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真戀姬無雙~吳線第一章孫策支線 @ 日文遊戲小舖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BloggerAds
  • 日本遊戲小鋪公佈欄
  • 1.未來要是本BLOG有設密碼則進入密碼為"****"
    2.工作繁忙更新暫緩
    3.2012/1/20~1/30關閉回覆功能
    4.因某原因所以中文介紹文章短期間內設定瀏覽密碼
    5.公告與索引帖

  • 關鍵字
  • 姫とボイ時計

    1. 沒有新回應!
  • 201001310050[劇情]真戀姬無雙~吳線第一章孫策支線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一刀「就這樣吧—」
    店主「好—」
    一刀「恩—,吃飽了好飽了—」
    我一邊關上店的門,一邊摸著鼓起的肚子。
    真痛苦,好像吃多了。
    一刀「但是太好吃,也是問題啊—」
    因為今天有休息時間,好不容易,我才有機會到街上逛逛。
    進去的這家店,是大眾經常去酒館。菜單也很豐富,手藝也相當好。
    特別炒飯~。很認真的炒過,一點都沒干巴巴地感覺。
    一刀「下次來的時候,雪蓮和冥琳也試著一起邀請來吧~……。」
    正這樣想著。就看到,雪蓮站在前頭道旁。
    和我不認識的老年人夫婦說著話,完全沒注意這裡。
    一刀「……在做什麼?」
    嘛,要是雪蓮根本就不需要擔心。
    我突然對那個雪蓮與街的老人說著怎樣的話很在意,悄悄的側耳過去。
    雪蓮「老爺爺,身體怎麼樣啊?最近沒怎麼看到你,很擔心你哦」
    老人「啊,還好啊。爺爺還很精神哦」
    雪蓮「真的要是嗎?,那就好!」
    老人「最近老婆子沒怎麼遇到雪蓮,一會到我家吃飯啊」
    老婆子「爺爺。別為難雪蓮啊」
    雪蓮「哈哈,不用擔心,爺爺也是關心我啊」
    老婆子「呵呵呵,也是啊」
    雪蓮「不過老爺爺,還是很有魅力。」
    老人「哦,是那樣嗎?~」
    雪蓮「哈哈哈」
    喂喂喂……開玩笑的吧。
    一種溫馨的氣氛,向這邊傳來。
    雪蓮「……對了,二人一起出遠門嗎?」
    老人「嗯,那樣的話!也許是雪蓮會知道那個地方。喂,老婆子」
    老婆子「爺爺。雪蓮很忙的,別麻煩人家了」
    雪蓮「什麼?如果是我能幫上你忙的,不管什麼都可以喲。盡管說吧」
    老婆子「但是……」
    老人「沒有事的話,就聽聽吧……。那個雪蓮。其實,老頭和祖母也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了,想找人畫個紀念畫像」
    雪蓮「唉呀,不是很好嗎」
    老人「但是到剛才,在街上尋找畫師先生……是怎麼也不找到一個」
    老婆子「……雪蓮,是不是有線索啊」
    雪蓮「……恩。畫像……畫像,恩……啊咧?」
    無意地回頭的雪蓮的視線,看到了我。
    一刀「喲」
    雪蓮「這不是一刀,來的正好。喂,來來……」
    雪蓮笑向這裡在招手。我只有向她走去了。
    雪蓮「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的時候,一刀不是有著像小棒那樣的,把我和冥琳的臉拍下來的東西嗎?」
    一刀「恩……?手機的照片的事」
    確認我從異世界來的人才對雪蓮們表現證據時所拍像的。
    雪蓮「名字沒記住……,不過用那個把爺爺他們的臉也像那樣地試著做下」
    一刀「啊—……我也想做啊,不過,那個已經不能用了」
    雪蓮「哎—,為什麼—?」
    一刀「抱歉,這邊的話不能充電。啊……是動力,必要的動力沒有了」
    雪蓮「噗—,噗—」
    一刀「抱歉。但是比起照片,畫像也是一樣的啊」
    老人「……喂,雪蓮……?這位是……」
    雪蓮「啊,抱歉抱歉!這個孩子是我的朋友,名字叫一刀。請多關照」
    一刀「啊,請多關照」
    雪蓮介紹後,我驚慌的垂下了頭。沒有來這邊之前與這樣的相當大的年齡的人接觸的機會很少。
    老人「……啊,啊。呵呵—……」
    老婆子「嘿,嘿……那個雪蓮……」
    老人和老婆子,像是看新鮮物一樣的看著我的臉點頭了。
    ……難道我很奇怪?
    一刀「那個……怎麼了?」
    老人「……不要迷惑我們的雪蓮,門也沒有……」
    一刀「什嗎!!?」
    老婆子「爺爺!不是感覺看起來很和善的青年嗎」
    一刀「啊,啊,啊,哎呀,那個……」
    雪蓮「哈!遺憾,不過和一刀不是那樣的關系喲。真的是朋友一個而已的」
    對感到為難的什麼都不能說的我,雪蓮救了我。
    ……或者像雪蓮說的那樣,不過,那樣清楚地被說出來,稍微有點難過……。
    被這樣說還真是難過啊。
    雪蓮「…………只是現在哦」
    一刀「……」
    那樣說著,雪蓮把目光轉向了我。感覺我的心全部都能看見的感覺。
    雪蓮「關於那個畫像的事」
    老人「哦,想到在哪了嗎?」
    雪蓮「我知道的畫師最近到別的地方去了,等回來了請那個人畫就行了。技術不錯哦」
    老人「這個……要是雪蓮認識的,……比起街上的畫師不是貴很多嗎?」
    雪蓮「如果是錢的事不用擔心。我一直受到老奶奶的照顧,就當是我的感謝吧」
    老婆子「但是,那樣的話……」
    雪蓮「不用擔心,到時候在去老奶奶那裡吃飯,那時要做好多好吃的給我吃哦。不行嗎?」
    老婆子「雪蓮來的話,什麼時候都歡迎哦」
    雪蓮「那麼就這麼決定了。具體什麼時候到時候在通知你們」
    老人「謝謝啊,雪蓮」
    老婆子「真的謝謝」
    雪蓮「好喲,再見啊,老爺爺,老奶奶。路上小心」
    老人和老婆子,好多次一邊點頭一邊回去了。
    我和雪蓮一直揮手,直到看不見兩人。
    一刀「很吃驚啊」
    雪蓮「什麼?」
    與老人們分手了之後,雪蓮和我並肩向著回去的方向走著。
    一刀「雪蓮和那樣的老人的認識。而且關系那麼好」
    雪蓮「唉呀,就那麼不可思議嗎?」
    一刀「不是啊……,和老人說著話感覺很和睦?但是總有點怪怪的感覺」
    雪蓮「正因為如此,才要和老人積極地接觸。那些老人們,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只是說著話,就感覺能學到很多東西」
    雪蓮「而且,正因為有那些人們在這裡,我們才能安定發展。對他們保持尊敬,是我們最大的報恩哦」
    一刀「……是嗎?對啊」
    先人正因為有先人在,才有現在的我們。
    那個言詞,震響了我的胸。是安靜……,不過,非常沉重。
    還在原來的世界的時候,也有老人在我周圍。可是沒有對這樣的事考慮過。

    雪蓮「因此。老人們想傳達感情,誰都會這麼做喲」
    一刀「………………」
    雪蓮「不要那麼陰沉著臉啊」
    看穿了我的心思,雪蓮聳著肩膀,微笑著看著我。
    雪蓮不用擔心啦一刀,稍微也做下這樣的事就會有習慣了喲。……還有那件事」
    雪蓮「如果畫師回城了,就拜托你了。詳細的情況去問冥琳吧」
    一刀「…………!?」
    雪蓮「恩什麼啊。剛才老奶奶拜托的畫像的事。聽著了吧?」
    一刀「聽到了……不過讓我來嗎!?」
    雪蓮「恩。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所以,拜托了」
    一刀「……也不用這麼說啦,但是……」
    雪蓮「什麼嘛—,很討厭嗎—?看起來不是很閑嗎—」
    一刀「不是討厭啊……,不過也不是很閑……」
    雪蓮「那麼,很忙嗎?」
    一刀「………………」
    雪蓮「嘻嘻嘻。看吧,還是不忙……」
    雪蓮咪著眼,看起來很快樂地笑著。……。
    一刀「……不是很忙,要是有空的話……」
    雪蓮「呵呵…………」
    那樣一陣笑了以後,
    雪蓮「啊。一刀,是一個人在街上做什麼呢?很罕見啊」
    一刀「哦—,那樣嗎?我只是在街上散步喲。今天是使用午休時間,只是過來吃飯」
    雪蓮「散步?一刀,是在做這樣的事啊?」
    一刀「哼。建業是對雪蓮來說是已經很熟悉的地方吧,不過,如果從我看來有很多新奇的東西啦,新奇的事啦……」
    一刀「這個世界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雪蓮「是嗎……開心嗎?」
    一刀「恩。很開心啊」
    雪蓮「呵呵……一刀,很有意思啊」
    一刀「為什麼?」
    雪蓮「一般的話,孤零零一人被排到完全不知道的異國一般都是很擔心……,不過你卻一點都不覺得」
    一刀「怎麼……」
    我在腦袋中,重復雪蓮的提問。
    確實我擔心。……?
    一刀「……與擔心不同,不過,也不知道怎樣做好吧—當然也有困惑喲。但是已經來了不如安穩的接受啦」
    一刀「要說真話?是好不容易得到珍貴的體驗,要好好享受才對啊」(你就是一種馬)
    雪蓮「很看得開啊」
    一刀「如果認真找到解決煩惱方法,那樣的話……」
    突然飛到三國志的世界,而且本應該是男武將,結果全都變成可愛的女孩子。
    這樣的超奇特現像,即使煩惱也沒有可能會解決的。
    一刀「……嘛,很少能體驗的事啊,既然沒有什麼線索,那就先享受這個狀況吧」
    雪蓮「呵呵……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一刀是個好男人啊」
    一刀「……是那樣嗎?」
    雪蓮「是的哦。就像本孫策說的那樣。一刀是個好男人。對自己坦率一點吧」
    一刀「明白了。我是好男人……這是贊揚嗎」
    雪蓮「沒有開玩笑哦」
    一刀「恩(響指聲)」
    雪蓮「呵呵」
    雪蓮對我說完話,迅速轉身準備走了。
    一刀「雪蓮?」
    雪蓮「那麼,好男人的一刀。畫師的事拜托了。不明白的事,問周瑜好了」
    一刀「啊……,結果,還是我的任務啊?」
    雪蓮「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拜托你了哦」
    雪蓮「……不許胡言了事哦。要有誠意。相信要是一刀的話,就不要緊哦」
    一刀「如果那麼說,我也會好好做的!」
    雪蓮「我很忙喲!今天不去做小豬的食物可不行哦」
    一刀「小豬的食物~~~?雪蓮!?」
    雪蓮「是那樣哦。不做小豬的話,那就沒有叉燒肉也沒有回鍋肉吃了喲?不是有『不工作的人沒有東西吃』的寓言嗎」
    一刀「……我想那個,用法不一樣的啦」
    到底養豬這樣的事哪裡的君主會這麼做啊
    一般君主不是都是,叉子燒和古老肉和回鍋肉都吃怕了的人嗎。
    雪蓮「那麼再見了,一刀。下次,做好吃的豬肉給你吃哦」
    一刀「雪蓮,等下……」
    雪蓮「再見~~~~」
    一刀「…………去了」
    結果,我一個人留了下來,雪蓮在擁擠人群中消失了。
    在喧囂聲中,我被寂靜包圍了一樣的奇怪感覺。
    「完全是看不到了……」
    站立在眾多的部下的上位君主。
    給人一種巨大的存在感,卻又給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的人。
    以前一定有我不知道的她存在吧。
    一刀「……,該走了」
    如果今天回城,還有重要的任務。光有誠意是做不完的。
    在這樣過的每天中,一定……應該能發現雪蓮另外的一面。
    就那麼想著,心裡久久不能安穩。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