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0我的老同學 我的老鄉親

天亮了,不想起來,天大亮了,還是不想起來,第一次這麼很懶惰的很輕鬆的靜靜的躺在床上,美滋滋的回味著昨日與幾位老同學相聚的情景,心底泛起一陣陣又一陣陣的豪情柔情和溫情。12歲輟學的我,一直在羨慕著別人一次又一次的同學聚會,也時時回憶起我的那些小學的老同學來,他們的模樣,在我的腦海裡還是那麼的清晰。但我不敢去想像今生是否還有相見相聚的機會。老婆每次回老家總是要給我帶回她們高中同學相逢相聚的一籮筐新聞消息,我很是羨慕,也希望自己作為老婆的家屬跟著她一起去分享他們相聚的快樂,後來還是老婆的幾位同學加閨蜜來往頻繁,自然而然我們幾位男家屬就跟著一起走動,感覺很不錯。在我的內心還是希望能與我失散了幾十年的老同學們取得聯繫,讓我親身來感受一下老同學之間的那份深厚的同窗情誼。也許是上帝憐憫我的一片苦心,終於恩賜了我一次機會,我的老同學也是我的表哥,他與居住在西安的幾位老同學一直保持著聯繫,最後是他給幾位老同學提供了我的手機號,我們總算是取得了聯繫,並有過一次相聚。二十多天前,我接到老同學胡的電話,告訴我他們準備在十月三日給兒子結婚,希望我參加兒子的婚禮,並借此機會和西安的老同學相聚一次。我滿口答應,一定參加。隨後我推辭了國慶節期間群裡所組織的三日四日去紅河谷的活動,專心致志的等著喝老同學的喜酒了。前天,老同學柏樹又給我打來電話,說是胡同學想在三十號請大家在一起聚聚,一是提前看看孩子的新房,二是同學們有所分工,給同學幫忙把婚禮辦的更理想點。柏樹還說是胡同學再三叮嚀一定要把我喊上,我心裡除了高興,還有一份感動激動,感謝我的小學老同學們都在惦記著我。昨天,我專門請了一天假,還把自己精心收拾打扮了一番,皮鞋擦亮了,西裝革履,領帶也選了條比較清爽的,又帶了照相機,早上9點就出門,提前一個半鐘頭趕到了指定的集合地點大唐芙蓉園西門口。到了那裡,與柏樹、軍宏老同學取得聯繫,後來有專車把我們一起接到胡同學的家,四十多年後與大家相聚在一起,而且還相聚在我們共同工作生活的古城西安,甭提我心裡是多麼的舒坦激動。胡同學見到我很是親熱,她說當初在學校裡對我的印象還是最深刻,大家坐在她的家裡,讓我真實感受到了同學的情意竟是如此的純潔深厚溫馨。大家無拘無束,敞開心,無話不說,盡情暢談,我苦苦期盼了幾十年的這份情意終於來到了我的身邊。接下來是去她兒子家參觀了一下,然後是直奔酒店,胡同學設宴款待老同學,我我們一共

(繼續閱讀)

201508040227倫敦聖保羅大教堂

聖保羅大教堂(St.Paul's Cathedral),坐落於英國倫敦,位於倫敦泰晤士河北岸紐蓋特街與紐錢吉街交角處,巴羅克風格建築的代表,以其壯觀的圓形屋頂而聞名,是世界第二大圓頂教堂,它模仿羅馬的聖彼得大教堂,是英國古典主義建築的代表。   聖保羅大教堂最早在604年建立,後經多次毀壞、重建,由英國著名設計大師和建築家克托弗.雷恩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在17世紀末完成這倫敦最偉大的教堂設計,整整花了45年的心血。聖保羅教堂另一個建築特色,是少數設計、建築分別僅由一人完成,而非歷經多位設計、建築師的教堂之一,目前教堂內還有一個雷恩的墓碑,上書「If you seek his monument, just look around」。   教堂平面為拉丁十字形,縱軸156.9米,橫軸69.3米。十字交叉的上方矗有兩層圓形柱廊構成的高鼓座,其上是巨大的穹頂,直徑34米,離地面 111米。教堂正門上部的人字牆上,雕刻著聖保羅到大馬士革傳教的圖畫,牆頂上立著聖保羅的石雕像,整個建築顯得很對稱且雄偉。正面建築兩端建有一對對稱的鐘樓,西北角的鐘樓為教堂用鐘,西南角的鐘樓裡吊有一口17噸重的大銅鐘。教堂內有方形石柱支撐的拱形大廳,各處施以金碧輝煌的重色彩繪,窗戶嵌有彩色玻璃,四壁掛著耶穌、聖母和使徒巨幅壁畫。唱詩班席位的鏤刻木工,聖殿大廳和教長住處螺旋形樓梯上的精湛鐵工,都反映了當年的高度藝術與裝飾水準。教堂內還有王公、將軍、名人的墳墓和紀念碑,如兩位11世紀撒克遜國王、威靈頓將軍、雷恩建築師的墳墓。   聖保羅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1981年戴安娜與查爾斯的婚禮大典,到現在仍然不減聖保羅大教堂對旅客的吸引力,因其整體建築設計優雅、完美,內部靜謐、安詳。  倫敦聖保羅大教堂是1675~1710年建造的英國國教的中心教堂,被譽為古典主義建築的紀念碑。由英國建築師C·雷恩(Christopher Wren,1632——1723)設計。大教堂原方案的平面是希臘十字形,帶有一個突出的門廊。教會要求有一個較長的大廳,以適應傳統禮儀的需要,因而改成中世紀典型的拉丁十字形平面。建築總高108米,教堂的平面由精確的幾何圖形組成,佈局對稱,中央穹頂高聳,由底下兩層鼓形座承托。穹頂直

(繼續閱讀)

201205042213再見了,曾經的過往

那時的記憶,誰去觸摸。待花季,流年似水,情何以畏,愛何以懼。未來風景,誰去譜寫。成長的天空,何人努力。待那時光,已成往昔,揮手逝去,還看今夕。記憶似夢,斷續交錯,雜亂無章,青春煮酒,何人交杯。待紅顏嫣然,君自笑。窗戶上的陽光,宛如過去種種。時光匆匆,記憶中的那抹淚痕,是誰為你而逝,七月花季,為何凋零,又為誰凋零。待揮手,告別那悲傷記憶,重逢現在的種種。淡看悲切的過往,是否會記得,曾經的夢,憂傷似乎遺忘,再回首已是耄耋之年靜靜的閉上眼睛,回憶曾經的過往,往昔歲月,淡看無窮,回味經歷的那抹傷,看似堅強,卻不知其心哭泣,哭泣的淚又不知往何處流,心底那首歌,旋律悠揚,抒寫曾經年華,嫣然笑悠悠,沒落之年,曾經過往,年華漸逝,還記那些笑容,憂傷而虛實。扶手照片,殘缺指角,何人描繪,你的點滴、何人提。一絲流年,遺落了誰的青春,記憶間,走走停停,悠然自笑,自笑曾經。九月重逢,是否還會依然,那時的相見,是否愉悅,現在的再見,那時是否知曉。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便有萬般無奈,更與何人匯。低潮思緒,帶種惆悵,惆悵何人曉,君自一人知。向回憶說再見,再見曾經的美好與悲傷。再見現在的思念。是否再見,還是相見。可奈何?笑看風雨路,悠然自得之。現在的自己是時候說再見了。再見了,曾經的過往,曾經的回憶。再見了,回憶中的悲傷,回憶中的點點。再見了,現在的擁有,現在的思念。唯一不能放下的,依然還是心中的那個你,唯一不能說再見的,依然還是思念的那個你。你的幸福,何人來抒寫,你的記憶,何人去添寫。你的過往,何人去鋪墊。現在的一切,請讓我去描繪,現在的一切,請讓我去珍藏。遙想路燈下,仍憶那佳人。曾經何時,我告別孩時的天真,褪去了年少的輕狂。憂愁卻不知什麼時候爬上了心頭。憶往昔,淚自流。曾幾何時,心中的那個你,慢慢變得那麼清晰。清晰的想去觸摸。可惜觸摸到只是思念。想為你譜寫曾經,想為你鋪墊未來,可惜現以有心無力。逝去的點滴,我會依然記得現在的美好,我會緊緊抓住

(繼續閱讀)

201204302103勉強的愛不甜

我有一個朋友,她是個女的。某一天她突然說有心事。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想找一個自己深愛的人。然後開始一段新的感情。她其實是有男朋友的,包括她說那句話的時候。我不明白其中的原因,我問她,是不愛了嗎?她說,不是的,只是她太任性,而那個男孩兒很好,她說她沒有資格和他在一起。我又問,那麼他是什麼意見呢?她說,他當然是不願意啦。她說,她想找一個自己深愛的人。然後我便說,你現在有著一個愛自己的人,而且你是個任性的姑娘,那麼你如果找一個你深愛的,並不知道那個“他”是不是愛你,如果他也愛你,你可能會很幸福,但是如果說,只是你一廂情願,以你任性的性格,怎能委曲求全呢?她還是堅定的說,找一個自己深愛的,會快樂。後來,我沒有多說,關於感情的問題,關鍵在於當事人,別人說的再多,也不一定管用。我們常常都會陷入這樣一種境地。那便是,愛自己的人在身邊,卻偏偏將愛情經營的心不在焉,期盼找一個自己愛的。而一旦找到了自己愛的,卻發現,整日低三下四的懇求是多麼的“跌份兒”。完美的便是,找到了自己深愛的,同時那人又是愛自己的,可紅塵婆娑,怎能皆遂人願。所以,知足者,常樂。我們之所以不快樂,不是因為得到的少,而是祈求的太多。可是,有的時候,還是會羨慕那些敢於不顧一切的追逐愛情的人,我想起亦舒《玫瑰的故事》中的玫瑰,讓我想起這樣一句話:如果愛你是錯了,我才不要做對,如果生命中沒有你,我情願走上錯誤的道路一生。或許,這便是執著於愛情的真實寫照吧!我的那個朋友,長的也是非常漂亮,和《玫瑰的故事》中的玫瑰一樣漂亮。可是,不同之處在於,玫瑰是從一開始便追求自己喜歡的人,而且奮不顧身,而我的朋友,已經和男朋友相處了四五年了。而今,卻說要去找一個自己深愛的。不深愛,卻愛了這麼久。對自己不負責任,還是對他不負責任呢?愛情,是個很虛偽的詞語,從來就是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相信者如痞子蔡,寫那麼單純的愛情,不相信者,如慕容雪村,寫愛背後的種種目的。無論相信不相信,愛,對於渴望有所依,期盼有所靠的人來說,都是美好的。或許曾經的某一天,我們很愛一個人,但是,突然的某一天,又不愛了。那麼,我們也沒必要去譴責什麼,或許天長地久的愛,從來都是一種童話。只是人們的一種理想主義,那樣的愛,真的太難。對那樣的愛,我們應該有一種這樣的態度: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分手的時候

(繼續閱讀)

201204230606那壘不起的院牆

哥的家就在母親房的南邊,每次回家我都發現那院牆依然如故,總是前幾年臨時排在院裡的三面磚那個樣子,高低不平、寬窄不齊、歪歪忸忸。那大門呢,是幾根粗細木頭捆綁而成。“哥,不能好好壘壘嗎?”我問,“還差2萬磚呢,蓋就蓋好,三面牆,過道,東偏房。”哥抬起頭,黑黑的臉上露出苦笑,北風吹起隱約明亮的頭頂上幾根捲曲長髮,哥,用手縷著,“得蓋,得蓋,現在多難看,馬上蓋。”哥是文革時期的高中生,畢業就去了山西運城部隊,在黃河北邊那個小縣城干了三年就退伍回家了。三年中間一次家也沒回,來了,就不走了,那時有混的好的就提干轉個志願兵的。哥滿臉笑著,給一圈人們遞煙,追著孩子們發糖。有人問“不去了?”哥,尷尬的答“去哪兒呢?還是老家好,老家。”哥,性格耿直,為人實在,鑽營之事與他無緣,他不會也不願。從此後,哥就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了。哥,開始建房,四間,沒房連個媳婦都娶不上的,於是時間不長,我就有了嫂子。哥嫂種著承包田,日復一日的,種花,打藥、剪枝、鋤草、拾棉……年景好時,就賣個好價錢,年景不好,比如棉桃正開花吐芳時節,卻陰雨連綿,就糙糕了,要減產,收入上不去。筘除開支還能剩餘多少呢。我基本上是每年回老家一趟的。每次回去,哥的院牆破敗依舊。哥說:“明年吧,今年孩子上學花的不少。”我就說“我可以幫助你一些,先蓋起來”哥仁義,不許,說“你們也一家子,事情多呢,我再攢攢吧,會壘起的。”不知過了幾年,我兩個站在院子裡,我看著那院牆,看著滿滿的白棉花堆在北屋的二個炕上。實際上哥是多麼想壘起那牆,還有東屋、大門口,院落整齊不說,主要那麼多的零碎東西就有歸落。哥,那時只穿一白短褲,髒的已是灰黑,赤著腳,腿黑、胸黑、背黑、勃黑、臉黑。他張了嘴露出滿口白牙,歎氣道“總是想壘牆了,就趕上事”。我知道哥的身體又添毛病,住了二十天醫院,花費不少。哥,患慢性心臟病三年,根本無力也無法操持壘院。原本期望做手術能恢復健康身體,哥平靜的躺在手術台上,卻再也沒有起來。那是北京什麼專家來這兒主的刀。苦命的哥啊!我又一次回老家,望著哥的那破敗而空寂的院落,那幾乎散架的木門,那歪斜不正的磚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