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233220161218--今天又平安地結束了。

飲料店上班日,今天下班後會跟Janice見面,不知道她最近還好嗎?聲音聽起來有點兒疲累,很感謝他們還有想到要給我工作,只能說自己很幸運了,想多找一份,現在就有一份出現,希望時間都可以安排得當。

今天是052D驅逐艦停靠維多利亞港口的最後一天,這幾天遇到很多中國海軍。中午到店裡的時候覺得今天Lucas有一點低氣壓,但是姑且覺得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後來跟Carina一起顧店才知道,原來就是因為驅逐艦(笑)。Lucas想去看驅逐艦,但Carina早上晚了半小時來幫忙顧店,所以金牛座愛鑽牛角尖又固執(我深有同感),就覺得行程被打亂了,故Lucas生氣說不看了(我懂我懂XD),而且純粹是賭氣(我懂我懂XD)。我真的笑到快崩潰,因為我完全可以想像身為牛牛一家的Lucas的心境。然後其實獅子座的Carina很懂Lucas,也是因為如此才能結婚吧,她對上Lucas的時候氣勢兇燄之餘,還是會順著Lucas的思緒去走,壓住脾氣,我認識太多獅子,所以我知道這對他們來說相當不容易,尤其是對上金牛座好朋友的死脾氣。所以,最後Lucas消失一小時,被Carina半哄半故作不情願地去看驅逐艦去了,但約半小時,Carina即接到Lucas的電話,聲音聽起來相當清爽(笑)。

Carina是一個對金牛座又愛又恨的獅子座,她那個太過自由,追求浪漫愛情的媽媽也是牛,因此她還說這輩子都不要嫁給金牛座,結果還是嫁給Lucas,一直以來求學過程中最好的朋友也是金牛座,真的是跟金牛座有不解之緣。因此我也似乎理解為什麼Carina在跟我相處時感覺很放鬆,只是一種感覺啦,也可能是我太自戀。不過,這感覺在我一開始上班就有感覺到,她跟我聊天時的感覺跟與Emu和Alexis還有大姐不太一樣,所以我聽到她與金牛座的冤家情節後就想,或許就是這個緣故,啊, 會這樣想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從未告訴她我的星座,但她卻知道,所以我猜想大概是她有特別去注意到。

這一小時裡,突然有段時間客人大增,或許是經過上星期天的「短暫夏日」,我做的很順手,Carina立刻大大稱讚說妳的等級現在很高欸,「因為崩潰過後就經驗值大增了」,我笑笑地回答。甚至Lucas回來之後Carina也跟他報備我的等級很高(XD),嚇得我只好趕緊跟師父說弟子只是換裝備了,已轉職成為弓箭手,敏捷很高,Lucas笑了,但是很靦腆的那種,不過我知道我戳中他的點了哈哈。其實Lucas的氣息有點像無豔麗,長相也有點像其實,連說話的風格和內容都有點像,很有既視感。

然後,忘了說兵哥哥的事情,今天在Lucas前往觀看驅逐艦的時候,有一個中國海軍來到店裡(最近很多中國海軍,而且超愛來我們店,且一清色都點熱飲XD,我知道他們覺得很冷XD),問說可不可以寄放一下包包,然後買了杯飲料就走了,快五點的時候人都還沒出現。但我們今天六點就關門,所以我們就觀察一下他的包包,看可不可以得知他的名字,可以還給他同胞們。後來,即發現他背包的一個小秘密:背包上正中央有個方形約一個國旗形狀的骷髏旗,像海盜一樣,隨即我們發現這個骷髏旗是可以撕下來的,且一旁放著一個差不多大小的中國五星國旗,我們推測他在軍中就只好貼上國旗,下船閒晃的時候就換上骷髏,以免招人注目。就在此刻,兵哥哥回來了,帶著大包小包,還有糖果,嘴裡也含著一個楓葉糖,其他的糖果是想要分我們的,感謝我們讓他寄放包包。於是,我們拿到一個兵哥哥(Carina表示)給的楓葉糖,隨即我很認真地跟Carina說「話不要說得太早,或許他是『兵弟弟』(ˊ_>ˋ)」。


<感謝兵哥哥的楓葉糖>

Janice大概在四點五十多分時來到Big Orange找我,的確看起來很累,她也告訴我她真的頗累,很多事情要忙又睡不太好,一直驚醒。跟她閒聊一下,便開始談論工作內容,整體來看工作量超級合理,至少比現在那個餐廳合理多了(ˊ_>ˋ)!而且小費我們拿70%,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時薪依然是10.85,即使有賣酒!(我真的該大哭了)。晚餐吃了Chapters 對面的Fatburger,雖然套餐份量不多,但也足以吃不餓,一個最便宜的套餐有飲料、薯條和漢堡,加稅後是9.44加幣,其實蠻不錯吃的,下次想嘗試看看炸雞(口水QAQ)。

等到八點與Ajay一同去溜冰,昨晚的對談讓我對他放心很多,我想他算是個成熟的人,也有自己明確的想法,只是我仍然不想要在這個時間點開始一段感情,幸好他也很尊重我的意願,也讓我對他更加放心。不過今天Ajay在等公車時竟然跟我吵牛頓第二定律是不是F=ma,我說是,他竟然跟我說不是,還跟我說「You don't know anything.」,於是在他狠狠被打臉之後,我告訴他「Sorry, you don't know anything.」(笑)。其實Ajay不知道很多事情,這令我有點意外,也讓我覺得他有一點與世隔絕,比如說,他不知道Hello Kitty,這就算了畢竟這是日本產物,不過他也不知道Line,甚至以為他是中國的產物,直到我跟他解釋中國的是「Wechat」,而「Line」是韓國產的之後,他才勉為其難地說「Ok.」。喔,這點我也不太喜歡,因為我覺得不懂就是不懂,但我覺得他似乎不太喜歡讓我教他東西,所以每次當我解釋給他聽之後,他就會句點我(= ="),而且還常常開我玩笑說「You don't know anything.」,但其實事實情況是,我只是不知道英文怎麼說,我並不覺得我腦袋裡的知識有比他差(ˊ_>ˋ)。而且跟我吵牛頓第二定律是什麼,然後在我說「I studied in Physics, of course I know Newton's law of motion.」後還大放厥詞地嗆我「You don't know anything.」,這點其實我蠻不爽的呵呵,活該被打臉(臉被打得紅紅紅!)。

Ajay不會溜冰,不過他算學得挺快的,到結束的時候,他已經不需要使用Supporter。今天我們趁著Oak Bay Recreation Centre的折扣日來溜冰,只要$3入場費+$2租鞋,總共五塊加幣,其實還比小巨蛋便宜欸,敲開心。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回程的時候不發一語,有可能是累了吧,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所以他需要思考一下,當我問他說你在想事情嗎?他回答我說「Yes. Thinking about many things.」

我只好讓他自己獨處一下,停止跟他說話,並開始用手機記錄我的日記。

#補記:
小V回到了香港,但一切似乎沒有好轉,小V還是決定要休學,上次最後的Update是老師們都希望她再想想,她覺得壓力很大,但還是決定再想想。不過,我認真覺得休學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決定,老師們看的面向太片面,而Tomo,說真的,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我覺得他只是希望小V可以繼續做研究,因為她是個聰明(且有用)的學生,講實在,Tomo勸小V說要拿到這學期的學分,及格就好也沒關係,但我根本不這樣認為。第一,這只是碩士班,小V一旦情況好轉,她大可以直接唸博士班,到時候這些課全部都需要再修一遍,那現在這批學分拿不拿到根本就沒差;第二,小V明明就是有本事High Pass的人,為什麼要讓自己的成績單變得那麼難看?只是及格就好?老師你真的有想過這對她未來申請學校影響有多大嗎?

我認真覺得,身體只有一個,書隨時都可以念,所以我很慶幸小V沒有勉強自己繼續完成這學期的學分,因為我完全不認為她現在的情況有辦法承受任何的報告、功課和研究給予她的壓力。

回到香港,我希望小V可以漸漸好轉,請加油女孩,I am always here。

#補記:
好吧,我以為Ajay想清楚他的定位與我的定位,但現在他問我想不想跟他一起學社交舞(ˊ_>ˋ),不過好險我知道我之後會很忙碌,因為我接了第三份工作,所以有個好理由可以拒絕(ˊ_>ˋ),並且我其實對社交舞沒什麼興趣,因為我知道我學不太來,跳第一支舞我就快崩潰了,更何況是社交舞,還華爾滋(Waltz)我的媽呀,而且我其實對韓風舞蹈跟帥氣的舞蹈比較有興趣,Sorry(ˊ_>ˋ)。

回應

'A&A' -- Astrophysicist & Adventurer.

我是擁抱大男孩精神的小女生

喜歡山、喜歡海、喜歡冒險聽故事
喜歡充滿書本的空間
喜歡世界上各種未解的謎題
對某些事物有瘋狂的偏愛
喔喔!還喜歡喝紅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