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249八戒的笑話

1、七仙女湖中洗澡,八戒乾著急看不到。  唐僧嚴肅地朝湖面喊:施主,小心鱷魚啊!  七仙女一絲不掛飛奔上岸。  八戒感歎:領導的智商無法超越啊2、唐僧四人坐飛機去旅遊,途中飛機失事,可是降落傘只有三把.  於是,唐僧說了,大家來答題,答不出來的跳下去.  唐僧:悟空,天上有幾個太陽呀?  悟空:一個.  唐僧:給你一把.  唐僧:沙僧,天上有幾個月亮啊?  沙僧:一個.  唐僧:也給你一把.  一旁的八戒開心,這麼簡單的問題.  唐僧:八戒, 天上有幾顆星星啊?  ....  八戒跳了下去.

(繼續閱讀)

201304081548尋找人群中的你

多少日悲痛欲絕,多少日望眼欲穿,多少次在夢中相見。那一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驀然看見你高高大大的身影,頭髮微卷,臉龐上分佈著小豆豆,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走姿,啊,是你,就是你。她的心怦怦地跳起來,頓時升起一種熱望,急切地迎著你走過去。然而走到跟前,她失望了。她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沉重的現實:你永遠不可能再出現了。這是一個母親失去兒子的悲傷故事。十多年前,生活在幾百里外多年沒來過的大姨突然來看母親。大姨與母親長得很相像,來到我們居住的農家小院,生活在城市的她並沒有表現出隔膜和陌生。大姨小時候也生活在農村,在飢餓年代,眼看著要被餓死,她不得不出外逃生。那是一個陽光和暖的中午,滿臉慈祥的大姨坐在院裡小椅子上,向母親和我講述她的兒子泗濱自殺的故事。泗濱是大姨的第四個兒子。泗濱二十多歲時,因為工作在煤窯下,得了一種難治的皮膚病。四方醫治,都不見效,家中為他醫病花干了積蓄。他對自己的病情絕望了,看著媽媽日漸憔悴的身影,在一個夜裡,他竟然吞服了偷偷積攢的大量安眠藥,自殺而死。在泗濱自殺後那段日子裡,大姨悲痛欲絕,每日以淚洗面。我對泗濱的印象很深。在我小時候,大姨領著幾個個子都特高的表哥來我家,其中就有泗濱。那是個夏天,生活在城市裡的他們晚上睡在打麥場上的軟床上。泗濱問我:你們這裡有足球場嗎?我說沒有。泗濱那時正上中學,熱愛踢足球,是學校的主力,曾代表市裡參加比賽。在我們鄉下,從小學到中學,我從沒見過足球是什麼樣,更別說有足球場。那次泗濱送我一把精巧的小水果刀。還有一年的夏天,我和父母正在村西南地的煙葉地裡打煙葉,泗濱與姥姥一起來了,四濱是送姥姥回來的。他穿著漂亮的上衫,見我們正在勞動,便幫我們挾煙葉。父親說把你的衣服弄髒了,不讓他挾。有一次他和我們一起推著架車趕集,泗濱說他來推架車。他推的姿勢很彆扭,不一會竟滿頭大汗。生活在城市從沒參加過田間勞動的他,竟然不會推架車。母親讓我來推,我那時才七八歲,接過架車很輕鬆地推起。大姨說,很長一段時間,她不能相信四兒離她而去的現實。她總覺得有一天四兒會像平常一樣下班回來,叫一聲“媽”,便打開菜櫥子找吃的。有一次大姨去菜市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突然發現一個高高大大的身影,很像泗濱,頭髮微卷,臉龐上分佈著小豆豆,那走姿,那身材,像極了。大姨心裡驀地升起一股熱望,濱兒回來了,回來了,大姨急切地迎過去,走到跟前一看,

(繼續閱讀)

201304081543尋找人群中的你

多少日悲痛欲絕,多少日望眼欲穿,多少次在夢中相見。那一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驀然看見你高高大大的身影,頭髮微卷,臉龐上分佈著小豆豆,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走姿,啊,是你,就是你。她的心怦怦地跳起來,頓時升起一種熱望,急切地迎著你走過去。然而走到跟前,她失望了。她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沉重的現實:你永遠不可能再出現了。這是一個母親失去兒子的悲傷故事。十多年前,生活在幾百里外多年沒來過的大姨突然來看母親。大姨與母親長得很相像,來到我們居住的農家小院,生活在城市的她並沒有表現出隔膜和陌生。大姨小時候也生活在農村,在飢餓年代,眼看著要被餓死,她不得不出外逃生。那是一個陽光和暖的中午,滿臉慈祥的大姨坐在院裡小椅子上,向母親和我講述她的兒子泗濱自殺的故事。泗濱是大姨的第四個兒子。泗濱二十多歲時,因為工作在煤窯下,得了一種難治的皮膚病。四方醫治,都不見效,家中為他醫病花干了積蓄。他對自己的病情絕望了,看著媽媽日漸憔悴的身影,在一個夜裡,他竟然吞服了偷偷積攢的大量安眠藥,自殺而死。在泗濱自殺後那段日子裡,大姨悲痛欲絕,每日以淚洗面。我對泗濱的印象很深。在我小時候,大姨領著幾個個子都特高的表哥來我家,其中就有泗濱。那是個夏天,生活在城市裡的他們晚上睡在打麥場上的軟床上。泗濱問我:你們這裡有足球場嗎?我說沒有。泗濱那時正上中學,熱愛踢足球,是學校的主力,曾代表市裡參加比賽。在我們鄉下,從小學到中學,我從沒見過足球是什麼樣,更別說有足球場。那次泗濱送我一把精巧的小水果刀。還有一年的夏天,我和父母正在村西南地的煙葉地裡打煙葉,泗濱與姥姥一起來了,四濱是送姥姥回來的。他穿著漂亮的上衫,見我們正在勞動,便幫我們挾煙葉。父親說把你的衣服弄髒了,不讓他挾。有一次他和我們一起推著架車趕集,泗濱說他來推架車。他推的姿勢很彆扭,不一會竟滿頭大汗。生活在城市從沒參加過田間勞動的他,竟然不會推架車。母親讓我來推,我那時才七八歲,接過架車很輕鬆地推起。大姨說,很長一段時間,她不能相信四兒離她而去的現實。她總覺得有一天四兒會像平常一樣下班回來,叫一聲“媽”,便打開菜櫥子找吃的。有一次大姨去菜市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突然發現一個高高大大的身影,很像泗濱,頭髮微卷,臉龐上分佈著小豆豆,那走姿,那身材,像極了。大姨心裡驀地升起一股熱望,濱兒回來了,回來了,大姨急切地迎過去,走到跟前一看,

(繼續閱讀)

201205031844羽毛球雙打中轉守為攻的技巧

在羽毛球雙打中,攻守轉換非常普遍,雖然防守可以消耗對方的體力,但一味防守會始終處於被動,不可能贏得比賽,所以,在防守中抓住機會轉守為攻,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最好的防守就是讓對方的下一拍無法再進行攻擊,所以防守反擊的思路就圍繞著這一點展開。  放網:  當對手封網的隊員離網較遠的時候,這是最好的辦法。如果放網質量高的話,會迫使對方立刻轉為防守。即使放網質量一般,也會跟對手形成網前對峙或者平球來回的場面。放網的隊員必須上前負責封網,因為對手最可能的回球也是網前,所以放網者上網這是這一技術的關鍵。選擇放網的時機很重要,一般選擇對方吊球時候。  直線中場球:  這指的是回球剛好越過封網的隊員後,落在後面進攻隊員的身前。使得對方無法繼續殺球,迫使對方放網或者挑球。這種回球對手法控制能力要求很高,因為如果不能過頂的話,有可能被網前隊員直接封殺,如果過頂後過高的話,會是個半場高球,是對方殺球得分的最好機會。  考慮到對方可能的回球路線是放網或挑後場,回出直線中場球的隊員要立刻跟上保護網前,而另一個隊員後退負責後場,完成防守陣型向進攻陣型的轉換。  也可以繼續保持平行站位,在對方回球之後在進行相應的走位和擊球。  平抽球:  當對方殺球過高或者殺球無力時,採用平抽回擊的方式非常有攻擊性,對手很難再繼續進攻,從而形成平球的相持甚至轉為進攻。但平抽時一定注意,要穿越對方的封網隊員的攔截,否則自己會非常被動,尤其在平抽斜線時候。  斜線挑球:  快速的斜線挑球可以調動對方的後場進攻隊員。當對方失去重心或者步伐調整不到位時,就無法繼續進攻。球的方向要一直有變化,通常的線路是遇直變斜,遇斜變直。

(繼續閱讀)

201204291023想念某個屌人

她穿著一件白色高領毛衣,毛衣外面罩著一個水藍邊的毛馬甲,柔軟微黃的頭髮被紮成了一束垂在腦後。看起來像一個初中生。甚至有些像peasant。臉白的發光,我以為夢見了上帝,不美不驚艷卻說不出來的讓人覺得聖潔。這樣的氣質是我花多少錢添丁加料也做不到的。我是如此想念她。我說:“以為你會妖精一樣的回來,沒想到還是”她的表情和神態我永遠描繪不出來,不濃不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懾人心魂,半透明的白玉肌凸顯出來兩片嘴唇,她說:“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甚至有些調侃,我想了很久這句話,直到我醒來,我想哭又有些語無倫次。直到我完全清醒,我知道這句話實際來自我自己。我很少渴望一個人,甚至從來沒有過,但一旦渴望起來,我便被牽制的身不由己。我會發瘋一樣地想得到她。所以在一個狹窄的陽台,滿是午後的陽光,空間上的侷促讓她擺在我面前無處可逃,我喜歡自己這樣的場景設計。狹小並且有光。我面對著她,她變得親切而善談。醒來之後我發現什麼都沒有。一個尋常的週末,我穿著昨晚睡覺前故意穿上的絲襪。喉嚨干疼,再也睡不下去。我努力回憶一些支離破碎的片段,竭力記住那句不知道來自誰的話“我的心和身體已經共鳴了”鏡頭作筆心當墨 |滴天居士說命理.風水 | 空乘路__星空 |首兒健高門診部BLOG | 單翼天使的部落格 |子宮頸癌與尖銳濕疣治療 | Press Pass: UA Wildcats 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1153那多日不聞的手機聲

即日,手機聲。一同事問,誰電話?皆翻包,一個個悻悻然,非也。聲依然,便提醒同事,你自己否?大悟,果然。臉紅,鈴聲已然消失。問之,則曰,多日不聞手機聲,意識早無。群汗!說人生如夢也好,歎人生如戲也罷,可以肯定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都在扮演者自己獨有的角色,並且不是一場獨角戲。然而,不同的階段,當我們匆匆忙忙地沉浸於我們稱之為生活圈的時候,便會發現,與你以前搭檔“演戲”的早已不是原來的面孔了。當然,在歷史面前感歎時間無異於杞人憂天,但是,捫心自問,哪些曾經也出現在我們的生活圈的朋友或者過客,你充分珍惜了嗎?翻看哪些曾經印在我們手機通訊錄裡的數字,你能確定他/她沒有更換號碼嗎?哪些我們設為單鍵撥號的人兒,你還能想起他/她的模樣嗎?曾幾何時,手機是照相機,是音樂播放器,是上網本;慢慢地,手機只有電話和短信的功能了;再後來,大大的數字時鐘成了手機最顯眼的作用;而到現在,時鐘都已經不需要它了,時刻伴隨在我們身旁的電腦和公交車會告訴我們什麼時候該吃飯了,什麼時候該睡覺了,什麼時候得起床。曾幾何時,我們巴不得時刻把手機扛在手裡;後來呀,它回到我們的口袋裡去了;而現在,只有抽屜的最深處才能找到它的影子。……或許是時代的變遷,或許是我們真的已經長大了,理性了,現實了,忙碌了,沒有時間去顧及曾經看的那麼重的所謂的親情友情愛情了。然而,當電影裡N此描述的場景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你是否也會向電影裡的主人公一樣獨自黯然?空曠的窗外,寂寞的夜,過往的車輛,穿留的人群,一切都顯得那麼井然有序,而坐在窗前的卻只有你孤身一人;嘈雜的夜市,鼎沸的吵鬧聲,秀著幸福的人們,好一派祥和氣象,而坐在酸辣粉桌前的只有你和你的影子;……曾經,我們嚷著這個月發了1200的短信;曾經,我們常常打電話打的手機發燒;曾經,課堂上我們在沉浸在手機電子書裡;曾經,我們感歎手機生產商為什麼只配備一塊電池。而現在,這一切都被擁擠的公交車,競走奔跑的人們所取代了。偶爾的電話我們會忘記自己手機的鈴聲,只會條件反射誰有電話來了;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短信,想想還是下班之後再回復吧,一擱卻是好幾天;翻看那長長一串號碼,已然不知道誰的號碼換了,誰的已經無法接通;走進電話亭,卻不知道該摁下哪些數字。我們知道“我爸是李剛”,知道&ldqu

(繼續閱讀)

201204221600紙上情,獨愛

不知何時愛上了用鍵盤敲打出自己的感情,愛上文字的魅力,更愛上文字所勾勒出的靈魂。越長大越會隱藏自己,於是有些話選擇了沉默,唯一敞開心扉的地方,便在這裡,讓文字宣洩無法述說話語。放下不可告人的,放下不願傷害別人的,放下不願影響別人的……文字便成為了承載我一半靈魂的知己。文字留下的痕跡,記錄著自己的成長,牽著這位絕不背叛的朋友的手,走向坎坷,走向成熟,走向幸福,直至走向生命的終結。不是我不敢面對社會,是社會無法面對我,我用最純淨的心來看待,然後灰頭土臉的回來了。受傷過才會知道痛是什麼滋味,悲傷過,逃避過,哭泣過,漫長的過渡中,最終換上堅強的心臟站了起來。卻不知在何時微笑已僵硬,與別人的隔閡成了無法治癒的裂縫,戴上面具的自己,於是,茫然的找不到了方向。後來才明白,誰都沒有錯,錯的是自己極端的選擇。人生不是判斷題,也不是單選擇,當然也不是多選題,原來它是簡答題,隨意發揮,寫得有理那便是生活。承認自己不是個堅強的人,獅子座清高的外表下只是顆軟弱的心,倔強傲氣卻小心翼翼保護身邊的人,怕寂寞卻又無法說出口。藏在心裡的隻言片語,誰都沒看到,承擔了別人喜樂悲傷,卻把自己的揮灑在紙上,這就是我,誰都沒有看到最真實的自己。請不要告訴這樣很蠢,這種方式卻是自己最愛的,細嘗箇中滋味,別有一番滋味。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個知音出現,即使話語不多也會瞭解,沒有距離,一個微笑便能走進心的內層的人,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這種等待很美吧。有時候付出遠比得到更能擁有滿足感,走在時光的隧道中,誰都有自己特有的姿勢。就讓我用手指敲下心情,悲傷的來,愉快的離開,開心的來,更開心的離開。留下青春輝煌的時刻,印下生命燃燒的痕跡,灑下文字賜予的魔力,用黑色的眼睛尋找人生點點的幸福。紙上情,心上語,憂傷逝,幸福近,人生途,唯有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