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125國際觀察-基層之怒全球蔓延

日前我從松山機場回國搭計程車,運將滿心怒氣,說現在生意大差,以前陸客自由行興旺時,運將載著陸客到下榻的旅館後,馬上又載他們去遊玩,服務好的運將可談成接下來的包日行程。自從清明節後,機場運將明顯感覺陸客急遽下降,日本客也因經濟不佳來台數量增加遲緩。運將滔滔不絕,憤怒之情溢於言表。

我不禁為這些第一線的人民抱屈,坐在總統府、行政院及立法院的諸公、諸姐抱著殘缺的意識型態,一意與中國為敵,這種政策不會影響他們的收入,但與中國經濟相關聯的人民可慘了。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script>');

其實不止台灣,這種基層的不滿、憤怒、悲觀正在全球瀰漫。

英國脫離歐盟,自始至終可視為基層的政變,很多基層人民沒有因歐盟而受惠,卻大受其害。例如現在歐盟很多農民每年種多少小麥,養多少羊都得受歐盟管制。而英國又因為大量容納移民及難民,福利支出劇增,剝奪其他支出,例如上大學學費激增,很多基層子女無法獲得好的受教機會,向上流動的機會甚少。

英國此次公投,並不是黨派之爭,而是階級之爭,基層人民已經受夠政府高官、商人、媒體各種既得利益階級只講政治正確的話,一味宣傳全球化的好處,處於全球化邊緣的人民無法改變現狀,只有採取極端做法。

英國有份報紙刊登一幅圖片,一艘泰晤士遊船上掛著過濾器 光頭水「脫離歐盟」的旗幟,行船到西敏寺國會大廈,卻見到一幅「留在歐盟」的旗幟,象徵英國社會的撕裂。媒體也紛紛表態,《金融時報》支持「留歐」,而英國銷量最大的小報《太陽報》、《旁觀者》支持「脫歐」,同屬一個報系的《泰晤士報》和《星期日泰晤士報》則分別選擇了留歐和脫歐,這種媒體的分裂前所未有。英國女議員考克斯甚至死在極右翼凶手梅爾的槍下。很難想像這發生在一向宣稱的理性主義發源地。縱使這次脫歐公投無法通過,誰也不知道下次何時會捲土重來。

而一海之隔的法國,因勞動法改革,引發網路抗議,陸續發生了9次大規模的罷工、示威活動,在共和國廣場每天有成百上千的「黑夜站立」活動,透露出人們對歐盟越來越強烈的不滿。法國一個民意機構表示,反對歐盟者的比例占法國的61%,1年內上升了15個百分點。猶記得歐洲各國組成歐洲聯盟,接著會員國幣值改成歐元,歐洲經濟上已成大一統時,我採訪過很多基層人士,如農民、勞工就頻有怨言,我當時就擔心這種脆弱的聯盟到底能支持多久,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似乎是不變的真理。

另一個基層情緒被挑起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及川普的勢均力敵,其實是川普的主張切合基層民眾期望改變,期望維持美國基督教價值觀,強力抵擋伊斯蘭恐怖主義,但是希拉蕊和歐巴馬卻一味否認恐怖攻擊者不屬伊斯蘭教,不願意採取強硬行動。美國立國精神「免於恐懼的自由」,美國總統都不能保障,何來為民謀福呢?川普縱使這次落選,還可能下次捲土重來,也可能有另一個川普出線。

這種普世的基層的憤怒、抑鬱由來已久,不易消弭,處處提醒著政府高官不能穿著亮麗西服,講著漫無邊際的空話,只求政治正確,卻忽視基層人民的心聲,否則他們終將嘗到背叛的滋味。

(中國時報)





過濾器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濾水器 光頭水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