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梁望惠女士投書,主張「長榮大學」「長榮航空公司」攏愛唸做 tióng-îng,袂使唸做 tiông-îng,才袂變做「中榮」。

    (繼續閱讀)

    教育部台語詞典對 hong-so(風騷)个解說有問題,伊个第一義項:

    (繼續閱讀)

    2017040717292017清明培墓

    (原本發表佇 Facebook 2017-04-04)

    (繼續閱讀)

    一、台語若是前字變調,後字本調个兩音節詞,通常前字是弱音節(抑是叫做輕音節),後字是強音節(抑是叫做重音節)。弱音節就是講唸較細聲、唸較短,強音節就是講唸較大聲、唸較長。即種強弱、輕重音節个變化,因為咱咧講話个時,攏會自動去調整,若用儀器來測量,結果會比咱感覺會出來--个閣較明顯。

    (繼續閱讀)

    (2015-12-27 我發表佇面冊,轉貼來遮,有做淡薄仔增補)

    (繼續閱讀)

    華語〔萵苣〕,中北部台語是「萵仔菜」。北部泉腔講 e-á-tshài(老泉腔是 er-á-tshài),所以餐廳攏寫做「A菜」。宜蘭、中部漳腔講 ue-á-tshài。

    (繼續閱讀)

    華語儂有个無愛儂送時鐘,因為華語〔送鐘〕佮〔送終〕仝音。在台語儂來論,「時鐘」个「鐘」台語唸白話音 tsing(文言音才唸做 tsiong),若是「終」字攏唸做 tsiong,tsing 佮 tsiong 無仝音。而且華語〔送終〕个意思,台語講「送上山頭 sàng tsiūnn suann-thâu」,嘛有講「送山 sàng-suann」,所以閣較按怎牽,也袂因為仝音个關係來發展出「送鐘」个文化禁忌[kìm-khī]。

    (繼續閱讀)

    201703181702我欲共伊放生

    我出外食頭路,家己稅一間公寓咧徛,一个同事佮怹女朋友蹛對面間。怹欲搬走矣,我暫時閣蹛咧。

    (繼續閱讀)

    台語口語「老 lāu」个反義詞,單字是「茈 tsínn」(身心兩方面攏無成熟),兩字是「少年」(偏向生理)。「少 siàu」單字佇口語無用,咱講「伊較少年」,無講「伊較少[siàu]」,但是有講「伊較茈」(即種講法,中少年个台灣儂真濟已經袂曉得。)

    (繼續閱讀)

    華語〔打針〕,閩南話(包括金門)、東南亞福建話攏講「扑針 phah-tsiam」,但是台灣話毋是按呢講,咱講「注射 tsù-siā」,這是吸收日語个講法,論真較雅氣。

    (繼續閱讀)

    「幼齒 iù-khí」即个詞,阮細漢無聽過,較大漢个時社會才時行起來,變成通儂知个話。總--是,咱查歌仔冊語料、教會公報語料、廈英大辭典(佮補編)、台日大辭典、台灣話大詞典(陳修 2000二版),攏總無「幼齒」即个詞,到臺灣閩南語辭典(董忠司 2001)才看會著。可見「幼齒」是新詞。

    (繼續閱讀)

    201611211515總鋪到街市

    去參加一个營隊,睏總鋪,我穿一領長睏褲,早時起來,外褲挔[hiannh]咧,欲出去外口个便所換(因為無分男女,攏蹛仝即間兩排个總鋪厝仔)。

    (繼續閱讀)

    教育部台語用字,大部份我攏綴咧用,總--是,有一字我較按怎都毋接受,就是「ê」寫做「的」,伊按呢做對推捒台語文真不利。

    (繼續閱讀)

    台語「毋好 m̄-hó」,會使做主要動詞,像「按呢毋好!」,也會使做助動詞,像「毋好去!」「m̄-hó」也有所在是講「m̄-hónn」,也有所在是講「m̄-móo」,目前我个解說是,後兩種講法攏是 m̄-hó 个變化。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