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教育部台語字用「的」表「ê」 @ 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608032357反對教育部台語字用「的」表「ê」

    教育部台語用字,大部份我攏綴咧用,總--是,有一字我較按怎都毋接受,就是「ê」寫做「的」,伊按呢做對推捒台語文真不利。

    過去个台語文獻,毋是無用「的」來寫「ê」,親像日本儂所編个台詞辭典、教材,後來个教會漢字版台語聖經、詩歌,閣有台語流行歌詞。因為:一、遮个資料攏是規篇完整、獨立个台語文。二、遮个資料若毋是有完整个台語音標通好對照,無,就是有完整个錄音通好哪聽哪對歌詞。所以寫「的」唸「ê」較無問題。

    但是咱欲愛佇當今台灣推捒台語文,社會上定定需要用著台語文个時機,毋是規篇个台文,是短短个招牌、標語、口號。請問,kha̋m-páng 頂面大大字:

    古早的好滋味

    看著个儂,哪有可能唸台語啦?根本無可能嘛!因為有一字華語專用虛字「的」插佇中央,逐家一目看著,穩當前後六字攏總唸華語音,袂感覺這是一句希望儂齊[tsiâu]唸台語个廣告詞。

    目前社會上个習慣,即種台語標語往往寫做「古早ㄟ好滋味」。寫華語注音符號「ㄟ」來當做台語音「ê」,雖然嘛是真兩光(因為不但表現袂出聲調,母音也錯誤,ㄟ 是雙母音,佮台語 e 單母音無仝,我有一个學生,台語真好,但是台語 e 韻母,伊就不時唸做華語音 ㄟ),但是「ㄟ」猶原比寫「的」較高明,因為儂一看就知影這是欲予儂規句唸台語。

    硬欲提華語白話文向古文借音來个字「的」閣轉過來訓讀台語音「ê」,即種做法實在袂通。

    聽講當年台語用字委員會已經決議矣:台語「ê」一律寫做「个」就好。結果,有一位教授翻案成功,變做用「的」來表示台語个「所有格標誌、形容詞詞尾、稱謂名詞詞尾、序數詞詞尾」;若是單位詞「ê」才另外寫做「个」。

    教育部所出个「臺灣閩南語按呢寫」用字解析,為即種分寫法列出三點理由:

    一、新習用字「的」對於受過華語教育的年輕人比較能夠接受。

    二、新習用字「的」比較好打字,「个」字不見於 BIG5,近年來 Unicode 才增加這個字。

    三、「的」和「个」分工。有年輕的母語教師把「一个炒米芳」錯唸成 tsit-ê̍ ,鬧成笑話,應該唸成 it--ê,這是因為量詞和所有格都寫成「个」字的緣故,如果所有格和詞尾寫成「的」,量詞寫成「个」,文字功能有區分,就不會產生這個誤讀。因此從音義系統性來考慮,「的」和「个」分工有好處。

    即三點理由,tann咱憑頭仔來反駁:

    第一點,我頭前所舉例證已經真清楚,若寫「的」,受過華語教育个少年儂、中年儂,怹个直覺攏總是直接唸華語 ˙ㄉㄜ,毋是唸台語「ê」啦!「的 ˙ㄉㄜ」即字根本無成台語嘛!

    第二點:Big5 編碼个時代,早就過去矣。電腦科技,一日千里,哪會使得用退時个電腦技術問題來當做目今佮未來選用台語漢字个考慮條件咧?目前逐家个電腦,欲扑「个」字,準做是用華語注音輸入法,只要扑「ㄍㄜˋ」就有「个」通選用矣,若用台語輸入法閣較無問題。

    何況教育部台語字,本來就有採用「个」來表示台語單位詞矣,若欲用第二點即種理由,連台語單位詞嘛無應該採用「个」啊!

    事實就是,目前教育部台語字,有一寡重要个常用字是採用非常罕見个漢字,毋但 Big5 無收,連 Unicode 都愛上新版才有收,像「䆀(禾+黑) bái、𠢕(上敖+下力) gâu、𪜶(人+因) in、𬦰(足+百) peh」,即四字除非汝用新版个作業系統,閣另外去掠字形,無 就無才調完全看會著。教育部台語字,甚至閣有一字「thái-ko」 个 ko 是寫做「疒+哥」,Unicode 上新版八萬一千外个漢字並無收在內!這攏顯明用 Big5 个限制,當做採用「的」--字个理由真矛盾。

    關係第三點:

    「个」佇現代華語白話文,是看做「個」个簡體字、異體字,但是古早「个」是正字,「個」反倒轉是後起个俗字,「個」真路尾才「篡位」成功變正體字,這是華文个歷史演變。

    若是台語文就無仝,民間台語文獻,自古就一直用「个」--字。台語專家,像洪惟仁教授,也同意,以上提起「ê」所有个語法功能,本字就是「个」字無錯,這佮客話、廣府話相關个用法也是同源。

    若是欲像第三點所講个理由來做分工,台語民間文獻也早就有步數予咱用,就是分寫做「个」「兮」兩字。台語舊文獻即兩字時常濫來濫去,但是咱即陣欲較講究,來共伊分用,當然會使得。

    「兮」本是文言感嘆助詞,古早个漳、泉音是唸做 hê,但是近百年來,古文先生普遍唸做 ê。台語白話文用「兮」做借音字來寫口語助詞,也有相當个歷史囉。按呢,是按怎民間長期慣用字毋好好仔利用,煞較苦仔欲佮華語白話文相爭「的」來用,結果社會上攏無接受。

    其實「一--个 [it--ê] 炒米芳」會唸做「tsi̍t-ê 炒米芳」,頭前迄个「一」責任閣較大。逐家慣勢 it / tsi̍t 寫做仝字「一」,將 tsi̍t 當做白話音,其實 tsi̍t 个本字毋是「一」,應該是「蜀」--字,tsi̍t 寫做「一」是訓讀,毋是白話音。

    總--是,寫「蜀」表 tsi̍t 社會僫接受,所以猶原寫「一」。但是欲按呢寫,著愛有心理準備:讀者絕對有可能唸毋著,像我个學生,讀大一[tāi-it]--个,怹定定嘛講做「我是 tsi̍t-nî 个學生」,袂曉講「我是 it-nî 个學生」,因為華語無分嘛,台語漢字也分袂出來,少年儂講出來个台語,當然嘛走爭,真無奈!

    明明無仝音、無仝調(毋是文白異讀个關係),用法也無仝,漢字煞寫做仝一字(像 tsi̍t 佮 it);但是明明是仝音「ê」,語源也仝款,只是分化出無仝个語法功能,台語硬欲學華語寫法來分開,但是有時是訓用華語字「的」,有時猶原寫本字「个」,按呢是欲按怎建立台語文个語格啦?

    結果就是按怎--neh?我所知真濟台文界老實遵照教育部台語字个朋友,怹咧寫台語文,拄著到底是欲用「个」抑是「的」个時,因為台語音無分別,所以怹定定攏是佇心肝內有意無意倚靠華語文用法來幫助分別。

    華語仝意思个話若是寫「個」,伊台語文就寫「个」;華語文仝意思个話若是寫「的」,伊台語文就寫「的」。

    問題是,華語、台語毋是一對一遐爾簡單啊。舉例:華語〔被別的人拿走了〕,台語毋是講「hōo pa̍t# ê lâng# the̍h--khì--ah」,是講「hōo pa̍t-ê lâng# the̍h--khì--ah」,這照教育部用字,袂使寫做「予別的人提去矣」,愛寫做「予別个人提去矣」。

    但是因為是用華語文用法來鬥思考台語用字,所以有一位台語音字全國第一名个好朋友,平常時寫台文,佇即種情形就失覺察寫tānn去,「別个」寫做「別的」。

    這就是為啥乜我頂面會反問:『台語硬欲學華語寫法來分開,但是有時是訓用華語字「的」,有時猶原寫本字「个」,按呢是欲按怎建立台語文个語格啦?』「ê」是台語上蓋捷用个字眼,教育部即種用字法,無法度予咱全然、獨立用台語來思考伊个寫法,這對發展台語文恐驚是傷害大過利益。

    「ê」是台語第一常用虛字,也是分別台文佮華文个重要標誌。教育部無徛佇台語文主體性个立場來考慮著按怎寫,煞去倚附華語文專用虛字,閣有台語第二人稱單數伊也無愛採用本字「汝」,煞去用華語字「你」,按呢寫出來个台語文,真有可能儂一下看毋知是台語,用華語唸規百字了後才感覺怪怪,尾仔才發現彼是一篇台語文。

    欲繼續完全採用教育部台語字个朋友,恁按呢做,我完全理解,我袂反對恁。我是反對教育部个一寡字,都毋是反對恁遵照教育部用字个做法。總--是,看完我即篇了後,恁對教育部用字「的 ê」佮「个 ê」按怎分辨,扑算也會較清楚--淡薄。

    台語「毋好 m̄-hó」个變化...|日誌首頁|總鋪到街市上一篇台語「毋好 m̄-hó」个變化下一篇總鋪到街市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