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10914推背圖

      想研究推背圖,最先會遭遇的一個問題是,古本都被珍藏在中外的知名圖書館內,一般市井小民很難有管道可以一窺究竟;不過幸虧現今網路發達,有些圖書館把古籍電子化了,也有人取得一些版本掃瞄放在網路上,所以只要有心仔細在網海裡搜尋,可以找到不少的版本喔。

      下面是兩個我自己的看法,提供做另外的思考方向:
      (所有圖片皆自網路擷取)

(1)是什麼時期的版本真的不能靠嘴巴說,而是要看鈔書或印書的年份,舉例來說,美國國會圖書館的版本,在封面右邊寫了崇禎六年,所以很多人便說此本是明末的版本,但是在封面的左邊明明就還補了個庚子抄寫,因此最早成書年代只可能是順治十七年,最晚則甚至清末或民初都有可能,故裡面出現李自成或滿清的圖讖很難說不是事後諸葛所增添。當然把書拿去做年代檢測是比較客觀確實的作法,不過各圖書館實在沒必要如此做,對我而言,只有滂喜齋版本是清末作品比較可信,其他的版本所自稱的年代我都很存疑,尤其是沒有手鈔古本的現代印刷版本。

(2)少數版本會在推背圖前附上奏表,如下圖為滂喜齋版本,裡面很清楚的寫了「敢以一千之運限,畫成六十之頌圖」,算算從貞觀七年過一千年後,約莫是明朝末年,那麼內容早該全應驗完畢才對呀,大家還要玩什麼;對此其他版本的因應辦法,有把一千改成二千的,有把奏表換成藏頭詩的,也有乾脆什麼都不要的。由於個人認為愈後面的版本應該是愈改愈沒破綻,因此就算滂喜齋的版本是清末手鈔的,不過在我的認定上其內容應更為古老。

      我對推背圖整個的猜測是這樣的:首先一些圖文最早可能是某些教歷史的教材,被某個野心家發現可以拿來當作自己是承接天命的讖言,於是拿來增改了一番散播出去,之後的野心家們依樣畫葫蘆,修修改改版本愈來愈多。和歷史不符的怎麼辦?改成一樣不然刪掉啊;想讓自己符合天命怎麼辦?增添上去啊;解釋不出來的怎麼辦?移到後面啊;別人版本有的圖我沒有怎麼辦?補加上去啊。

      好吧,我猜想現在的推背圖應該是這樣來的,有多少版本就表示有多少人修改過。不過也不能就這樣說愈新的版本就沒有價值,舉例而言,就我所知金聖嘆版最早出現在民國初年,那麼如果它能準確預測到抗戰之後的事,那就是神準啊,跟是不是唐朝的原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嘛,斤斤計較這個幹什麼。

      目前我看到的推背圖可分成兩大類:(A)類版本眾多,更有許多古鈔或石拓本,但內容其實就 77 幅圖抽來換去;(B)類只有民國成立後的印刷本,版本單純,內容和(A)類差異很大,目前我只有發現金聖嘆與景嘉這兩種版本。我在(A)類眾多版本中,挑了李世瑜版和吳氏版來附上連結做範例,因為這兩個版本合起來便能統括(A)類76幅圖。圖像詩讖可參考下面的連結:

(A)李世瑜版吳氏版;(B)金聖嘆版景嘉版

      之後的文章會將(A)類慢慢看圖說故事,看看就好,要討論也可以,別砲轟得太凶猛就好。基本上研究做了三個假設:(1)並非從唐朝開始,故有可能會對應到唐朝以前的事;(2)同一件事可能有複數個圖讖來表示;(3)圖文中的胡人皆指漢人以外的族群。另外我對於詩句可能會做些調整,因此可能和李世瑜版與吳氏版的描述會有所不同,不過可以保證,所挑選的字在其他的某個版本的同一個位置一定出現過。

      最後我對(B)類目前沒有研究的興趣,留給其他有興趣的人去鑽研。

一人冠冕生双口。
一長大人幞頭紅袍束帶,用兩手擎拳發怒。
一美貌小兒頭上插青葉,手中弓箭挑橫倒,一胡人頭帶箭而走。
一金甲人手執鉞,又鐘一架。
一五色鳳在雲中立。
一人皂衣手執斧鉞。
一人戴幞頭騎馬,一壯士前行。
一刀插一株草中。
一枯樹倒懸一枝。
一大人、一小兒,各幞頭紅袍玉帶。
一匹馬,頭上有霞光八道。
一王者受璽於前,二胡人侍立於後。
一女子抱琵琶,刀在地下,旁有一兔。
數人在水中。
一河水立四個氊帳,左右捲旗相对。
三峯山下有水分四海。
一金甲將軍橫臥,一人戴甲仗劍。
園內一石榴樹,一宦官在牆內以杖擊,二軍士在牆外一杖擊。
一王者端然正坐,左手捧日,右手捧月。

一婦戴金冠坐殿,一手摯鸚鵡,一手擊鼓。
立劍二口門,鯉十八尾劍門中過,一血染灰。
一架鐘,一人右手執火、左手牽犬。
山上有鹿備鞍,坡下一女仰臥。
一人戴冠執圭立金桶中,旁有三人背桶而立。
黃牛背上一綠頭鴨。
一黃色鴟鴞在樹上,下死人無數。
一僧人披袈裟行至枯樹下。
三顆明珠品字形,有光三道通天。
一胡人在雲中行,下有木屐如飛。
一人著紅袍玉帶頭戴幞頭,一人黃面在下舞。
一王旗號,執圭騎馬領兵過橋,一人迎射。
一房上有火光燄。
一女子頭上插一枝花,有石碑三面,又一小石碑。
一胡人在石上坐,一王者下拜。
一老人白衣烏紗,柱杖大步而行。
一石榴樹上有石榴一枚。
山上數十雀兒飛過,一雀兒折足不飛。
一束柴內一枝新榮。
一樹上擎一華蓋。
有六間小房相對,中一小房內,有一大房三間,有一豬在內。
一王者坐,一人執圭王服而拜。
一人背負一刀乘舟
一人坐舟中,一女人對坐,一人執旗,一人執刀。
一婦人戴金冠手牽一狗。
二王者皆王服坐氊帳內如笑如泣。
一香案前有幞頭拜,二胡人侍立。
一小兒幞頭玉帶紅袍。
二人牽子渡河。
水中二死人,岸上一甲士、一短衣人。
東黃雲之上有一輪紅日,一猿仰手指。
一屋將傾,一人雙手捧住,頭上有斗。
二胡人相背行。
一人穿青衣帶雨笠牽黃牛。  
一胡女域紅袍在牛背坐,手持金袱一條。
一赤旗十三面。
一鎗一劍在地立。
一金甲將軍持戟而立。
一樹上掛一曲尺,下坐一僧人。
樹下雞猴相鬥,和尚執釋杖擊之。
一人執白旗,一人執金圈,背面而舞。
狀元墨作三段。
三人金甲仗劍,一猿出手,三豬奔走。
一赤蛇仰頭而去。
一赤衣帝執圭端坐。
樹上抍一弓,岸上有一豬,水中有一鱉。
一人頭戴金冠身穿綠袍窄袖死路中。
一紅李中有一人眼。
一人幞頭紅袍而立,旁有二差役相對而泣。
四色旗八面。
一舡上王者負劍而立。
犬逐豬下水驚走路上老鼠。
江中逆浪沉二隻,二人放火燒一堆土。
一胡人吹蕭牽犬,張弓立鎗在地。
一金甲人,一小兒推背。
白蛇纏馬足,一黑羊驚走。
日月函山,官人列位殺人,後人執刀斧直來。
圓光內一僧人黃衣而坐。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