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旅行者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與高林助聯絡
  • ●電話:0912-630776●電子信箱:kaolin818@yahoo.com.tw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享有「世紀奇峰」美名的大霸尖山,是泰雅族和賽夏族心目中的聖山。傳說中,這是他們祖先的發源地,神聖不可侵犯。大霸尖山位於新竹縣尖石鄉與苗栗縣泰安鄉交界,海拔3492公尺,外型像座直指天際的巨塔。

    (繼續閱讀)

    日據時期,日本人稱奇萊為「綺麗山」(ki-le),意思是美麗的山脈,後取其音譯為奇萊。奇萊主峰標高3560公尺,雖名為主峰,高度卻略低於北峰,山容以俊俏取勝。奇萊北峰標高3607公尺,一等三角點,東、西、北三面斷崖絕壁,只有南面可以攀登。因山勢險峻,列名「十峻」之一,也是黑色奇萊的象徵。



    (繼續閱讀)

    奇萊連峰包括奇萊主峰、北峰、池山、卡羅樓山、裡山、南峰等山頭。奇萊群峰總是帶著一些迷樣又夾雜著神秘的色彩,讓人既期待又害怕。事實上除了天氣驟變、雪季、颱風季節外,奇萊主北健行是一段賞心悅目的旅程,從奇萊北峰到奇萊主峰是健行當中最精彩的一段,走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北邊是很陽剛的奇萊北峰,南邊是俊俏秀麗的奇萊主峰,延綿壯麗的景觀令人驚呼不已。

    (繼續閱讀)

    雪東線(雪山主峰與東峰)是一條大眾化路線,也是登山客愛好者的熱門登山路線。11月下旬還是晚秋時節,氣候穩定。哭坡.黑森林. 雪山圈谷仍然靜靜在等著旅人的到訪。雪山為雪山山脈最高峰,也是僅次於玉山的第二高峰,高3886公尺。我們將帶您們體驗高山秋天之美。

    (繼續閱讀)

    玉山主峰是目前最熱門的登山活動,但受限於排雲山莊住宿規定,每天只有90人能如願申請。其實這中間可能夾雜著一些民代、官員的特權階級,實際上每天能申請到的人數應該不到90人。有幸申請到排雲山莊住宿的山友,對排雲的擁擠、吵雜迭有怨言,但無濟於事。工作室舉辦的主峰健行活動,三月底山區氣溫仍然偏低,因此選擇申請排雲山莊住宿,但請山友要有晚上睡不好的心理準備。

    (繼續閱讀)

    五月中下旬正是合歡山玉山杜鵑盛開,我們將帶您賞花之旅,順道攀登合歡主峰、東峰、北峰以及石門山四座百岳。

    (繼續閱讀)

    每年五月中下旬是高海拔山區玉山杜鵑盛開的季節,玉山國家公園園區的八通關草原一帶,杜鵑花叢總是盡可能在這段非常短的時間裡爭奇鬥豔。另外,從杜鵑營地開始,是園區另一幅花海,這個在日據時代被日人稱為「御花畑」的杜鵑花海,連緜環繞在大水窟池四周,從近處的山坡一路開到遠山峰頂,詫紫嫣紅,構成一幅大自然花海。

    (繼續閱讀)

    2009121113152010年行事曆

    『在沒有人的山上漫步,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山就是我的生命,沒有山,我什麼也不是。山是我的上師,這一生如果要學會什麼,我只想在山裡學。』……藍迪

    (繼續閱讀)

    200912111258南湖群峰健行

    您去南湖圈谷幾次了?」南湖北山登山口,我問一位宜蘭葛瑪蘭登山協會的夥伴,雖然本身是小兒痲痺患者,但步伐穩健,是健走中的佼佼者。

    「五次」,他想了一想告訴我答案。

    「那為什麼還要再來呢?」

    「您下去就知道了。」登山者斬釘截鐵告訴我

    (繼續閱讀)

    200912021805蒙塵的鑽石

    人們總是用鑽石來形容棒球場的形狀,從空中像地上瞭望,地上球場的水銀燈正如在扇型的珠寶盒裡閃亮的珍珠項鍊。
      在接下來的二十分鐘裡,我突然體悟到在台灣,我們把棒球稱做國球,是多麼諷刺的稱謂。大華府地區是棒球的沙漠,在這裡人們最在乎的運動是美式足球、籃球、冰上曲棍球,最後才是棒球。可是在這最後一百公里不到的航程當中,地上卻灑滿了紅土綠草舖成的鑽石。我在一萬呎的天空開始一個一個數著,一直到四、五十個之後,我認命地放棄了。

    (繼續閱讀)

    宮崎駿在法院判決前向媒體表示,他住在鞆之浦的兩個月,每天都從窗口欣賞海的景色,發現海有各種不同的表情,當時若是沒有到此,就沒有《崖上的波妞》這部電影。他還強調,人們若是認為公共建設可填補漁村人口減少、高齡化所產生的寂寞,那只是個錯覺,老後的寂寞是無法靠搭橋、蓋摩天樓而改變的。

    (繼續閱讀)

    瓦拉米健行步道大致沿日據時期的八通關越嶺道而行,一路上平緩地沿拉庫拉庫溪行進,本區植生狀況良好,從而孕育了豐富的動物資源。南安是布農族的一個小村,是日據時代八通關越嶺古道的東段;從此地進去約6公里即可到達登山口。登山口到瓦拉米這段健行步道約13.6公里,沿著拉庫拉庫溪蜿蜒而上的『蕨之路』,一路走來空氣清新、蟲鳴鳥叫,伴隨著數不清的蕨類植物,從高大的筆筒樹、數量龐大的的卷柏、樹梢上生機盎然的松蘿;彷彿置身於侏儸紀公園。此路段自海拔535公尺上升至1060公尺,平坦的緩坡,對健行者而言並不算辛苦。

    (繼續閱讀)

    只培養讀書機器的教育制度最後只能得到一群優秀的機器人。我們的社會獎賞了這群「佼佼者」,賜予金錢、權力與地位,他們當然認為自己一定做對了才值得如此社會報酬。也難怪他們常常流於好辯爭強,自我防衛心重,難以接受自己立場不是唯一的社會選項,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知識只是證明自己有資格往上爬的梯子,而不是提供思索的地板。因此,「我是對的」變成「我必須是對的」。少了探索智性的驅動也乏聽取異議的好奇,只剩下捍衛自身優越的固執,難容異己,更不接受質疑。

    (繼續閱讀)

    『ㄧ開始我以為攀登的是山,後來才知道攀登的是自己的極限,山只是協助了我。……我盡力保持簡單的專注,迎向自己身體痛苦的極限,思慮無比單純的數著步伐,忘了已經過了多少時間之後,我終於跪在峰頂與隊友相擁落淚。這裡是南半球之巔,俯瞰而下是安地斯山脈,全世界最長的山鍊,通過了魔鬼的試煉,這裡彷彿是眾神的國度,也是我人生至今最遼闊的視野。』……李美涼

    (繼續閱讀)

    「對我自己,我是想在有生命之年,成就自己的心願。登山是我不能放棄的,我也深深瞭解自然力量的偉大,深具完美、創造與毀滅性。我更不能去掌握我是否能在這次的遠征活動中活著回來。……因為我追求的與別人不同,那就不可用相同的角度與看法衡量,譚嗣同說:『做大事的人不是大成就是大敗。』就算大敗,我也不後悔。」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