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04愛情就是一個幽靈

還記得你曾經那麼嚴肅的站在我的面前,托起我的臉,那麼認真的告訴我說,你愛我,你願意和我生死相許。轉眼間八年的時間已經悄無聲息的從我們的身邊走過,不能說誰背叛了誰,只能說我們的緣分太淺。或許你還在怪我,怪我太顧及世俗的眼光,沒有和你遠走高飛。或許再見到我的時候你會連眼角的餘光都不願意放一點到我身上,更不會去在意我現在過得好不好對你對?呵呵 生死相許,那只是一個純美的精神形象罷了。夜深了,輕輕地有風吹過,讓人冷心涼的我更加的覺得冷。今夜恐怕我的心無處安眠了 。我一個人來到我們曾經走過的路上,靜靜地感覺著這曾經有你的地方,感覺你還像以往,靜靜地陪在我的身邊。人群中我好像看見了你的笑臉,我放下自尊,放下驕傲,一路追著,追著,終於可以摸到你的臉了,伸手過去,輕輕撫摸你的臉龐,想知道你過得好不好,可是,面前早已沒有了你的蹤跡。路還是那條路,可是你的人怎麼還會再呢?你還記得我最怕黑夜嗎?現在我就一個人走在曾經有我們歡笑的地方,你要是知道的話,還會不會第一時間來到我的身邊?路依舊,黑夜依舊,可是我們卻不在依舊。你知道嗎?從分開的那天起我一刻都不曾忘記過你,可是你卻音訊全無,你把我忘記了嗎?呵呵 曾幾何時,我們還相約,等我們結婚的時候,要攜手走過那條見證我們愛情的小路。曾幾何時,我們是那麼用心的呵護我們的愛情。呵呵又是同樣的曾幾何時,我們卻都有了自己的軌跡。我們的那段愛還在你的心中留有痕跡嗎?我們的愛就像一條苦難的河流,無時無刻都會在我的心田流淌,沒日沒夜。每次流過我心裡最柔弱的地方,都會有糾結在一起的痛楚。隨手拾起我們曾經的記憶,呵呵 無法撲捉卻又揮之不去。你知道嗎?你已經成了我一生癡情迷戀的風景了。你知道嗎?你讓我的靈魂在顫抖中痛了又痛。不想說愛你的滋味,可是那裡卻又甜蜜的微笑。不想說想你的感覺,可是那裡卻有美麗的回憶。有些冷,有些累,還有些痛。對你的思念縈繞不絕。這是誰給我的,應該是愛情,呵呵愛情 ,多美的字眼,它和浪漫連在一起,它和美麗的玫瑰連在一起,它和甜蜜的巧克力連在一起,可是我恨它,它就是一個幽靈,它讓我的心痛的無法呼吸,它讓我的眼淚無處躲藏。它讓我嘗到了世間最刻骨的痛是什麼滋味。它把那種痛深刻的注入我的血液裡。就這樣全身心的痛著,痛著。

(繼續閱讀)

201205010732餐廳——如果有人被噎住了

呼吸道異物堵塞是指某些物體堵塞在呼吸道內,導致空氣無法進入肺部,因而影響正常呼吸,嚴重者可導致死亡。如果家人吃飯時發生異物堵塞,應按以下方法及時處理。  推腹法  急救人員站在傷病者背後,使其彎腰並頭部前傾, 另雙手環抱傷病腰部,一手握空心拳。將拇指側頂住傷病者腹部正中線及肚臍上方兩橫指處(劍突下方),另一手掌放在握拳之手上,用力向傷病者腹部向內向上推壓約每秒一次。需要注意的是每次推壓動作要明顯分開。  拍背法  對於嬰兒,宜採用五次拍背法。正確步驟是將傷病者身體伏於急救人員前臂上且頭部向下。急救人員用手支撐傷病者頭部及頸部,用另一手掌根在傷病者背部兩肩胛骨間拍擊五次。  壓胸法  將傷病者轉動使背部仰於救護員的前臂上,頭部向下,用手支撐傷病者的頭部及頸部。另一手兩手指在胸骨適當位置壓迫5次。  如何預防  吃飯時不說話,預防食物誤入氣道。咀嚼速度盡量放慢,另外孩子在哭泣和大笑時不要餵食物。我在路上 也許能夠遇見你 |木頭木腦的BLOG |Mission Status Center |謝麗華的BLOG |╰*寶貝婕 |星座好好玩的部落格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麻辣情醫吳迪的BLOG |沈東子的WINDOWS |

(繼續閱讀)

201204231149對自己說,生日快樂

每年的這一天,不管有多忙,我都會抽出時間靜坐,哪怕只一會兒功夫。今天依然不例外。坐在陽台上,面對怒放的菊花,瞇著眼,任由陽光四處遊走。人本身就是個矛盾體,每年盼著過生日但又怕過生日。盼是因為多了一份沉重和閱歷,對生活又多了一份期待和憧憬;怕是身上多了些風塵僕僕,臉上多了幾道皺紋。歲月的無情是誰也改變不了的。想起孩子時代,我的色彩基本是灰色的。因為腿腳的不便,從來沒嘗過奔跑的滋味,更不會知道風會在那一刻讓你飛翔。稍微多走一段路,就會趔趄好幾天。那種疼不是來自身體本身而是來自心靈深處。那時候的我,大多時候游離於兩種狀態:一種是向善,讓我接受同學們各種形式的呵護;一種向惡,時刻厭惡別人的同情間或鄙夷不屑的表情。所以那時候,快樂好像不怎麼眷顧我。寫日記都是兩本子。一個為交差,寫些樂觀的自信的冠冕堂皇的文章博得老師的讚賞;一個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在那個只屬於自己的城堡,花的顏色淡了又淡,天空因為憂傷而失去明媚,我自己虛弱到拿不動一根稻草。外表的堅強只是為了掩蓋心底無時不在的自卑,為了自己的不健康。沒曾想到這樣背著自卑的包袱,我的生活只會一亂再亂。那些浪漫的事一般離我很遠,連它的尾巴都抓不住。一路走來,每一個瞬間的真實,每一瞬間的感動或者彷徨,都無法回航。走出校門,早已習慣了固定的生活模式,從不去熱鬧的地方看一看,加之,我所任教的學校離礦區有一段路程,學校除了那幫孩子和我們這些老師,很少見到其他人。主管學校校務的工會主席也是偶爾突發奇想地來檢查一下,說一些閒話,再不見他蹤影。倒是可以天天聽鳥鳴,看空曠的天看突兀起伏的山,看草的榮枯,心靈是自在的,也就習慣了獨處,習慣了用一些文字表達自己的各種情緒。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裡尋找快樂。可能是自己給與別人的快樂少,因而得到的快樂不會翻倍。所以,我不曾一次地想著改變自己,每天端著一張笑臉,不管自己快不快樂,只要別人看著舒服就行。還有一點也變了,以前走路傍路邊,後來竟走在路中央(當然是人和車比較少的情況下)我自己倒沒覺得不妥,卻讓家人擔了不少心。尤其是兒子和女兒,只要一上街,他們不用商量,一個牽我的右手,另一個就牽左手,生生把我固定在他們中間。抬頭看看兒子再看看女兒,他們得意的壞笑讓我覺得安全,甜蜜。有時專門使一下壞,故意往路中央蹭,就為享受他們牽著手的那份溫暖,那份摯愛。現在改變了不少,為了自己的安全,為了家人少操心,不再走霸王道(兒子說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