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816夢裡尋他千百度

 

夢裡尋他千百度

 

 

摘錄自《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

馬克·威廉斯、約翰·蒂斯岱、辛德·西格爾、喬·卡巴金

 

處在行動模式,是為了完成眼前的目標,把重點擺在我們目前在哪裡與想要到哪裡之間的差距。相反地,同在模式(being mode)並不考慮事情現在如何與期待它如何兩者的差別,至少在原則上,同在模式並不附帶任何目標的完成。如此無為的態度,把我們從行動模式狹隘的目標取向中解放開來,它也進一步地隱含著兩個重要意涵。

首先,處在同在模式下,就不需要持續去監督和評估這個世界的狀態,是否和我們預設的目標相符,這意味著不去評價,接受我們所看到的樣子。在同在模式下,我們發現自己可以中止對經驗的評價,像是它「應該」如何或者它「本來」該如何、它「正不正確」、它「夠不夠好」、「成功」還是「失敗」,甚至我們「感覺好或不好」。每一個片刻都能夠以它本來的樣貌被接受——它的深度、寬廣和豐厚,而不讓「隱藏的企圖」不斷比較這個世界到底和我們預期的差多少,這真讓人鬆了一口氣!但是,在這裡需要澄清的是,放手不去監控經驗,並不代表就隨坡逐流、毫無目標或方向,而是仍能夠有意圖、有方向地行動。強迫性地、習慣性地、或者無意識地行動,並不是動機的唯一來源。因為我們在同在模式下也可以採取行動,差別在於我們不再那麼狹隘地專注在或者依附在目標上面。也就是說,當事實跟預期或目標不那麼一致的時候,不管它到底是如何,我們不會那麼煩躁或者氣餒。或許,在某些時刻我們會非常生氣,或者甚至無能為力,但是經由運用覺察來涵蓋這些感受,正如在以下各章所示的覺察態度,將會帶來更大程度的自由,讓我們和事物本來的面貌同在(包含我們所感受到的煩躁),而不去改變它們。

我們已經提示了第二個重要意涵:當進入同在模式時,就可以把覺察帶入那個不自覺地想依附在某個目標的老毛病裡;每當我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和預期有落差時,會自動產生不愉快的感受情緒。這時只要從行動模式轉換到同在模式,就會有全然不同的體驗,因為覺察的提升可以馬上切斷不斷附加上去的負面情緒,而不會繼續煩惱我們的不快樂、害怕我們的恐懼、憤恨我們的怒氣,及對於無法讓自己脫離痛苦而感到挫折。靠著覺察,我們除去了會使不滿足和憂鬱愈滾愈大且難以抵擋的根源,不再無時無刻想著問題出在哪裡,因而能開啟機會,感受自己與這個世界更大的和諧合而為一。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設定目標並且努力完成是到達快樂的途徑,因此我們很難相信不去堅持某個目標,甚至是一個有價值的目標,會是脫離痛苦的方式。但是,現在我們已經看到,緊抓著「得修正毫無價值的自己」這樣的目標,是如何錯誤地把我們捲進反覆思索和憂鬱的流沙裡面。內觀式的無為態度,會有助於我們避開這個陷阱。它讓我們戒除批判和責難自己的情緒,並且嘗試從不想要的情緒當中跳脫開來。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拔掉」憂鬱性反覆思索的習慣(竹林注:情緒反芻),得到鬆綁、重獲自由的機會。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