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這是這個時代的故事 @ 生靈退散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夏日星為什麼是紅色的

    昨晚做了一個悲傷的夢

    不停的流著淚

    直至洗淨紅色的眼睛

    夏日星為什麼會迷惘

    在尋找著失去了的言語

    所以才會做悲傷的夢...

  • 關鍵字
  • 咩樂快學說話!!
    1. 沒有新回應!
  • 流動書櫃
  • 201111032132《自由》---這是這個時代的故事

    放下《自由》,默默的發呆很久。

     

    我在plurk上面打了句簡短的書評:「一群變質的當代人相互折磨的故事。」這當然是看到END時衝動的義憤填膺。沉澱了幾日的現在,我不清楚是不是該把「變質的」三個字拿掉,留下「當代人」就好。這是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或許也不該說是故事,這本書根本就吞噬了確實的生活碎片,每一個人的,都有。

     

    一為全,全為一。世界可以用簡單的算術公式呈現:world= all+ person。而自由,恰好是這個世界所有的渴求。《自由》,從整體來看,看個人的痛苦是如何像病毒一般蔓延,導致家庭血液怎麼也逃避不了的影響,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澀然的名著《金鎖記》。從個人方面再反過來想,我怎麼樣都忘不了書裡的故事《雅典惡魔》。在這個沒有戰役的年代,人們理應無所畏懼,卻被自己的情緒慢慢凌遲至死。我們這一代擁有太少時間和自己的同類相處,我們是行動的小隔間,樹立柵欄區分出此間(自我)與彼間(自我以外),別說是慢慢的等彼此開個入口進行了解,根本是連自己都把真實的本我蒙在鼓裡。

     

    那個戴眼鏡的雅典律師,驚詫的被眾人指認為惡魔,經過一片無措,最後他拿下眼鏡,與跟隨自己的信徒說:「對,我就是惡魔。」我要帶著你們,也願意為你們而死。我不覺得他脫下眼鏡是「釋放惡魔的本性」。我反而有點高興,他找到了該做的事。即使不一定正確,即使他為此而死,即使這一切迫使他離開了光鮮的律師職業,率領一群可能他原本瞧不起,莫名其妙,小眾的一群人。也許他死的一點也不值得,可又有什麼關係。總比一輩子困在委屈的地牢,手指碰著天窗卻永遠不推開,還好。總比沒辦法和自己和解,只能哭泣而徒勞的找尋自由,還要好。像是佩蒂的出軌,喬伊離開康妮,一個無聲吶喊,我是迷人的,父親母親放棄我,是不對的;一個早已欠下巨額債款,再怎麼向外逃,都得回去面對康妮的隱忍自殘。

     

    自由,是一個人能為全部的自己負責,全部的。當隨手丟棄這個沉重的包袱,一切失序,放浪形骸,這段空白只會成殤。可是年輕的我們怎麼會明白呢?「我不服!不服!」冰冷的憤怒只想大肆破壞,這無理的現實一起陪葬未嘗不可,遑顧他人(人說青春就是死亡肩並肩的時期,不將死亡叼在嘴邊似乎就無法表達那種嚴重性)。或是每個細胞都再沒了力氣,那種悲倦感的盡頭是毒品,厭世,以及縮在角落腐蝕殆盡。抑或忍無可忍,長時間的失望壓抑終於熄滅了些什麼,整個人就是個空洞的缺口,什麼都不在乎了──作者猶如無感的旁觀者,將這些精準的,流暢的,一筆揮寫過流年。母親,父親,子女,鄰居的竊竊私語,父母再各自的原生家庭,慌亂的尋求可以拯救自己的,真正的好人。愛我吧,誰來都好,全心全意的愛我吧!這個吶喊已經熟悉到,不曉得是別人在喊,還是自己在喊了。

     

    但最讓我顫慄的敘述是友誼。就像小王子那麼深愛著他那朵獨一無二的玫瑰。他整片心思都撲在它身上,完全就是理查.卡茲看見沃爾特.柏格蘭時候的情形──「見到他時全身通過一股暖流」幾乎類似於勃起,卻又不是愛人,只是見面時那種巨大的喜悅席捲全身,叫囂著,不穩著,如攀附纏繞一般貪戀著那人的體溫,別離開我,要最在乎我,依靠我,也不准比我厲害,我也不會准許任何人傷害你的。因為我就這麼一個最好的朋友。

    在最孤獨的時候,惡劣的自卑感足以窒息的時候,有這樣一個人出現。這個意義不僅僅是朋友,這人代表著美好,近乎信仰了。

    我相信,上一代,三十年前的人們,是不明白我們在癡傻些什麼的。

     

    最後一點小篇幅則是對東西方文化差異的好奇。

    本書是"自由美國"的故事。而大部分的東方人可能吸菸酗酒,較少碰毒品,從小接受的教育是中庸和溫忍,與老公好友的感情?恨不相逢未嫁時。即使不這麼傳統保守,被拒絕一次應該也是夠了。所以,我們可能不會犯下這麼多錯,卻也寫不出內心荒野一般的自白。《自由》幸運的結局(順帶一提,如果秘書小姐不死,還真不知道怎麼收場)──終於,終於的看清,認清;承認一直被忽略卻是最重要的事情。這樣坦白的結局,不知道是不適用東方人呢。終究是來得及挽回。像《金鎖記》那種,淹沒在大宅之中,混亂致死的女人,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官方網頁連結 thinkingdom.sg1010.myweb.hinet.net/LF0015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