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404192330蠢蠢欲動

無名的資料居然還在,真的有點驚訝。

(繼續閱讀)

201101082312Frosty

     

           「好像要滿溢出來的藍色,低著頭,染上灰色的天空。」








  很久沒畫畫了,隨便用什麼工具都好。小畫家的畫我只會用線條跟填滿……
  很基本的東西,但是很難啊。因為這考驗著自己的手配不配合得上腦袋(就跟太久沒彈鋼琴一樣,手跟不上腦的速度)

  最近一直覺得畫畫是很浪費時間的事,所以就算每天都閒閒的也不會去作,漸漸的就忘記了我曾經花了多少時間邊畫邊思考。
  重拾起來的當下,才有種現在正在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繞著別人而轉的感覺。

  像是溶進青色的日子裡,飽滿又孤獨。
  這是一幅永遠也畫不完的話,每多一條線一幅畫就多了點完整度,但是線條和線條間的平行交叉又多了許多缺點要補足,於是在補足的當下繼續沿著畫線,雖然補足了前一條,但緊接著又多了一條不規則的裂縫。

  就像拼湊這個世界這個宇宙甚至人生一樣,只能越拼越完整,卻永遠不可能拼得完美……


  我竟然吁這種人人皆知的俗調,一定是太久沒打字了。

(繼續閱讀)

201012272128依然決定抱怨了


  如今已經養成了不要負面抱怨的習慣,雖然總是給自己正面的思考,但腦袋不習慣裝這些東西,反而會覺得空蕩蕩的,乾脆什麼也不想……

  不抱怨的生活其實很好,很多事情不用去細想,也不會在情緒中為了抱怨而把事情的小缺點越鑿越誇張,把心越挖越大洞,然後事後才後悔自己當初說得太過分了,或者受到自己言過其實的自責而受盡折磨。
  
  但是如今我為了讓正向思考(或者什麼也不想)佔滿腦袋,反而不會去思考了,寫字寫得亂七八糟,打字也卡卡的,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最近我的腦袋的螺絲老鬆著,但肩膀卻很緊,我的身體一直在告訴我的腦袋,這樣下去不行啊,腦袋得動起來啊!

  不過我同時又明白,一但我恢復思考能力,我的情緒就會急轉直下。

  難道我是個注定悲觀的人,還是自尊心不允許我思考得太正面呢?

 





  


  現在這件事情讓我腦袋整個又栓緊了起來,我很想回一封充滿了邪惡諷刺字眼的訊息回去……

  但這樣就正中下懷變成壞人了不行

  如果妳的敵人讓妳生氣證明妳還沒戰勝她的把握


  雖然我沒有把握BUT......


  不生氣......

  我不生氣......我高興死了




  窩咪頭佛哈勒嚕亞












  幹(好久不見的語尾一幹真是舒坦啊










(繼續閱讀)

201007011213彎折


這世上每個人都有煩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直挺挺的過活的。

我一直都以為不論八歲到八十歲的人都懂得自己思考,在我的觀念裡,小孩子是不需要人教的,他可能什麼都懂,而相較之下,認為他什麼都不懂的自己,反而愈相幼稚了起來。

有些事情提過一次就可以了,兩次就夠了。

說那些什麼看看別人家的孩子之類的云云的話,不過只是在突顯自己不會教小孩嘛,何必這樣糟蹋自己咧?

(痾...慘了,我把餅乾屑掉到我哥的鍵盤裡了= =)

套一句秘密裡的話,身體是思想的產物,生理會透過疾病回饋給你,生病了,代表心已經離開了愛跟感謝(真是個離我遙遠的詞)

所以他的意思是醫院住的都是些腦子裡裝的都是恨跟厭惡的人嗎呵(我真的很不想這樣吐槽他...但他感覺就有那個意思)

算了

若是幸福,背著枷鎖仍是幸福罷,解除了負荷也不免空虛悵然。

無物背負的人生,不是人生。

有一點重,所以彎折了。

那是一個紀念,一個真實的表徵。

假如我也是實驗品,從很早我就要你放馬過來。

一人「作孽」一人「維護正義」(一般慣用說辭)的關係也不賴,夠八卦,夠增添生活色彩

像近晚一樣,底下盡是骯髒的事物,卻可以被彩霞裝飾的金碧輝煌

本來就是互相需要因應而生,否則這世上哪有孽?又何來正義?

正直和扭曲的尺是什麼你可否拿出來給我瞧瞧?

是正義,世上人人都正義;是造孽,那世上人人都沒有道德

名義上壞蛋說不定只是想要維護正義的人吸引過來的東西

那是什麼?是不是一個不知所以然以自己為出發點創造的辭彙罷了

正義使者和壞蛋,同等可笑



一般來說,你沒辦法以已變質的牛奶填飽肚子,你只得再沖一杯更香醇的,然後趁熱喝下去;

而前提則是:你必須將杯子中已壞的牛奶完全處理掉才行。

你可以倒掉它換一杯新的,除非自己選擇把它喝下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Bloggerads
music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