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2355[翻譯] Nosleep

南非語翻譯原文網址:https://goo.gl/9RZ1Yo 先說天成翻譯公司不是原本說好要翻譯的那位 所以不要有公理魔人出來囉唆 我只是單純感覺2/23等到目前我自己也坐不住 查過版規沒有相幹條例說我不克不及翻 就昨天晚上到而今用七個小時翻完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翻譯 翻得不好請見諒 (這篇真的是很長 有一萬三千多個字) =====正文開始===== 嗨,人人好, 天成翻譯公司這個星期過得很忙,但我終於有機會用電腦把下一篇日誌登上來翻譯 比來我都一向加班,才能付我在倫敦的房租, 還有聖誕節的禮品錢,這一點都不有趣翻譯 總之,天成翻譯公司不想說太多廢話,因為這一篇日誌滿長的, 天成翻譯公司會全力讓下一篇日誌登載的時候更快一些。 謝謝列位囉。 =========================== 擺佈遊戲 [手稿1] 11/02/2017 隔天早上,一切如平常一般翻譯 這有點新鮮,我們對於糊口中一成不變的事物置若罔聞, 常常老是産生了什麼改變才會引發人們的注重。 正當我一邊把蜂蜜拌入我的燕麥粥的同時, 我看了一眼這群人,很顯明的就是天成翻譯公司們「沒有改變」翻譯 從前一天晚上入手下手,我們車隊的氣氛,每一個成員的行為舉止, 看起來都沒有什麼改變。這個夜晚在經由過程子午線的同時, 沒有為天成翻譯公司們劃分曩昔與未來,也沒有為我們帶來期盼或是終結翻譯 如果將昨天産生的事比方成一抹顏料, 那為我們的早晨塗上的色采仍然是不異的緊繃、恐懼、以及盤據。 莉莉絲與夏娃面臨面盤腿坐在一個塑膠地墊上, 即便他們有各類理由措辭,但彼此之間話說得不多。 莉莉絲還是被沒法發洩的怒火佔據了心神, 而夏娃看起來稍微戰勝了他的情感,但仍然能看出她很懼怕翻譯 她們都沒有從羅伯的爐子裡拿食物,我想這是莉莉絲做的決意。 阿波羅、邦尼、克萊德都在我的對面翻譯 阿波羅正在試圖恢復他平常的诙諧感, 而邦尼與克萊德也很捧場,對於他說的每個笑話發出笑聲, 也在聽他說任何故事的同時在臉上掛著微笑翻譯 藍鵲今早沒有從車上下來,她在車上吃著本身的口糧, 並與其他人連結不算太遠距離。當天成翻譯公司看向她的同時我們眼神交會了, 而她的眼神既尖銳又帶著嘲諷。 至於羅伯呢? 羅伯正在評估道路的狀態, 供給早飯,然後將汽油罐在我們的車上排好翻譯 這些很明顯都是他在撫慰自己的體例, 我可以看出平常碰到大問題時,他也是如許安撫自己的。 這是一個分手自天成翻譯公司心靈的進程, 他把自己變成一個遲鈍的機械,讓自己繁忙到沒有時候感受悲傷, 而且會連結如許子的狀況直到這些感受被時間沖淡。 如許的行為久長來看不會是健康的, 天成翻譯公司應當要知道,我也是在做溝通的事。 AS:克萊德,我能跟翻譯公司說幾句話嗎? 克萊德將眼光從他的食品移開,有點驚訝地看著我。 克萊德:你要跟「天成翻譯公司」說話? AS:哈,是啊..,若是不會造成你太多困擾的話翻譯 克萊德:哦固然不,一點都不困擾,你要如今跟天成翻譯公司聊聊嗎?我其實沒有那麼餓。 AS:我也不是很餓,如果你願意那真是太感激了, 你介懷天成翻譯公司們去離爐子遠一點的處所嗎? 克萊德點了颔首,我把我的碗放在一旁, 帶著克萊德到蘋果園的邊際,沒有人在特別盯著我們看翻譯 克萊德:翻譯公司還好嗎布里斯托? AS:還可以,你呢? 克萊德:我,呃..,天成翻譯公司也還可以翻譯 AS:我就直接問了,為什麼翻譯公司會選擇用邦尼與克萊德當作翻譯公司們的代號? 克萊德:哈哈,其實這很簡單,我們小時刻經常玩腳色飾演, 而我們很常飾演成暴徒,有一次邦尼還擄掠了一間銀行! AS:真的? 克萊德:呃,其實那只是一間冰淇淋店,但邦尼僞裝那是一間銀行, 然後她衝了進去,用她的雙手比成槍的模樣,告知吉爾佛夫人這是搶劫。 AS:哇,這聽起來不太像是她會做的事。 克萊德:他小時辰是個野小孩,老是有一堆故事可以說, 總之,我們最後拿到了免費的聖代,還有這兩個新的綽號。 所以當羅伯告知我們必須代替號的時刻,天成翻譯公司們立刻就感覺要叫邦尼跟克萊德翻譯 AS:這聽起來是個很好的選擇。 我在這停了一下,讓這個聊天的話題竣事。 因為我知道這也許是天成翻譯公司最後一次能與克萊德用這類輕鬆的語氣交談。 AS:邦尼告知我他跟誰人搭便車的人說話了。 克萊德浮現的氣場改變了,先前沒有的警醒俄然展現了出來。 他沒有立即回覆天成翻譯公司,在這之間的沈默當中, 我可以從他對我的凝望中看見,他對我的懷疑變得愈來愈多。 克萊德:她..她什麼時刻告訴妳的? AS:抱歉克萊德,邦尼其實沒有跟我說,是你「剛剛」告訴天成翻譯公司翻譯 我幾近可以看見有一顆石頭哽在克萊德的喉頭。 那種深切的困窘,還有被欺騙的傷害, 就來自於一個被封鎖的機要被人揭露。 我其實也有一樣的感覺,對克萊德說謊, 用訪問的名義把他從邦尼身邊帶開, 撇開天成翻譯公司小我對撒謊討厭,這幾近違背了天成翻譯公司一向身為一個記者的準則。 克萊德仍然無語,所以天成翻譯公司又繼續說。 AS:我想翻譯公司最好把邦尼一路帶過來這裡。 克萊德默默地址頭,沒有說任何話走回邦尼身旁, 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翻譯邦尼把手搭在克萊德的肩膀上好讓她本身站起來。 不管克萊德跟邦尼說了什麼,邦尼走來蘋果樹蔭下的時辰不像在生氣。 邦尼:我只是不想造成任何麻煩, 而…並且克萊德他一向等候能參與此次的遊戲, 所以我不希望因為如許造成天成翻譯公司們必須回頭,我很抱愧。 AS:那時到底産生了什麼事? 邦尼:我只有說了兩個字! 我也不是在跟他扳談,我做了羅伯要求我們做的, 然則他…天成翻譯公司只有說了保重!那就是悉數我說的話了。 AS:就如許而已嗎? 邦尼:呃…我…他跟我說了感激, 但他就是…他就是很輕易讓人跟他聊起天來, 我其時就在想,天成翻譯公司都已經跟他措辭了,若是再說幾個字會怎麼樣呢? 克萊德:她幾乎沒有再說其他的話了。 AS:那阿誰搭便車的人呢?他還有說什麼嗎? 邦尼露出了一個微笑, 就像他昨晚給了天成翻譯公司一樣的微笑。一個被喜悅引發既夢幻,又熱忱的微笑。 邦尼:他告知我關於這個奇奧的地方,這很奇奧,對吧馬丁? 克萊德:邦尼—— 邦尼:其實就是幾間挨著海的房子,但是他把他說得很棒。 克萊德:邦尼,拜託… 邦尼:怎麼了?我可以談論這些器材吧? 我看向克萊德, 他的嘴唇緊閉著,臉部肌肉也緊繃著。 他試著節制本身,可是吐露出來的情感是懊喪與惶恐。 克萊德:從頭至尾都是你在講,邦尼翻譯 翻譯公司…你自從…提到它很多多少次…還有從進入歡欣鎮以後你也都講不斷翻譯 AS:你們是在說冬季灣嗎? 當我提到冬季灣的同時, 克萊德露出了一個疾苦的臉色,而邦尼給了我一個苦笑。 AS:邦尼,我們是往冬季灣進步嗎? 邦尼:誰人搭便車的人說冬季灣就在我們進步的路上,天成翻譯公司很等候可以看到它。 我不克不及說我有一樣的期待感,並且我相信克萊德能認同天成翻譯公司的設法。 在現在的對話之前,天成翻譯公司只從邦尼口入耳過兩次冬季灣, 但聽起來邦尼不斷的在談論它。 我忽然對克萊德有點同情,但天成翻譯公司感覺這樣子不負責任。 AS:羅伯知道這件事嗎? 克萊德:我其實不想—— AS:你其實不想讓他造成困擾是嗎?照樣你只是純真不想要讓他叫你們調頭? 邦尼:我其實沒有感覺怎麼樣,真的。 AS:總之,翻譯公司們必需在我們上路之前告知羅伯這件事。 克萊德不安閑的哆嗦了一下。 AS:我不會去幫你們告知羅伯,但是這整趟路程已産生夠多事了。 王牌他…這個地方不是安全的好嗎?我們而今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謠言。 天成翻譯公司但願克萊德沒有發現這句話很讪笑, 畢竟我五分鐘之前也才說了謊騙他翻譯 克萊德點颔首,拉起邦尼的手往羅伯的車走曩昔。 羅伯正在把最後幾張椅子折疊起來放進他的車翻譯 他們的對話沒有保持太久, 然則在對話的最後羅伯把他的手搭在邦尼的肩膀, 陪他們走回他們的車。 羅伯看起來沒有生氣,也許是因為他有其他事情在煩心。 這是今天的第二件工作違反了天成翻譯公司身為記者的原則, 我不應該干涉這件工作,我應當像個傍觀者一樣, 公平客觀的記載這一切。 而不是親自參與來影響工作的結果。 某些水平上來說我但願我能做到這些原則, 但現在的風險逐漸提高了。或許這些隱秘可以或許讓我的文章更出色, 但同時這些隱秘也會讓天成翻譯公司們大家的危險度提拔翻譯 特別是王牌的事件産生以後, 比起寫出一個完全沒有成見的文章, 我更在意的是我能平安回抵家而且發布這個故事。 羅伯看起來要準備做啟程前的重點提示了, 人人最先往他的車群集,固然有些人看起來相當不甘心。 羅伯:第一件要跟大師說的事是… 呃…我想先跟大家報歉昨晚我的脾性有點過甚了, 天成翻譯公司想為了人人能一起參與這趟旅程叩謝,若是你們感覺想調頭回去,沒有關係。 大家依然連結沈默。 羅伯:若是你選擇歸去, 天成翻譯公司翻譯公司們得一個接一個的走,並且確保你們都在無線電的頻道上翻譯 就沿著我們走過的路,還有我們一路上遵守的禮貌。 那麼現在,如果翻譯公司們想要「繼續」這趟旅程,麻煩把你們的手舉起來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立即在心中想了一輪, 邦尼跟克萊德想必會繼續這趟路程, 因為他們方才才暗示過天成翻譯公司想要繼續。 至於藍鵲,他認為這個路程沒什麼好擔心的。 阿波羅天成翻譯公司就不確定了,至於莉莉絲跟夏娃彼此可能會有不同定見。 或許這個時辰我們的車隊會被拆成一半繼續一半回頭。 藍鵲懶懶地舉起了她的手翻譯 邦尼與克萊德,有如預感中的也舉起了他們的手。 過了一陣子阿波羅也舉起了他的手。 阿波羅:嘿,我都走這麼遠了翻譯 所以剩下莉莉絲與夏娃, 可以看到幾回的眼神交換之後, 莉莉絲舉起了她的手, 而夏娃也隨著舉起了手,固然她舉起的手帶著不安地哆嗦翻譯 我其實有點訝異沒有人決議回頭, 究竟發生了昨天那些工作,但也領略每一個人都有本身決議繼續進步的來由。 天成翻譯公司有點光榮我不必與任何人性別, 我在心中思考每一個人繼續進步的念頭, 但我沒想多久就被各人集中的目光給打斷了。 AS:噢,歉仄,對,天成翻譯公司也會繼續…下去翻譯 我指了指接下去的路,然後有點多餘地舉起了本身的手。 羅伯:好的,天成翻譯公司想那就是所有人都會繼續了翻譯 我們今天有一段路要走,但路上沒什麼可看的, 我想一樣就是遵照規則,跟從遇而安了。 當我們啟程時,我開始覺得有點坐立不安翻譯 如許的久坐讓天成翻譯公司開始感到沈重, 天成翻譯公司最先感覺我跟這台吉普車的乘客座有點過度熟習了, 我很光榮天成翻譯公司昨晚有機遇可以舒展我的雙腿。 在以後的五個小時,路旁的景致都是不息咆哮過去的玉米田。 之間碰到的轉彎次數很少,並且每次的轉彎相隔距離又遠翻譯 羅伯的注意力始終保持在路上,我只能略微短暫的讓他轉移注意力翻譯 AS:吉普車不是很耗油嗎? 羅伯:他們簡直不是很省油,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老是帶著汽油。 AS:只是…呃…你的油錶指針從天成翻譯公司早上我們動身的同時幾近沒有動過。 羅伯:哈哈,你留意到了呀?天成翻譯公司才在想說妳什麼時刻會問。 AS:為什麼?你做了什麼嗎? 羅伯:我沒有做任何事,是這條路的關係,是這條路讓我們的燃料耗損的比平常更慢。 AS:翻譯公司在開玩笑嗎? 羅伯:不只是車,你早上有吃完早飯嗎? AS:沒有…這怎麼了嗎? 羅伯:幾近沒有人早上吃完早飯,除阿波羅翻譯翻譯公司前進得越多,你其實需要用來前進的工具越少。 AS:等等,你的意思是,這條路在故障我們? 羅伯:對的。 AS:但是翻譯公司的說法聽起來他是在「扶助」我們? 羅伯:對的。 AS:所以這條路對我們不利,但同時也是在激勵我們?這聽起來好新鮮。 羅伯:對我來講這就像是人生,它會給你截至的來由,也會給翻譯公司繼續進步的來由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想這是有事理的,儘管他苦守著這條路的秘密翻譯 羅伯似乎對這條路的內部邏輯有一種新鮮的放任立場翻譯 彷彿這條路産生的任何事沒必要合乎完善的正常邏輯, 或是至少羅伯也沒有等候必需要合乎邏輯翻譯 一邊聞著窗外飄進來的清爽農村空氣, 天成翻譯公司彷彿一邊也被這無盡的玉米田景催眠。 我開始思考有多少眼睛也看過如許子的美景, 我在想他們目下當今在哪呢?不是地輿上的人在哪裡, 而是以更宏觀的角度來看。 天成翻譯公司們仍是在我所認知的世界裡嗎? 還是我們超越了它在他之上,或許是在之下, 也有可能我們掉進了某個裂痕傍邊,在一個中心的區域當中。 羅伯開始將他的車速放慢,通常他都會在轉彎之前這麼做, 我的眼光逐步的回到我們的車上,最後是聚集在後照鏡上翻譯 有器材在我們的車後,是一小我型的樣子, 樣子像是被柔焦過,但也是在可見的距離規模傍邊。 它搖擺快速的向天成翻譯公司們的車隊接近,不確定是不是用它自己的腳進步。 AS:羅伯,那是什麼? 羅伯跟從著我的眼光看向了後照鏡,他皺起了眉頭翻譯 羅伯:這個器材我也沒見過翻譯 羅伯將他的對講機拿起,在他要開始對其他人說話之前, 對講機隨著靜電的滋滋聲發出了夏娃孔殷又狂亂的聲音翻譯 夏娃:大師…各人有看到有器材跟在我們後面嗎? 有器械在追著天成翻譯公司們,藍鵲你有看到嗎? 藍鵲並沒有回答,天成翻譯公司猜他認為這不值得花她的時候回覆。 接著又是一聲尖叫,是來自夏娃的。 夏娃:這是從歡喜鎮來的嗎?各人?人人有在嗎? 羅伯:保持默默各人,天成翻譯公司們起頭略微加快翻譯 羅伯把他的油門踩得略微重些,吉普車最先漸漸加速, 車隊的其他車也入手下手跟著我們的速度。 阿波羅:羅伯,那個是誰? 羅伯:我也不肯定,但天成翻譯公司們馬上就要轉彎了, 我們略微讓自己偏離這條路,看他是否是會跟上來。 而阿誰人型延續蹣跚的跟了過來,它的雙臂曲解地懸掛在空中, 而當它模樣變清楚的時候,我發現它的臉有點奇怪翻譯 夏娃:各人加快!拜託!拜託!! 莉莉絲:岑寂一點。 夏娃:他是來抓我們的! 天成翻譯公司可以理解夏娃的恐慌,我在這個車隊是在最前面的, 當我們通過那棵倒下的松樹時天成翻譯公司是第一個經由過程的, 夏娃如今在倒數第二台車中, 他們的車速是依照前面三台車的車速決定的。 當時王牌必須在最後等我們所有人經由過程那棵松樹, 而那時王牌的價格就是他的生命。 而而今莉莉絲跟夏娃的處境就比如那時的王牌, 只是她們離最後還有一台車的距離。 夏娃:它的臉!!噢天啊!天啊!!大師拜託! 藍鵲:老天啊,閉嘴好嗎! 阿波羅:嘿,如許吼叫一點輔助都沒有,羅伯已加快得夠快了,天成翻譯公司們—— 羅伯:我們繼續開,它還沒有辦法追上我們,只是—— 夏娃:天啊!我的天啊!天啊!!! 羅伯的警告聲被刺耳的輪胎聲給蓋過, 夏娃從車隊旁邊的道路空隙側了出來, 一路加速跨越邦尼跟克萊德,超過阿波羅。 當夏娃與莉莉絲的車即將超越天成翻譯公司們的時候,我往車內看了一眼。 莉莉絲正吼著夏娃,試著要讓她冷靜下來翻譯 夏娃正在對空氣尖叫,像是被他的驚駭感把持的發瘋魁儡。 她們的車敏捷地超出我們。羅伯罵了聲髒話並拿起對講機翻譯 而阿誰人型仍然在後面向我們接近翻譯 羅伯:船夫呼喚夏娃與莉莉絲,你們連忙把車停下。 莉莉絲:夏娃,把速度慢下來! 羅伯:夏娃,天殺的翻譯公司會—— 我透過擋風玻璃看到他們把車停下來, 不是踩著煞車漸漸的把速度降下直到停止, 而是一個明確的,立即煞車。 這讓她們的身體都往前甩,當車子一動也不動的同時,撞到了平安玻璃。 AS:羅伯,方才産生了什麼? 羅伯:天成翻譯公司告知過他們要注意了! AS:為什麼,那是——? 那刹時天成翻譯公司也不需要羅伯的謎底, 我發現前方有個刻著標的目的的標示就在路邊。 一個窄小的隙縫存在這一大片無盡的金黃玉米當中, 這是一條窄小的泥巴路,這條路的寬度只比我們的吉普車寬一點點, 這條路在我們前方或許十米,而在莉莉絲與夏娃十五米以後。 天成翻譯公司此刻能理解為什麼羅伯老是這麼專心腸開車,而夏娃也應該這麼隆重。 因為她們錯過了下一個彎道。 羅伯:船夫呼喚所有人,我找到下一個彎道了, 我們必需儘快經由過程。夏娃與莉莉絲你們留在車裡,天成翻譯公司會歸去接上你們兩個。 羅伯打了他的方向燈,準備讓車隊經由過程這個突如其來的左轉彎, 然後踩著油門直到所有的車都有空間進來這條道路翻譯 莉莉絲與夏娃消逝在這一片玉米牆當中翻譯 直到所有車都進來了,羅伯爬到後座, 掏出他的來福槍而且跳出車外往她們的車走曩昔,我也馬上跟上走在羅伯身後翻譯天成翻譯公司們回到主路的同時, 誰人器械已到了一個不遠的距離, 我終於能識別他臉上有什麼異常了。 從它的頭頂中央,有一個切割過的直線經由過程它的面頰,和頜下, 就像它的頭骨前面的部份被切得乾乾淨淨,而且向內彎曲。 它的全部面部凹陷並覆蓋在深深的陰影傍邊,這完全違反了物理學。 但是這不完滿是詭異的處所, 這個「漢子」的手臂在許多處所都被折彎, 在每一個不是天然產生的關節都有深紫色的創傷。 而他的腳也是被彎曲到別的一邊,這也就是為什麼他走路的模樣這麼蹣跚。 羅伯雖然一邊也在抖動,但也將他的步槍舉在肩上,命令著這個工具轉頭分開。 這個東西疏忽羅伯的要求,繼續往前走。 即便羅伯開了一槍紮實的打在它的胸上, 它也完全沒有因此而減速。 天成翻譯公司們被迫從主路上跳開,而夏娃與莉莉絲躲在他們上鎖的車上股栗著, 只能眼睜睜看著它一步一步得接近。 奇怪的是阿誰生物彷彿不知道有我們的存在, 就這樣逕自從天成翻譯公司們的身旁經由。我們的懼怕被猜疑代替翻譯 羅伯鬆了一口氣,把槍從肩膀上移下, 然後跑回車隊地點的位置翻譯合法羅伯走回車隊的同時, 我的心思開始注重起一些奇怪的處所,我說得具體一點好了,是它的時尚感。 它的襯衫、沾滿土壤的牛仔褲。 都跟我們從誰人棕色皮革觀光包裡看到的雷同,那些衣服就放在C4火藥上面。 我把手伸進天成翻譯公司的口袋裡拿出我的手機,查看我的聯絡人資訊。 我打了一通電話到我昨天發現的第二個手機號碼, 就是天成翻譯公司昨天晚上從諾基亞手機發現的。 這個號碼很有多是屬於製造這個炸彈的人,也同時可能就是開著那台車的車主。 沒過了幾秒鐘,一個清脆的手機鈴聲讓「它」的步履停了下來翻譯 我從速把德律風掛掉,暗自禱告它沒有看到我的動作, 也希望我冒失的行為不會讓他有一個回身走過來的藉口。 還好此次天成翻譯公司很榮幸,鈴聲也隨著我掛斷德律風終了了。 它才最先步履,一樣腳步踉蹌地往地平線的另一端走曩昔翻譯 下一個打破沉默的是一聲尖叫。 我入手下手找這個聲音的來源,我看到夏娃車門開著, 一隻腳踩在車外,她瘋狂的用雙手拉著她的腿, 如同沒有辦法把她的腳從柏油路上抬起。 AS:夏娃,産生什麼事了? 夏娃用發抖的指尖,拙笨的解開她的鞋帶, 然後把腿伸回車內翻譯她的靴子留在原地, 幾乎天成翻譯公司可以看下底下的柏油路面入手下手變得有彈性, 在她靴子周邊的地面開始凹陷,全部靴底遲緩的消失在路面裡。 夏娃就如許看著黑色的柏油路吞噬著她的靴子, 包覆著腳根,拖著靴子到了地面之下。 天成翻譯公司們有幾近一樣的想法,眼光同時看回了車。 同樣的,不異的凹陷也出現在輪胎周圍。 當車隊的其他車從轉角開始倒車回到主路, 夏娃驚駭的尖啼聲被引擎聲給淹沒了翻譯 藍鵲、邦尼和克萊德、阿波羅、最後是羅伯, 他們紊亂的把車停在我附近,羅伯從車上走了下來。 羅伯:她們還沒有倒車回來嗎? 他一問完這個問題,他的眼光就集中在那雙只剩靴口的靴子上, 而同時那條路也持續著吞噬車的輪胎,橡膠的部門已消逝了, 這條路開始貪心的接收車框的底部。 面前是這麼不可能的一副景象,我只能對羅伯說: AS:他們正在測驗考試翻譯 莉莉絲跟夏娃用力的踩著油門,引擎發出猛烈的咆哮聲, 同時也能夠聽到底盤因為遭到應力作用而嘎滋作響。 至於輪胎,底子連一英寸都沒有旋轉。 而今這些輪胎是屬於這條路的,有一個不知名的氣力正在把這些輪胎拖到地球當中翻譯 接著引擎燒壞了,完全沒設施繼續出力, 我看到夏娃抱著拳頭尖叫,而這條路還是持續的在吞食這台車。 羅伯:天殺的,他們距離天成翻譯公司們太遠了,叫他們移動到車頂。 阿波羅:這…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羅伯:布里斯托,叫他們爬到車頂上! 羅伯走向他的吉普車, 車隊的其他車都停在天成翻譯公司們左轉的那個彎道, 每個人(除了藍鵲)大家都沈默著露出一個焦急的神情翻譯 AS:夏娃!莉莉絲!我們需要你移動到車頂好嗎? 夏娃:我們正在下沈!媽的…我們—— AS:夏娃!天成翻譯公司正在試著幫翻譯公司們脫困, 羅伯需要你們爬上車頂。現在別去想其他事了, 就把車門打開,車窗降下來,用窗戶當作樓梯爬上你們的車頂。 夏娃還是像聾了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而莉莉絲毫不猶豫。她把一隻手攀上屋頂, 另一隻腳跨上打開的車窗上,然後輕鬆的爬上了車頂, 車子因為重心的轉移劇烈搖晃,她移動自己直到她能坐在車頂上翻譯 柏油已經到了車的底盤了,夏娃就盯著這條路, 好像這條路正在吞噬的不只是車,連同她的留意力一起。 莉莉絲:莎拉看著我!! 莉莉絲蹲在車頂,她的手往下拉試圖要抓住夏娃翻譯 莉莉絲的聲音似乎可以穿透夏娃的恐懼深淵, 夏娃抬起了頭,莉莉絲的手就與她的臉在不到幾英吋的地方。 莉莉絲:快點上來這裡。 夏娃的眼睛充滿淚水,一邊短促的呼吸也抓住了莉莉絲的手。 莉莉絲抓著門框,並將夏娃拉上車頂。 當門搖擺的時候,夏娃發出了一點尖叫翻譯 夏娃給莉莉絲不只是她全身的重量,同時也是她完全的信賴。 終於夏娃也爬上了車頂, 但這個時刻路面已經淹沒到車門的底端了, 黑色的柏油就像是岩漿般淹進車廂裡面。 羅伯:天殺的,他們距離太遠了。 羅伯回到了吉普車,迅速的解開一捆淺藍色的登山繩, 我在旅途過程中有看過這捆繩子,但我從沒想過會有效上的一天翻譯 羅伯將繩子的一端穿過鎖扣,並打了一個慎密的結, 他抓著另一端並且對莉莉絲與夏娃大喊。 羅伯:聽著,我們只有一次機會, 我會把這個鉤環丟給翻譯公司們,你們必須找處所勾著, 把繩索勾好跟拉緊,然後你們必需爬過來,別讓繩子碰到地面,了解嗎? 莉莉絲一臉慘白,她費勁爬起來後移動到車子的後段, 而夏娃在旁邊看著,兩隻手抱著本身的雙腿。 羅伯:那麼,要入手下手了。 羅伯最先揚起繩子在頭頂上方轉動, 因為繩子上面有個扣環的重量所以旋轉起伏的圓圈敏捷構成一個平面。 我本能地壓低本身的肩膀好讓繩索不打到自己。 羅伯越轉越快,咬著牙,他的臉因為只有一次的壓力而漲紅。 最後羅伯拋出繩子,在空中畫出一條弧線,像是拋出的釣魚線般, 往莉莉絲伸出的雙手飛過去翻譯 我看著繩子飛到莉莉絲眼前,繩上的扣環跟著掉落反射出太陽光而閃閃發亮。 然後她抓到了,莉莉絲用顫抖的雙手緊緊抓住了這條繩子翻譯 儘管她抓到了繩子,但我看到她的臉因為恐慌而扭曲。 莉莉絲把繩子高舉過頭上,盯著天成翻譯公司們之間的路面, 我看著她的目光心也跟著下沈。 莉莉絲的確是接到繩子了,但她沒有快速的把繩子拉緊翻譯 即使羅伯從頭到尾都把繩子舉在他的頭上, 繩索在落到莉莉絲手中之前還是太過鬆弛, 繩索墜落在一個傾斜的弧形中,其中的最低點擦到了路面。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莉莉絲發現他沒有辦法拉動繩子,繩子也起頭沉入地面, 羅伯也最先感觸感染到繩索與手指之間的磨擦。 羅伯:天殺的,嗯…如果天成翻譯公司們有些什麼器材,一些可以用來放著的工具。 AS:那些空的汽油桶呢?她們可以踩在上—— 羅伯:太不安定了,並且天成翻譯公司們必需把那些汽油桶拋到恰好的位置,嗯… 車子已幾近吞沒了一半的車了,車牌也快消失了, 莉莉絲在我們討論的同時看起來很無助,而夏娃在她死後哭著翻譯 克萊德:或許我們可以用地墊? 羅伯:我們沒有一張可以拉伸的地墊。 AS:那如果天成翻譯公司們—— 阿波羅:讓我過去吧。 阿波羅說的話都讓我們嚇了一跳,而他把車頭轉過去的時候,我感觸感染到他的決定信念翻譯 阿波羅:她們已經沒有辦法再撐下去了, 這條路在你停下來之前需要幾秒鐘才會開始吞噬翻譯公司,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可以跨越這路口到那樣的距離。 天成翻譯公司把車開曩昔,她們跳上天成翻譯公司的車,然後我們再沿著繩子爬回來。 羅伯:然則我沒有其他的繩子了翻譯 阿波羅:你有絞鍊對吧,若是我帶著它開車曩昔, 天成翻譯公司可以確保它不會掉到地面上。然後天成翻譯公司會跟天成翻譯公司的車頂接好, 如許我們就可以逃離這鬼窘境了翻譯 羅伯:翻譯公司有最合適做這件事的車,然則讓我來開車吧。 阿波羅:你必須在這端節制好絞鍊, 假如是邦尼或是克萊德,他們應當沒有辦法爬回來翻譯 阿波羅直接疏忽藍鵲願意幫忙的可能性, 因為他不想浪擲時間在早就能夠預感的結果上。 AS:那若是是我去呢?我體重比較輕,要爬回來也比力輕易翻譯 阿波羅:但他們要跳到我這台車的同時你沒法接濟她們, 天成翻譯公司們目前這些討論只是在華侈時候,你知道這是最好的方式了。 羅伯花了幾秒鐘思慮,掙扎著能想出更好的方法翻譯 羅伯:你最好要能安然回來,阿波羅。 阿波羅:我可沒籌算就留在那翻譯 阿波羅在跑回他車之前露出了一個苦笑, 羅伯也敏捷的跑向絞盤,將其轉到手動模式, 鬆開重型繩子,繩子在掉在地上前,在他雙手上交疊翻譯 我轉向莉莉絲。 AS:你方才有聽到嗎莉莉絲? 莉莉絲依偎著夏娃,試圖安撫著夏娃翻譯 而這個時刻車頭燈也已被覆沒了,在聽到我的聲音的同時莉莉絲才把頭抬起來。 莉莉絲: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而今呢? AS:阿波羅會去救翻譯公司們,翻譯公司們必需跳上他的車,然後爬回來,可以嗎? 莉莉絲:…好! 莉莉絲抓緊了夏娃的肩膀,告知了夏娃天成翻譯公司們的設計。 羅伯從吉普車的引擎蓋趴下來,他把鉸鏈穿過照明裝備纏繞好, 確保前方沒有其他的阻礙物, 更主要的是,為了讓繩子不會掉到地面,已經把繩子經由駕駛座的側窗放進車中。 邦尼跟克萊德正在協助阿波羅把行李從後車箱拿出來, 此次救濟步履,他能損失越少東西越好翻譯 羅伯:我這裡一切都準備好了。 阿波羅:好,天成翻譯公司就在另外一端跟你再會了,羅伯。 阿波羅把腳踩上油門,他的越野車衝向前面, 馬力也加到最大。當他通過我們地點的左轉彎時引擎發出偉大的聲響, 而阿波羅繼續前進,衝向前面危險的國土。 在這珍貴的幾秒鐘之間,他接近了莉莉絲跟夏娃, 而也在那瞬間,他車裡面的絞繩入手下手拉緊。 阿波羅也像莉莉絲她們的車一樣刹時遏制, 他與莉莉絲跟夏娃的距離可能有一公尺翻譯 方才刹時停止的衝擊力看起來很痛, 但阿波羅在抓著繩子的同時還想法施展闡發他奇特的幽默感。 阿波羅:我想天成翻譯公司的保險應該不會給付這個翻譯 阿波羅還在試圖緩和剛剛受到的衝擊, 但他領會迫在眉睫,所以笨拙地打開車門,開始爬上他的車頂。 阿波羅:羅伯,注重好不要讓絞鏈拖地! 我的留意力都集中在阿波羅身上, 我聽到絞盤傳來一些機械式的聲響。 正當阿波羅爬上了車頂,他馬上把掛勾勾上他車頂的一個握把上, 過了沒有多久,全部絞鍊已被拉直。 阿波羅踏上他的引擎蓋, 將他的雙手伸去想要接上莉莉絲與夏娃, 他們彼此的距離需要一點點跳躍,但莉莉絲的車已被沉沒到後車箱了, 所以他們必需用更多的氣力從低處跳上阿波羅的引擎蓋翻譯 阿波羅:快點過來吧,天成翻譯公司會接住妳們的,我們快沒時候了,動作快! 莉莉絲站了起來,而且幫助夏娃踏上了阿誰將近消逝的後車箱。 莉莉絲:好…好… 莉莉絲喊叫了一聲奮力一跳,他的前腳跨上了引擎蓋, 而後腳懸浮在空中。阿波羅抓著莉莉絲的手臂把她拉上了車, 而且幫助莉莉絲在滑膩的金屬引擎蓋上保持不變翻譯 比及莉莉絲找到本身的重心以後,他讓她先爬上屋頂。 而莉莉絲一爬上屋頂以後,她馬上轉頭看著夏娃翻譯 阿波羅:你也看到了夏娃,這其實不難,現在過來吧。 夏娃撤退退卻了幾步,估算她需要若幹距離才能跳曩昔, 她的雙手不停抖動翻譯夏娃忍著本身想尖叫的衝動, 悶哼了一聲跳了曩昔,僅僅幾秒鐘的時候,在她後腳分開車的時辰, 全部後車廂就消逝在那看起來黏著、又黑暗的路面傍邊。 夏娃跳得比他預期的還要短,一隻失望的手臂緊抓著阿波羅的腿, 而夏娃本身的腿也撞上磨擦到越野車下方的支架, 倉皇地想找到可以支持她體重的東西翻譯 阿波羅被夏娃衝擊的力道造成了一些扭傷, 同時也因為支撐著夏娃全身重量而落空均衡翻譯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阿波羅把夏娃拉到他的胸前,用手臂包住她, 但同時他的重心也跨越了車子的邊沿翻譯 這一摔如同時候也暫停了, 阿波羅與夏娃牢牢抓著彼此的手, 地面像是個有耐煩又飢渴的野獸,等待著他們漸漸滑到它的口中。 在這短暫的毫秒之間,阿波羅用他還留在引擎蓋上幾吋的腳尖施力, 讓本身回身,這沒有阻止他們繼續掉向地面。 最後夏娃眼前的畫面是路面,而阿波羅看到的是淡藍色的天空。 阿波羅推著夏娃的腰,把她舉起了一個手臂的高度。 阿波羅的後背撞上了瀝青,我也聽到他的頭因為撞擊地面發出的聲音。 阿波羅瞪大著雙眼,即便有點腦震盪也是想法要把夏娃擡高, 試著讓夏娃的腳不像他自己一樣接觸到地面。 阿波羅:起來…快點爬起來。 夏娃的臉佈滿著驚駭、罪行感、及悲痛翻譯 她看著阿波羅的眼睛起頭掉淚翻譯 略微收拾整頓一下本身的情緒,她把本身推離阿波羅,接著解開本身的鞋帶, 把自己的鞋子、襪子留在地面。 然後入手下手爬上越野車,每一個夏娃的動作她都邑哆嗦著跟阿波羅報歉。 阿波羅:沒關係的,妳繼續走,沒關係翻譯 阿波羅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這些字句, 直到我幾近不確定他是否是還在跟夏娃措辭。 這條路在阿波羅身旁也開始凹陷, 即將把他拉向深處。夏娃回頭看了他,臉上帶著佈滿歉意和惆怅。 邦尼把臉埋在克萊德胸口,她沒有辦法看著接下來産生的事。 夏娃:我很抱愧,天成翻譯公司真的很負疚。 阿波羅:沒…沒關係的,妳繼續走好嗎,我不痛,我真的沒有感覺到痛楚,真的。 阿波羅的耳朵也陷進了地面之下,進入到一個完全無聲的世界, 阿波羅知道這一切行將要竣事了翻譯 阿波羅:我的老天,羅伯!羅伯!!! 為了翻譯公司們好,我不會描述他最後的樣子, 同時也是為了保有他的尊嚴。在阿波羅完全沉入地底之前, 阿波羅要求羅伯告知他的家人他愛他們翻譯 羅伯點了颔首,知道任何的回覆阿波羅是永久聽不到了。 在一些失望的哭喊以後, 阿波羅的眼睛和嘴巴完全陷入了地面, 他的尖叫聲被厚重的瀝青給深埋在地底下翻譯 夏娃看著阿波羅其他的身體部位沉入地面, 而這個時辰莉莉絲拽著夏娃的袖口,把她拖向車頂。 莉莉絲:天成翻譯公司們必需進步了,莎拉,我們必需走了! 夏娃:我很抱愧。 在最後一聲衷心的作別以後,夏娃與莉莉絲站起來盯著那條通像我們的絞鍊。 AS:好的,翻譯公司們現在就得攀著這條繩索過來,注意別讓妳們本身掉下去了。 莉莉絲:我準備好了,妳準備好了嗎? 夏娃看向莉莉絲。 夏娃:我..天成翻譯公司還沒… 莉莉絲:妳就看著我好嗎,就直接跟在我死後。 這時候越野車的車輪也消失了,跟著每一秒地消逝, 絞鍊與地面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連接在羅伯吉普車的這一端角度也愈來愈大, 吉普車上的照明裝備也因為拉扯曲折了角度,她們必需而今就起頭步履。 夏娃看著這段繩索的長度,我可以感觸感染到她的信念逐步磨滅。 夏娃:天成翻譯公司做不到! 莉莉絲:莎拉…我們他媽的必需做好嗎?跟在我死後。 莉莉絲用力的抱了夏娃僵硬又哆嗦的身體, 然後莉莉絲入手下手攀上這條救命繩索,她的雙手緊抓著這條絞鍊, 雙腳也是用力的盤在上面,莉莉絲起頭朝天成翻譯公司們的方向攀過來, 每隔幾秒鐘莉莉絲就讓他的雙腿略微放鬆一點翻譯 而到了中間點的時候莉莉絲看著我問。 莉莉絲:她有無跟過來? 黑色的瀝青已經接收到了越野車的底盤, 夏娃照舊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這攤黑色的路面就像是一個無底洞,是一個在地底的大峽谷。 光是吊在空中這個設法主意就讓夏娃感應特別很是懼怕。 AS:莎拉!莎拉!這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可怕,快點過來!拜託翻譯公司快點過來! 莉莉絲已經爬到了這端,她的指結都因此變白, 羅伯走了曩昔幫忙莉莉絲從繩子上下來,告訴她你已安全了。 正當莉莉絲的雙腿再度踩上地面的同時,莉莉絲馬上跌坐在地面。 莉莉絲:莎拉!快點過來! 夏娃:我做不到!我…我做不到… 莉莉絲:拜託莎拉!我需要妳也在這裡! 夏娃急促的呼吸著,漸漸地蹲下也握緊繩子。 那堆瀝青已把車牌給吞食了,距離她剩下不到一米的距離。 夏娃壓低了本身的身體,絕望又笨拙得拖著本身身體往前進步。 她分開車子的時刻太慢了, 夏娃的背距離碰著饑渴的地面僅僅不到幾英吋的距離, 她漸漸地朝天成翻譯公司們挨近,將她的腳掛在繩子上,手臂也重要地握緊繩子。 夏娃:天成翻譯公司不覺得我到的了! 莉莉絲:妳可以的!繼續進步!! 越野車的窗戶目前消逝了,儀表板也都被覆沒, 隨著夏娃繼續進步,繩索也不息的下落高度, 即便是在距離天成翻譯公司們只剩幾英呎的處所,她的背也是緊靠著地面。 當我看到她的腳滑開的同時,我幾乎要心碎了翻譯 這産生的太突然了,合法夏娃袒露的左腳滑開時, 在她身下擺動,而且試圖要蹬著地面。 夏娃發現本身蹬著地面的腳沒有辦法如他預期般的舉起。 莉莉絲:不…不!不...不! 不!!! 夏娃完全落空了均衡,她試著拉起本身, 但她的小腿已經墮入了這堆黑色焦油當中。 夏娃沒有法子連結現在的姿式了,所以她從繩子上跌到路面上,身體扭曲著。 莉莉絲發出一聲失望的哭喊,夏娃也起頭一邊啜泣, 她的頭一邊靠著地面,而夏娃的雙頰已被地面給吞食了。 夏娃:我很抱歉,天成翻譯公司真的很歉仄。 莉莉絲:不…不…不要如許說翻譯 夏娃:我…我愛妳…我愛翻譯公司,珍。 莉莉絲:我也愛你,天成翻譯公司很抱愧天成翻譯公司沒有…我真的很對不起… 夏娃試著答複,但她的嘴巴已被這詭異的瀝青封起了一半以上。 而她原本那急促的呼吸終究也是變成了最後的一次深呼吸, 然後夏娃的鼻子跟嘴巴永久的磨滅於地面之下了。 最後只剩下一隻眼睛還沒被吞沒, 短暫的看了莉莉絲最後一眼以後,夏娃就如許離開了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不去看還在下沈的其他東西了,因為對我們來講最主要的都已經消逝了。 莉莉絲雙腳跪地著撕心裂肺地哭著, 想把所有的疾苦從燃燒般的肺部哭喊出來。 羅伯則是完全一動也不動,像在思慮有什麼東西可以把本身現實埋葬起來。 邦尼和克萊德看起來迷失了,他們背對著那台沈沒的越野車。 藍鵲的反映出乎天成翻譯公司的料想, 她看著地面,從臉上露出極端不天然的笑臉, 有點像是被彈震(註一)後露出極度不天然的臉色, 絡續的喃喃自語,遵照她的嘴型,我想他是在說。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我們站在那像是有一生的時候, 伴隨著輕風和莉莉絲逐步小聲的哀息, 在她平息了這突如其來的熬煎以後,她的尖叫哭喊也變為了一片死寂翻譯 羅伯往前跨出一步靠近了莉莉絲。 羅伯:我…天成翻譯公司可以帶你歸去,若是你決定要離—— 莉莉絲:不…不翻譯 莉莉絲擦了擦眼淚,固然眼淚照樣不斷的流向她的面頰翻譯 當她轉過身時,她看起來很氣憤。 莉莉絲:不,我會繼續往前走,我要一路走到最後。 羅伯:你清楚明明我沒法告知你我們什麽時候會走到最後,對吧翻譯 莉莉絲站了起來,瞪著羅伯,然後看向邦尼與克萊德。 莉莉絲:你們還會繼續往前走吧?你們有多的位置嗎? 這對兄妹(註二)彼此看了看,邦尼點了颔首翻譯 克萊德:你可以跟我們走若是你想要繼續的話。 莉莉絲:這車門沒鎖著嗎? 克萊德:嗯…是啊。 莉莉絲:那我們他媽的還在這邊等什麼? 莉莉絲走向克萊德的福特車,坐進了後座,等待著天成翻譯公司們再度啟程翻譯 羅伯:有無人想要回頭的? 羅伯看著天成翻譯公司和藍鵲,藍鵲給了一個不屑的臉色以後走回了她的車。 羅伯:布里斯托? 那台越野車終於整台消逝了, 地面又回復到有如以往沒有凹陷,堅固的外觀翻譯 這聽起來羅伯不像是在供應我一個回頭的選擇, 並且也有太多問題我還沒有獲得解答, 太多懸疑的事情交錯了整趟路程。 假如我選擇如今回頭,那我不是「歸去」,而我只是臨陣脫逃翻譯 AS:天成翻譯公司也要繼續。 幾分鐘之後, 剩下的三台車從新開回了土壤路。 我們留下了一個不克不及理解的恐怖變亂在誰人轉角, 有一部份的天成翻譯公司不睬解為什麼我沒有選擇回頭, 也有更大一部份的我因為沒有人選擇回頭而感應訝異。 跟著羅伯帶著我轉入下一個彎,然後下一個彎翻譯 我意識到天成翻譯公司們都各自有本身延續在這趟路程的理由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執著於尋求實情,就像藍鵲用她的體式格局一樣翻譯 邦尼也有本身的動機。而克萊德不會拋棄邦尼。 莉莉絲把她的悲戚跟憤怒指向道路自己,希望能在最後追求釋放翻譯 而羅伯呢?對他而言,一直以來就只有一個偏向可以走翻譯 儘管如此,當我想起這些我們遭受到的悲戚及疾苦, 還有前方一些不成預期的路程,我想應該沒有人會認為往前走是正確的選擇翻譯 天成翻譯公司想沒有人。 ==================== 註一:彈震癥 – 原文 Shellshock 被炸彈炸過的人因為震波臉色沒法節制。 註二:原文沒說是兄妹或是姊弟,只有說是Siblings ==================== 天啊這篇長到不可,進展大家看得興奮, 火燒眉毛想把剩下5篇也一次看完了 謝謝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20152121.A.E6A.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