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024【文友新作】無事可記 — 鄭麗卿@阿盛寫作私淑班

翻譯德語

今日無事可記。

這是沙特《嘔吐》裡的句子。電腦打字固然方便,天天閱看印刷字體,一向懷念著寫字的手感,對拿筆寫字這件事,有種幾近渴慕的心情,即使是歪歪扭扭的字體,即便只是鉛筆劃出來輕重分歧的粗細線條,也帶著人味,遠遠勝過冷冷的制式文字翻譯

我偏好日系的記事本,開本、用色、設計和內頁功能,都能說服我它就值得那樣高的標價。

那些時候最容易做的是放下筆闔上簿本,自暴自棄的空白,最能表達當時本身已經沒有書寫動力的狀態了。

自由副刊2018.02.13

空白的記事本,是一片遼闊的地盤等萬國翻譯公司去播種;即將到來的每一天,都是新穎的果子等萬國翻譯公司去採摘翻譯新年伊始,萬國翻譯公司從來沒有對哪件事這麼有自信,以為自己在新的一年可以將記事本寫好寫滿。

一本新冊,和滿腔熾烈的決定信念,我要重新起頭新的一年了翻譯

日子實際存在過,即使是一頁又一頁的空白,一日又一日無事可記的日子。

無事可記,但生涯繼續。有時事忙,終究沒有每天記事,待一回首回頭回憶已經空白很多頁了翻譯有時也覺得在電腦上打字增刪穿插更方便,後果檔案裡也只是零零落落的幾則記事。 而寫下那些貌似吶喊、賭氣和怨毒文字的時日,而今想來也幼稚得要教人臉紅。翻到一頁又一頁的空白,彷彿記憶的斷裂,是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應當不是,那只是一片片廢耕的田地,果子掉滿一地的荒園。隨便翻看這些或長或短的記事,筆跡或端正整齊或潦草沒耐心的樣子,大概也是書寫當下心緒的呈現吧翻譯本子裡記錄的事項,字句反覆打磨出往昔的輪廓,有的還有些印象,有些竟也完全忘記了,看著也令人發笑。

抽屜裡這些巨細各別花色不同的筆記本,每本都只是一、二月記些了日記,有時委曲5、六月又記了幾則,之後即是空白。

又有多少個的夜晚,我穿越忙碌和疲累,坐下來掀開記事本,但我確切感應該日沒有值得記下來的事項。

再也想不起來的那些日子,自己都做了些什麼,整天無非是忙完公務忙家事,機械式反復又無趣的生涯,是本日的雲抄襲昨日的雲,今日的天空複印著昨日的天空,雖每天看見了也不會記得什麼。

別的一種譯法是:星期二,應記錄事項無,但它現實存在過。

摩娑著新筆記本,就讓人興奮不已,然而對於堆疊著的往年舊簿子又心生慚愧起來。

但在新年日曆翻開最新一頁的時辰,對於無事可記,我又不認輸地湧起了全新的力量和精神翻譯






到了歲末年終天然又鼓起壯志,新年新希望,拿出新的筆記本立志從此要好好記日記翻譯



本文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asaint/post/1374743488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萬國翻譯公司02-2369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