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848藏頭詩

      唐太宗貞觀七年五月十九日,太宗問於淳風曰:「朕之天下今稍定矣。卿深明易道不知何人始喪我國家,以及我朝之後,登極者何人,得傳者何代,卿為朕歷歷言之。」
      對曰:「欲知將來當觀已往,得賢者治,失賢者喪,此當萬世不易之道也。」
      太宗曰:「朕所問者,非此之謂也,欲卿以術數之學,推我朝得享幾許年?至何人亂我國家?何人得我國家?以及代代相傳,朕預知之耳?」
      淳風曰:「此乃天機,臣不敢洩。」
      太宗曰:「言出卿口入朕之耳,惟卿與朕言之,他人皆不能知也,卿必為朕言之。」
      淳風曰:「臣不敢洩漏。」
      太宗曰:「卿若不言,亦不強試,隨朕入禁宮。」於是淳風侍太宗登高樓。
      太宗曰:「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卿可為朕言之。」(既然只有唐太宗和李淳風在,此文是何人記錄何人流出,此為疑點1,個人認為這段情節為杜撰。)
      淳風曰:「亂我朝之天下者,即在君側,三十年後,殺唐之子孫殆盡,主自不知耳。」(貞觀7年武則天尚未入宮不在君側,此為疑點2,三十年後武則天稱后,的確開始殺唐宗室。)
      太宗曰:「此人是文是武,卿為朕明言之,朕即殺之,以除國患。」
      淳風曰:「此乃天意,豈人力所能為耶,此人在二旬之上,今若殺之,天必禍我國家,再生少年,唐室子孫益危矣。」(當時武則天十歲非二十幾歲,此為疑點3。)
      太宗曰:「天意既定,試約言其人?」
      淳風曰:「其為人也,止戈不離身,兩目長在空,實如斯也。」(止戈為「武」字,兩目長在空為「瞾」字,但武則天幫自己取名為「曌」而非瞾,瞾為後世的人所訛傳,故猜測本文作者非唐朝人。)
      太宗曰:「亂我國家,何人能平之?」
      淳風曰:「有文曲星下界,生於賣豆腐之家,後來為相,自能平之。」(張柬之為科舉進士,逼武后退位之宰相,不過不知道他家原先是否真的在賣豆腐。)
      太宗曰:「此人何姓?」
      淳風曰:「天機不可洩,洩之有殃。」
      太宗曰:「此人平後可治乎?」
      淳風曰:「己丑有一口一巾,不成五者亂之。幸有五天罡下界平治。」(一口一巾不成五為「韋」字,是其行書的寫法,指韋后亂政,但武后之後的己丑年為玄宗天寶八年,跳太多,如果作「己酉」中宗景龍三年時間就差不多。另外平定韋后的是玄宗李隆基和太平公主而非什麼五天罡,此為疑點4。)
      太宗曰:「此後可太平乎?」
      淳風曰:「前二十四年可媲美於堯舜,後二十四年又有亂天下者,危而不危,一人大口,逢楊而生,遇郭而止。」(玄宗在位44年,前一半勵精圖治稱為開元之治,後一半則趨於奢靡。不危意指「安」,人口為「史」,指安祿山、史思明之亂,因楊國忠、楊貴妃而起,至郭子儀為止。)
      太宗曰:「何人平冶?」
      淳風曰:「光子作將,然後平治。」(「光」指李光弼,「子」指郭子儀。)
      太宗曰:「此後可太平乎?」
      淳風曰:「越五十年間稍稍太平,後六十年混世魔王下界,日月生於面目,殺人無數,血流成河,幸有獨眼龍平治之,後又有樹掛拐尺者亂之。此時天下荒亂,人民飢餓,四十年中,有五火豬更遞為君。唐家血食盡矣,天下非唐有矣。」(過50年到憲宗初期,再過60年就到懿宗末年,差沒幾年即爆發黃巢之亂。黃巢之亂得沙陀族李克用之助勦滅,傳說李克用僅有單眼能視。樹掛拐尺為「朱」字,接著作亂的是朱溫滅唐建梁,接下來四、五十年間共出了梁、唐、晉、漢、周五個政權。)
      太宗曰:「此後何君出焉?」
      淳風曰:「有真龍降世,走隨小月。陽火應運,木時戴帽。開天地之文運,啟斯世之朦朧,禮樂作教化興,真太平有道之世也。」(走隨小月為「趙」字,木時戴帽為「宋」字,指趙匡胤建宋朝。)
      太宗曰:「亂此國又是何人?」
      淳風曰:「有亂之者然君臣皆賢,惜不單其後,後得撥亂之臣,始得漸平,迨二百年,有春頭之人,蒙蔽主上,陷害忠良。使此國之君,另守一方。迨一百年之後,有人之王頭腰八者亂之。然亦不得此國之天下,有一兀之主興焉。人皆披髮頭生花,聽其語不知其音,視其人惡見其面。若非天生一牛,日月並行,天下幾無人類也,女生鬚,男生子,地裂山崩矣。」(二百年左右之後,春頭之人暗指「秦」字,應指秦檜誤國,再過一百年,人之王頭腰八為「金」字,指金朝來亂,但其實金朝此時受蒙古威脅,根本無力來犯,換到秦檜前面去比較合適,此為疑點5。一兀為「元」字,指滅宋者元,日月指「明」字,指滅元者明。)
      太宗曰:「此後太平乎?」
      淳風曰:「此後大水在足,以有道之主生焉,然數年後,幽燕並起,皇孫遁去,又越數十年,有承天啟之主出焉,又得忠賢之臣,委以重任,斯壞國家。」(幽燕並起,皇孫遁去指成祖篡位,天啟為熹宗的年號,也有魏忠賢專權,但和成祖差了兩百多年,這裡寫數十年後顯然不對,此為疑點6。)
      太宗曰:「忠賢之臣,以壞國家,卿言何顛倒也?」
      淳風曰:「天意如是斯人皆得志,混世魔王出焉,一馬常在門中,弓長不肯解弓,殺人其勢洶洶,其時文士家中坐,武將不領人,越數年乃喪國家,有八旗常在身之主出焉,人皆口內生火,手上走馬,頭上生花,衣皆兩截,天下人幾非類矣,越二百餘年,又有混世魔王出焉,頭上生黃毛,目中長流水,口內食人肉,於是人馬東西走,苦死中原人,若非真主,生於紅雁之中,木子作將,廿口作臣,天下人民尚有存者哉,然八十年後,魔王遍地殃星滿,天有之者,有無之者,無金銀隨水去,土木了無人,不幸帶幸,亡來又有金,越數年後,人皆頭頂五八之帽,身穿天之衣,而人類又無矣,幸有小天罡下界,掃除海內而太平焉。」(馬常在門中為「闖」字,弓長為「張」字,指闖王李自成和張獻忠作亂,幾年後被八旗之主滿清打敗。再兩百多年後時間來到咸豐年間,當時有列強入侵與太平天國之亂,由於後面有將臣救民,故應指太平天國之亂,木子為將當指李鴻章,廿口作臣網指曾國藩不知何解,此為疑點7。再八十年後已是二次世界大戰,為何不提滿清滅亡,此為疑點8。至此個人猜測本文乃清末所作。)
      太宗曰:「太平之後又若何?」
      淳風曰:「九十年後,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帶一枝花,太陽在日,太陰在月,紊亂山河,兩廣之人民受無窮之禍,不幸有賀之君,身帶長弓,一日一勾,此人目常在後,眉常在腰,而人民又無矣,若非真主出焉,天下焉得文明。」
      太宗曰:「何為文明?」
      淳風曰:「此人頭一瓮,兩手在天,兩足入地,腰縏九觔帶,身穿八丈衣,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秀士登紫殿,紅帽無一人。」
      太宗曰:「太平幾何?」
      淳風曰:「如是五十年,惜以一長一短,以粗為細,以小為大,而人民困矣,朝野亂矣,賴文武二曲星,一生於糞內,一生於泥中,後來兩人同心,而天下始太平矣,五百餘年,天使魔王下界,混亂人民,一在山之山,一在土之土,使天之人民,男不男,女不女,而天下大亂矣。」
      太宗曰:「亂後如何?」
      淳風曰:「大亂之後,又有真主出焉,無口無目,無手無足,觀之不見人,聽之不聞聲,當是時也,天下文明,皆知禮俗,尚淳厚三代,而後此為有道之世也?」
      太宗曰:「如是者幾何年?」
      淳風曰:「如是者二百八十年,迨後,立不立,天下無日,坐不坐,地下無貨,安之曰安,一不成,危之曰危,二不成,而混世之王出焉,男女皆去衣而行,禽獸皆著衣而走,海內之地幾無人類矣,幸太原有人主之分,而天下始平。」
      太宗曰:「此後復何如?」
      淳風曰:「此後衣冠文物之世,而大聖生於言午,相之者又桑中,白玉上,黃盤河中,而天下有三日,地無一石,生在此時者,皆享莫大之福也。」
      太宗曰:「若此者多少年?」
      淳風曰:「如此者六百年後來,天出口山水內鳴,始壞國家,於是人民惶惶,魔王生焉,人皆四目,牛無足,頭生於背,尾生於口,而天下大亂,有口者曰妖,二目者曰魔,鼠生當陽,群魔盡焉,背上生子,腰中出手,天上無星辰,地下無山河,幸有向日之主出焉,貧者憐之,富者仰之,而人皆享福,當時二人一處生,二人不外走,大者須供,小者又要走。」
      太宗曰:「以後何如?」
      淳風曰:「此後二百年間,雖冶亂相循,然不至於大亂,過此以往,海內又有海,天上更有天,人馬東南走,苦死中原人,有也常在側,貓兒不輕身,見之者曰有耳,視之者曰無形,而天下大亂者,六十餘年。」
      太宗曰:「此後又如何?」
      淳風曰:「此後一冶一亂,兩兩相至,酉戌之年,人數盡矣,天地合矣。」
      太宗曰:「噫,朕知之矣!」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