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華語〔牙刷〕,台語「齒抿 khí-bín」,這是現時真普通个話。「牙」對「齒」个差別,佇遮無講起。來講動詞「抿 bín」,是及物動詞,用筅仔類个物件來回筅[tshíng]、鑢[lù],來將物件創予伊清氣个意思。「抿」+ 「仔」就轉做名詞「抿仔」,指即種用途个家私頭仔。

    (繼續閱讀)

    問:請教一下,華語〔我的興趣是跑步〕,即句話个〔跑步〕台語愛按怎講?若是講「我个興趣是走[tsáu]」,只用一字「走」,感覺無自然。

    (繼續閱讀)

    尾晡仔去剃頭,頭家娘共我鉸到一半个時,一對爸囝儂客入來。開講一下仔了後,頭家娘怹查某囝叫其中迄个查晡囡仔坐起去我隔壁位,準備欲共伊剃个時,頭家娘共查某囝講:

    (繼續閱讀)

    〔男女老幼、男女老少〕:台語【男婦老幼 lam5-hu7# noo2/lo2-iu3】、【男大女幼 lam5-tua7# lu2-iu3】。 文言【老弱婦孺 noo2/lo2-jiok8# hu7-ju5】:台語【老幼婦女 noo2/lo2-iu3# hu7-lu2】、【老大幼女 lau7-tua7# iu3-lu2】。

    (繼續閱讀)

    先用華語句舉例:〔當那個曾經與我海誓山盟,卻為了一個富家女狠心棄我而去的男人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已不認得他〕。現代中文因為受外語語法影響,袂少作家足愛採用lò-lò長个關係子句來修飾名詞,予儂讀甲強欲無氣。例句中,字體加粗个部份〔曾經與我海誓山盟,卻為了一個富家女狠心棄我而去的〕就是迄種關係子句,子句尾用〔的〕來連結所修飾个名詞。

    (繼續閱讀)

    欲用漢字寫台語是真歹紡[pháng]个代誌,定定毋知一个真平常个音義愛按怎寫,但是即篇毋是欲舉「台語有音,揣無字」个例,是欲比一个漢字看起來真簡單,但是佇台語文來唸真無簡單个例:「有孝」。

    (繼續閱讀)

    開學上新班第一節課,我攏慣勢一開始就盡量攏講台語,但是會注意學生个表情反應,嘛會不時停落來問怹看聽有--無。講著一个詞,叫怹毋捌聽過个儂攑手,結果有袂少儂,我心肝內暗暗煩惱,學生个台語程度一代不如一代,哪會連遮爾四常个話都毋知咧?

    (繼續閱讀)

    台語變調个現象非常複雜,欲掠出「tī時 愛保持本調,tī時 愛變調」个「明文規則」,予一外國儂台語學習者有才調倒手提即套規則書,正手提台語羅馬字文稿(無變調指示),就唸會出完全正確个實際聲調。我恐驚目前閣做袂到。

    (繼續閱讀)

    台語用第二人稱複數「恁 lín」當做第二人稱單數「汝 lí/lír」來用个時,比較起來,口氣較袂遐硬,會較溫和。

    (繼續閱讀)

    台語「儂名+稱謂」个詞語結構,欲按怎變調?這除了考慮詞構,也愛考慮音節數,音節數是一種韻律現象,佮詞構个語法現象無仝,但是閣有複雜个相互作用。因為情形真複雜,以下舉寡例講一个大套[tāi-thò]。

    (繼續閱讀)

    中國國民黨黨工為著個人个安全佮利益,迫害無辜个學生,我嘛有小小个經驗。

    (繼續閱讀)

    最近想著一个觀點,舊約聖經有三重个階級觀:上帝、儂、萬物。

    (繼續閱讀)

    有先進主張台語表示細項物个詞尾 á,本字是「子」,所以將通行个「歌仔戲」寫法改做「歌子戲」。

    (繼續閱讀)

    媠氣台灣話「起磅、放磅、盡磅、超磅」(069) 作者:潘科元

    一、單字「磅」做動詞,用磅仔稱重个意思。「磅」是 pound 个台語音譯,一字「磅」做動詞,加「仔」了後,講「磅仔」就是名詞,指一類稱重个家私,佮「秤仔 tshìn-á」形體無仝,用路差不多。

    (繼續閱讀)

    媠氣台灣話「頭家媽 thâu-ke-má」(068) 作者:潘科元

    台語「頭家 thâu-ke」就是佇家內[ke-lāi]做頭个儂,引申指各種農工商事業个主儂。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