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005孤單又燦爛的神 鬼怪-劇情介紹5~6集

.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 鬼怪》分集劇情介紹:第05集

落葉繽紛的公園,優雅挺拔的金信捧著書,一頁頁翻過,就像翻過了他漫長的千年人生,而那個輕盈的、紫羅蘭般小巧的女孩,在他的生命裡閃耀著溫暖的光 芒,那是初戀令人眩暈的光芒。金信開著車,帶著恩卓行駛在路上,兩人一路無言,還是恩卓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金信依然沉溺在矛盾中,拔劍,意味著再也看不 到恩卓,不拔劍,意味著要永遠承受失去的痛苦。

恩卓受一個剛死去不久的女孩的拜托,前去整理女孩生前的房間,並把女孩屋內的冰箱裝滿食品,使女孩媽媽回來看到熟悉的一切,還能感受到女兒的最後一絲溫暖。終於完成願望的女孩跟著王玉,喝下了那碗讓她忘掉記憶的湯藥,準備前往下一個人生。

王玉又遇到了金善,兩人一起喝咖啡。這個冰冷無情的地獄使者在美麗的金善面前,竟然開始害羞靦腆起來,他並不知道如何與女孩聊天,只能一句句回答金善的問話,但是看著金善的笑臉,他情不自禁迷戀上了她。

金信前來找恩卓,他讓恩卓和他一起生活。恩卓怯怯地問道,你愛我嗎?思考了那麼一秒鐘,金信開口,我愛你,但是言語之間的落寞難以掩飾。恩卓將這一切理解為金信對她的否定,但她還是決定,和金信走,一起生活。

安頓好恩卓後,金信和王玉一起聊天,兩人談論著彼此經歷過的歲月,無限感慨。恩卓的到來為這個家增添了很多樂趣,她主動承擔了洗衣服做飯的家務活, 還給金信和王玉制定了一家族規矩,讓兩人目瞪口呆。從來沒使用過手機的金信和王玉買來了手機,劉德華只好一步步教他們怎麼用手機,怎麼自拍。

學會使用手機的王玉,第一件事就是把金善的手機號碼存上。可憐的王玉,他不僅想不起自己的前世,也不記得自己的名字,還向恩卓請教,應該取一個什麼 樣的名字更討女生喜歡。恩卓在上學之外的業余時間仍然在炸雞店打工,她和金善在一起聊天,向金善詢問早結婚的看法。金善表示對恩卓要結婚很不理解。

王玉還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因為這點,他無法向金善介紹自己,所以王玉相當郁悶。金信看著王玉的窘迫樣子,幫他撥通了金善的手機號碼,成功促成了一 次約會。金信帶著恩卓去喝咖啡,突然,他在咖啡店裡看到了恩卓29岁的未来,那时的恩卓,笑魇如花,利落短发,自信而神采飞扬,只是身边再也没有金信的身 影。

那一刻,金信明白,這未來預示著,自己還是終將死去,消失在人間,而恩卓依然會過著自己的人生,幸福美好。那麼,也許現在就是自己該離開的時間了吧。

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 鬼怪》分集劇情介紹:第06集

王玉和德華約了金善喝咖啡,金善帶著好朋友一起赴宴。咖啡廳裡,四個人相對而坐,金善詢問王玉從事什麼工作。這個高冷的地獄使者斟酌了一會兒,回答 道,服務工業,還給自己起了一個自以為很帥氣的名字,金宇彬。此言一出,金善和朋友將他當成了服務員,但金善還是友好地笑著,向他要名片。

為了不讓兩個電燈泡存在,王玉使用魔法,讓德華和金善朋友自行離開。隨後,他把戒指還給了金善。金善看著王玉手機裡的通訊錄,裡面存著“鬼怪”和“鬼怪新娘”的名字,讓金善覺得十分好笑。
回到炸雞店,金善戴上了那枚戒指,怎麼看都覺得像是自己在很久之前戴過的戒指。命運的齒輪不停運轉,陰差陽錯中不斷輪回,緣分也不曾切斷。

一個鬼奶奶拜托恩卓向金信打聽彩票號碼,好讓自己的子孫中獎。恩卓成功打探到號碼,她在告訴鬼的同時,打算自己也買十注,卻因為是未成年人被彩票店主拒之門外。恩卓現在已經不害怕鬼的存在,和它們友好相處,能感受到它們的真心。

恩卓問王玉,是否死去了就能見到神靈,王玉看著面前天真可愛的少女,不忍心告訴她關於拔劍的真相。三神婆婆化成的紅衣美女來到醫院,那裡躺著一個重病的孩子,婆婆把手放在孩子額頭,輕聲安慰,孩子掙扎的痛苦神情逐漸變得平和。

王玉每天都在面對各種各樣的靈魂,有的即使死亡了,也痛恨著今生的仇人,有的渴望來生投胎成明星,有的安穩平靜,準備迎接來世。王玉走在天橋上,看 見金善遠遠走來,緊張的他趕緊隱身。沒想到此時金善撥通了他的電話,空無一人的天橋上響起了手機鈴聲,金善一驚,差點摔倒,隱身的王玉及時接住了她,卻把 金善嚇得不輕,以為見鬼了,倉皇逃跑。

恩卓和金信聊著天,聊到為什麼在多年前會輔助說明恩卓的媽媽,金信只說是自己喝醉了所以心軟,但恩卓卻認為這是一個奇跡。第一次,金信伸出手,溫柔 撫摸著恩卓的頭髮,恩卓亦踮起腳尖,觸碰著金信栗色的短髮。這一幕定格在陽光充沛的街頭,是心底最柔軟的角落。只有她,才能讓他死,而他,想為了她活下 來。

恩卓看出了金信最近的心事重重,於是,她試探著從王玉口中打探答案,王玉沒有說金信的事情,卻用恩卓聽不見的心聲說,當恩卓29岁的时候,依然会遇见阴间使者,即使不是王玉,也可能是别人,然后带她离开。

恩卓等不及想看鬼怪大叔拔完劍後的帥氣樣子,想今天就幫金信拔劍,但金信告訴她,明天吧,再等一天。回到房間,金信回憶著自己慘死的場景,他多麼希 望,能再見到當時那些人的轉世,但是,已經決定離開,已經決定結束,又何必留戀呢。他開始安排著所有的後事,對德華,對王玉,對恩卓。

這一夜是漫長的一夜,漫長到數過千年的輪回也數不完,這一夜也是安靜的一夜,安靜到能聽見舊時光裡落寞無奈的一聲嘆息。恩卓寫了一本筆記,是和鬼怪大叔的契約,每年初雪鬼怪都要來到恩卓面前,金信簽上自己名字後,初雪飄起了。那麼,就現在吧,結束一切,劃上句號。

恩卓試著拔劍,卻碰不到劍,她想起童話中巫婆對王子的詛咒,只有吻能解開,於是,她一把拽過來金信,猝不及防地吻上了金信的唇。初雪依然安靜地飄零,洋洋灑灑,浪漫美好。

回應
counter
留言區
線上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