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408榴连

载着两个宝贝回家途中,就在住宅区隔条巷子的一屋子外,看到成堆的榴连,我双眼发亮对大小B说“啊,好多榴连哦!”,两个宝贝拉长脖子赶忙望过去。

“要买吗?”在外公家才吃了榴连的大B问。

向来难以抗拒果王的我,自然心动了。“回家跟爸比讲,一起来看~”我被果王迷惑了,随口就应允。
到家泊好车,车门打开,两个宝贝已经嚷嚷的对爸比说要去买榴连,说走路去看!连不吃榴连的小B,一脸兴奋状急着要去。

沿着有时黄昏一同散步的小路走,转角就看到一堆的榴连摆在地上。两个宝贝指指点点的吵着要这粒那粒,还顺手拎起来;反正我不会挑,不吃榴连的男人也是,就随意选了五粒回家。最开心的,自然是大B了。

想起小时候,全家人都喜爱吃榴连。每逢盛产季节,一家人围坐地上接连剥开多个榴连大吃的时光,至今念及仍然那么美好。当时,几乎不理什么热气,吃了最多以盐水盛在榴连壳喝就是,少有上火的例子。

“做榴连蛋糕?”大B说,而我早已心里有数了。

回應
Advertlets

深信惟有回忆,
是谁都不可能也不可以代替…

生活的样子也许不尽如我们想象的样子,mais c'est la vie!希望问心无愧下忠于自己的活着。

脚印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