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609[翻譯] Nosleep

腓尼基文翻譯人人好熱騰騰的第七篇來了! 固然萬國翻譯公司已經查抄過錯字然則我的輸入法好愛跳怪字啊,厭惡的新酷音嗚嗚 歡迎指教啊! 但願各人喜好這篇! 原文網址: (感激大師提示!) 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7jabqd/has_anyone_heard_of_the_leftright_game_part_7/ -----------正文入手下手----------- Nosleep - 翻譯公司聽過閣下遊戲嗎? (7) 人人好,我要為延宕了發文報歉,但我比來其實諸事不順翻譯 如果翻譯公司們有任何資訊的話,請讓我知道翻譯 閣下遊戲 [手稿1] 13/02/2017 鳥鳴聲陪伴著萬國翻譯公司,一路從交叉路口返回。 萬國翻譯公司很感謝感動這份陪伴。在克萊德分開之後,萬國翻譯公司迎接任何打破這陣清靜的解藥,或可讓我從 我伶仃的腳步平分心的任何聲響。但是,我卻沒有這麼歡迎鳥聲啁啾所代表的意義:拂曉 行將到來。 我只有幾回是這個時間還蘇醒著,平常是在一個瘋狂的夜晚後,跌跌撞撞地從尼德里街穿 越阛阓回家。我的室友茉莉、克雷格和湯姆會在路上開懷地接洽那晚的各種軼事,扶持著 彼此,直到我們都闊別瘋狂多余的夜晚。 目下當今的情形卻異常分歧。這一次,我獨自走在路上,而這晚唯一多余的器械倒是排山到海 而來的壓力和抑鬱。二者卻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萬國翻譯公司腦海深處大白,行將到來的一天將會 是佈滿痛楚和立刻後果的一天翻譯 固然夜晚很陰郁,我仍發現自己執意想留在夜晚當中,不肯去面臨淩晨可能帶來的悲涼。 再幾個小時,車隊就會起床,並發現他們又落空了別的一名成員翻譯這不會像親眼目擊夏娃 、阿波羅或邦妮生命磨滅那樣使人肉痛,但依然是一股悶在心中的傷痛,不那麼直接,卻 會在心中滋長。固然萬國翻譯公司們憎恨面臨生射中的懼怕,但當懼怕出其不料到來時,後果可能會 更糟翻譯像是當翻譯公司在隔天早上發現,殘暴的氣力罔顧翻譯公司的存在而輕易影響到你時。 明早將不會是一個使人興奮的淩晨。固然如斯,我仍然很高興見到營地映入眼簾。 粗笨的吉普車停在路旁,像是一座古老的遺跡。當下,萬國翻譯公司所能想到最舒適的事,就是爬進 吉普車安全的車頂內歇息翻譯有那麼一刹時,我迷惑著為什麼一個設計來移動的交通東西, 對我而言卻像是原點一般。但顯然這不是這條道路上産生過最奇異的事翻譯 藍鵲的車停在旁邊,橫跨著柏油路翻譯窗戶一片黝黑,但有那麼一刹時,萬國翻譯公司彷佛看見了點燃 的香菸在窗後燃燒著、短暫地發光,然後消逝。我盯著吉普車繼續走著,決議疏忽那閃爍 的火光,還有她背後那使人不快的可能念頭。雖然如斯,但我一想到她在那煙霧瀰漫的空 間中可能歸納出的尖酸結論,就感應不寒而慄翻譯 萬國翻譯公司把手扶在乘客側的車窗上歇息,暫停了片刻目測著太陽的角度。我或許只剩下兩小時的 睡眠時候,接著我們就要踏上旅程逾越那極新的地平線,讓羅伯率領萬國翻譯公司們進入未知的範疇 ,左右遊戲中還未被索求的道路。考驗有可能再兩個彎就竣事...但也有可能,我們還有 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翻譯 萬國翻譯公司想,也只有一種方式能找出謎底了。 我安靜地爬入車內,輕輕地躺在莉莉絲旁邊。車內很擠,因為她是先躺下的人,我得要費 一番工夫才能擠進抱負的位子翻譯但最少,感覺還是比睡在戶外開放空間中,留給克萊德的 位置要來得好。至少,在今天,那會感覺像是睡在熱騰騰的墳墓上。 淩晨比萬國翻譯公司想像中還要來得早。使人驚奇的是,一旦我從無夢的睡眠中醒來,我便發現本身 一點也不累翻譯或許疲倦會在稍晚時襲來,又或,睡眠的需求削減也是這條路的奇異特質 之一翻譯想到這條路正在影響萬國翻譯公司的生理狀況,固然很便利,但萬國翻譯公司還感受有些不安。目下當今萬國翻譯公司幾 乎不需要進食和飲水,接著削減的是睡眠需求,萬國翻譯公司不能不感覺好像有什麼希望萬國翻譯公司們繼續這 趟旅行,除去了所有可能讓我們分神的旁鶩。這個動機讓萬國翻譯公司既興奮又懼怕。 當我展開眼,我發現自己面對著莉莉絲翻譯她一定是在睡夢中翻了身。萬國翻譯公司看得出她已醒了 ,正在閉目養神,不想獨自面臨這淩晨。 AS:嗨。 莉莉絲:嗨,晨安。 AS:睡得若何? 莉莉絲:恩...還算可以。這裡並非那麼舒適翻譯 AS:哈,對啊翻譯會習慣的。 少焉的清靜降臨在我們之間。 我已經注重到吉普車另外一邊藏在一堆行李和罐頭後的空床位。對萬國翻譯公司來講,假裝本身對於克 萊德的失蹤很驚奇會比力輕易。我可以說我睡了整晚,然後一起投入一場徒勞無功的搜刮 ,終究和其他人一路清楚明明真相翻譯 一部門的我不想承當這個重任,想要站在一旁讓這條道路承擔所有責難翻譯但就算我很想這 麼做,我也知道這是不對的。我不想讓這趟旅程再有更多的機要。不管如何,藍鵲也看到 我昨晚回來,萬國翻譯公司可不想讓她抓到萬國翻譯公司扯謊。 假如萬國翻譯公司要說實話,我就必需動作快,在他們有機遇自己發現克萊德不見之前。我艱難地想 著若何啓齒。我腦中顯現的字眼沒法佈列成精彩的句子,但我很快地發現,不管我怎麼說 ,只是在延後讓大師知道不可避免的結果罷了翻譯最後,我能說出口的只是... AS:克萊德走了,莉莉絲。 莉莉絲花了幾秒才會過意,閃電一般直起身,警覺地看向克萊德的床位。 莉莉絲:羅伯。羅伯! AS:莉莉絲── 羅伯:怎...怎麼了? 莉莉絲:克萊德被帶走了。 羅伯即速蘇醒過來,回身察看吉普車的後頭翻譯萬國翻譯公司可以看見當他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後臉 上的臉色。他回身回來,試探著把車策動,他的雙眼在後視鏡中映著果斷的決心。他認為 他可以在克萊德逾越界限之前趕上他。 羅伯:他不是被帶走的,莉莉絲。冷清。 AS:羅伯,他走了。 羅伯:萬國翻譯公司們還不克不及確定翻譯我們只需要── AS:羅伯!他走了翻譯他已經穿越路口了。 羅伯的雙眼在後視鏡中對上了我的翻譯當他回頭望著我時,引擎仍在運轉。 羅伯:你怎麼知道? 迫切感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迷惑的氛圍。羅伯和莉莉絲都盯著我,而這是自從上路 以來,我第一次成為被懷疑的對象。 AS:他逾越路口的時辰,我正和他在一起翻譯 莉莉絲:...什麼鬼?什麼時候的事? AS:半夜大約3、四點的時候。他說他—— 作為回應,羅伯甩開車門,離開吉普車。他重重踏步到路中心,整個身體佈滿著重要與怒 氣。 萬國翻譯公司很快跟在他死後爬下車翻譯 羅伯:天殺的!布里斯托,你活該的為什麼要讓他這樣做? AS:翻譯公司不領會其時的狀態,羅伯。 莉莉絲:萬國翻譯公司們就在咫尺以外!你難道沒想過要叫萬國翻譯公司們起床? AS:我固然有想過,只是他叫我不要這麼做。 莉莉絲:喔固然,所以這樣就沒問題? AS:他做出了他本身的決定,莉莉絲翻譯我們不該禁止他翻譯 莉莉絲:我當然不成能讓他就這樣去自殺!你把邦妮綁住,卻不吭一聲讓克萊德就如許溜 走? AS:這...這紛歧樣翻譯 莉莉絲:不一樣?翻譯公司在惡作劇嗎? AS:這固然不一樣!邦妮神智不蘇醒,但克萊德有理智可以做出自己的決定。 莉莉絲:他mm才剛死!他當然會想插手啦。但這不代表你就該讓他去死!翻譯公司乾脆一槍殺 死他算了! 羅伯:莉莉絲! 羅伯嚴峻的聲音讓莉莉絲馬上恬靜下來。在讓人人喘口吻後,他鎮定地措辭了。 羅伯:布里斯托...你確定我們什麼都不能做了? 萬國翻譯公司直視羅伯的雙眼翻譯他的言語比莉莉絲鼓動感動的長篇大論更令人沈重翻譯站在他們倆面前,面 對他們期待的眼光,萬國翻譯公司感到一股思疑滲進我的思路。萬一我們可以說服克萊德回到車隊呢 ?萬一羅伯可以逼迫他留下來呢?假如萬國翻譯公司們讓他多留下一晚,他會找到動力繼續前進嗎? 一天呢?一週呢?我所能做的,只是回想前一晚,提醒自己克萊德那股面對本身結局的冷 靜。我只能相信本身的決定。 AS:沒錯。我們什麼都不克不及做。 羅伯:那...好吧。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羅伯走回車背後,中斷了對話,回歸到他平凡的淩晨作息翻譯莉莉絲衝回車上,把本身關在 裡面。萬國翻譯公司一個人孤伶伶地留在路中心,感覺本身不能再更悽慘了翻譯 藍鵲:萬國翻譯公司知道你做了什麼翻譯 恩,這最少解答了萬國翻譯公司的疑問。當我努力捍衛著我行動的合法性時,藍鵲似乎悄悄爬出車外 ,期待著其他人散去,再來對我投以勝利的微笑。 AS:可以別如許嗎,藍鵲? 她的回應則是完全地輕忽萬國翻譯公司。 藍鵲:我昨晚蘇醒著考察著你們。當萬國翻譯公司看到翻譯公司和克萊德一同離開卻獨自回來, 冷清地跟什麼一樣時,萬國翻譯公司可一點都不驚奇。我不知道克萊德有沒有介入你的遊戲,但我知 道你這次肯定太甚火了。你要他走的,對吧? 萬國翻譯公司懶的賞光回應她翻譯我乃至不知道對於如此荒誕的指控萬國翻譯公司該若何回覆翻譯她的談吐完全符合 偏執的詭計論:異常地自信、模糊的談吐、對她來說如此理所當然的狂熱結論,對我來講 卻難以理解。 到最後,藍鵲沒有等到萬國翻譯公司回覆便啓齒了。 藍鵲:我只是想告知你,我不會落入你的騙局。我不會回頭的...並且如果你敢在我身上 使任何技倆...萬國翻譯公司、會、殺、了、翻譯公司翻譯 我瞪視著眼前的女人。她的瞳孔有如毒液般漆黑,微笑扭曲成一股獰笑,蘊含著純粹的蔑 視。 AS:你為什麼不跟搭便車的人措辭,藍鵲? 藍鵲眉頭深鎖著,奸笑從臉上滑落。我不等她回覆。 AS:我是說...目前萬國翻譯公司們知道跟他措辭的人下場是若何了,所以我可以假定翻譯公司沒有和他說 話翻譯還是我說錯了? 藍鵲緊抿著嘴,瞪眼著我,鬢角處的血管浮起在她緊繃的皮膚上。 AS:沒關係的藍鵲。萬國翻譯公司也很畏懼。 萬國翻譯公司走回吉普車旁,羅伯正在從車裡搬出爐子和四張露營椅。我扶助他架設好這些在路中心 ,他煮了一碗熱騰騰的飯給我,我則盡可能吃下萬國翻譯公司能吃的翻譯 我們想不到該說些什麼,而剩下的兩個坐位則直到早飯竣事都是空的翻譯萬國翻譯公司爬進吉普車時,莉莉絲看起來很平靜。她沒那麼生氣了,而且仿佛被迫面對之前被憤 怒所袒護的感觸感染,猶如萬國翻譯公司之前見過的一樣。萬國翻譯公司們的視野在後視鏡中交會,她的神氣是完全 的失蹤。當我回瞪著她時萬國翻譯公司發現本身也是一樣的神情。而在那小小的鏡面中,我想我們都 找到了一絲理解翻譯我們理解到在這條路上沒有輕鬆的選擇,而我們應當要諒解對方,也原 諒自己,關於做出的那些決定翻譯究竟,假如道路前方有更艱苦的選擇,我也不會太不測。 我們只花了不到一小時就抵達叢林。一如預期的,一路上沒有人說話。然則當玉米田消失 在樹林中,萬國翻譯公司們漸漸接近叢林的進口處,羅伯習慣性的廣播打破了緘默沉靜。 羅伯:船夫呼喚所有人。只是想告訴你們,能帶著你們轉過下一個轉角,是萬國翻譯公司的幸運翻譯從 此刻開始,萬國翻譯公司們要當心動作,看到任何異常的事物就馬上回報,然後留意一下下一個轉彎 ,可以嗎?好...我們走翻譯 羅伯拐過方向盤,我們轉過一個遲緩而謹慎的彎。柏油路消逝在我們死後,在眼前的是一 條土壤路。蓊鬱而糾結的樹木遮蔽著車隊,連太陽都消失在樹頂以後。 這個小小的轉彎對我來講卻有很重大的意義翻譯我們終於逾越了邊界,進入閣下遊戲的未知 範疇翻譯就我們所知,我們是獨一曾抵達這麼遠的人,是這塊未知邊境的第一批探險者翻譯萬國翻譯公司發現我正屏住呼吸時,我其實不驚訝。 我細心察看著我的同伴們。莉莉絲迷失在她的思路當中,乃至沒在看窗外。羅伯則和我預 期的如出一轍,不休帶著驚奇的眼神觀望窗外。 羅伯:天啊。真大度,不是嗎? 我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從新望向窗外時,我發現本身在微笑翻譯就算經歷過今早的壓力, 還有面前這不肯定的一天,羅伯的話語帶著真摯的愉悅,讓我不能不欣賞。萬國翻譯公司一樣也贊同 ,固然有奇異之處,不外這裡切實其實是個漂亮的處所。 吉普車在接下來的時間都遲緩前行。這片樹林廣漠而不馴,垂下的樹枝懶洋洋地橫跨路面 ,在我們經過時嘎吱作響翻譯很多樹出現一種詭異而扭曲的角度,而不同的舒展偏向讓我們 不管望向哪裡都看不到太遠處翻譯 羅伯無時不刻都在掃描路側。掃過我們身側的樹牢牢地靠在一起,讓前方的轉彎處顯而易 見。萬國翻譯公司嫌疑羅伯只是不想冒任何風險,這條路的幻術太多,讓他幾近偏執翻譯他應該不需要 擔憂的。整個下晝總共只有四個轉彎,而每個都從遠處就清楚可見,而且路也很好開。 在我留意到之前,時候已經來到薄暮,而我們還未見到叢林的出口。我們今天往上坡爬了 一陣,接著都一路程度地開在一條羊腸小徑上翻譯無止盡延長的森林在我們左手邊,而右手 邊則是一道危險的陡坡。當只剩下一邊要留意時,羅伯仿佛對照有決定信念可以談話了。 AS:所以,當你抵達道路終點以後,你要做什麼? 羅伯:記載下來、帶回家,然後呈現給全球看。 AS:在那以後呢? 羅伯:萬國翻譯公司萬國翻譯公司會去渡假吧。或許我會去造訪倫敦。你會帶萬國翻譯公司參觀嗎? AS:你從沒去過倫敦? 羅伯:我只有途經過,帶著行李翻譯我一向都對城市沒多大好感,所以我試著待在城市之外 。不外假如有嚮導的話,我卻是會想去逛逛。 AS:哈,好這會是萬國翻譯公司下一個故事:羅伯‧古薩德挑戰倫敦! 羅伯:萬國翻譯公司不認為有人會想要聽這個故事。 AS:會有人想聽的,仍是你只是擔心你會喜好上倫敦? 羅伯:哈,小羅伯必然會否決的。 AS:這麼說也是。等等...歉仄? 羅伯:小羅伯不會讓萬國翻譯公司忘掉的。他一直都是個都會小孩。 萬國翻譯公司瞪視著窗外黝黑的叢林,刹時回憶起五天前我抵達鳳凰城的時候。 我回憶我最愛好的一場和羅伯的會晤,他簡單地向我介紹他的生平翻譯萬國翻譯公司沒有問太多細節, 因為萬國翻譯公司想要聽他用本身的話說自己的故事,並且萬國翻譯公司以為上路以後會有機遇聽到更多。經過 四天的劫難、恐懼和壓力,我還沒有時候繼續訪談。直到目下當今,萬國翻譯公司才發現我們的第一場訪 談所談到的器械有若幹,而他有多麼勉力迴避這些細節。萬國翻譯公司不知道他前妻們的名字,也不 知道任何和他超自然界事蹟沒有直接聯系關系的人翻譯 例如說,我不知道他稱謂他兒子為「小」羅伯(註)。固然這是一個常見的暱稱,但有時刻,也可 能有非凡的意義。 (註:外國人當父子或尊長和晚輩同名時,會用Junior指稱晚輩,這邊直接翻成小羅伯) AS:你兒子和翻譯公司同名? 羅伯轉向我,臉色很困惑。 羅伯:是的翻譯豈非我沒有—— 莉莉絲:當心! 羅伯踩下煞車,身體往前傾。一個快速的身影經由過程道路,掉入我們右側的陡峭山壁翻譯在引 擎運轉的聲響背後,我們可以聽見那器械掉入幽谷底下叢林的巨響。 AS:那是什麼?一隻鹿嗎? 羅伯:看起來像是翻譯 莉莉絲:它直接跳下絕壁了,它為什麼要如許做? 羅伯:可能不太樂觀吧。 AS:我們可以趕緊走嗎,這裡—— 萬國翻譯公司被左方樹林傳來消沉的隆隆聲給打斷。 莉莉絲:那是什麼? 羅伯:我們不會留下來久到可以找出謎底的。 羅伯將車子入檔,往前開。不到五秒鐘,他再度踩下煞車,一群大約三、四隻的鹿擋在車 前翻譯從聲音聽來,在我們後方還有幾隻,碰撞著吉普車的背後,填滿了我們和藍鵲之間的 閑暇。 在當羅伯忙側重新動員車子時,萬國翻譯公司望向樹林深處,終於發現本身一向聽見的是什麼。雷聲 般的聲響霹雳著撞擊地面,刷過草叢,穿越石頭和樹枝朝我們而來。一刹時,叢林從空虛 的陰郁爆發成為一陣紊亂、暴力,彷彿一群瘋狂的鹿群從樹中冒出翻譯 羅伯試著叫我們穩住,但他沒有時間翻譯 前方的道路佈滿了上百隻亂竄的鹿,像一股急流一樣蓋住了車燈。莉莉絲從窗邊跳開,躲 入車子深處,振動傳過整台車。鹿群沒有多大空間可以選擇,只能失望地奔向車側。一隻 比力小的鹿一頭撞上我車窗下方的綠色鐵板,振動傳到玻璃上。萬國翻譯公司想我聽到牠的脖子碎裂 的聲音翻譯 那些成功穿過我們車子的鹿也沒有比較好。已墮入喪盡天良的牠們,被其他同樣失望的 鹿群推擠,我只能眼睜睜望著牠們落入懸崖。無數身軀落入漆黑之中,我只能想像在那之 下,是越堆越高的扭曲交纏屍首。 莉莉絲:羅伯,快帶我們脫離! 羅伯:我們沒舉措穿越這個,先躲好! 藍鵲:這是什麼鬼——救命! 藍鵲的聲音聽起來嚇壞了。吉普車雖然遭到鹿群的撞擊,但還是委曲穩住在原地。但當我 回頭望向藍鵲,我發現她的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她的車傾斜著,被鹿群共同的力道推向 絕壁翻譯車子的乘客一側顯示著鮮紅色的印子和深深的凹痕。鹿群拙笨地衝向她的車,爬上 車頂,撞擊著車門翻譯 藍鵲對著無線電尖叫著,當此中一個前輪滑前途邊時,我看見她j伸手遮住雙眼。車子的 底盤慢慢滑向土壤。很榮幸地,當萬國翻譯公司回過頭來望向森林時,已空蕩蕩一片。洪水已消 退,而剩下的最後幾隻鹿正在跨越道路。身在鹿群最尾真個牠們讓牠們有足夠的空間從車 隊之間奔馳而去。 羅伯:船夫呼叫藍鵲,快點過來這裡,我們要走了。 藍鵲:那究竟是什麼鬼?到底—— 羅伯:那只是一群鹿,藍鵲翻譯但牠們跑得這麼快,我可不想面臨牠們正在逃離的東西翻譯萬國翻譯公司 們沒有時候讓你的車子回到路上了,快點給我過來這裡! 藍鵲的無線電一片悄然默默,除了雜訊和偶然同化的恐懼呼吸聲翻譯 羅伯:活該的。你們兩個待在車裡。莉莉絲,把來福槍拿給我,我可不想冒險。 莉莉絲把來福槍遞給羅伯翻譯羅伯從抽屜拿出一些增補子彈,爬出車外並甩上門,走向藍鵲 半毀的車。我爬到車尾,掙扎著在一堆瓶罐中觀察著局勢發展。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羅伯終於把車門撬開,伸出一隻手給藍鵲翻譯我看著藍鵲解開安全帶, 爬出車外,接著幾乎當即就撲向羅伯。她一邊嚎啕大哭,一邊用拳頭捶打著羅伯的胸膛翻譯 她看起來慌亂、恐懼,而且憤怒。 羅伯只是站在那邊承受一切,呢喃著模糊的撫慰話語,等待她的恐慌過去,改變為挫折的 哀號。 莉莉絲:拜託,藍鵲,我們得走了翻譯 莉莉絲的聲音很低,希望藍鵲的自我洗滌能夠快一點。萬國翻譯公司看著她,對於她的不耐煩感同身 受。接著,有什麼工具映入眼簾,在莉莉絲背後的叢林裡正遲緩接近。 我轉過身,撲向前座,捉住無線電。 AS:羅伯,快點回來,有器材在樹林裡。 聽到我的正告從藍鵲車上無線電傳出,羅伯瞥了我一眼,接著警醒地轉向叢林,看著一個 慘白的身影靠近兩人翻譯 慘白的生物停在羅伯和藍鵲前面的曠地,在我和莉莉絲的視野中,但對其他人來說是覆蓋 在叢林的陰影中。藍鵲分開羅伯身旁,從包包中拿出頭燈。慢慢地,哆嗦著手指,她把頭 燈指向生物,打開開關。 面前是一幅難以理解的景況翻譯光照在一個很瘦,幾近是衰弱的小孩身上翻譯小孩看似剛滿足 歲,死人般慘白,渾身沾滿土壤,皮膚繃緊在薄弱的四肢上。它瞪著藍鵲,反射性地伸出 一隻手掩蔽頭燈發出的強光。 莉莉絲:噢天啊,它怎麼了? 我知道莉莉絲在說什麼。當萬國翻譯公司看著它掙扎著穿越那道強烈的白光時,萬國翻譯公司的手摀住了嘴。它 每踏出一步,身形就起頭扭曲和改變,四肢拉長,良莠不齊地發展著翻譯所有碰著光線的部 份都怪異地快速發展著,就彷佛小孩在我們面前老化一樣。 小孩發出一聲哭喊,衝向藍鵲,生氣地把她的頭燈掃到地上。藍鵲因驚嚇和痛苦悲傷而喊叫著 ,她抓住被攻擊的手,盯著只花了不到一分鐘就長到三歲的小孩翻譯就算在黑暗中,透過掉 在地上的頭燈,我可以看到藍鵲已被懼怕所癱瘓。 羅伯沒有猶豫翻譯他反射性地抓住藍鵲,把她拖回頭燈的照射規模。生物跟在他們後面,一 隻手落入光線的局限。它縮回手,眼中充滿錐心而稚嫩的淚水,左手手指發展地比身體的 其他部門要快翻譯 它的哭聲從新響起。小孩固然看起來很陰森,看起來卻不壞、也不險惡。事實上,當它回 頭看著藍鵲時,看起來是真的很懊喪,沒法理解方圓人的步履翻譯當它悲痛地看著本身發展 錯亂的手指,仿佛這發展法式不但看起來噁心,也很疼痛翻譯 羅伯:待在光線中,藍鵲。繼續移動。 藍鵲從羅伯身後逃開,衝向吉普車。一旦她起頭移動,小孩爆出一陣尖利的啼聲,敲打的 藍鵲的車頂。這造成的感化倒是大到近乎不可能。在一刹時,車子皺成一團燒毀金屬,滑 出道路,朝著底下山谷滾去,獨一剩下的車頭燈消逝在萬國翻譯公司們視野中翻譯 藍鵲和羅伯而今從新進入黑暗中,小孩飛快地掠過他們身旁,趁藍鵲的腳離地時捉住她的 腳踝,猛力往後拉翻譯藍鵲的衝力忽然被中止,再加上一隻腳被捉住,藍鵲只能倒在地上。 她蓦地倒在土上,下巴撞上一塊石頭。 她用驚訝、苦求的雙眼往上看著我們。我們只看著她幾秒鐘,她就被往回拖。她在痛苦悲傷中 尖叫著,腳踝死死被小孩給捉住翻譯它一點都沒有慢下來地將藍鵲拖回叢林,猶如一個布偶 。 羅伯伸出他的手,起勁想在藍鵲掙扎對抗這無法抵當的力道時捉住她。他們短暫地接觸, 但卻是徒勞無功;把藍鵲往後拖的力量持續著。藍鵲將手指嵌入地裡抓著土壤,留下一道 道深深的土壤痕跡和鬆動的小石塊。 羅伯陰沉著臉解下來福槍,從胸前口袋中掏出槍彈,上膛。 藍鵲望著羅伯將槍舉過肩,瞄準著她死後陰郁中小孩的頭。 莉莉絲:天啊翻譯 莉莉絲從窗邊退開,從窗外的瘋狂中躲開。當羅伯把手指放在板機上時,萬國翻譯公司本身也幾乎不 忍看。 槍聲卻遲遲沒有落下翻譯 當小孩將她拖回叢林線時,藍鵲尖叫著。羅伯的手哆嗦著,沒法完成他應當要做的步履。 羅伯對著空氣詛咒,未來福槍丟在地上翻譯當藍鵲尖叫著被拖入叢林時,他站著一動也不動 。 他的臉色是被路上的所有人磨耗殆盡的臉色翻譯就像其他人一樣,他的心思已不在當下,而 是迷失在無助和猜疑當中翻譯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不會迷失太久。不像我和莉莉絲,他 已經回過神來。 羅伯:布里斯托!綠色包包裡有一個手電筒,快點拿來。 沒有時候遊移了翻譯萬國翻譯公司失望地搜索著吉普車,每過一秒,藍鵲的尖叫卻離我們越遠。我看 見龐大的綠色袋子躺在角落,我爬曩昔解開袋口,將內容物全倒出來。一隻綠色的強力 LED手電筒躺在車廂裡,我趕快在它滾遠之前捉住。 我把車門甩開,衝向羅伯,將手電筒丟向羅伯伸出的手翻譯羅伯一接住就衝入叢林,把莉莉 絲和萬國翻譯公司丟在死後。 萬國翻譯公司們只能透過聲音和光線領會樹林裡産生的事翻譯 將近一分鐘的寂靜以後,手電筒的光線蓦地亮起。藍鵲的尖叫聲愈來愈淒厲,而小孩也發 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叫招呼。一聲樹裂成碎片的巨響迴盪在夜空中翻譯光影狂亂地舞動,羅伯發 出一陣宣洩的怒吼。倏忽間,小孩的號啼聲顯得益發遠去,退卻到樹林深處翻譯接著,就是 一片悄然默默翻譯 莉莉絲:布里斯托...産生...産生什麼事了? AS:我不知道,待在車裡。 我們等了像是一世紀那麼久,迷失在憂慮之中,直到撫過草叢的聲響喚回了我們對樹林的 注重力。半晌後,羅伯從樹林中走出,扶持著藍鵲的手臂。 莉莉絲:哦,謝天謝地。 兩人緩慢而疾苦地蹣跚走向我們。藍鵲走路一跛一跛,她一邊的腳踝嚴重瘀青。羅伯臉上 有幾道刮傷,但除此之外似乎並沒有大礙。他呼喊著我們,聲音完全虛脫。 羅伯:...沒什麼翻譯 我臉上出現一個沒法按捺的微笑,痛苦悲傷但誠摯的喜悅翻譯萬國翻譯公司不由摀住嘴,鬆了一口吻的眼淚 滾下我的面頰。這是一個在陰郁夜晚的電光石火的刹時,但最少這一次我們成功渡過了危 機,飽受摧殘,但最少,人人都還在。 藍鵲倒在地上,擺脫羅伯的臂膀卻無力支持本身的體重。羅伯回頭看著她倒地的處所,發 現她正遲緩地爬向陡坡邊翻譯 羅伯:藍鵲?丹妮絲,翻譯公司還好嗎? 藍鵲終止爬行,將手撐在地上,搖搖擺晃地站起。明顯她照舊能支持本身體重的。當她終 於站直,她回頭面向羅伯,將他的來福槍舉過肩,瞄準羅伯的胸膛翻譯 萬國翻譯公司的微笑消逝了。 藍鵲:那只是個小孩,羅伯!那只是個小孩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莉莉絲:噢天啊布理斯托!産生了什麼事? AS:待在車裡,莉莉絲。 羅伯:丹妮絲...你看到的和我們一樣多。你看到它做了什麼。 藍鵲:它捉住我...它的皮膚裂開了!你怎麼可以對它這麼做? 羅伯:丹妮絲,丹妮絲。翻譯公司知道你看到了什麼,好嗎?你知道那是真的,不是我們幹的翻譯 萬國翻譯公司們也都有看到。那是—— 羅伯瞪著藍鵲,然後往下看著來福槍指著他的胸膛翻譯 羅伯:好好好。否則萬國翻譯公司們掉頭歸去,目前。我會帶人人歸去,然後載翻譯公司到地道外面...安 全地。萬國翻譯公司只是想要你能平安回家...你怎麼說? 藍鵲直視羅伯的雙眼,來福槍在她手裡哆嗦著。我們屏息以待,等著她的回覆翻譯 藍鵲:...我不相信你翻譯 槍聲迴盪著,羅伯倒下。他臉上寫著訝異和弗成置信,一抹暗紅色在他肩上暈開。萬國翻譯公司的確 沒法呼吸。我全身被震動和不公正所癱瘓,對於面前所産生的事感應不敢相信。 我不認識工作怎麼會就這樣發生。 莉莉絲:噢天啊!天啊!不! 藍鵲從羅伯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一把彈藥,谙練地替來福槍再次上膛翻譯她已住手哆嗦,帶 著冷靜的動作,我帶著震動想到萬國翻譯公司可能立地就要死在這裡翻譯 我鑽回吉普車上,把門在我死後重重關上。莉莉絲全部人呆住了,依然處在震動中。 AS:我們得走了。莉莉絲?我們得走了,好嗎? 莉莉絲:我...萬國翻譯公司不明白翻譯 藍鵲:你們兩個給我出來!我會殺了他! 莉莉絲:你想她也會殺了我們嗎? AS:不。不...她本來要瞄準羅伯的胸膛,卻在最後一刻移開了。她只是在討價還價。 莉莉絲:討價還價? AS:她叫我們脫離車子,我想她想要拿走吉普車。 莉莉絲:假如她把我們留在這邊,我們必死無疑翻譯 AS:我知道。 藍鵲:給萬國翻譯公司滾出來,你們兩個!我要你們的雙手在萬國翻譯公司能看見的處所! AS:沒事的,沒事的翻譯來,拿著這個翻譯 我伸手拿了無線電,遞給莉莉絲。 AS:我們要衝進叢林。我們要先繞過車子,然後一看到樹林有閑暇,就衝進去叢林,好嗎 ? 莉莉絲:我...我做不到,布里斯托。 AS:萬國翻譯公司很抱歉,莉莉絲。你必需要做到。 我輕輕打開駕駛側的門,爬出去沿著路緣走著,壓低身子迴避藍鵲的視野翻譯莉莉絲跟在我 死後,輕輕關上門。我們一點聲音都沒發出,留意著腳下的草叢,我示意著我們繞過吉普 車的車頂。莉莉絲先行,避開窗戶,漸漸走到車頭繞過轉角翻譯從車頂處,萬國翻譯公司們可以直接衝 向樹林。 藍鵲:少跟我耍把戲! 在萬國翻譯公司有機遇跟上莉莉絲之前,藍鵲的耐煩用完了翻譯我可以聽見她朝著吉普車接近的腳步聲 。情形超越了我的掌控,而我只有一件事能做來阻撓她發現我們兩個翻譯 AS:我們要出來了! 我舉起雙手並站起身,走向車尾。藍鵲在她發現莉莉絲之前就停了下來。 她回身面向我 ,舉起來福槍。接著,萬國翻譯公司聽見莉莉絲從藏身的地方跳出來,衝向樹林翻譯 藍鵲頓時就明白産生了什麼事翻譯她挫折地大呼一聲,來福槍對準樹林。莉莉絲已消逝在 黝黑的森林中,闊別視野以外翻譯我沒有測驗考試著在她分心時逃脫,而我是准確的。當發現莉 莉絲已逃走後,藍鵲把來福槍指著我的胸膛。 藍鵲:我知道翻譯公司們都是一夥的,翻譯公司們這些可惡的怪物! 她的眼睛從眼眶中凸起,臉上扭曲著歹意,充溢著自以為是的冤仇。在這幾天的路程中, 我曆來沒看過像這樣的東西。 AS:翻譯公司狀態欠好,藍鵲。 藍鵲:不,不。我只是不想落入你們的圈套! AS:這怎麼多是騙局?怎麼可能?阿波羅,夏娃,邦妮。你看見了他們身上發生什麼事 。這已超越萬國翻譯公司們的理解範圍了,你的和萬國翻譯公司的都一樣。 藍鵲: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魔法。只有傻子和活該的騙術翻譯 就是這個。這句話觸發了藍鵲的瘋狂,這弗成動搖的信心卻讓藍鵲墜入矛盾的旋渦翻譯就算 親眼目睹這麼多不行能的事宜,就連眼前的殘暴滅亡,她堅強的嫌疑論讓她不克不及歸因在超 天然現象上、不克不及歸因在這條路上。反之,她指責我們,一群敏捷削減的共謀者。我們的 罪行包括矇騙、置我們於危險,甚至於公開謀殺。 對藍鵲而言,這條路上獨一的怪物就是我們。這不是瘋狂,而是自我防衛翻譯 AS:那不主要翻譯翻譯公司可以回家,好嗎?但最少...帶上莉莉絲。拜託。她和這一切都沒關。 藍鵲:我可不是白痴,愛莉絲翻譯翻譯公司莫非不知道萬國翻譯公司一直都在視察嗎?翻譯公司們滿是共謀翻譯萬國翻譯公司所 知,你們全都可以他媽的用走的歸去! AS:我很歉仄...我不克不及讓你這麼做翻譯 她笑了,一個尖酸、醜陋的笑容,穩穩地握住來福槍。 藍鵲:我看不出來翻譯公司有什麼設施決議這件事。 AS:恩...這一向都是你的問題,不是嗎,丹妮絲?你缺少想像力。 萬國翻譯公司往撤退退卻,讓重力帶著我逾越陡坡的邊界。在我跌入黑暗之前幾秒,萬國翻譯公司握緊了左手翻譯萬國翻譯公司 擡高雙手時,手掌是面臨她的,她很容易就把我手上的器材誤認為戒指翻譯當我往後落下時 ,藍鵲的雙眼盯著我握緊的拳頭。此刻她可以看到另一端掛著的器材。一個開瓶器、一個 小手電筒,還有吉普車的車鑰匙。 我消逝在懸崖邊沿,迎接著行將到來的結果。我讓本身屈就於漫長的墜落,掉入黑暗,身 後陪伴著藍鵲憤慨的尖叫翻譯

本文來自: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20413572.A.15D.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萬國翻譯公司02-2369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