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平仄拄著台語變調 @ 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707241701唐詩平仄拄著台語變調

    目前台語吟唐詩个平仄[piânn-tseh]是考慮單字本調爾爾。問題是台語一句話講出來,真濟所在愛變調,平聲調个字會變做仄聲調,仄聲調會變做平聲調,按呢就袂凍完全合平仄矣。

    但是因為唐詩格律个要求是一三五不拘,二四六分明,所以詩句个語法結構若是拄好有配合,佇第二四六字唸本調,第一三五字會使免管,按呢猶原算有合平仄。

    白日#依山#盡# (仄仄平平仄) pi̍k-ji̍t| i san| tsīn|
    黃河#入海#流# (平平仄仄平) hông-hô| ji̍p hái| liû|

    即兩句个句法佇遮拄好會使按呢唸,就有合平仄。有个儂慣勢將詩句个尾二字,像遮个 山、海唸做變調,按呢實際上無合平仄。

    但是因為詩句个句法袂凍攏拄好會使按呢切,所以也無法度硬套。像下兩句:

    欲窮#千里目# (平平平仄仄) io̍k kiông| tshian-lí bo̍k|
    更上#一層樓# (仄仄仄平平) kìng sióng| it-tsîng liû|
    (「上」字唸勾破上聲)

    里、層 照講愛唸本調才有合平仄格律佇遮所要求个仄聲佮平聲,唸變調了後拄好對反。問題是按呢唸會破壞句法結構佮對應个變調組,造成意義不明、袂自然。所以一般袂勉強去唸予伊完全合平仄。

    因為台語有種種複雜个變調現象,而且古早儂對台語變調个存在佮規則,並無系統化个研究佮認捌,結局,眾漢文先生 猶原干焦考慮單字本調个情形去做詩佮檢驗平仄,實際讀詩个時,就照怹个直覺去變調,尤其是吟詩,變化愈大,咱若正實欲照實際聲調去窮究[khîng-kiù]伊有合平仄--無,不時都會踢著鐵枋。

    其實,台語無仝腔口个本調調值無仝,所以連本調嘛已經佮古早所認定个平仄有出入矣。像台語一般腔陰平聲本調是高平調、陽去聲本調是中平調,陰平屬平、陽去屬仄,咱若認定中平調是仄聲在內--者,拄著鹿港腔陰平是唸中平調,即聲食力啦!請問即个中平調到底欲算平聲抑是仄聲咧?若就鹿港腔个立場,中平調就愛算平聲,按呢即个平、仄个觀念變做是腔口相對性个,各腔口个實際調值按怎,佮原來用「平、上、去、入」所描寫个調值無干礙矣。無仝漢語,像客話个各種腔口,差別閣愈大,完全對反。

    另外,真正个「吟詩」毋是「唱詩」,是就詩个語言即興去牽聲拔調,毋是咧唱歌,仝一首詩逐擺吟起來攏有可能無仝,也無法度記做完整个音樂譜,因為袂全然符合樂律个音階,目前台語漢詩界發展个趨勢是將「詩」當做「歌」來唱,所以才會出現「唐詩吟唱」即種講法,分袂清楚「吟」佮「唱」並無仝款。

    最後欲提醒一點:台語口語變調規則,及物動詞加名詞受詞个時,動詞愛變調,但是讀文言、詩句、抑是特殊風格个句讀[tāu],無受即條規則束縛。即點目前台語文界咧教个變調規則無考慮著。像頂面个及物動詞「窮 kiông、上 sióng/siáng」攏是唸本調,閣像即兩句出名个運功散廣告詞:

    拳#打#南山#猛虎# kûn| tánn| lâm-san| bíng-hóo|
    跤#踢#北海#蛟龍# kha| that| pak-hái| kau-liông|

    台語副詞變調个句法分析一例...|日誌首頁|廈門話su-kah來自馬來話,...上一篇台語副詞變調个句法分析一例下一篇廈門話su-kah來自馬來話,台語無講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