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01606野趣

老港下伯母家外头旧浴室旁的那个池塘,已经因为填土变成浅塘。我突然觉得这片土地关于我儿时的回忆,历经时间的淘洗变得斑驳……

我仍然记得。那年,很常的星期天,爸妈就会带着我们,与二伯一家各自一辆车前往老港下的家族地段探访住在那儿的大伯一家,顺道消磨个大半天。爸妈买去的三层肉,大伯母一定煮成酱油肉给我们当午餐的菜肴。

当时,大人在开辟的土地上种植作物,我们这些孩童乐得在田野间玩乐。摘采野菜、奔跑嬉闹,甚至,将钓钩放进那个对我们来说很深的池塘垂钓,好像钓过小生鱼和泥鳅;并且,曾以捞鱼网在河里捞过小鱼。

日头很晒的正午,我们毫不畏惧的继续在草丛间找乐子。往往回到家的傍晚,已经晒得一身通红。

如今,陪着宝贝们在满是童年印记的故地行走,大B忙着看蔬果,小B忙着玩拍照,我昔日美好的记忆,瞬间在思绪里张扬起来。

 

回應

深信惟有回忆,
是谁都不可能也不可以代替…

生活的样子也许不尽如我们想象的样子,mais c'est la vie!希望问心无愧下忠于自己的活着。

脚印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