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652香雲落衣袂,一月留餘香

夜晚清涼的夏風,拂過眉梢,撩起一幀幀思念的影集。在這樣閃耀著幾顆如鑽石般璀璨的星星的夜晚,你的身影從腦海裡由模糊而清晰地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原來,思念是這樣使人想要忘記,卻無法忘記。一院的粉紅色的薔薇隨著絲絲的涼風,將揉入骨子裡的芳香支散開。懷念這樣的與你守著這一院的粉紅色的薔薇,翻著那一本本的文學書籍,談論著書中的古今人物,將那蒼穹的星光當成螢點,細數著浪漫。希望日子就這樣一直下去。可是有一天,你說,你要離開這個小鎮,出外闖一番事業。就這樣,你如那黃鶴一去不復返。粉紅色的薔薇依舊如昔日那般滿枝燦爛,在銀色的星光下,花瓣的粉紅暈如空谷的佳人絕世而獨立。粉紅色的薔薇的花語代表愛情和愛的思念。 曾經以為盛開的粉紅色薔薇給予人對愛情的憧憬, 然而愛情對於你我來說,只是一場美麗的夢, 如花般有她的花期,過了花期就會凋謝。在這粉紅色的薔薇的芬芳的香氣裡,默然地坐著,看著淡如水的月光下自己的影子顯得更清晰了,正是那一種“香雲落衣袂,一月留餘香”的寫照。

(繼續閱讀)

201304101112平凡人生

我想,其實我們並不一定要求自己的生命中,件件事情都非常的完美。有些時候,當命運把某些我們非常在乎的東西又從我們的生命中奪走的時候,我們必須學會坦然面對這種變故。然後,微笑著繼續自己的生活——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散步了,今夜;靜謐空曠,木棧道上偶爾有細微的腳步與隱約的談論傳來,讓我感覺,在這樣的夜晚,我並非一個人在行走。咖啡館裡妙曼的音樂,似乎還在耳邊迴旋,聲聲似在訴說著午夜未眠的心結,而飄動的思緒卻是讓我帶至這寧靜中來了,想起剛才談論的話題,覺得好像是有一些問題。都到我們這樣的年齡,依然還在談論生存的智慧,似乎有一些不可思議。而每次談起的時候,便會有一種苦澀的滋味在心裡蔓延。不知道,這是不是靈魂深處不羈的叛變依然存在。其實,很多東西,隨著歲月的流失,都已慢慢改變了,關於過往的所有,亦如浮雲般地飄散了,爾今只剩下了一些零星的碎片。是啊,在生活中,我們總是希望別人能夠在內修上濾清一切雜質,從而蕩漾著一團清氣。而當自己在現實中為人處世時,卻並不能古持著事物基本的是非原則,有時甚至充滿了俗氣。甚至,更多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同流合污。瀟瑟的季節,紛飛的落英,暗香殘留。季節將這一切都融化在了心底的滄桑裡。雖感淒婉,但也不失是一種悲壯的美麗。此刻,我並不感覺孤獨,只是讓那顆淡然的心,在世間的喧囂還在沉睡之中時,輕輕的微漾著一絲回憶的甜蜜。我想,其實我們並不一定要求自己的生命中,件件事情都非常的完美,有些時候,當命運把某些我們非常在乎的東西又從我們的生命中奪走的時候,我們必須學會坦然面對這種變故。然後,微笑著繼續自己的生活。湖邊的木棧道上,路燈,拉長了我的身影,我靜靜的仰望著夜空,我想從此以後,我不會再為此類的問題而老心傷神了。因為;我只是個平凡的人。文章來源:桐齡:心心印

(繼續閱讀)

201205040415那些,你不記得了

第一、我不愛陽光。貌似我已經講過很多次,只是你們還是忘記了。忘得那麼徹底。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在清晨拉開我墨綠色的窗簾,放任陽光毀壞房間裡的沉默。也任它粗魯的擠入我平靜的腦海。我不滿,你卻說我充滿陰影。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你忘記了。所以你會要求我頂炙熱的太陽陪你漫無目的的閒逛無聊大街。一遍一遍的重複走過的地方,一遍一遍的重複那一句我們去哪。或是自己永遠都那麼不愛多動,不愛在你欺負我之後回過頭來欺負你。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你忘記了。所以你會在上線之後要求我去臨近的網吧,只是為了與我視頻,看看最近我的情況,卻忽略了感冒伴著暴曬帶給我的疼痛。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你忘記了。所以你會在停電五分鐘後及時的讓電燈甦醒。讓那蒼白驅走所有的安靜,讓我回到現實的忙碌。我會詛咒你,詛咒當你下一次再驅走我的墨色時就被意外的電死。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慶幸。你沒有忘記。你總是在我關上燈一個人安靜時坐在我身邊陪我,yea.這才是我所愛的。第二、我不愛喧鬧。這不是我能左右的結局,但如果可以我會發洩我的不滿。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時刻在我左右嘮叨個沒完沒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卻超過了我的接受極限而適得其反。最後你撐著說,我不願聽。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記了,也習慣了。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在我做錯什麼後,重複那一句我毀了你的一切。我承認,也一直在想我們是否能平靜下來用沉默談判,不要大費口舌的彼此糾結。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也惱怒了。你忘記了。所以你會在來客人之後要求我去客廳和他們一個一個的打招,問我是否還記得他們的名字,然後再聽他們嘰嘰喳喳的嚷個沒完。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也封建了。第三、我不愛懷疑。呵。是我本身不夠信任別人,還是我沒有資格被人信任。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在我和她接觸之後,發來信息懷疑我和她是否有發生過你認為不正常的事。我知道這一年多裡你從沒信任過我,給我的只是懷疑,我沒有過值得懷疑的。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在我請假歸來給我一個不信任的撇嘴,我怎麼了。我沒有翹課,我沒有偷跑出去上網,你的懷疑憑什麼砸向我。其實你知道我不愛,只是,你忘了。第四、我不愛多此一舉。你忘記了。所以你總會在每年的教師評估中要求我們把CD項換成AB,並無恥的說這是包容。誰不知道這只是一粒用包容裹滿縱容的糖衣毒

(繼續閱讀)

201204271820月老灣

踩著蜿蜒熟稔的小徑,穿過青苗如茵的月老灣,在一畦菜地旁我和我的玩伴捕蝶捉蜂,一隻隻碩大健壯的野蜜蜂被我們生擒活捉,在後肢上拴了線,失去自由的野蜜蜂任由我們像風箏一樣蹂躪。潔白的雲朵安詳地俯瞰大地,翠綠的麥苗張揚地舒展著身姿,紫紅斑駁的豆花恣意地綻放著絢爛,染黃了季節的油菜花被一群野蜂和彩蝶招惹的笑出聲來。我們穿梭在阡陌交通的地埂上,快樂的歡叫聲在月老灣穹窿般的懷抱裡低回輾轉。滿村莊的再熟稔不過的玩伴們全部紛至沓來,月老灣瞬時沸騰了。不需任何的討價還價,不用刻意的商討規則,一個村莊的小孩子以村莊中部的澇壩為界,迅速的自覺劃分為兩組,按照素日的常規,上莊的佔據了月老灣北側的山頭,下莊的佔據了月老灣南側的山頭。“身未行,聲先行”,幾聲刺耳的呼哨響過,南北兩側的勇士們像電影中英武的解放軍戰士般發起衝鋒,威猛的撲向彼此的“敵人”,少林功夫武當拳,十八般武藝不一而足,廝殺在一起的小老虎們,“嚎哈”的武打伴奏聲撼天動地。瘦弱的我被上莊的馬雲壓在身下,憋足了勁也翻不過身來,馬雲這小子這次考試沒考過我,是典型的“公報私仇”,將一身的蠻力和一肚子的不服氣都發洩在我的身上,而且嘴裡一直不停的叫囂著“認輸,我就放過你”。怎能做個受人唾棄的投降分子,我誓死不從,雙手揪著地埂上的冰草,拚死般要掙扎著起來,臉掙的通紅,像關公一樣,眼淚都要掙出來了,馬雲就是不放過我,亦像關公一樣拼紅了臉,亦怒目圓睜快要憋出淚來,依舊死死地箝著我的手,緊咬牙關,口中發出勇士的嚎叫。旁邊的僧娃和武武均在對弈中取得優勢,騎在對手的肚子上,脅迫對手投降,卻都遭到頑敵義正詞嚴的拒絕,印證著越是壓迫便越是反抗的鬥爭法則。繳械投降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亢,誓不判敵的聲音便一聲更比一聲高亢,聲嘶力竭的咒罵聲和頑固不化的抗爭聲交相輝映,在月老灣東側的山坳裡高低上下的迴旋。“放了他”,見到我被馬雲騎在身下,僧娃一躍而起,將爬在我身上的馬雲撲翻在地,是視死如歸的解放軍戰士,是個人安危置之度外的紅軍戰士。我趁勢翻起,將馬雲狠狠的壓在身下,歇斯底里的叫囂著“繳槍不殺,舉起手來”。目光中的凶狠和言語的鏗鏘卻要挾不了馬雲,馬雲拚死掙扎著,臉憋的通紅,口角的唾沫和不服的反抗聲充

(繼續閱讀)

201204241405興許的事

沒有想過週一會是如此如此。很感謝lunar姐姐給我帶的早飯,三明治是我所喜歡的東西。有些故事,我知道因為我並不是主人公所熟識的人,所以希望我的微博沒有傷及無辜。可是對於一個女人所產生的興趣,我也抑制不了,沒有惡意,就像當初如何感覺被窺探到坦然。衷心的祝福朋友們可以過得更好一些。天蠍的直覺有時候還是可以很精準的,我所說的傾向到底還是對了。同樣一個問題所丟,雖然都願意,都問了相同的問題,可還是在楚楚中感受到了小蓋哥的熱心。開心留記錄:關於離開前後的期待。麥兜姐問我你幹嘛?我蒙住了,是啊,我想幹嘛勒?生活的太隨性了,所以可以理解原本細膩的心思,卻不可以理解自己的不羈。今天工作的時候,敲碎了兩個瓶子,是心不在焉還是什麼呢?原來可以影響我的事情有很多,自以為已經麻木到可以坦然的生活,殊不知一個表情,一個短信,一個電話,一首歌都可以扒開我那不想在涉及的愚不可及的固執。幸好之後的某人笑容,讓我稍稍安心。從認識一個人到相愛需要多少時日呢?至少開頭我還是很滿意的。只是,如果每個瞬間都只是停留在開頭,那該有多好。我想不出,我的每一段,到底有哪個開頭是不好的呢?而結局,如果我知道結局,其實我知道結局,我只是那麼勇敢的愛了一次。之後我都美化了結局,至今。於我25,是否還有怦然心動的勇氣呢?我已設想好的生活,對於現在我覺得早了些,所以才會排斥麼?好吧,姑且就這樣吧。興許的事情,如果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那就接受吧。我還是有點期待,只是摻雜著一點恐慌。寫博的時候聽到的豆瓣電台: I can wait forever。明天會有不一樣的精彩麼?好久沒有健身了,明天會有四個人同往,一起做高溫瑜珈和有氧搏擊,我想我是時候該出一身汗了。然後,然後就期待週四週五和女神見面。我的世界,然後,希望不要沒有然後。晚安。

(繼續閱讀)

201204222100興許的事

沒有想過週一會是如此如此。很感謝lunar姐姐給我帶的早飯,三明治是我所喜歡的東西。有些故事,我知道因為我並不是主人公所熟識的人,所以希望我的微博沒有傷及無辜。可是對於一個女人所產生的興趣,我也抑制不了,沒有惡意,就像當初如何感覺被窺探到坦然。衷心的祝福朋友們可以過得更好一些。天蠍的直覺有時候還是可以很精準的,我所說的傾向到底還是對了。同樣一個問題所丟,雖然都願意,都問了相同的問題,可還是在楚楚中感受到了小蓋哥的熱心。開心留記錄:關於離開前後的期待。麥兜姐問我你幹嘛?我蒙住了,是啊,我想幹嘛勒?生活的太隨性了,所以可以理解原本細膩的心思,卻不可以理解自己的不羈。今天工作的時候,敲碎了兩個瓶子,是心不在焉還是什麼呢?原來可以影響我的事情有很多,自以為已經麻木到可以坦然的生活,殊不知一個表情,一個短信,一個電話,一首歌都可以扒開我那不想在涉及的愚不可及的固執。幸好之後的某人笑容,讓我稍稍安心。從認識一個人到相愛需要多少時日呢?至少開頭我還是很滿意的。只是,如果每個瞬間都只是停留在開頭,那該有多好。我想不出,我的每一段,到底有哪個開頭是不好的呢?而結局,如果我知道結局,其實我知道結局,我只是那麼勇敢的愛了一次。之後我都美化了結局,至今。於我25,是否還有怦然心動的勇氣呢?我已設想好的生活,對於現在我覺得早了些,所以才會排斥麼?好吧,姑且就這樣吧。興許的事情,如果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那就接受吧。我還是有點期待,只是摻雜著一點恐慌。寫博的時候聽到的豆瓣電台: I can wait forever。明天會有不一樣的精彩麼?好久沒有健身了,明天會有四個人同往,一起做高溫瑜珈和有氧搏擊,我想我是時候該出一身汗了。然後,然後就期待週四週五和女神見面。我的世界,然後,希望不要沒有然後。晚安。

(繼續閱讀)

201204100250海港大?

在澳大利亞悉尼的傑克遜海港,有一座號稱世界第一單孔拱橋的宏偉大橋,這就是著名的悉尼海港大橋。悉尼海港大橋是早期悉尼的代表建築,它像一道橫貫海灣的長虹,巍峨俊秀,氣勢磅礡,與舉世聞名的悉尼歌劇院隔海相望,成為悉尼的象徵之一。悉尼海港大橋,從「懷胎」到「出世」,前後花費100多年。在經過了40多年的醞釀之後,1857年,悉尼工程師彼得·翰德遜繪成了第一張設計圖,其後經過反覆修改,到1923年才根據督建鐵路橋的總工程師卜萊費博士的藍圖進行招標,由英國一家工程公司中標承建。1924 年悉尼海港大橋破土建造橋基,1932年3月19日竣工通車,歷時8年多。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