施如播種,一文施捨萬文收,其道理和一粒落土百粒收是一樣的,這也正是多從一有的理論根據。

有依空立。世間上的人,往往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空是沒有。在佛教裡面,空才能有,因為空,才有一切,有是依空而立的,所以《般若心經》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是人成。佛陀悟道之初,曾經宣示說,眾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但因煩惱無明覆蓋,因此不能證得;因此有所謂佛是已覺悟的眾生,眾生是未覺悟的佛。這就是佛是人成的最佳佐證。



密宗瑜伽有七種特殊的修煉姿勢

密教修習瑜伽,最常用的是毗盧坐式,亦即雙跏趺坐,因其坐有七個要點,故稱毗盧庶那(大日如來)七支坐法,簡稱七支坐法。其坐法:

一、跏趺坐,即雙足盤坐,左右加於大腿部,足心向上。如右腿加于左腿上,稱降魔坐,如左腿加於右腿上,則稱吉祥坐
二、手結定印,兩手置於臍下,手堂向上,平直相加,拇指指頭相柱,稱定印。降魔坐右手掌加于左手掌,吉祥坐左手掌加於右手掌。
三、脊直肩張,脊背挺直,左右肩稍微鬆開,自然放鬆。
四、曲頸如鉤,下頜壓喉結。
五、舌舐上齶,兩眼向下注視鼻端前約四指處。
六、口忌,口吐濁氣後,隨即禁止說話。
七、心靜,心識寂靜,不憶過去,不念未來,不分別現前境界,處於完全靜目狀態。七支坐法的主要效能在於,易使氣息攝入中脈,使身體互為倚仗,安穩平正。

密教修瑜伽比較特殊的坐法主要有方便坐、菩薩坐、蓮花坐、蓮花半月坐、匠工坐、垂足坐、法身坐、報身坐、化身坐等。

其中方便坐法,坐於坐墊上,先盤坐左腿,足跟抵會陰。次盤右腿,加于左腿上,使雙膝緊倚坐墊。其餘坐法,略與七支坐法相同,頭正、脊直、肩張、手結定印,雙目微閉,頜壓喉結。方便坐法較七支坐法容易,足跟抵會陰,有刺激丹田之火生起、令氣脈循中脈上行的作用。

菩薩坐,即單跏趺坐,雙腿盤坐,以右腿加于左腿上,兩手結定印,頭、脊、肩、目、喉等,亦以上坐法大略相同。此坐法專用于修增益法。

蓮花半月坐,即雙腿內盤,雙足心相合而坐。此坐法專用于修敬愛法。

匠工坐,即盤右小腿橫置於坐墊上,豎左小腿,一盤一豎而坐。此坐法專用于修降伏法。

垂足坐,即坐於凳椅之上,雙腿自然下垂,二足平踩實地,或雙腿交叉,足尖柱地。

法身坐,亦稱師子坐,其坐法兩足心相對,平坐地上,背直,兩手握金剛拳(拇指入掌中,餘指作拳)相並,置兩大腿中間在地上,脊直背正,抬頭壓後頸,舌抵上齶,雙眼向上視,不動不瞬,專注虛空。此坐法能平陰陽亂動之氣,身直冷氣自然安住,頭壓後頸則妄念消,置兩拳於地,令四大元素(地水火風)調和平等。

報身坐,亦稱象坐,雙膝併攏抵胸,足趾勾屈,跪伏於地上,兩肘支地,二掌托頰,兩眼或左或右斜視虛空。此坐法雙膝抵頰,兩眼或左或右斜視虛空。此坐法雙膝抵胸,易使溫暖而生樂,明點增長。肘支地,調和陰陽之氣,托頰可消粗氣,趾屈可消除昏沉、掉舉,安住等持。

化身坐,亦稱仙人坐,膝足合併蹲坐,脊直,肩聳,兩手交叉撫膝,右上左下,或兩手交抱兩脅,右外左內,或握金剛拳托腮,凝眸下視虛空。此坐法可調氣脈,足平踏,制服水火,脊直則心氣趨入法性。膝抵胸、腹貼脊,則風大、火大轉成智慧體性,能斷妄念。扶膝可消熱疾,所以然脅可消寒病,托腮並消寒熱。

此三種坐法中,師子坐宜在早晨修習時取用,象坐宜在中午,仙人坐宜在晚上,初修者坐師子坐,易得入門。此三種坐法,主要用於修大圓滿澈卻、妥噶法。

密教的瑜伽修法,除主要取坐式外,亦取臥式、立式、臥式多與大、小乘禪法中的姿勢相同,即右協屈身側臥,枕右手臂,左手臂置左腿上。修大印法時,或取曠野陳屍式臥法,即仰臥,全身放鬆,兩手各握金剛拳,分置左右腿外側。

立式有忿怒立式、金剛立式。忿怒立式,即二腿跨立,右屈左伸,右用作期克印上揚,左手當胸,雙目怒視虛空。此式多用於對治昏沉掉舉。金剛立式,裸體站立於坐墊,兩手合掌置於頭頂上,離頂少許,腰挺直,兩足跟相抵,足尖著地,二膝張開,如金剛杵狀。上三股(頭、兩臂)表示體性空,自性明,悲心普遍。下三股標記法、報、化三身。腰直,表示立斷與超脫不二,此法多用於修大圓滿法。



四加行簡介

四加行
密教修行過程中對先行修法的稱呼。無上瑜伽密教的修行過程,一般分為三階段:加行、正行、後行,其中正行是修行的主要階段和主要內容,加行則是在其前所修的預備階段,作為正行的基礎和前提條件。噶舉派貢噶上師《大印講義撮要》中說:加行者,正行之基也。基礎不固,不啻於堅冰上建築樓臺,無論如何莊嚴,一旦日出冰消,終歸傾倒。行者亦然,加行未備,縱修得神通妙用,不知出離,與外道共,功力消失……故宜先修加行,這奠法基,幸勿輕忽。可見,密教對加行修法看得很重。加行的具體內容,不同的密法有不同的要求,但最基本的要求主要有四項,稱四加行

一、四歸依與發菩提心
四歸依,即歸依上師,歸依佛、法、僧。凡初入密教或行密法,首先誦偈頌,表示歸依上師和三寶,併發大誓願,表示上求無上菩提和下度一切眾生的目的、願望及決心。諸部密教及大、小乘修法,也都要表示歸依
、法、僧三寶,唯獨無上瑜伽密教特別強調歸依上師,每事先須歸敬上師,爾後修法及諸他事,甚至以敬上師來代替歸敬三寶。《事師法五十頌》中即說恭敬阿者梨,等同一切佛(意即等同恭敬一切佛)若彼求法者,於師生輕慢,則謗諸如來,常得諸苦惱。可見其敬事上師視同敬事如來。歸依上師和三寶,表示了信奉上師及其所傳教法和佛教,佛典中說: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故不論修法還是入道,信奉三寶和上師是最首要的一條,為教法之門。發菩提心,就是要求堅定信念和志向,明確目的,下大決心,發大誓願,為佛教事業奮鬥到底。發誓願最主要的是要表示兩點,一是發心求無上菩提道,二是誓願普度一切有情,唐代密宗的發菩提心文說:眾生無邊誓願度,福智無邊誓願集,佛法無邊誓願學,如來無邊誓願事,無上菩提誓願成。(《受菩提心戒儀》)

二、大供養
供養分為事供養與心供養,事供養即奉事貢獻,向上師和本尊及諸佛、
菩薩、空行、護法眾神供獻禮物祭品。初入密乘者,拜師求法,須向上師供獻酬金或重禮,以表不誠意和虔敬。學法行法時,亦供獻禮品,但主要供祀本尊、歷代上師和諸佛菩薩及諸神,除表示虔誠修法之外,亦有集福修德、積極資糧之意。心供養,即觀想諸寶美食及花曼香燈遍滿虛空,本尊及諸佛菩薩享用歡喜。並結手印、誦真言運心供養。

三、禮拜懺悔,修誦金剛薩埵真言
供養同時,一一頂禮諸佛菩薩及本尊、上師,並至心懺悔三世界業,凡過去現在所造一切身業不善,語業不善,心業不善,均一一誠心悔過,發誓自今以後嚴守戒律,永不敢造,請求諸佛菩薩加持護念。髮露懺悔,一般誦金剛薩埵真言,即百字明。認為誦百字明,可消除一切業障重罪,最為有效,消除修法中的魔障,最有威力。誦習真言時,並觀想金剛薩埵身放五色光明,遍照十方。從其心月流注甘露,入於已身,從頂門而下,潤溢周身,滌蕩身中所有業氣病魔,化為黑氣從足下散出,一切罪業垢障隨之消散,身心純淨怡悅,除修金剛薩埵法之外,亦修其他本尊法的,其目的、作用相同。如修大印法時,亦修九節佛風。即坐定後觀念本尊,按左鼻孔,觀想白光隨息由右鼻孔進入體內,化為紅光順右脈而下,至海底輪,再化為黑氣,順左脈向上,放左鼻孔,體內業障病氣等隨黑氣而出。第二節從左鼻孔進,右鼻孔出,第三節同時進入,交叉而出,如是九次,便滌除身中垢障,進入定境。

四、修上師相應法
其意即觀想本上師及歷代祖師,以受其加持、得其心傳,與諸師契合相應,所修之法才得成就。其法一般先觀想根本上師在已頭頂,然後一一觀想歷代祖師層層在頂,最後觀想根本上師和歷代祖師一一化為光點,融入自己身心中,自身與上師三業相融,無二無別。修上師相應法,或與本尊合修,觀想已身成本尊,再觀想頂上蓮花座有根本上師,其上更有歷代祖師,隨後一一化為白光融入本尊身,最後本尊身化為已身,由此得到相應。亦觀想本尊在最上,其下諸祖師,或直接觀想根本上師,以為簡便。或觀本尊及歷代祖師化為白光融入根本上師,再觀根本上師融入已身。

四加行法是最基本的先行修法,不同的流派和不同密法,還有自己獨特的加行修法。其中如噶舉派六成就法、靈熱成就法中,加行分為五段:觀外修身空、觀內修身空、觀身擁護輪、靈息修習、靈力加持(上師相應法)等。加行的說法也不同,如寧瑪派大圓滿心髓法中說,其四加行分為:共加行、不共加行、特別加行和方便加行。共加行,即與顯教相同者。不共加行,即密教共同者,亦即以上四加行法。特別加行,分為身、口、意修法和種子修法,亦即為清除業障之外了和內了兩種修法。方便加行分為修身清淨法、修語清淨法、修意清淨法及修金剛誦,金剛薩埵法、拙火定等。



關於雙修的幾種觀點

已故著名藏學家李安宅先行說:
二像擁抱,即一般所稱之歡喜佛。但於歡喜佛的解釋,則人各一詞……除了鎮壓的象徵以外,歡喜佛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一個說法以為,男的代表方法,女的代青智慧,兩者合一,即所謂方法與智慧雙成的意思。更徹底的說法,應與近代的兩性以相近,即男女相合為一單位,為一完人;只人男或只有女,都是片面的。出家人的思想為圓滿具足,不假外救的解脫。這個結果,不只理想的解入,乃是信念上的充實,即陽而具陰德,陰而具陽德,所謂陰陽合而道成者是。一切宗教到了神秘的階段,都有這一層的修證,正不止佛教如此。

修證所得,即為快樂;這快樂乃是信念的現象,並非真有男女的關係。佛家有歡喜佛,道家有嬰兒姹女;象徵微異,理路則同。人類強加理由化、具體化的趨勢,道出許多盜取陰陽的謠言或迷信行為,也在道家如出一轍,其實也與道家本身毫不相干。

多識·洛桑圖丹瓊排活佛認為:
在藏傳佛教中把宇宙和生命,實體和空間,物質和精神,本質和現象,行動和智見,精血和氣脈,有形和元形等等分成了陰陽兩極對立的存在。對立的雙方,互為存在的條件,相依相合,不可分離密法就是根據這種規律,進行協調陰陽,激發潛能,促進生命昇華的一種修持方法雙身佛像就是代表人體內氣血等的雙合規律和慈悲與智見等的的規律,佛體和佛智等的的規律等兩兩依規律的……一般情況下,雙身佛的男身代表慈悲,女身代表智慧,故稱佛母。慈悲和智慧是佛法的兩條根本,雙合像就是這根本教理的象徵物,與性感和動物行的肉欲毫無關係。

密法的最高境界——樂空智慧指的是:氣入中脈後體驗到的一種樂境空智指的是一種在此樂境中產生的見空直覺,如此而已,別無他意。

于乃昌先生在《佛本融合——藏密及其藝術》一文中指出:
這種雙身邊體偶像反映了藏密的一種哲學觀念,是把人生的善與惡陰與陽、真與假、美與醜、樂與苦、愛與恨、友善與抗爭、縱情與禁欲等等矛盾對立範疇,均視為如同男女兩極之性,處在運動的統一體中,構成了宇宙、世界和生命,因而把這種觀念統統納入兩性雙身連體形象之中。

這種觀點與上面的兩種說法,大體是一致的。這些說法都認為雙身佛像擁抱交合是一種形象化的象徵,是代表著藏傳佛教深奧的教理。在密教經典中,說到男女雙相修時,強調從心中出強調是一種觀想,雙身畫像或塑像是為修煉時作觀想而用的。但是,雙身像是否完全與性力崇拜毫無關係呢?

于文中接著指出:
有許多學者認為,密宗雙身修法和大樂思想源於印度教的性力派。但須知,此法紀在密宗中的傳播和發展,是有其他民族文化的內在土壤和根據。在雙身修法中所表現出的陰陽合一觀念和性力崇拜與女性崇拜本來就是各民族原始宗教的普遍存在……在本教的祭祀物件和使用的法器中就有男女性器。

藏密的樂空雙運修法是以印傳的《大日經》和《金剛頂經》為依據,繼承了西藏本土從原始宗到本教曾普遍存在的女性和性力崇拜,再配以佛教義理而形成的,並因而產生了大量的兩性連體雙胎諸金剛的藝術形象。

所以,雙身像的形成與古代的性力崇拜是有內在聯繫的。

王堯、褚俊傑二先生在《宗喀巴的密法思想》一文中稱,密乘是佛教修習的高級階段。密宗修習的四個層次為張採用執手或擁抱二相合的名稱來命名四續。有人認為這四個名稱,就是個性愛過程,密宗充滿著色情內容。其實這些是誤解。但是從印度佛教的歷史背景來看,佛教密宗解實接受了一些性力崇拜的內容。早在1911年印度大學者夏斯特裡曾給密續下過這樣的定義:

密續一詞的用法非常廣泛。一般人們按吠陀以外的任何一種體系來理解它。但它確實意味著對性力的崇拜,即對女性的生命力的崇拜。對女性生命力的崇拜是與男性生命力相關聯的。男女性的結合便是密續的基質。

當代印度學者巴達恰裡雅在《佛教密宗導論》中說,這一定義適用于佛教密宗,但只適用於高級階段,即適用於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而不適用於低級階段的事部和行部。

王堯、褚俊傑認為,密宗決不是宣導縱欲的教法,所謂性瑜伽的修習得有嚴格限制的;只有少數通過初級階段的修習並被證明是合格的人,才能繼續進行含有性內容的高極階段的修行。從這裡我們可以理解宗喀巴反映複強調修習的次第,正是為了避免密宗修習中性的內容氾濫成災。

在西藏佛教歷史上也確實存在著某些外道邪法在某一時期氾濫成災。格魯派高僧土觀·卻吉尼瑪在其者名藏傳佛教史書《宗教流派鏡史》中講到:

(梵天派)解脫之道,謂外用家畜犧牲之火祭,內用婦女私處為爐,作漏滴精液之火施;其解脫者,謂爾時所生之空覺及安樂也。

(濕婆派)謂結合瓶息,以自在天陽物之端灌頂,與婦人交合,流精液之安樂等為道。由流精之樂,生出交合樂之智慧,許此為解脫。

有名為紅阿者黎與綠裙斑支達等人從印度來,以受用女人為合修,殺死仇敵為救度,遂有號稱合度之邪法。

劉立千先生在所著《藏傳佛教各派教義及密宗漫談》中介紹格魯派歷史時,談到了宗喀巴大師進行宗教改革前的西藏宗教狀況:

西元十四、十五世紀時薩迦派與噶舉派爭奪權力,戰火不熄,時局極為紊亂。因此,什麼宗教,什麼佛學,無人關心過問,寺廟組織渙散,戒律鬆弛,僧人無人約束,不念經,不修法,反娶妻生子,放蕩自恣。上層僧人仗其特權,藉口修密向民間索取婦女,供其姦淫。從元代以業,這些修密喇嘛,無惡不作,查看《元史》:薩迦僧為元帝傳無上密乘喜金剛大灌頂,授雙修法(雙身),廣取婦女,為淫戲是樂,甚至男女裸處,君臣宣淫號為事事無礙境界。更令人憤慨的是行一種合誅邪法,肆意蹂躪婦女稱為合,殺人活取心肝稱為誅。《清吏》說合誅法是邪法。宗喀巴改教以後,其他教派也是回應乾,對歪風邪氣,略加整頓。依據《土觀宗派源流》說,直至西元16世紀時,寧瑪派中還有人藉口《伏藏密法》使百姓供酒,名為供甘露,供婦女,名為供佛母,當時歡喜酒色之僧徒,爭相效尤,使清淨寺院僧舍幾乎變為有妻室之俗家矣。積習難除,戒律廢弛,乃至如此。

宗喀巴正是面對當時西藏佛教內部的混亂弛狀況,立誓改革,創建了格魯派(意為善規派),強調戒律清淨,對密法修持者要求更嚴,還強調苦行。在修法過程中先觀空,然後觀想男女之事,由母尊生出諸佛,複觀空。歸結到緣起性空諸法皆空,同時含有以欲治欲,隨欲轉化之宗旨。而天女、空行母皆由心(觀想)出。食色天性,是正常人的生理要求,順勢而導,以達到清靜的目的。

綜上所述,可以說古印度密宗是與性力崇拜有著密切的關係的,這又源于婦女的繁殖力和自然(動植物)的繁殖力。印度佛教密宗傳入我國西藏後,不能不帶來這些影響,造成一定歷史時期西藏佛教內部的混亂和敗壞。宗喀巴為此進行宗教改革,嚴格戒律,強調觀想。至於含有性內容的修煉是有嚴格次第限制的。

印度學者在著名的《順世論》中,也詳累論述了密宗與性力崇拜的關係。



調伏樂空雙運

顯宗佛教是嚴禁色欲的,將其列為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安、不飲酒)之一;密宗則是所不同,認為女性是修煉的合作者,是作為精神供養物出現的。密典中說到毗盧遮那佛入于各種受樂供養三昧時均有大天女從自心而出,或彩女從自心出,大天女殊妙色相並高聲唱言:
奇哉!
我無比供養,餘無有能者;
若以愛供養,能成諸供養。

這裡的愛供養,有學者認為也就是奉獻女性之意。所以,她們是佛菩薩等化身而來,用色欲來調伏那些阻礙修法的魔障和無明,然後將其引度到佛國。密宗重要經黃《金剛頂經》稱:
奇哉自性淨,隨染欲自然;
離欲清淨故,以染而調伏。
此經別本異譯之毗盧遮那佛所說此頌為:
大哉我本自性淨,
一切隨染自然生;
由本清淨離諸染,
是故以染百調伏。

《金剛頂經》卷上也說:
主宰者能調,大染欲大樂。
這裡的是指情欲、性欲;則指色染,即男女交媾。大樂則指行男女和合大定時依密教義理有所證悟的心理體驗。這就給性力以神秘色彩的調伏概念,意謂用性欲即色染調伏阻礙修法的魔障,將修法者引度到自性淨的高級境界。先以欲(性欲、色相)鉤牽,後令入佛智,也是這個意思。這就是密法修習的最高階段無上瑜伽密的樂空雙運義理。其最大特點是以女性為修行夥伴,進行樂空雙運之男女雙身修法,要求修法者在男女性媾中,於大歡樂中悟得空性,即惟欲制欲,以染而達淨。所以修習密宗最高果位無上瑜伽密時,需要男女雙修,並特別強調了異性的催動;

隨諸眾生種種性欲,令得歡喜。
次於世尊右,顯示遍如眼;
熙怡相微笑,遍體圓淨光;
喜見無比身,是名能寂母。
能寂母佛母。前引《物理小識》中的天地父母,即父母佛,亦即俗謂歡喜佛者。藏語稱此雙身佛為雅布尢姆,意即佛公佛母。密宗宣稱以方便(悲)為父,以般若(慧)為母,並以明王、明妃相擁抱交作為悲智和合的表徵。根據密宗修煉的四個階段,有密宗四部之說,即事部(密)、行部(修密)、瑜伽部、無上瑜伽部。事部和行部中又包括如來部、蓮花部、金剛部等。各部部主均有稱作部母明妃的女尊為配偶。據《陀羅尼門諸部要目》稱:佛部無能勝菩薩以為明妃,蓮花部多羅菩薩(度母)以為明妃,金剛部金剛孫那利菩薩以明妃。

歡喜佛雙身裸體還一層意思,即象徵無牽無掛,一塵不染,脫離了凡垢世界。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女是禪定,男是智慧。佛教認為,從初學到成佛,必須雙修,兼備。(即禪定,即智慧)佛教經典把二者比作車之雙輪鳥之雙翼,缺一不可。男女又抱合體體現了智慧與方法雙成,即悲智相合,男女相合為一完人,圓滿具足。修證所得,業障催破,是為大歡喜。男女雙修,可快速成佛。

需要指出的是,密宗修行強調身口意三密,意密則強調觀想,因此上引的一些描述應作觀想理想,是禪定中的一種體驗。



大乘佛教密宗 - 佛像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