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07有水準的廣告詞語

1、某餃子鋪廣告———“無所不包!”2、某石灰廠———“白手起家!”3、某當鋪———“當之無愧!”4、某帽子公司———“以帽取人!”

(繼續閱讀)

201304091046像夜風一樣的聲音心碎的很好聽

夜朦朧,月色不堪清幽,靜謐的夜裡,睜大了雙眸,心裡又不平地顫動起來,找了一個合適的姿勢,趴在窗台上,聽夜風繞過幾條街,不時能感覺到髮梢被風吹動,月在我的視野裡爬上樹梢,已經落盡的枯枝把明月映的支離破碎,佈滿了歲月蒼老的痕跡,對面的牆壁在月光裡被剝落的殘損不堪,記錄著誰無力的過往,這樣的夜裡,誰還會聽見我心跳的聲音?似水無痕般倉皇的悸動,蕩起了心中那支悠遠又幽怨的夜曲……“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中秋時分還吟唱著這句,再回首,月依舊是那輪月,缺了半邊,也失去了當時那份閒適的心情,似乎已經忘記了當時是怎樣的心情了,看著明月,不知道思緒已經走了多遠,想很多可是又很空,一時也說不上來,風說他在思念,可是他不知道在思念誰?這是思念嗎還是他不願提及了,浮生若夢,我們有過美麗的相遇,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很多的角色,不過有一個角色,誰都會注定是一個人的過客,時光都已經褪色,你我青澀的笑容漸漸消殘,看著過往純白色的記憶漸漸在角落裡泛黃,我卻只能無能為力地看著它逐漸泛黃下去,就像在一個空氣被抽離的空間裡,再也找不到呼吸的理由,只得讓窒息繼續下去……無數次從夢中醒來,可是夢中的情節都已經模糊了,真的只是做了一場夢,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很久,在記憶的河流裡溯流而上,與遺忘作鬥爭,在總有那麼多悖論的世界裡尋求所謂的真理,很傻很天真,誰都不需要悲傷,可似乎誰都沒有離開過悲傷,不是嗎?……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一直縈繞在心頭,讓你耿耿於懷,也許你就在不知不覺裡陷進了悲傷裡……總有一些人一些事會成為我們心裡黑暗的地方,可是這不正好將那些璀璨的星星襯托得更閃亮嗎?把自己關太久,有一天突然間拉開簾子,一束陽光忽然照進來刺眼非常不適應卻能感到久違的溫暖,我在想我是否就會這樣等著黎明的到來,然後借一縷陽光,封印我的悲傷……我想我不會了,再也不會了,等我睡醒以後陽光會守約的到來……依舊燦爛……如果,時光能夠歸朔到曾經的那些日子,是否你還會讓我再一次的走進你的世界,去撫平心靈所有的遺憾和憂傷?“原來我真的什麼都不要只要從前一樣就好”文章來源:

(繼續閱讀)

201206151122蜜蜂是怎樣學習飛行的?

    蜜蜂像飛行員一樣學習定向飛行。蜜蜂在離蜂巢10公里的地方採蜜前,要沿著距離蜂巢更遠、更複雜的路線學習飛行。  英國和美國的一些研究人員給600多只幼蜂裝上微型雷達發射器,然後將它們放人1萬多隻蜜蜂的蜂群中,跟蹤它們的活動情況。研究人員發現,幼蜂一開始沿著從蜂巢向外的直線飛行。在飛到10至30米的距離後,就會沿著相同的路線調頭往回飛。  研究人員說,在開始採蜜之前的3個星期中蜜蜂要沿著更長的路線飛行,以便熟悉地面標誌。研究人員發現,蜜蜂定向飛行的路線越長就會飛得越高,這顯然有助於它們感覺距離蜂巢的遠近。從蜜蜂的視角看,飛得越高很可能意味著地形越不清楚、而靠近蜂巢時飛行高空越接近地面,地形就越清晰。  長期以來,蜜蜂遠距離飛行的能力引起了研究人員的興趣,它們顯然是借助太陽的位置和地表特徵作為定位標誌。  研究人員認為,他們的研究開啟了對其它昆蟲學習飛行的能力的研究。 文章來源:然然的BLOG - 瑪麗的繽紛世界 - 小椴的BLOG: 別是一江湖 - Bargain Blog - 曹雪 -

(繼續閱讀)

201204291438今生的愛,前世的債?

自古多情空餘恨,多情總被無情傷。可是誰又能理清誰是多情,誰是無情。他若無情,你又為何對他多情,茫茫人海,芸芸眾生,為何偏偏和他相遇。是緣分,是命運,還是前世為了的孽緣。冥冥中讓我們相遇,就是讓我用今生的愛還前世的債嗎?所以這份愛,這份緣,才如此短暫。如今我的腦海依舊流淌著我們昔日的記憶。那些記憶沾滿我對你的愛。無法面對你的轉身,無法承受這種撕裂的疼痛。這時候的我的面對大海在哭泣,可有誰會珍惜我的淚水?可有誰會來撫平我的憂傷?你我彼此的相逢,難道只是生命中一次短暫的幸福嗎?如此短暫的愛情,卻刺的我滿身滿心的傷。面對著愛情我就像一隻飛蛾深深被你的光芒吸引,明明知道是自取滅亡,還是義無反顧投身在你的懷抱,我不知道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勇氣?愛上你,就像香煙愛上了火柴,注定會化成灰燼。你的愛就像懸崖上的靈芝,我要不怕粉身碎骨的危險鋌而走險才能去摘取。我不知道,不明白我為什麼要愛的這麼深?還記得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嘴裡常常會哼著,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如果真能陪你到死我甘願化成沙土。我原意用生命換取你片刻歡顏,寧願粉身碎骨也要博得你的愛戀。和你一起的日子我幸福過,那是些浸滿淚水的日子,可是就是那樣的日子,也永遠不會再來了。愛上你,全天下人都說我傻,但是我知道我不傻,愛不是擁有,真愛是無悔的付出,快樂本身就需要悲傷作陪。愛了就愛了,只需付出,何求回報?我木然地望著蒼茫的天空,感覺著滿臉的淒涼,那淒涼滾落唇角激起了自嘲的弧度,眼前浮起一片迷霧,那霧越來越濃。迷了眼,迷了心,迷了所有的堅強。多想有人抱著我,別叫我手到之處,都是冰冷的絕望。沒有人,我只能堅強地揚起頭,仰望著天空,仰望空中藍藍的天霎間變成煙雨濛濛。朦朧中我睜大了眼,極力搜尋著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天地漸漸清晰,卻觸目即傷。眼前卻真的是你,我望著你,欲言又止,你淡淡的眼神是那麼絕然,刺的我說不出想念,道不出的心裡的傷。承認吧!愛一個人好累,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好狼狽,不能去求他,心理死命的掙扎著,不能,不能不能……我不能愛到連自尊都沒有了……我轉身,我離去,我只能在深夜偷偷的想你,哪怕想的無法入睡。看著鏡中自己蒼白的臉,彷彿就剩下一個失去了靈魂的軀殼,哀傷眼眸盛滿著眼淚。多想轉身再抱抱你,失去了你,今後的日子不會再有溫柔。為什麼你

(繼續閱讀)

201204271441麥浪滾滾

麥子熟了,生產隊的大喇叭裡放著郭蘭英唱的“麥浪滾滾閃金光……”,喜悅激昂的歌聲在金燦燦的麥田上空迴盪,這是農民的節日。家裡把平時捨不得吃的白面拿出來蒸饃烙餅,社員們都吃的飽飽的,拿著磨得錚亮的鐮刀走向麥田,那架勢不亞於要去衝鋒陷陣的士兵,乾硬的麥芒像針一樣把裸露的胳膊劃得一道一道的血印子,汗侵到裡面殺的特別疼,拿鐮刀的手儘管長了老繭,還是磨得起了水泡,腰疼的跟斷了一樣直不起來,三四十度的乾熱天氣一幹就是幾天,臂膀被太陽烤的直冒油,臉被曬得黝黑黝黑的,汗水不停地滴進燙腳的土裡,流到嘴裡,鹹鹹的。儘管割麥很累很累,但心裡還是被豐收的喜悅撩潑的十分激情,看著麥場上那一堆堆金黃的麥粒,那種踏實放心的感覺便油然而生,那粗聲大氣的說笑聲是那樣開心爽朗,好像要把積壓在心頭一年的酸辛勞累都一下子笑沒似地。那個年代的麥收已成為故事,今年春天小麥受了凍害,返青晚、分櫱少,起初以為會減產,但由於後期管理的好,肥、水、藥跟的上,麥情有很大好轉,畝穗數、穗粒數、千粒重已接近去年,估計還會是豐收。以前一畝地也就是六七百斤現在畝產一千多斤,而且麥收也簡單了,收割機轟隆隆一過,金黃色的麥粒就出來了。割麥的鐮刀,打麥場上的碌碡早就不知扔到哪裡去了。現在種地不但不用交公糧交農業稅,國家還給補貼,惠農政策一項接一項,農民的日子漸漸好起來。泱泱大國,四分之三是農民啊,只有農民富了,國家才能真的富強。現在真的是像豐收歌裡唱的那樣“社員人人心歡暢”啦。來這座城市已經很多年了,但是每年都要到郊區去看幾次麥子地,孩子們總是十分詫異,可他們怎麼會理解一個農民的兒子對生他養他充滿童年夢幻的麥田的那份感情,每當走近那一眼望不到邊的麥田時,都會被那波瀾壯闊的情景所震撼,那激動的心潮也像隨風起舞的麥浪一樣起伏滾動著,那震天動地的收割機的轟鳴,那拉著新麥奔跑在鄉間柏油路上拖拉機,構成了一幅現代農業的壯美畫面。現在雖然成了城裡人,但依然對那從綠油油到金燦燦麥田情有獨鍾,離不開放不下,那裡面有著我太多太多的夢,太多太多的故事,當年麥田里彎腰割麥的背影,倚著麥垛看天上牛郎織女的想入非非,打麥場裡瘋跑著捉迷藏的夥伴,依然是那樣的清晰,那樣留戀。上小學的時候記得有一篇課文叫“十粒米一條命”,說的是舊社會孩子跟著父親給地主交租子,掉

(繼續閱讀)

201204221733我不怕被世界遺棄只怕錯過你

傍晚,空中又飄起了雨滴。一陣秋雨,一陣寒,寒意愈加明顯了。秋,已將盡;冬,悄悄來臨。無數的生命,也在靜靜地漸行漸遠,如同飄零的黃葉,不再復返!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裹上了長長的披肩。看了親的散文,就好像走進了親的人生。那裡沒有虛偽,亦無需掩飾,因為在那裡,我看到了一個最真實的你,和你的人生際遇。死黨說:“你知道嗎?因為你的文字,害得一群人跟著你一起傷悲?”“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因為我從沒告訴過你們地址。”“在你的QQ空間,偶爾也可看到你的文字!”再一次說聲:對不起!我不是存心的。我只是喜歡在空間,偶爾也放上幾篇帶著淡淡憂鬱的文字,因為我喜歡這樣的一種感覺!對有些讀者的詢問,我也只能無言以對,因為我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回答你們,抑或是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釋?我用手觸摸著胸口,那些真實、那些故事、那些沉重、還有那些憂鬱……都是那麼的真真切切,但它們並不一定要發生在我的身上,繼而才能成為我的文字!一個人,在一生中,能夠遇到一個懂得用心愛你的,或是遇見一個,值得你用心去愛的人,是幸福的!愛情,並沒有奇跡,更不會有奇遇。在愛情裡,陪你走到最後的人,就是從一開始便是為彼此而生的人。看著周圍那些已經擁有的人,儘是抱怨不斷,更不要提什麼珍惜。每每此時,我總是會有一種慶幸的感覺,慶幸自己的等待遠要比那些擁有來的更好!深夜,沉靜在網絡中,用自己有限的時間抒寫,自己的、抑或是別人的故事,沒有盡頭……母親說,要把我的兩個本本和一個台式電腦統統捐掉,甚至說要扔掉。因為她不喜歡我整天躲在家裡,把自己放在寫作的世界。她說:文字什麼也不能給我,只會耽誤我的人生!其實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又何嘗不知道,可就是戒不掉!也許,是因為寂寞吧!有人說:如果有一天,我能遇上一個愛我的人,可能就再也看不見這些帶著淡淡憂傷的文字了!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的我,愛文字就像愛上了一個我深愛的人一樣。當我很累、很疲憊的時候,便會不由自主地躲藏到文字的世界裡。有時,我也想要遠離這些讓我憂傷、讓我痛的文字,我也想去追尋能讓我真正充實的生活;但是我不知道去哪裡找?又該如何去找?常常在深深的午夜徘徊,在黑暗中聆聽來自心的聲音,一概不管人世的繁雜,固守著自己那顆孤傲的心。不是我太冷漠,也不是我無情,只

(繼續閱讀)

201204092305飛翔的蜘蛛

一天,我發現,一隻黑蜘蛛在後院的兩簷之間結了一張很大的網。難道蜘蛛會飛?要不,從這個簷頭到那個簷頭,中間有一丈餘寬,第一根線是怎麼拉過去的?後來,我發現蜘蛛走了許多彎路--從一個簷頭起,打結,順牆而下,一步一步向前爬,小心翼翼,翹起尾部,不讓絲沾到地面的沙石或別的物體上,走過空地,再爬上對面的簷頭,高度差不多了,再把絲收緊,以後也是如此。啟示:蜘蛛不會飛翔,但它能夠把網凌結在半空中。它是勤奮、敏感、沉默而堅韌的昆蟲,它的網制得精巧而規矩,八卦形地張開,彷彿得到神助。這樣的成績,使人不由想起那些沉默寡言的人和一些深藏不露的智者。於是,我記住了蜘蛛不會飛翔,但它照樣把網結在空中。奇跡是執著者造成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