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6流淌心中的幸福

幸福就是因為簡單的呼吸著,所以在呼吸結束之前沒有不幸。——SJ。希澈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幸福那麼簡單。它不需要太多的華麗,太多的物質來修飾,它是簡單的、樸實的、自然的。幸福是一個人獨處時發自內心的微笑;幸福是母親在耳邊一聲聲的嘮叨;幸福是取得的一點進步;甚至,幸福也是大大的創傷後小小的成功。像蜂蝶飛過花叢,像泉水流經山谷。每憶及童年時代,就禁不起從心底溢出幸福之感。家鄉家門口的老樹,院子裡的搖椅,深巷中的狗吠,都是那麼懷念,那麼閒適,那麼幸福。童年時代的生活恰似一幅流光溢彩的畫面,也似一闋跳躍著歡悅音符的樂章,還伴隨著母親不停地嘮叨聲,那麼多姿多彩,幸福快樂。幸福就是簡單快樂著,不同的人幸福的定位也不同。蘇軾的“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的壯麗就是幸福;陸游的“紅酥手,黃滕酒,滿園春色宮牆柳”的回憶就是幸福;杜甫的“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清逸就是幸福;唐伯虎的“酒醒只在花前醉,酒醉還來花下眠”的灑脫就是幸福。他們的幸福,或閒適,或自在,或懷念,或豪情,都是屬於他們自己的幸福,都是自己才能體味的幸福。在現代,懂得生活的人也有自己的幸福。他們不用過多的物質享受而幸福,而是精神幸福的人。靜靜地等待一次日落享受孤獨的幸福;走自己的路,莫管他人言語,享受個性的幸福;感悟生命,珍惜時光,享受活著的幸福;到清早的森林裡深吸一口氣,享受呼吸的幸福。人的幸福如此多種多樣,又有誰能感慨不幸福呢?我正值青春年少,未來的路還很長。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堅持我的信念我的夢想,充滿希望的活著,所以我幸福著。我知道有希望,是幸福的;我知道,我們是因為幸福而笑著的;我知道,我要用我的熱情、我的快樂、我的活力去感染其他人,讓大家一起幸福的活著。太陽落下,而後照樣升起,可無人知曉這期間逝去了多少人,又有誰能保證明天的朝陽仍能有自己的一份呢?沒有,大家學會幸福的活著吧。

(繼續閱讀)

201508040232密爾瓦基美術館新館

密爾瓦基美術館新館 Milwaukee Art Museum - Quadracci Pavilion 座落地點:密爾瓦基,威斯康辛州,美國 建築設計:Santiago Calatrava 完工時間:2001 Santiago Calatrava 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創新建築師之一,也是備受爭議的建築師。他設計了威尼斯、都柏林、曼徹斯特以及巴塞羅那的橋樑,也設計了里昂、里斯本、蘇黎世的火車站。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出生在西班牙巴倫西亞附近的Benimamet,在巴倫西亞修完建築與城市設計專業以後,於1979年獲得了瑞士蘇黎世聯邦工學院的結構工程博士學位元,隨後留校任教,並開始參加建築設計競賽。最初他所做的實際項目多是火車站、機場和橋樑這一類東西,好像和交通問題結下了不解之緣。他設計的橋樑以純粹結構形成的優雅動態而舉世聞名,展現出技術理性所能呈現的邏輯的美,而又彷彿超越了地心引力和結構法則的束縛。有的時候,他的設計難免會讓人想起外星來客,極其突兀的技術美似乎全然出乎地球人的常規預料。這當然是得益於他在結構工程專業上的特長。早自20世紀初以來,橋樑的設計一直被託付給了路橋結構工程師,建築師退避三舍好像已成習慣。由於有了卡拉特拉瓦,全世界的建築師們才忽然發現了新的課題,在90年代前後爆發了對橋樑進行建築設計的熱潮,從一個新的角度重新開始塑造城市中的這類元素,進而影響到城市的面貌。2001年,卡拉特拉瓦在美國的第一個作品建成,是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的美術博物館擴建工程。此地原有一個舊館,是在1957年由當地的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的,這一次卡拉特拉瓦加建的Quadracci展廳,名號不大,其實卻造成了絕對喧賓奪主的局面。 卡拉特拉瓦的密爾沃基美術館位於密執安湖畔,粼粼波光似乎是全球各地很多博物館建築不約而同偏愛的環境條件。在美術館旁邊還有另外一個好的老的建築,是沙裡寧1957年設計的戰爭紀念館。為了盡情發掘地段環境與生俱來的優美潛力,卡拉特拉瓦把建築放成了在水一方。正對著地段西面,是當地的重要幹道,林肯紀念大道。卡拉特拉瓦沿著大道的方向新建起了一條拉索引橋,跨度長達73米,把人們的視線直接引導到了新建的建築上來,筆直地正對著新美術館的主要入口。引橋的做法,和他在1992年為塞維利亞世界博覽會設計的豎琴般的Alamillo大橋有著類似的構造思路,不過是個

(繼續閱讀)

201205042308百合的夏天

我已經不記得那男孩的樣子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從沒告訴過我。我不知道現在長大的他在做什麼,是不是還記得那個夏天,可是我還記得。在那條人流熙攘,灰塵飛揚的街上,我有一個小小的花店。從小我就夢想著自己有一間玻璃花屋,堆滿色彩繽紛的花,陽光透過一塵不染的玻璃照進來,最重要的,我要在花屋的中央,陽光裡,放一張木頭的小圓桌,然後用一個簡單的沒有裝飾的玻璃花瓶裝滿滿一花瓶的白色百合,而現在,我就坐在一屋子花的中間,下午的陽光正照在百合花上。我注意那男孩有些時間了,差不多每個星期,他都會來,趴在玻璃上看百合花,嘴半張著,眼神癡迷,我從沒見過一個男孩看花會看得那麼專注。大部分來買花的男孩都只會要玫瑰和滿天星,付了錢拿了花就走,甚至不會多看花一眼。可是他卻長時間的用一種專注甚至有些愛戀的眼神看著我的百合,我不由得要注意他。他這樣來看花看了很久,我會在店裡微笑著看他,可他從沒把眼光向別處偏一偏。直到有一天,我走出店去招呼他,他卻嚇了一跳,飛快地跑了,消失在人群裡。後來有很久他沒再來過,我很後悔,那心情,就像無意間踩壞了一個小孩子精心堆起來的沙堡。夏天裡的一天,他走進我的小店,紅著臉不說話,彷彿在積蓄勇氣,大約我的微笑使他安心,他終於說:那花多少錢一枝?我告訴了他,那個時候百合還不像現在那樣遍地都是,是很昂貴的一種花,而他也不像是一個身上有很多零用錢的孩子,所以我就從花瓶裡抽出一枝遞給他,沒想到他忙不迭地把雙手背到背後,還退後了一步,他看著我,說:"我不要。但是,您可不可以讓我在這兒打工,我不要錢,只要……"他又看著花。我從沒用過小工,這個花屋是我的夢,沒有客人的時候,我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拾掇花,但是我還是很爽快地答應了他。他工作得非常勤勉,可是不太有經驗,儘管我給了他一副手套,他還是經常被玫瑰花紮著,他的手上,胳膊上常有斑斑點點的傷痕。有時候閒下來,他就看花,我則一點點把一束束花裡的殘枝敗葉揀出來。我要說,他是個非常沉默的男孩子,沉默得不像他的年齡。一次我無意中看見他,站在那張小圓桌邊,臉上一股心醉神迷的樣子,一隻手伸出去,像是想要摸那百合花,他的手指很長,輕輕的向前探著,幾次要碰到花,又縮了回來。我低聲說:你可以摸摸看,不會摸壞的。他嚇了一跳,很不好意思的跑到一邊找事做,半天,他突然說:"那花真的很像她。""誰?""我的,我的同學。"他的臉又紅

(繼續閱讀)

201204302233浪漫花語

你獨坐在雨後的黃昏,單純得像月光下你的白衣裳, 當你抬起羞澀的眼凝視花叢,我想一定是濃郁的花香使你感傷。一朵初春的花,馥郁而不能持久,一分鐘的芬芳與喜悅, 如此而已!花是世襲的土著。是冬天走後不再融化的冰雪。 夜行人,除了花香,小徑上什麼也看不見。一隻短笛想從香味中提煉出她的嘴唇,渴望一親芳澤。一張宣紙想在留白處喚出她的身軀,軟玉溫香。 一介書生把她那種來不及的美感隨想成亡人,獨自品味“花落人亡兩不知”的驚悚。月亮猝然現身,照出花的聲音。 且不問春天究竟是來了一半還是走了一半,這花,就只適合放在釉青的康熙瓷瓶中,而瓷瓶放在明窗下,相望之餘,讓人再多一絲觸想便要成淚。看到花落,我們無由以濺淚;看到花開,我們有情以驚心。獨立靜聽花叢,一花一世界, 縱是一花之微,一葉之單,也需要多少慈悲的含容。花開也是一種情,是一種內在生命的完成。不知名的花默默地落,落著不知名的憂鬱。薰薰然然,如簾似霧。簡直讓人難以問清情由,生命能這樣揮霍。從未見過如此心灰意冷的求死。在你嫣紅色的輻射場內,我嗅到一股少女初戀時的芳香,看到你眼角眉梢斂著的淡淡哀愁點點恨,聽到你呼痛,聲輕如落發……只因誤信了一陣風的言外之意, 終是過客,揉碎了你的玻璃心。 你竟選擇與生命開一個驚心又痛心的玩笑,冷笑著注視自己的美落入泥地。如此決絕壯烈的淒美,令人心寒。 一生很長,為什麼不再愛一次?若有花魂,你將轉往何處?回最後一眸於滿地你殉情的鮮血,我已無法一無系念地離去,此外還隱約暗傳幽香,彷彿又見前日在薄暮風中的你……在無人知的幽谷,終年有霧。潔癖式的冷然氣氛中,你也霧著一張臉,以非植物的氣氛存在。微醺的目光,容納了整個宇宙的寂寞與感傷。那是令人做夢的一種神性的美麗,是讓人心尖顫慄、神魂悸動的情境,是要人屏住呼吸體悟靈山聖會上拈花一笑的妙諦,是徹悟之後的靜止,大覺之後的從容。有一種法國香水叫“耳語”,有一支夢幻曲名:《白色的睡》,有一句宋詞:“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可是,任何人間穿鑿附會的形容與修飾,對你都是褻瀆。且把桃花給陶淵明,青荷給周濂溪,水仙給古希臘神話,丁香給“雨巷”的油紙傘,把沒有名字的你,留給我自己,讓我永嘗你的淒美。多少蝶兒為花生,多少蝶兒為花死,

(繼續閱讀)

201204230700等你回家…

夜漸深,躺在床上,還在等,我在等著你回家,等著聽到鑰匙轉動鎖的聲音。就像是在等候著當年的你輕輕扭開我的心鎖,走過我的內心裡。如果早知道,你只會在我心裡轉轉後就離去,該不讓這心門完全敞開的,真不該讓自己愛得那麼忘情,那麼徹底。如今,當我不得不合上心門時,那些你曾走過的痕跡,我怎麼能夠刪得去。當孩子和他一起回到了我的身邊時,我還是不能輕鬆的睡去,還是會躲在被窩裡任性地想你,悄悄地流淚。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任誰都無法讓我感覺到家的存在。我想回家,不想飄零,可我卻無家可回。那扇門裡,住著你和你的家人,這座房子裡,住著我和我的家人,我們都不可能再去傷害那兩個無辜的親人,更不可能去傷害那兩個幼小的兒女。於是,你絕情的轉身,走過了家的門口,徘徊在了樓梯的上上下下之中;於是,我無情的扯斷了所有的紐帶,堅韌的拒絕了繼續扮演不光彩的角色。生活復歸平靜,靜得心若止水。落寞,落寞讓兩個並排躺在一張床上的兩個人沒有任何的交流;思念,思念讓我渴望著你溫暖的懷抱。原諒我,躺在他的身邊,卻還是那麼的想你。我想,我還是在等你,一直在等,等你回家。雖然那個家已歷經風雨沒有了房子,沒有了家門,更沒有了可以開啟的鑰匙,只剩我一棵孤單寂寞的心。可,那也是我唯一的家。身邊的人不是你,我找不到家的感覺。想你了,等你了,托秋風把這些相思向著相反的方向吹去。因為,我不想讓你知道,我在想你。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