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146華裔婦女走過磨難 笑看人生 追尋美國萝

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許多的華人移民女性在紐約各個角落,以不同的樣貌展現她們的堅韌和勇氣。來自台灣,移民美國46年的溫昭瑛,曾經一天工作16小時獨力照顧60個老人,更曾捐腎為丈夫延了十年壽命;還有來自福建的阿嬤任興淑,知足勤奮,每天擺攤做小生意,抱著希望追尋美國夢;知名的影星彭丹從小來美國留學,一家人走過辛苦的歲月,最近媽媽心肌梗塞住院,彭丹更放下演藝工作趕回紐約,素顏守在病榻一個月,展現華裔家庭最溫暖真摯的親情。

華婦移民46年 捐腎救夫 換他10年壽命 無怨無悔

皇后區小頸的一間西餅店裡,已經有四個孫子的溫昭瑛,回顧起自己的移民之路,雖然艱辛卻滿是珍惜。她說,1971年10月台灣退出聯合國,溫昭瑛與丈夫林先生決心移民,丈夫原是台灣頗負盛名的醫院內科權威,她是護士,家裡有四個十多歲的孩子。但為了追求安全穩定的未來,她和先生放棄工作,只以2萬美元便宜賤賣了台灣的家產,全家人隔年踏上美國的土地。

溫昭瑛回憶,當時的移民政策跟現在很不同,移民官很友善,短暫面試後,三個月內一家人便收到綠卡。娛樂城但剛來美國時,人生地不熟,她到療養院兼職打工,平均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臨時有人請假,她還要去代班夜班空缺,常常她下午出門上班,孩子們還沒放學,等她早上回家,小孩又已經出門上學了。而當時療養院兩層樓有60多個失智或是高齡耆老,只有她一個人負責照料,幾乎是不眠不休的工作著。

但為了孩子,身為母親的溫昭瑛再辛苦也忍了下來。她說,來美多年,最苦的就是養大四個孩子。40年前,每年要繳十幾、二十萬元的學費,她和先生幾乎日日為錢發愁。而且雪上加霜的是,丈夫來美後不久即罹患腎病必須換腎。

這樣的磨難也沒有打倒溫昭瑛,她簽下換腎同意書,捐了一顆腎給丈夫。儘管手術前已知道捐腎只能延續先生十年壽命,她也毫不猶豫,「先生和我一起奮鬥,有任何希望,我都不會放棄他。」

十年之後,先生離世,溫昭瑛依然勇敢的面對生活,所幸孩子們都很爭氣,不再讓她操心,她也帶著對先生的思念和愛繼續在美國生活。如今回憶當年的移民決定,她說,當初離開台灣三年後,台灣的房價漲了50倍之多,但她並不後悔,如今回想起依然覺得是緣分把一家人帶到了美國,看著林家的孩子孫子在美國開枝散葉,已讓她覺得此生圓滿。

福建阿嬤街邊賣小吃  不怕苦不怕累  追尋美國夢

64歲的任興淑,四年前隨女兒從中國福建長樂依親移民美國,為了不給孩子添麻煩,她自立自強,兩個月前在布碌崙8大道的街道上支攤,賣起福州魚丸、扁肉皮及馬蹄糕等家鄉小吃。她說,即使收入微薄,也無改她做生意的決心, 因為她希望自己可以貼補家用,「我不要給女兒添麻煩」。

3 月的紐約街頭依然很冷,四年前和老伴一起通過親屬綠卡移民紐約的任興淑,在街口支起兩張桌子,賣起家鄉小吃,多數點心都是她親手所做。她說,因為自己年齡大、體力不支且語言不通,許多華人新移民常做的餐館或護理工作,她都不能勝任,於是兩個月前做起小生意。

街邊擺攤雖辛苦,但任興淑始終樂觀面對,每當有客人上門,她就會綻放一臉的笑容。她說,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進入老人中心,學習英語、多認識同鄉和他們一起享受生活,努力適應美國文化。但因來美未滿五年,即使她持有綠卡和聯邦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的白卡,仍被老人中心拒絕。不過,面對未來,任興淑依然懷抱著夢想和希望,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她和丈夫女兒一家,一定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娛樂城

影星彭丹 放下演藝工作返美 為重病媽媽守病榻  

影星彭丹在光鮮亮麗的背後,也走過移民家庭的辛苦長路。她14歲到紐約讀書,進入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學習舞蹈,成為該院首位獲得全額獎學金的華裔學生,後來多次獲得「世界亞裔小姐」、「美國華裔小姐」、「美國中國小姐」等選美賽冠軍。她回憶,當時年紀小,時任電子工業局局長的媽媽熊革玲和同樣任公職的父親特別移民來美,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彭丹說,媽媽剛來時因為人生地不熟,也不會說英語,生活上遇到不少困難。有一次媽媽為了要買雞肉給她吃,獨自一人跑到熟食店買雞,媽媽只想要買半隻,就用手勢向店員比出雞要切一半的樣子,結果店員誤解意思,將整隻雞切碎了給媽媽。」回家後彭丹在紙上畫了一隻雞教媽媽,「你拿這張紙給店員看,再在上面寫二分之一,店員就看得懂了。」一番波折後,終於買到了半隻雞。

這些辛苦的過程,也緊緊繫住了彭丹和媽媽的親情。彭丹說,當年父母因為親人好友都在中國,相當想家,但一家人仍然努力在紐約生活,後來也逐漸融入了美國社會。如今彭丹在美國、中國大陸、香港三地跑,父親多年前過世,剩下72歲的母親一個人在紐約。但母親上月因急性心肌梗塞倒在街上,好心的路人在媽媽的包包裡找到彭丹的名片聯絡到她,當時在中國拍戲的彭丹聽到消息,「腿都軟了,二話不說馬上飛回紐約,而醫院更四度發出病危通知,讓她決心要守在媽媽身邊。

一個月 來,彭丹卸下明星光環,堅持素顏守在母親病榻,替媽媽吸痰、復健。她說,媽媽是她心目中最偉大的母親,同時也是她的朋友、戰友,要盡最大的能力救回媽媽。

文:記者林群、牟蘭、顏嘉瑩 

娛樂城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