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 ham-bān 教典寫「頇顢」無通,不如寫「憨慢」 @ 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708032336台語 ham-bān 教典寫「頇顢」無通,不如寫「憨慢」

    日月催逼儂快老 [ji̍t-gua̍t tshui-pik lâng khuài lāu]
    無閒規工誠忝頭 [bô-îng kui-kang tsiânn thiám-thâu]
    子時欲過丑時到 [tsú-sî beh kuè thiú-sî kàu]
    自嘆頇顢頭勾勾 [tsū-thàn ham-bān thâu kau-kau]

    頂面四句連是佇 2016-11-13寫佇面冊個人動態,內底用著「頇顢」(ham-bān / hâm-bān),「頇顢」是教育部用字,結果有海外講福建話个朋友看無。其實即兩字歹寫歹記,逐擺我欲扑字,攏著停落來想一下。

    主張台語 ham-bān(也有儂講做 hâm-bān,泉腔分會出來)著愛寫做「頇顢」兩字,是一寡飽學先覺。

    連雅堂《台灣語典》:

    『漢漫:謂無能者。呼含慢 正音也。「北齊書」「楊愔傳」:愔強識不忘,有魯漢漫者,自言猥獨不見識。愔曰:『卿前騎禿尾驢,見我不下;何不識耶』?又調之曰:『名以定體,漢漫果自不虛』。亦作頇顢。』

    但是古文只有「顢頇」(唸做 buân-han),並無「頇顢」(中研院漢籍電子資料庫、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攏查無),而且「顢頇」有兩个意思,一个是「大面貌」(面 真大个形),一个是「形容不明事理,糊裡糊塗」,這佮台語 ham-bān 个意思哪有仝款啦?

    閣再講「顢」字音是 buân,硬欲牽對口語 bān 个音,嘛傷勉強矣。

    教典承[sîn]著古老博[kóo-nóo-phok]个話鬚,硬拗古文用詞,顛倒順序來寫台語个結果,就是創出字體歹認歹記、意思袂通、呼音失真个用字!

    咱看教育部台語辭典按怎解說即个台語詞:

    『形容人愚笨、遲鈍、笨拙、沒有才能。』

    照按呢解說,即个詞直接寫做「憨慢」咁毋是上好勢?「憨 ham」就是「愚笨」,「遲鈍」就會「慢」,「憨」加「慢」就是指笨拙[pūn-tsuat],無能力、無才能。

    教典寫做「頇顢」,而且正文內唯一標音是 hân-bān。其實口語即个詞前字韻尾一般儂攏講 -m,毋是 -n,教典硬鬥一个無干礙个漢字,了後閣望文生音,硬欲改咱口語个呼音,講這是受著後字 b 雙唇聲母發音部位同化才唸走音去个。伊个方音表所收各地个講法,前字也一律記做 hân,無可能!

    口語 ham-bān,有儂講 hâm-bān,台日大辭典兩音攏有收,意思是仝款,伊漢字 ham-bān 寫做「憨緩」,hâm-bān 寫做「含緩」,用「憨緩」做主要詞目。「緩」本音 uān,佇遮是做訓用字。請注意,伊按呢兩音攏收,毋是指漳腔型變調个儂前字變中調,泉腔型變調个儂前字變低調,若純然是即種情形,只要寫做 hâm-bān 就兩腔攏通,伊真嚴謹,袂分列兩音,這應該是伊有調查著平平泉腔型變調个儂,有儂講 ham-bān,有儂講 hâm-bān。

    教典寫做「頇顢」个理由,到今「臺灣閩南語按呢寫」用字解析專欄,並無提出說明。

    我以後欲寫「憨慢」較條直!「憨」字雖然台語字典文言音只收陰平聲 ham,但是中古音韻書即字有收清聲母「曉」、濁聲母「匣」兩音,清聲母个讀法是陰平調呼談切,對應台語是 ham1;濁聲母个讀法是陽去調,下瞰切,對應台語是 hām。

    按呢看起來,阮講个是陰平調 ham-bān,有个腔口講个是 hām-bān,寫做「憨慢」攏會通哦!

    (即篇本來是2016-11-13發表佇面冊網誌

    寫「四句連」比「四句聯」較好...|日誌首頁|一台斤十六兩,非十進位,咁毋是...上一篇寫「四句連」比「四句聯」較好下一篇一台斤十六兩,非十進位,咁毋是真歹算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