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0331一汽大鼎新:「共和國長子」能否更生?

  一汽大鼎新:「共和國長子」可否更生?

  耿慧麗

  858

  2018-02-12

  耿慧麗

  六十甲子一輪迴。1953年成立的一汽團體,在成立六十余年之後,起頭了艱難的「重生」之旅。而這趟「重生」之旅的掌舵者,恰是客歲8月由長安團體一把手「空降」到一汽團體擔負董事長的徐留平。半年不到,曾精神抖擻的「少帥」再次泛起在公眾場所時,臉上總有長時候熬夜之後的「倦容」,但一汽團體的大改革才剛剛開始,雷霆萬鈞的全員競聘、大馬金刀的機構重組與精簡以後,改革的攻堅戰還在後頭。

  2013年,一汽集團迎來創建60周年數念,但昌大的記念與慶賀以後,一汽集團並未憑藉「艱辛奮鬥、自力更生」等名譽傳統再上新台階,反而加快滑落。時至2016年8月徐留平接手時,曾的共和國工業長子、汽車工業老邁哥正處於史無前例的艱難地步。xyz xyz銷量範圍上不但掉隊於上汽、春風,連行業第三的地位也其實不穩定,面臨被長安趕超的風險。

  自立研發上,紅旗品牌十年投入數百億元,市場化仍然沒有本色性突破,另一自立品牌主力飛躍同樣是開局不錯,但以後手藝和產品更新跟不上市場程序,在幾大集團的自立品牌中位列結尾;在新能源、主動駕駛等新技術領域,甚至某些技術起頭量產化之際,一汽團體依然「靜悄悄」。更為重要的是,權要主義、人浮於事等多年「痼疾」帶來的效力低下、缺乏生氣與活力等,已讓一汽成為「東北老國企病」的典型代表。

  對於本身身兼的重擔,徐留平非常清楚,他在走即刻任后就一馬當先,開啟了」7-11」的瘋狂工作模式,並明確了工作節奏與時間表:「要在一個月內摸清晰一汽狀況,兩個月內給出改造成長方案,3個月內實行。」

  徐留平先是經由過程「我心中的紅旗」的全員大討論,凝集人心,提振士氣,釋放大鼎新的旌旗燈號與決心。9月中旬,伴隨一份一汽團體深化組織架構鼎新方案的發佈,徐留平開始對一汽進行「大手術」。憑據這份方案,一汽團體在短短一周內,完成8000多名辦理崗亭的全員競聘上崗,研發、紅旗、飛躍、一汽-大眾等核心業務板塊的負責人進行調整。

  研發體繫上,當場解散成立多年的一汽團體手藝中間,將原有的研發中間與部屬各個板塊的研發資源整合,環繞市場和用戶,按品牌設置裝備擺設資本,買通研、產、供、銷產業鏈。同時,設立集團直屬的造型、新能源、智能網聯3個研究院,直接向集團一把手徐留平彙報,以儘快實目前新能源、智能網聯方面實現趕超。

  在組織架構上,針對乘用車和商用車兩大範疇,一汽團體離別設立奔騰事業本部、解放事業本部,將集團下屬的自立乘用車營業如一汽轎車(000800)、吉林汽車、一汽夏利(000927)等納入飛躍事業部;將團體下屬的自立商用車營業如一汽解放、一汽客車、一汽通用等,納入解放事業部;兩大事業部都將實現全價值鏈(研產供銷)的功能封閉,並作為自力預算及查核的單元,由團體總部實施計謀管控。

  而作為一汽集團多年精力圖騰的紅旗,則被當作一汽大鼎新的最好突破口。此前已經從一汽轎車獨立的紅旗事業部,由一汽團體直接收理,徐留平親身擔負負責人。除此之外,一汽還從旗下合資公司抽調精兵強將等優勢資源,多方面支援紅旗。2018年一開年,紅旗品牌就在人民大禮堂,高調吹響復興軍號。從品牌定位、品牌標識到設計說話,從手藝到產品計劃,紅旗品牌都揭示出全新的一面。xyz xyz

  徐留平近期雷霆萬鈞、疾風驟雨的改革氣勢,為一汽集團的改造開了個好頭,精簡機構、提高效率的人事與組織架構鼎新,適應了上下求變的人心,紅旗、飛躍等自主品牌的架構調劑和對於新能源、智能出行的布局,也極度貼合行業成長趨向。這些舉措,讓外界對於一汽團體的鼎新多了幾分等候。

  但改革曆來不是一蹴而就,特別對於作為東北老工業基地代表的一汽集團而言,理順人事、調動聽心、建立市場化的管理架構與流程規範,都是難上加難的挑戰,沒有個三五年,很難帶來全新棋局。從這個角度看,徐留平在一汽的改造攻堅戰,才方才最先。



本文出自: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80211/25796790.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