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專題三--對蕃薯山城 @ 聯合踹人天地鏡站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部落客廣告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Re:[W88.com],By W88.com 於2015-01-06
    Re:[W88],By W88 於2015-01-06
    Re:[透明性感睡衣],By 透明性感睡衣 於2014-12-18
    Re:[玩具清洗液],By 玩具清洗液 於2014-12-18
    Re:[夜光套],By 夜光套 於2014-12-17
    Re:[安全套],By 安全套 於2014-12-17
    Re:[情趣用品],By 情趣用品 於2014-12-17
    Re:[小游戏工具],By 小游戏工具 於2014-12-17
    Re:[性感情趣内衣],By 性感情趣内衣 於2014-12-17
    Re:[suncity game,suncity...],By suncity game,suncity game下载,申博138娱乐网,申博太阳城 於2014-12-08
  • 流量統計
  • eXTReMe Tracker
  • 200701252335死刑專題三--對蕃薯山城
    嗯~到處挑戰的蕃薯山城。
    台灣要弄成「城」也未免太大了點。

    死刑廢除與否是法理的爭論,而非個案的纏訟,「變更法律」對所有人都有適用的可能性,故抓著任何一個「個案」卯起來吹是沒有任何意義可言的。賴正哲的晶晶書庫男體寫真案釋憲,釋憲出來的結果對所有人都有用,並不僅只針對男體寫真或者同志團體,因為法律、法理的問題中,沒有「個案」可言。
    他老兄在這次提出了三個學者,雖然Wolfgang寫成了Wlfgang,不過勉強可以啦。這三位1972年《同生群中的少年犯罪》研究的是費城少年犯罪,而且搞出來的結果是和「族群」有關係。
    實際上這代表著他們研究出來的結果認為犯罪與犯罪高危險社群的「社會教育」有相關性,而不是犯罪者皮癢或者黑人比較下賤所以會一直犯罪。

    另一方面,從該立論可知的是這些會「不斷地進出矯正機構並且重覆地犯罪」講的並非死刑或無期徒刑的重罪,因為沒有人的老命可以拿來給無期徒刑「不斷進出」 (「矯正機構」顯示出這裡講的是少年犯,而非成年犯)。以台灣為例,無期徒刑最少要關25年才有假釋機會,18歲犯罪、20歲服刑,也得到45歲才有第一 次假釋的機會,而若假釋後三年內更犯有期徒刑以上罪,台灣是直接關到死,若先假設沒有這個三振條款,45歲出來馬上犯無期徒刑之罪又抓去關(這次省略訴訟 時間),下次出來是70歲,進出一次25年,一個人的人生有多少25年?
    三振條款是矯治無效論出現後的「緊縮」,簡單說就是給一次機會,不把握者就出局,原則上就是教育刑與懲罰刑的妥協模式。
    事實上,矯治無效論的理論毛病和教育無效論差不多,而且顯而易見,這種說辭如果成立,就會變成「除死刑以外一切刑都是廢物」,既然徒刑無法矯正犯罪,那麼 所有刑都只是懲罰,加上上面「犯人會重複犯罪」的理論,那麼「把所有罪都弄成死刑」就會變成矯治無效論者最應該做的事情。
    反正「犯人的人生」就是卯起來不斷犯罪,早死早超生重來一次,對他好對社會也好?
    (其實無效論還有個缺點,只要有一個人是真的關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這理論就自爆了)

    用《同生群中的少年犯罪》的研究來看,監獄裡面也是個社群,當監獄社群的社會教育傾向「洗心革面」時,其中成員應該也會受影響。其實這是很簡單的社會教育 理論,人類自出生以來就不斷學習外在事物,家庭、學校、社會的區分只是為了便利研究所產生的,實際上整個環境對個人的影響無庸置疑,矯治會無效的原因和「一傅眾咻」相同,光靠來賓在台上吹吹,底下一堆人扯後腿,會有效才怪。

    既然他老兄喜歡一個個來,我們就一個個來好了。
    應報
    死刑是絕對應報,簡單說就是殺人者死,至於沒殺人也死刑的罪咧(例如刑法101、103~105、107、120、185-1-1、261條等),當沒看到好了。
    無期徒刑沒有殺人者死這種老八千年前的花樣,以其關到死的原意來說,兇手賠上的是「人生」。
    而這裡的重點是,刑罰是國家為了「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發動的公權力行為,而不是「替某人申冤」,幫被害者海扁兇手從來不是刑法的工作。(這是「民法」的工作,其精神出現在刑事訴訟法的附帶民事損害賠償條文)
    他老兄顯然把現代刑法做不到應報的那部分給恍神掉了。

    嚇阻
    一般嚇阻部分,前文數據已經夠踹翻他論調了。
    要其他的話,廢死那邊更多,請自行移駕過去看。
    這裡出現一個個案「陳進興」,不知道是不是趨勢,反對廢除死刑的人很喜歡拿個案出來玩。
    「個案」這種東西是很不牢靠的,因為人本來就千變萬化,一個個案陳進興假設真的沒有特別嚇阻效果好了,那麼我拿一個有特別嚇阻效果的個案出來之後又該怎麼算?
    對偶消滅?
    拿一下法務部的文章來見證好了:
    我國一九九二年出獄截至一九九九年再犯率為三二‧三%,其中假釋出獄再犯率三六%,期滿再犯率三0‧九%。
    如果沒效果,可以解釋一下剩下的64%跑哪去了嗎?

    隔離
    死刑的隔離方法是把犯人送下地獄去,無期畢竟是關在人間,就算打到金星上面去也不能肯定對方不會跑回來(不過弄進地獄就真的不會回來了嗎?~XD)。
    逃獄的可能性?只要還活著都能跑,死刑執行前至少有三天,如果給他跑了,是不是代表死刑是廢物?(刑法在訂立的時候根本不會去考慮類似「逃獄」這種非常態的事情,法律是普遍性的規定,而不是針對任何特例或個案的狹隘「辦事方法」。)

    另一方面,「隔離」的目的是因為這個人具有「有必要與眾隔開」的條件,當該條件消失時,「隔離」就不應繼續。
    相較於直接幹掉的死刑,具有假釋、三振功能的無期徒刑反而更接近「隔離」的原意。
    如果隔離只是把人「隔」在某個地方而不是趁著「隔」的時間去除其被隔離的原因,那隔離也不過就是浪費時間而已,而且~並不是浪費閻羅王的時間就不是浪費時間。

    矯治
    上面的文章和法務部數據就夠踹翻這個非常「Nothing working」的立論了。

    重整
    他老兄也承認這項不好處理。
    順便一說的是,這位老兄非常堅持一個論調,就是把殺人者幹掉可以「撫慰被害家屬」,問題是被幹掉的人也有家屬,這並不是單純的加減法,如果沒死刑會造成被害者家屬對司法、社會的不信任,那個死刑是否一樣造成另一個家庭對司法、社會的不信任?
    別吹什麼「要是有這種親人哪會承認」的話,這種話只有兩種人會講,一種是機器人,一種是局外人。

    復歸
    上面的法務部數據再來一次。
    個人用數據踹人已經踹上癮了~XD
    就算不看表格,一條條比也夠把死刑一面倒。

    接下來是「非常上訴」。
    他老兄宣稱「不妨做個統計看看被判死刑的人有多少人提出上訴,被判無期徒刑的人又有多少人提訴上訴,我想這應該可以顯示出人們對死刑的恐懼與對無期徒刑的恐懼是否有差異。
    看起來很有力,不過這個論調會被刑事訴訟法狠狠地踢到火星去,因為刑事訴訟法344條第四、五項如此規定:「宣告死刑或無期徒刑之案件,原審法院應不待上訴依職權逕送該管上級法 院審判,並通知當事人。前項情形,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
    也就是說,不管是無期徒刑還是死刑,都「必須」上訴第三審,也就是說兩者之間的統計數字都是100%,沒有任何差別。
    他 的文章裡面講了一堆民進黨用「人」的因素去抵抗死刑的進行,是不是如此很難說,因為自法務部長馬英九以來就有類似的趨勢,不過有一點他搞錯了,不管是馬英 九還是陳定南,不管是放著不簽字還是叫檢查總長通通搞非常上訴,都是標準「體制內」的工作,說他們「無視體制」根本就是胡亂抹黑的行為。
    因為死刑的「執行權」在法務部長這個「職位」手上,法務部長「依法」可以不簽死刑執行令。
    又因為檢察一體,包括檢察總長在內的檢察官都是法務部長這個「職位」的屬下,上司要求檢察總長做事,原則上下屬不能不幹。
    如果歷任法務部長和檢察總長用的方法是違法的,那才叫做「無視體制」,對於抹銷一個人的生命的裁決,能盡量確定就盡量確定,自家瓦斯開關尚且反覆檢驗,何況死刑?
    (說到這個,蘇建和如果不是遇到這麼多法務部長和檢察總長不斷非上,早就沒命出來了。)
    在這裡他老兄似乎以為「新聞鬧大一點」是歷任法務部長不執行死刑的原因,但是在幾年前廢死聯盟這種利益團體根本就佔據不了任何版面,即使是現在也差不多, 鐘德樹新聞鬧大的結果是造成一堆人大喊「廢死去死」,以台灣民間強烈支持維持死刑的風氣來說,廢死「鬧大」的新聞只會讓扁政府更容易拿民意這根雞毛當令箭用力地給他簽下去而已。
    要鬧大新聞讓政府有「壓力」而支持本利益團體的主張,就要先讓人民的聲音支持我這個利益團體,挾民意以令政府,而不是讓自己被「負」評如潮的民意淹死。
    玩媒體戰也是要有技巧和大腦的...= =

    最後,老梗又出來了,又在可惜自己的錢。
    繳稅是人民的義務,繳出去的錢只能從「政治」角度監督其使用情況,而不能宣稱自己還有那筆錢的任何「法益」,財產要是屬於你的才有財產法益,稅金都是國家的了還有啥法益!難不成你還可以叫國家把統籌分配款「還」給你啊?

    除此之外,他老兄另闢戰線挑上spinule,不過其中的問題也不少。
    一、 所謂的「社會結構」不是整體都一個樣的,我們和犯罪者所處的社會結構就不相同,即使那個犯罪者是你的家人,他還是有專屬於自己的朋友、社交圈等等, Wolfgang、Sellin、Figlio所研究的結論就顯示出這個「社會結構」對青少年犯罪有極深遠的影響,雖然說這不見得是唯一的原因。而且「犯 人」本身就是泡在這種社會結構中的,要分辨這是「犯人的問題」或者「社會的問題」,就像問糖醋排骨的味道是來自於糖醋醬還是來自排骨的一樣,分得清才有 鬼。

    二、法警把死刑犯幹掉其實也是殺人行為,只是這個行為在刑法上有「阻卻違法事由」當靠山,也就是說該行為雖然違法,但因為刑法在某些特殊條件底下開了一個窗戶給他,使得這個人不「違法」,這種情況包括正當防衛、緊急避難、公務員依法執行等(刑法21~24條)。
    這沒有什麼前因後果的正當性,單純就是法律賦予此公務員「依法殺人無罪」而已。

    可惜我的錢」這個老梗不斷出現,原則上代表玩不出什麼把戲來了,當然我講的東西也應該很夠了,繼續浪費篇幅去啃這堆老梗可不符合聯合踹人天地的立站原則,所以不會再對同一系列進行辯論,等以後再有新新聞足以讓我貼文時再說。
    (當然,LUCIFEROUS和Yenchin要寫還是可以啦,我不確定這兩位的立場和我一樣,就算不一樣也沒啥好奇怪的。)
    從 第一篇開始我就特別強調討論死刑問題必須排除「情緒」的作用,因為這是法律上的普遍性規定,而不是針對任何一個個案--不管是蘇建和(他現在是無罪的,雖 然還在上訴,這次是被害者家屬要檢察官上訴)、陳進興、鐘德樹或過去現在未來任何一個死刑犯,法律的世界沒有人情,也不需要考慮什麼被害者家屬、加害者家 屬或者任何一個插花的第三者。

    死刑有其必要性,就依必要性原則留下,無其必要性,就依必要性原則廢除,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