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30009再說狄娜

自奇女子狄娜不幸病逝後,民間對她正面評價的多,稱讚她是一位愛國愛港的
成功藝人、節目主持人和商家。小子也對此等讚語十分認同。
今天從報章上剪來兩則關於狄娜的軼事與大家分享:

 

 岑狄夜會

六四後兩天,狄娜來電:「可以代約岑建勳嗎?有要事跟他商量。」跟岑建勳不熟,
也不知的狄娜
的「要事」是怎麼一回事,
但際此醞釀罷市、罷課、
罷工的三罷敏感時刻,直
覺認為「要事」與此有關。

致電岑勳,表明立場不左不右是中間人身份,岑勳沒
半點猶豫,大方請我帶狄娜到他跑馬地的家。

狄娜沒帶助手隨行,三個人坐在長餐桌上,我與狄娜坐一邊,岑勳獨個兒坐另一邊,
很有開機密會議的模樣,氣氛有點緊張
。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淵源、事前是否
認識、是夜議題是什麼,所以靜觀其變,隨時執生。

  

狄娜主導,講出對六四的看法,表示憂慮香港若因此而進行罷工、罷課、罷市,
統稱三罷,會令局勢動盪,她擔心香
港會
亂,更怕有人會出手平亂阻止,
她不希望民憤升溫,她愛國又愛港,使命感
驅使她夜會
岑勳,極力游說他呼籲大家勿三罷

岑勳跟她持相反立場,兩人唇槍舌劍,列舉例子、理由支持自己的說法,雙方卻保持
風度,斯文有禮,似學生辯論比賽,
而非立法會議員開罵戰,岑狄兩人雖針針見血,
卻無粗聲大氣、人身攻擊、破口大罵或掟東西,氣氛繃緊,各不相讓,不
斷 Show Hand
出王牌,但不火爆,是一場非常有質素的雄辯。至凌晨時分,狄娜看看腕錶表示:
「我要回去跟國防部
講一個機密電話,告辭了。」岑勳送我們
出門,二人禮貌道別,甚有大將之風。

跟狄娜分手,隨即致電岑勳,問他對夜會的感覺,他才告訴我,
原來他跟狄娜經常就政治問題討論,早已習慣了。

原來好學的狄娜,早在一九七四年,已託人介紹當時已活躍
社運的岑勳,跟他討論政治,喜歡他的氣度。

 

   《 查小欣-星島日報 》

 

     傳說狄娜藝名由來

寫開狄娜,順帶加多一段-狄娜名字的由來。

愛搓麻將的人都愛把「二筒」暱稱為「狄娜」。究竟「狄娜」這一藝名從何而來?

她當年加盟的電影公司是國泰而不是邵氏,所以一定不是因先有狄龍後有狄娜喇。

當時國泰宣傳部阿頭是余普慶先生。余生是星加坡人,操福建話。當日余生
見到狄娜惹火身材,胸前雙峰插雲,令他衝口而出,
大叫「凸奶」。
「凸奶」跟廣東話「狄娜」發音相近,藝名便由此而來。

   

 

 

   《 節錄自文雋的我的遊樂場-星島日報 》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