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91535「安胎假」,真能讓孕媽咪無後顧之憂?

「安胎假」來了!對於有需要的孕媽咪來說是一項貼心的政策。但是安胎假要怎麼請?而且各種擔心的問題紛紛出籠,例如會不會有「看得到,吃不到」的狀況發 生?為了請安胎假,萬一發生勞資糾紛或工作不保時該怎麼辦?如何與雇主溝通與協調,才能創造雙贏……?相信這是很多準爸媽想要知道的!

安胎假最快五月底實施

政、學、醫三界看「安胎假」

奇美醫院婦產部主任陳勝咸醫師表示:「懷孕婦女10個月來巨大的身、心、靈變化,絕對不是沒有 懷孕過的人可以體會的。」從專業角度一語道破 對懷孕婦女「安胎假」的全力支持!

推動政策的勞委會也指出,如果婦女休完安胎假返回職場遭雇主刁難,雇主就會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勞委會最高可以 處50萬元罰鍰,希望雇主友善對待有需要安胎的 女性勞工,藉此更可提高勞工向心力。

不過,政大勞工研究所教授劉梅君也建議懷孕婦女,與其擔心休完安胎假返回職場恐遭雇主刁難,平時的表現 就要讓資方覺得自己是不可代替的員工,屆時請假才有談判的籌碼。同時,劉梅君教授也提醒,對於即將暫離崗位的工作安排,最好也能設身處地以老闆的立場來想 想,提供如何安排解決人力的方案,讓自己離開崗位的這段時間,對公司的衝擊降至最低程度。

有鑑於現代職業婦女比例愈來愈高,為保障懷孕受僱者,勞委會於3月初推出「安胎假」政策,預計最快5月底上路,未來懷孕婦女如果身體不適,最長 可請一年的無薪安胎假來休養。

「安胎假」看得 到,吃不到?

然而,外界卻質疑安胎假可能會「看得到,吃不到」。對此,勞委會指出,去年擴大育嬰留職停薪至所 有受雇者,並發放育嬰津貼時,各界也有同樣疑慮,認為勞工不會敢請育嬰假,不過從去年5月至12月,已經有近 3萬件申請,比起過去1年只有3千件,人數大幅增加,顯見對受僱者兼顧工作與家庭平衡確有幫助。勞委會認為,「安胎假」非看得到、吃不到, 並強調只要是對的政策,政府就應該推動。

劉梅君教授也不諱言「安胎假」是懷孕過程可 能出現的需求,但她也強調,由於此事涉勞資之間的利益衝突,當然也涉及國家人口永續,因此這件事執行起來,不是如此容易。首先,最明顯的問題是,「安胎 假」的成本歸誰?責任歸屬的分配,涉及國人怎麼看待「生育」這件事。如果國家、雇主及勞方在生育這件事上均為受益者,國家有人口永續的需要,雇主有對勞動 力新陳代謝的需求,勞方有香火傳承的需要,則三方均需負擔「安胎」所產生的成本,包括安胎期間的薪資、人力調配替代等。

因此「安胎假」期間,要求資方照付薪水,顯 然是不合理的;但若「安胎假」期間,完全沒有薪資,對勞工也不公平。因此,理想的安排是勞方在請「安胎假」期間,需要有經濟補償,但財務來源究竟是社會保 險或預算編列?這個需要社會有共識。

其次,劉梅君教授也提出,即使「安胎假」有 薪資補償,但勞方也未必敢請這個假,如同已實施的「育嬰假」一樣,因為涉及雇主如何看待請假這件事,如果雇主認為這是「找麻煩」,像是安胎期間究竟會多 長?實非員工能預知,這就會讓老闆感覺很棘手,人力調度安排上會很困擾,或根本不認同此假,則該項美意,的確會「看得到,吃不到」!換言之,這個假對個別 員工而言,會面臨工作保不保得住的擔憂,對雇主而言,的確會在雇用育齡女性時,多一層顧慮。

因此,在「安胎假」正式上路之前,劉梅君教 授建議主事的勞委會,需要對勞資雙方均有妥善的安排,勞方的薪資補償及工作確保、資方人力替代的協助。當然,是否有「安胎」需求,是醫學專業判斷的事情, 如何不被少數人濫用此美意,亦值得慎重規範。

「安胎假」該怎麼 請?

至於「安胎假」該怎麼請?勞委會進一歩說明,安胎休養請假必須依據醫師診斷證明,始可視為住院病 假;然而因個人體質不同,需休養的情況亦不同,所以並非每一個人均需請一年的休養安胎假。勞委會 有鑑於實務上,部分女性受僱者懷孕期間如經醫師診斷須安胎休養,因個人體質不同, 安胎休養的日數長短不同,實際住院者比例也不高。

然而,因非屬住院依現行「勞工請假規則」, 僅得請未住院的普通傷病假,即一年內合計不得超過30日。這對須長時間安胎休養者顯然不足,所以勞委會也研擬修正「勞工請假規則」,對將有此需求者,如經醫師開立診斷證明,其安胎 休養請假日數,可併入住院傷病假日數計算(住院傷病假最長可達一年)。

勞委會再次特別呼籲雇主,本於人道及照顧勞工立場,對於懷孕受僱者經醫師診斷需要安胎休養者,給予安胎請假的友善對待,使受僱者兼顧工作與家庭平衡,更可提高員工 向心力,共同創造勞資「雙贏」局面。

懷孕婦女請「安胎假」的自保之道

劉梅君教授也提醒欲請安胎假懷孕婦女的「自 保之道」。她指出,包括醫師的安胎證明單、循公司制度辦理請假程序,並留下確切請假時日及跟誰請假、請假答覆的紀錄等資訊,特別是公司對該制度不認同的情況 下。但,劉梅君教授強調,倘若走到這一步,其實大概是雙輸的局面了,特別在私人企業,「自保」大概只能爭取法定資遣費,但卻難以保住工作了。

至於有多年臨床經驗的婦產科醫師們對於「安 胎假」的看法又是如何呢?奇美醫院婦產部主任陳勝咸既心疼又語重心長的指出,懷孕婦女除了容易疲勞、腸胃不舒服,以及重量負荷等身體不適外,懷孕婦女的情 緒和心理的壓力,亦是需要受到細心照顧的。陳勝咸醫師強調,他不僅舉雙手贊成安胎假的實施,甚至認為早該實施,且最好不要扣薪水,因為除非有保險,要不然 住院安胎的費用對一般家庭來說,確實是個不小的負擔。

婦女生育年齡兩極化嚴重安胎假有迫切需要

此外,陳勝咸醫師也觀察到,現在婦女生育年 齡有漸趨兩極化的趨勢,一個是小於18歲,另一個則是大於40歲,而這兩個極端都特別容易發生早產,是特別需要安胎的族群,且其中又以高齡產婦的比例偏高。而最適合懷孕的25~35歲女性朋友,則多半也因為正值職場全力衝刺 期,礙於工作權保障的考量,往往會對結婚、懷孕這些人生大事陷入長考。然而,這些由婦產科醫師第一線實際觀察到的現象,在在都顯示「安胎假」有其及早上路 的迫切需求,而且早該實施了!

陳勝咸醫師進一步指出,容易發生早產而特別 需要安胎的時期,多半發生在婦女懷孕78個月的時候。過去因可能早產而需要安胎住院的懷孕婦女比例約佔1012%,然而隨著現代職業婦女工作、家庭蠟燭兩頭 燒的情況,早產比例也有升高的趨勢。至於早產的原因,陳勝咸醫師表示,約3040%是因為受到感染,另有30%則是因為不明原因,導致子宮自然收縮。無論如何,早產對於懷孕婦女無論身體或心靈上,都是極大的 負擔。

搶救少子化安胎假之後還有更 多需要努力的空間

此外,陳勝咸醫師並提到,「安胎」除了最需 要的絕對臥床休息外,如果情況嚴重的話,跨科團隊的診斷和治療亦有其必要性,從婦產科、小兒科,到內科與營養師的醫療整合,都相當的重要。而這自然需要給 予懷孕婦女完整的安胎假,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調養身、心、靈,產下健健康康的新生命。

只是,劉梅 君教授也語重心長的說:「如果少子化是大問題,則拉抬生育率的解方,更應該是協助家庭解決生養子女的經濟因素,不是只有生一胎給多少錢」。劉梅君甚至直 言:「這哪夠?」畢竟,現今勞工實質薪資,十年來未升反降,房價卻節節高昇,許多年輕家庭根本負擔不起再養個孩子的成本。此外,更重要的是,生出來後誰來 照顧的問題更大,除了「安胎假」之外,婦女團體一直在談的「照顧公共化」,也需要被特別重視。

引用於4月號嬰兒與母親電子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 我的心肝寶貝✿✿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家扶-保護兒童好鄰居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